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绝对不会输的战争

    “公瑾,小关将军现在大概是什么实力。”郭嘉传音给周瑜。

    至于之前周瑜所说的和孙策不相伯仲,郭嘉才不信,孙策多强,郭嘉可是见了很多次了,那可是实打实的内气离体极致的战斗力,内气离体圆满的内气修为,关平就算是突破了,短时间也不可能抵达到这种层次。

    “内气滔滔如同江海一般,比伯符更加可怕,至于战斗力,伯符不太确定。”周瑜大致估计了一下说道,孙策当时给周瑜提过关平的实力,在孙策看来关平的内气多的简直可怕。

    “你没看玩笑?”郭嘉大吃一惊。

    “你以为我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周瑜一挑眉。

    郭嘉顿时扭头看着关羽,搞不好,回头有机会见到一场关羽和关平的战斗,一直以为都养废了关平,搞不好真是厚积薄发。

    真要如周瑜所说的话,那可真就不负十五六岁练气成罡巅峰战斗力的天赋了,关羽的儿子搞不好比他更可怕。

    【呵呵,搞不好,关将军这次要大吃一惊了。】郭嘉心下轻笑,如果真如周瑜所说,那么一个不小心,关羽可能还会吃一个暗亏。

    另一边关羽等人撤出之后,北匈奴营地一片大乱,丁零王近乎发狂的看着被送回去的吐斤荣罗的尸体,这可是他们丁零最顶级的将领,具有军团天赋的超级强者,居然死了?

    丁零王差点为此和呼延储翻脸了,结果呼延储只是将情况实打实的说了一遍之后,丁零王除了面色扭曲已经没有任何的话说了。

    “那个红脸的家伙就交给我们丁零人来对付!”丁零王双眼冒火的说道,“靠着阴险的手段偷袭的家伙,我们丁零人自己解决。”

    “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对方真的非常强。”呼延储开口劝慰,关羽的强大他已经从丘林碑那里了解过了,那根本就不是偷袭,那种实力,就算是吐斤荣罗做好准备也是死!

    “不用,吐斤荣罗死了,我们丁零人还有我这个丁零王,我一定要让汉军明白,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丁零王愤怒的低吼道,直接拒绝了呼延储的好意。

    呼延储眼底出现了一抹冷漠,他明白丁零王为何如此愤怒,这一次所有展示他们丁零人实力的战斗都失败了,更是折了大将,在这种情况下汉军如何会觉得丁零人强大?

    甚至呼延储都怀疑在汉军真正的精锐眼里丁零人是不是也跟普通的杂胡一样,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丁零人这支盟军,有和没有基本没什么区别了。

    四大帝国有五个什么的说起来挺奇怪的,但是有一点必须承认,那就是能被称为帝国的国家,就算国家形势糟糕了,在面对外敌的时候都有一种不同寻常的自信。

    这种自信怎么说呢,足够让帝国士卒看其他非帝国士卒的时候像是看垃圾一样,也许双方身体素质一样,但是双方的意志和精神在这种自信之下会出现很大的差别。

    如果汉军看丁零人也是某某杂胡的话,那么丁零人这三五万人意义真的不大,毕竟对于汉军来说非帝国层次以下的杂胡,杀起来有绝对的信心打出大比例的战损比。

    毕竟真要是如此,丁零这三五万人就没有丝毫能牵扯住同样数量汉军的可能,而要是不能牵扯住如此数量的汉军,那么丁零人这路援军的意义基本就消失了。

    【我们昆仑神的后裔和汉人难道已经出现了差距了吗?我们还认为丁零人为同层次稍弱的盟军,而汉军已经认为他们是稍强点的杂胡了吗?】呼延储突然有些悲哀的想到。

    丁零王完全没有注意到呼延储眼底的悲哀,他现在更多是想要让汉军明白他们丁零人的强大,只不过丁零王大概自始至终都不会想到,他们丁零在汉军眼中最多算一个添头。

    另一边,关羽回撤到半路就遇到了曹操和刘备的大军。

    “大哥!”关羽策马冲到了刘备的面前抱拳施礼。

    “二弟,你居然这么快就来了,奉孝也来了啊。”刘备笑着对关羽和郭嘉说道,“这位是曹司空,云长见过,奉孝了解通透,也就不需要我介绍了。”

