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志同道合

    “不过这个军阵我直到现在,也只能让局部的温度上升到引燃纸张,当然用来烧人也可以,但是范围不大,而且需要的时间大概要三息。”周瑜无奈的说道。

    陈曦一脸敬服的看着周瑜,这都能引燃纸张了,也就是说温度已经破两百了,周瑜基本都快要达到成功了。

    “看起来大家在阵法上都很有见地啊,有时间可以交流交流。”贾诩轻咳了两下,揭过了这一节。

    【荀彧和周瑜思维可能比我还发散,他们前方无路所以走起来更加随意,我的话,曾经受到的教育居然还有限制我的时候,果然历史已经彻底被我们玩坏了。】陈曦先是自嘲,而后又略带得意。

    众人皆是点头,有了陈曦的大玄襄,对于内部节点的要求降低了很多,这种顶级军阵在这种情况下也就能玩出大半的效果了。

    “之后我们商讨一下军阵的布置,操练的话各自操练各自的部分,大玄襄容错率非常高,小的军阵对于我们麾下的精锐士卒,在人数不多的情况下都能轻易玩出来,所以操练可以丢在一旁,我们需要调整大玄襄。”贾诩对着几人开口说道。

    众人也都明白,也就开口应下,并没有出现什么犹疑不定的神色,很明显,在收拾匈奴这件事,所有人的想法都是相同的。

    “接下来,请主公主持。”贾诩对着正面所有人微微躬身,然后退回了自己位置。

    “我托个大,代为主持,若有错漏还请指点出来。”在贾诩退回自己的位置之后,刘备缓缓起身开口说道。

    “虽说我们双方之间有很多的隔阂,但是在国家大义上我信你,在为人做事上我也信你。”曹操起身看着刘备双眼无比的清澈,并没有争权夺利的想法,一如当初虎牢关下和刘备把酒言欢之时。

    “我同样愿意相信太尉。”孙策这一刻显得无比的平静,他不需要理由,信就是信,就算为此付出代价,他也不会后悔。

    “我的君主天赋可以作用于在场所有人,大概现在是我自出生以来最多人认同我的时候,为国征战!我可以增幅你们的基础能力,弱化天赋带来的负面效果。”刘备开口的瞬间,全力激发了自己的君主天赋,文武群臣的基础属性明显出现了增幅。

    “诚如你所言,大概是因为我们的意志现在都是为国而战,所以我的君主天赋同样能作用于在场所有人。”曹操粗糙的黑脸上多了一抹笑容,“我的君主天赋直接增幅你们天赋的效果,弱化天赋带来的负面效果,而你们的信念越坚定,增幅越大。”

    “我的君主天赋最简单,增强己方所有人军团天赋三成效果,不消耗主将的力量,对于文臣我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孙策站直了身躯看着曹操和刘备说道,“只要我不倒下,这个增幅会一直持续下去。”

    “此战我们必胜!”刘备率先端起酒樽。

    “必胜!”“必胜!”曹操和孙策也都端起各自的酒樽开口说道,随后所有人皆是端起酒杯。

    这一刻不管是文武皆是面色郑重,集数百年精粹在这一刻引燃,文武群臣虽说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在这一刻,在为国而战这一信念的牵引下,成功凝聚了起来——汉祚未衰!

    所有的仇怨在当前举杯为国而战的那一刻全部隐匿了下去,没有任何感情可以和这种情怀媲美,为了诸夏,为了前代英豪,为了后世子孙,来战吧!

    在三方基调高度重合的前提之下,所有人都先将私仇放置在一边,然后自发的进行查漏补缺调整配合,尽可能的发挥出每一个人的实力,武将开始三三两两的切磋,组合,了解己方的实力。

    同样文臣这边也都静下心来,开始完善他们的作战思路,虽说他们一早就各有谋划,但是任何一个单人的谋划,就算是陈宫开启精神天赋之后达到逆天级别,都没有可能顶住一大群人各种挑毛病。

    现在还能坐的稳位置的,就算材质稍弱也有弱五谋级别,至于强的那绝对足够掰指头从上古往下数位置,所以任何一个人的计划都被喷的狗血淋头。

    谁让陈宫之前一直隐而不出,等曹操出了门他才跳出来和众人商讨军务,自然引得曹操麾下众人不快。

    当初陈宫和荀彧等人也都共事过,也都明白前因后果,因此陈宫在论述谋划的时候,荀彧,荀攸,程昱,司马朗,杜袭等一群人就盯着陈宫的计划开始研究漏洞。

    陈宫虽说厉害,但是怎么说呢,二荀,程昱这群人就没有水货,更何况大家是来挑刺的,陈宫虽说精心准备,但也架不住被这群人这么攻击,自然陈宫被喷的呼吸都急促了。

    自然曹操那边喷的那么狠,刘备这边肯定不能堕了己方的雄威,也跟着挑刺,这情况都成了这样,周瑜那边也只能下台了,陈宫虽猛,但是架住两三个已经够吃力了,何况被人围攻了。

    结果不用多说,陈宫的谋划基本被喷的体无完肤。

    所谓害人终害己,陈宫被喷着这样,开始的基调就有问题了,自然后面别人一开口,陈宫就开始盯着计划之中的瑕疵,开了精神天赋,一百一十的智力可不是吹出来的,挑刺谁也挡住。

    自然之前所有人占的便宜都被打出来了,毕竟这种摊开的计划要找毛病本身就比较简单,更何况是陈宫这种怪物特意挑刺,自然闹到最后所有人都成了毒舌。

    郭嘉和贾诩两个人现在也在那里喷,貌似出了真火,毕竟再严谨的计划,碰上一群同一级别的在不同角度看,肯定能看出毛病。

    开始陈曦以为陈宫都如此毒舌了,连温文尔雅的荀彧都被喷的面色泛黑,后面的人估计也就不拿出自己的谋划了,结果后面一堆不怕死的。

    “诶,你说他们是不是这里有问题啊。”陈曦和陈群蹲在一起闲聊,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