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刀出人灭

    就在陈曦和荀彧闲聊的时候,四野骤然出现一种威压,随后一道巨大的青光在曹操等人东北方向爆发出来。

    那近乎于山峰一样厚重的刀光,在迸发出可怕气势的同时,带动的劲力,更是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环状云。

    “这种感觉,应该是二哥吧!”张飞难以置信的看着东北方向,虽说气势无比的可怕,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还是让张飞在第一时间明白了是谁如此可怕。

    “居然真的已经迈步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了。”黄忠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方向,没有神石,身体基础也并不能说是好的关羽,居然真的稳步在了内气离体极致之上的那个境界。

    “这是和对面动手了吧。”陈曦难以置信的说道,仅仅是刚刚那一招,陈曦根本不用去看就知道,对面绝对死了一个内气离体级别的高手,关羽出手,那真的是三招之内出结果。

    光是之前那种气势,陈曦就完全不觉得,对面有活路,就算是吕布吃这种攻击估计也不会好受。

    “云长来了啊,居然比我估计的早了这么多。”刘备略带吃惊地说道,他北上的时候就安排好了,只要江东北上,那么关羽安排好豫州淮河一线的布置,也就可以北上了。

    不过老实说刘备还真没想到关羽会北上的这么快,居然仅仅比他晚了数天,要知道这可是大军北上,更何况关羽之前率领的人马还全都在淮河地区,这么一来就更慢了。

    夏侯惇等人皆是双眼震惊的看着天空那朵环状云,唯有典韦一脸的兴奋,赵云他已经见到了,对方虽强,但是打起来基本没有什么意思,反倒是关羽,真的很强很强。

    另一边,关羽的卷毛赤兔踏着吐斤荣罗的的尸体,而关羽则是半眯着双眼冷漠的看着对面,一身公侯的紫衣,倒提着青龙偃月刀,冷冷的看着面前止步的数名内气离体级别的顶尖强者。

    对面北匈奴与丁零人的一众高手皆是无比忌惮的看着面前这名骑着卷毛赤兔,双眼微眯的超级强者,对方的身后并没有太多的兵马,但是对方静默的姿态,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惊人的压力。

    这种近乎于食物链顶层蔑视下层食物的感觉,让北匈奴和丁零人所有照面的高手都不由得自主的团结了起来,这种气势上的压迫,甚至让他们感觉到了空气的黏稠。

    孙策和周瑜这个时候也成功策马追入了北匈奴的营地,之前那惊悚一幕深深的刻入了他们两人的心底。

    勒马回转,关羽冷冷的扫了一眼,一众北匈奴和丁零人皆是不敢当先出手,之前关羽策马而过,刀光若垂天之翼,一击便当着众人面斩杀了内气离体大圆满的吐斤荣罗。

    那微合的双眼在那一刻绽放出的近乎实质的神光,直接吓退了所有的北匈奴高手,这等强者,就算是丘林碑也不敢轻易挑衅。

    相较于赵云那种温和,关羽那一招一式之间的威慑,却更能震慑人心,因而拨马回转之间,关羽倒提青龙偃月的威势,直接让一众胡人强者不敢有丝毫窥视之心。

    “撤。”关羽冷漠的声音,传递到所有冲入敌营的汉军耳中,当即所有的士卒,不管是刘备军,还是孙策军,皆是徐徐而退。

    关羽本人则是仅仅带着数十名校刀手行在最后,而北匈奴士卒只敢远远的吊在关羽身后,不敢靠近。

    而等关羽真正离开了北匈奴营地之后,北匈奴和丁零的高手心头不由得一松,随后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身旁的战友,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恐。

    老实说自北匈奴纵横中亚地区以来,至今还真没见过有人能像关羽一样给于他们如此巨大的压力,那种犹如实质一样的压迫感,就算是一直为自己的实力感到骄傲的丘林碑,都感觉到了压制。

    “我们追吗?”祢逻诃看着北匈奴的几人说道。

    祢逻诃完全没想过他们丁零人的顶级高手,拥有军团天赋,实力超强的吐斤荣罗,居然会如此被击杀。

    仅仅是一道刀光闪过,吐斤荣罗便连人带马被劈成两半,然后对方就那么随意的站在吐斤荣罗的尸体旁边,冷漠的看着他们,没有任何自豪和骄傲,就像随手杀了一只鸡一样。

    对方那冷漠的双眼,看向他们的时候,同样像是在看死物一样,原本这种足以激怒他们的目光,在对方那种可怕的威势之下,没有人任何人敢发出异议,这等气势真的太强了。

    时间略略倒退,且说刘备北上之后,留书给关羽,如果孙策军全军北上,那么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呆在淮河了,同样北上即可。