    两人听闻也都对着曹操抱拳施礼,而曹操看着关羽和郭嘉,不知道为什么,异常的顺眼。

    “云长之前可有斩获。”刘备笑问道。

    “杀了一个不知名的杂胡。”关羽平淡自然的说道,并没有丝毫自傲的意思。

    “不错。”刘备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随后就让二人归队,而这时在一旁的孙策才平静的给刘备曹操见礼。

    不同于之前的张狂,这时的孙策率领着一众文武,已经有了数分英豪的气度,抬手之间,英俊的面庞,配合着自身的气度,以及身后一字排开的文武,所展现出来的气势已经不逊于二人。

    眼见刘备和曹操缓步并行过来,孙策的“孙”字大旗当着两人的面倒下直接换成皂色金纹的“汉”字大旗,这东西是周瑜北上之后,诸葛瑾命人加紧制作出来的。

    刘备和曹操一愣,两人北上打的都是自己的旗帜,不过他们两人当即扭头看身后,贾诩和荀彧皆是对传令兵下令,很快双方的“刘”“曹”旗帜也降了下去,换上了“汉”旗。

    不过这时也就看到了三方的不同,孙策的是皂色金纹,曹操是玄色金纹,而刘备是赤色金纹。

    这三个家伙的旗帜代表着三人不同的认知,孙策的皂色和曹操的玄色指代的皆是汉室,而刘备的赤色指代的则是炎汉。

    皂色和玄色基本都可以笼统的认为是黑色,但又有不同的地方,皂色是纯黑,汉朝最初最正统的颜色,究其原因其实来自于刘邦自封黑帝,也即是水德,而这一方面孙策不用多说。

    不过后来五行五德之说盛行,汉朝定义为炎汉,也就是火德,火德穿代表水德的皂服,老实说也没哪个王朝,所以为了彰显不同,就出现了玄服,也就是黑中带赤。

    这个颜色基本上算是汉朝中后期最正确的颜色,即继承了刘邦的黑,也又了火德的赤色,所以曹操这边用的就是玄色,以示自己所代表的正统。

    刘备这边自然又有不同,虽说陈曦不喜欢讲究这些,但是炎汉炎汉,成天用个玄色的掩饰是什么意思。

    同样贾诩也是这么一个想法,既然是炎汉,而且又要走圣者之路,那么就别上水德了,火德,就是火德,如果说是水德意味着孕育生命,那么火德本身就有贯通黑暗的意思。

    就凭这个意思,贾诩就敢上赤色金纹,我炎汉要普照天下,贯通黑暗,传承文明之火,半点黑的都不要,就是赤色!

    结果这么一打旗,三方基本都看出对方的意思了,尊汉没问题,但很明显三人的意志有很大的不同。

    刘备和曹操都看到了自己的旗帜,也都满意这杆大旗,同样颜色也如制作者估计的一般没有任何问题。

    “看来我们在大方向上达成一致了。”刘备看着曹操和孙策说道,两人皆是回望了一眼自己的旗帜,又看了看别人的旗帜。

    “确实是如此,既然如此让我们齐心协力!”孙策伸出手说道。

    “灭了匈奴,再言我们的志向!”曹操同样伸出手。

    “我炎汉上下一心,此战必胜!”刘备郑重其事的伸出手。

    随后三人明显的摒弃了各自的矛盾,然后将兵力整合在了一起,孙策当先将自己的弓箭手并入曹操和刘备的大军之中,随后三人的将校谋臣便并到了一起。

    在三方联手的那一刻整个天下的运数近乎同时开始朝着北方流转,集合了整个天下的最顶尖文武的团体统一了目标,开始朝着同一个方向奋进。

    “看着这群人,我完全找不到这一战会输的理由。”陈曦看着身旁驾马并行的文臣武将不由得感叹道。

    “是啊,这种力量,我们会输?”贾诩也是一脸叹服,“从来没有想过一场战争还没有开始,光看着人员,就知道不会输。”

