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近乎于压箱底的招数

    “确实不错啊。”陈曦摸着下巴说道。

    陈曦这时已经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鲁肃那倒霉孩子的精神天赋吗,那家伙的天赋花点时间,让热带地区下雪都没问题,简直是逆天的灾害性天赋。

    只不过鲁肃自己存在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他自己怕冷,而且是特别怕冷,政务厅被强行挂了绒帘,点了五个火炉,甚至连墙都被弄成了双层的火墙。

    这种正常人进去都觉得干的环境,鲁肃居然还要裹上一层熊皮,总之冬天的鲁肃在过了某个节点,可以不去政务厅处理政务之后,每天就是赖在火炕上批改公文,全天除了拜见祖母,其他时候尽量都不要下床的那种。

    所以鲁肃这一非常强悍的精神天赋,连鲁肃自己都不怎么用,以至于陈曦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的精神天赋能做到这个程度,你们大可放心,至于变天到时候谁变都一样。”陈曦眼见荀彧有心询问,当即解释道。

    “那就好,变天的话,不管你我谁都行。”荀彧点点头,不就是变一郡之地的天气吗,他们两个的精神量经得住这么玩。

    “我问个问题啊。”就在这个时候庞统突然跳了出来开口,众人不由自主的扭头看向庞统,嗯,好一张有碍市容的脸。

    “什么问题?”贾诩面无表情,他不喜欢长得丑的家伙,不过这种心理他不会表现出来,面无表情的神色,这么多年早就练出来了,再说庞统能入席,已经足够让贾诩谨慎对待了。

    “打搅了,我只是问问孔明。”庞统侧头对诸葛亮说道,对于任何一个看到他没有厌恶神色的成年人,他都会抱有一定的善意。

    “士元,你有什么事?”诸葛亮询问道。

    “我是想问一下,你的天赋要是使用和别人同样的天赋能叠加不,能的话,将场上几个都叠加了,再加一个你说的变天那个,不就更好了吗?”庞统摸着自己丑脸上的短茬胡子询问道。

    庞统如此开口,武将一方不少都是一愣,但是文臣却没有多少惊奇,该知道的他们早就知道了,只是有些话诸葛亮自己说出来,他们更能放心一些。

    “不行,能拥有不代表能做到,陈侯和周将军的能力都是衍生出来的,至于其他三个,我没有那么多的精神量,更重要的是我没有办法同时承受这么多。”诸葛亮看着庞统,但话音却通传所有人。

    “原来如此,了解。”庞统点了点头,退了回去,庞统现在靠着消耗精神量刷己方队友的智力,刷的并不低,所以很多东西他一览无余,但他明白不代表所有人都明白。

    “那么就这么样,孔明之后你就开始调节气候吧,剩下的事情我们这些人来解决。”贾诩对着诸葛亮的方向点了点头。

    “好。”诸葛亮开口,然后退了回去。

    “至于你们四人想来不需要我交代什么,各自都有各自的主张,也都不逊色于其他人。”贾诩面上带着一抹笑容说道。

    这一刻法正和郭嘉都有些寒毛倒竖,贾诩如此温和的笑容,他们总觉得哪里不对,印象之中,贾诩的笑容都有些阴恻恻,而这次如此灿烂温和,画风不对啊。

    陈曦对着贾诩点了点头,然后退回了自己的坐位,还没坐好,郭嘉就伸手拽了一下,陈曦回头不解的看了一下郭嘉。

    “怎么了,奉孝。”陈曦不解的询问道。

    “喂,你刚刚看到贾文和的笑容没有。”郭嘉将陈曦的脑袋往低按了一截,自己也靠上去,然后小声开口询问道。

    “呃,没有看到啊。”陈曦自然的扭头看了一下贾诩,没啥变化,再想想,完全没印象。

    “真的啊,刚刚快被吓死了,贾师居然出现了一种很灿烂很高兴的笑容。”法正的脑袋挤过来,做出一副惊悚状,“我从来没有见到贾师笑的那么灿烂,这是要死多少人啊。”