    “如此多的文臣武将,又有我们调和各自的关系,足以发挥出九成的力量了,而这种程度,真的无可匹敌。”司马朗一脸感叹的说道,“只可惜,这一战之后,不知道什么还能看到这样的胜景。”

    此话一出,身旁的荀彧和荀攸也有些沉默,就算是他们这种层次在见到这种胜景之后都有些心潮澎湃,再想想这种强大没有死于敌人之手,却灭于内战,连他们都有些心痛。

    “放心,放心,以后你们还会看到比这宏大的,现在中原的文武还没来全呢?迟早有一天让你们见全。”陈曦笑嘻嘻的挤过来说道,他这么一会儿已经和这群人混熟了。

    顺带这个时候陈曦正拽着庞统来给荀彧等人介绍,“喏,这家伙叫做庞士元,不要看他长得抽象,他其实非常内秀的,特别聪明。”

    “且不言陈侯到底有没有能力将人集全,单说若有那么一天,恐怕精气神也远不如现在吧。”庞统面色扭曲的说道,随后又给几人见礼,而荀彧等人也都恭谨的回礼,没有丝毫的小视。

    毕竟在场的也都同样听过庞统的名声,这可是帮助孙策击溃益州的天才,至于长得丑,荀彧等人见过更丑的典韦,嗯,天天见,再加上曹操本身也长的不怎么样,所以曹操这边对于庞统的容貌没有什么看不惯的。

    “放心吧,不会是你想的那样的。”陈曦笑着伸手搭在庞统的肩膀上,“可惜仲达没来,否则真想看看你和孔明还有仲达遇上会发生什么。”

    “呵呵。”司马朗嘴角抽搐了两下,司马懿天天想着和诸葛亮掐架他又不是不知道。

    另一边武将也基本混到了一起,各种闲扯,真正意义上有仇的也就是张颌和黄忠,关羽有仇,李典和赵云有仇,不过不管是关羽还是黄忠面对张颌都很有优势,也都知晓原因,也就无视张颌偶尔压抑不住的杀意。

    “平儿,过来。”关羽突然扭头对关平招呼道。

    关平犹豫了一下之后,就朝着武将中间那群人驾马过去,那些人都是和关羽等人相对较为熟识的。

    “不错。”典韦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关平。

    “应该刚二十岁吧。”夏侯惇略带吃惊的看着关平。

    “嗯,天赋非常好。”张绣盯着关平点了点头。

    “这是你儿子,不会吧!”夏侯渊感觉自己心情不好,人家的二代都这么强了,自家的二代在干什么?

    张飞同样一脸得意,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的二代,厉害吧。

    赵云也同样得意,看到没,这就是我大侄子诶,厉害吧。

    华雄也同样得意,在场有两个我的侄子,都是内气离体。

    唯有黄忠神色抑郁,不由得扭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黄叙当即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脑袋,然后像条件反射一样左右扫视。

    “我嫡子,坦之。”关羽平静的说道,关羽也不是瞎子,之前见到自己儿子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内气层次真的达到内气离体圆满了,简直赞,因而就连一直冷傲的关羽都遮掩不住满意。

    也同样因此才有了晒儿子这一幕,看看你们这群老男人,年轻的都三十了,别说儿子了,还有人连正妻都没有,看看我儿子,羡慕吧,过不了几年,我儿子就能跟你们过招了。

    关平和这群人一一见礼之后,关羽就将关平打发走了,虽说关平没按他的路线走神修,让关羽有些心塞,但是关平的战斗力他是非常满意,所以一直冷漠的脸色也多了一抹笑容。

    “这得请喝酒吧。”夏侯渊豪爽的提议道。

    “也不知道下一次还能这样喝酒不。”夏侯惇突然叹了口气,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沉默。

    关张赵华和夏侯兄弟在虎牢一起战斗过,加之还有指点的恩情,典韦当初亲自去过泰山,和许褚这些人也都交过手,也是因为如此这群人私交不错,但在场这些人也都不是因私废公之人,如果有一天真的战场上遇到了,绝难留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