    “咳咳咳,不至于吧,我看看啊。”陈曦抬头,停滞身体,侧移了一下,结果真的看到贾诩面上的笑容,当即吓得一脑袋就回过来,然后和法正郭嘉撞在了一起。

    “嘭!”三个家伙一个撞一个,差点倒到一处几案,而坐在前面的刘备看着对面一群人想笑又忍着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身后的又有人出幺蛾子了,得,这种事情习惯就好。

    “真的好可怕!”陈曦也是一脸惊悚,老实说和贾诩共事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贾诩的笑,有这么灿烂的时候,而且更可怕的是这种笑容根本不牵扯任何的阴寒,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得意。

    “我觉得要出大事了。”郭嘉看着陈曦无比郑重的说道。

    “快闭嘴啊,你这个家伙说什么准什么……”陈曦抓狂的说道。

    “完了。”法正一脸玩完的神情,双手抱头,一脑袋砸在几案上,刚刚那一瞬间,郭嘉这个家伙,绝对又意外触发了什么。

    “哈哈哈,你们放心,觉得这大事有一半都是北匈奴的锅。”郭嘉哈哈一笑说道。

    这一次场上感知灵敏的文臣都清楚的感知到了某种波动,看了一眼郭嘉,然后默默的转头,不喜欢和这种家伙说话,一个不留神就躺枪,万一碰到乌鸦嘴,搞不好就死于意外了。

    “……”陈曦嘴角抽搐,“奉孝你是不是能控制你的精神天赋了?我看你没吐血就玩了这么大一个。”

    “哈哈,这都这么多年了,我都知道了发动条件了,还能弄不出来一个解决办法?”郭嘉撇了撇嘴说道。

    随后郭嘉详细讲解了自己的怎么玩的,原本他的精神天赋是无意识波及到二分之一概率事件的时候,自己的选择就是未来的结果。

    当然也可以用精神量推动,不过就算是一件小事,主动推动,就算是层层削弱,由一群人过手,郭嘉的反噬也很难承受。

    如此以来郭嘉天赋,就成了看着很美,其实没啥用,但是郭嘉玩了几年,也知道怎么玩了,既然无意识发动,哪怕论断一个国家的生死都没有反噬,那么就让天赋无意识发动呗。

    本来这天赋要是一个蠢点的人拥有的话,郭嘉和贾诩这等精通察言观色,又通人心的家伙,绝对能让对方无意间说出他们想让对方说出的话,然后无意识的发动精神天赋,达成他们想要的结果。

    可惜郭嘉过于聪明,很多时候,别人说个开头,他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了,这也就导致那种引导性的方式失效了,但这也给了郭嘉一个提醒,那就是走神,心不在焉啊。

    完全走神,心不在焉,做别的事情的时候和别人扯淡,只要语境合适就能无意识激发,当然这种有时候搞不好会波及自己,所以郭嘉就弄成了逐步走神。

    在第一次语境正确的情况下,消耗少量精神量激发,然后完全心不在焉,顺着语境扯淡,第二次完全无意识激发。

    这样要还是误伤了,郭嘉只能承认他太倒霉了,更何况只要精神天赋激发,他就会瞬间注意力转移过来,自然清晰的记住自己的话,到时候也就明白是激发了什么。

    总体而言,郭嘉勉强能控制自己的精神天赋了,只不过这种方式基本没任何可能正中郭嘉想要的目标,不过波及一下那是稳得。

    “你真行……”法正一脸叹服的看着郭嘉,这实在太会玩了。

    就在这个时候贾诩开口,“精通军略,敌方心理,战术推演的请起立。”

    “叫你了,赶紧。”陈曦推了推法正和郭嘉说道,“子扬,元直你们也符合吧。”

    呼啦啦一群人站了起来,荀攸,程昱,郭嘉,刘晔,法正,徐庶,庞统,郑度等人皆是起身扫视着周围的其他人。

    “诸位请会后留下随我一同商讨战术,还有对方可能的出战方式,进攻防御排布方式。”贾诩对着众人躬身一礼,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贾诩面上的笑容,温和无比,未有丝毫曾经的冷厉。

    众人也都微微欠身回了半礼,然后再次坐下。

    “请所有精通阵法的起立,顶级玄襄阵法以上级别。”贾诩继续开口说道。

    诸葛亮,庞统,郭嘉,荀彧,荀攸,周瑜皆是起立,贾诩一挑眉瞪着陈曦,陈曦无奈也只好起身。

    “通隐匿,增幅,削弱,震慑,幻象五类的留下。”贾诩看着几人继续问道,没人鸟,大家基本都会。

    “我觉得我们不要玩难度太高的阵法。”荀攸突然开口说道。

    “玄襄内置的方式我可以教授所有人。”陈曦撇了撇嘴说道,这才是贾诩以目示意陈曦的重要原因。

    以前给赵云的白马开发云气军阵的时候,陈曦拿着李优的资料在参考,结果最后给赵云开发的云气阵法只能说是一般,毕竟要给远程加强伤害,陈曦能做到那个程度已经逆天了。

    不过在这个过程之中,陈曦秉承着科学研究的方式,最后用玄襄节点拼出了终极玄襄,也就是所谓的大玄襄军阵,在优质兵力的数量抵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军阵调度的容错率简直爆表。

    之后陈曦脑洞大开弄出来了大玄襄套百阵,也就是靠着大玄襄的容错率,给里面套其他军阵,让原本玄襄阵里面的节点全部变成了其他阵法,也即是二重军阵。

    这种方式,虽说不能让大玄襄军阵的每一处都接受到二层云气阵法的加持,但是却能让原本的玄襄阵法节点,内嵌的其他军阵拥有二层云气阵法加持。

    陈曦详细的讲解让周瑜等人吃惊连连,但是心下却不断默记,很快就基本学会了整个内置的方式,对于他们这种程度,基本都只是隔着一层窗户纸,捅破了瞬间就会,但可怕的是怎么都想不到。

    “多谢赐教。”荀彧等人皆是拱手施礼。

    “没什么,先搞死北匈奴再说,我也没时间演练。”陈曦耸了耸肩说道,“到时候你们看看能有什么狠招都往上丢,就当检验成果了,对了,你们还有什么在国内不好检测的招数都可以用。”

    “我有一个军阵不好在国内使用。”荀彧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不过陈侯之前如此大气,我也就没有遮掩的想法了。”

    荀彧开始讲解自己的军阵,陈曦和贾诩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不光他们这边发现了能量转化,荀彧那边也发现了。

    “就是如此,这个军阵可以将杀掉的对手具备的力量直接转化成近乎于内气的东西补充给我方士卒,转化率很高,只是有些有伤天和。”荀彧仔细的将整个阵法的变化讲解了一遍,听的贾诩双眼放光。

    这个军阵荀彧使用过一次,敌方死象特别惨,气血之中蕴含的力量被抽空之后,那些死人的死状就有些像是被咒杀一样,连血都变成了暗红色,所以荀彧觉得有伤天和,也就不用了。

    “这招不错,连死人的能量都能强行抽取,虽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想来深入研究的话,应该可以用来汲取四周的天地精气吧。”陈曦同样是双眼放光,传音给贾诩。

    “我总觉得你对于我那里的那架水车非常有企图,不过这个军阵很有研究价值。”贾诩目不斜视的传音给陈曦说道。

    “我也有一个军阵,不过是一个半完成品。”眼见荀彧讲完了,周瑜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说实话,陈曦和荀彧的军阵简直让周瑜眼界大开,然而他并没有太多时间研究这些,但要是不说的话,周瑜总觉得有些丢孙策的人,虽说孙策还在傻乐。

    之后周瑜的讲解对于陈曦还有贾诩的触动比之前荀彧讲的那个军阵给他们两人的触动还大,周瑜这个纵火犯,居然用军阵的方式将天地精气,云气这些转化成了温度。

    用周瑜的话来说,这个阵法其实是配合战船使用的,目的就是为了烧船,在水面上放火什么的太麻烦了,这个阵法成功了,自己的战船摆个阵势,勾连云气,将敌人一裹,中间直接着火什么的……

    这一招简直让诸葛亮双眼放光,这玩火的水平简直已经不是高了,这简直是要玩出境界了,还能这么玩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