    这个命令其实是一个相当坑的命令,关羽是步骑混成,而且步兵比骑兵多,位置还在淮河,还需要等孙策全军北上这一命令确定之后再行北上,到那个时候,关羽就算北上,用郭嘉的话来说,别说是吃肉了,连汤都别想喝了。

    关羽一想,还真是这回事啊,孙策大军北上的话,那要避免对方玩个回马枪,你还需要多蹲在这里一段时间,这么一来,就关羽麾下的短腿步兵,那不就完蛋了吗?

    估计等关羽确定了孙策北上,然后自己率领步兵从豫州冲到幽州以北,一个月都过去了,而这个时间,搞不好刘曹孙三家早就将北匈奴杀得连毛都不剩了。

    这个可能性不是一般的大,准确来说以郭嘉的判断来看是非常的大,孙策调兵北上基本意味着战争进入最终准备阶段。

    毕竟郭嘉从一开始就是和贾诩共事的,双方了解也都非常的透彻,贾文和这种人,要么不动手,要么一掌拍死对方,根本不会有其他的选择,这种人在己方兵马准备好之前,绝对将手段都准备好了,到时候还有什么说的。

    用郭嘉的说法就是,如果刘曹孙三家大军到了,他做军师绝对是休整三天,然后大宴三天,之后直接开战,根本不需要什么计谋,全方位碾压的战争,要个鬼计谋。

    郭嘉和贾诩的思维方式共通的地方太多,所以郭嘉觉得贾诩搞不好也就是这么一个想法,全面占优,以我之长,击敌之短就够了,刚好还能发挥出各部的战斗力,免得调度混乱。

    加之又能避免谋略失误被反制,贾诩选择这种方式的可能性几乎高达九成,然后差不多核对一下时间,郭嘉估计自己跟关羽北上连跟草都捞不到,搞不好自己北上还没到,刘备等人都南下了。

    所以郭嘉也就没有太多的心思想着北上了,但郭嘉不想北上,不代表关羽不想,关羽就差直说,奉孝你不去,我哪怕骑着卷毛一个人去都要北上。

    这么一来郭嘉就不得不上心了,如果真让关羽一个人北上,那可就丢人了,于是郭嘉思来想去,最后亲自渡江去了江东。

    庞统倒是有心想要拿下郭嘉,但是郭嘉携大义而来,庞统一肚子的怨念也不好说什么,最后只能答应郭嘉的要求,让关羽等人乘他们江东的战船一路北上。

    这样不就正好满足了确定孙策大军北上,以及关羽率兵北上两个条件,至于庞统恐吓郭嘉说是他们江东水军很厉害什么的,到时候在海上将关羽麾下统统干掉。

    郭嘉表示自己的小心脏受不了惊吓,所以最后安排住宿的时候庞统,吕范,徐琨被安排在郭嘉的隔壁,蒋钦,董袭,凌操,黄盖等人被安排在了关羽的隔壁,郭嘉就差直说,来,士元求沉船。

    这种举动在蒋钦等人看来很合适,但是庞统简直窝了一肚子火,还没有地方发,尤其是郭嘉还不知道收敛,成天撩拨庞统,俩人差点打起来,不过两个家伙打架都基本是废物,谁也没伤到谁。

    之后便主要靠嘴皮子厮杀,这方面算是两人的强项,可惜当前的郭嘉正处在巅峰期,身体的病症也早已养好,脑子非常清晰。

    庞统则刚刚成年,虽说材质不逊于郭嘉,也算是经历了不少的战事,看透了不少人心,但阅历和经验和郭嘉一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自然犟起来之后,郭嘉表示自己很开心。

    在郭嘉的感觉里,这倒霉孩子比当初的法正还难缠,不过和他比还差点,所以郭嘉可劲的削庞统,而庞统则是百折不挠的可劲和郭嘉死磕,让郭嘉深切的感受到有个玩具的快乐。

    话说自从法正跑了之后,郭嘉就没有找到过适合的收拾对象,诸葛亮性格偏温和,不像法正那么偏执,挨了两次就绕开郭嘉了,至于其他人还没资格让郭嘉蹂躏。

    现在这个长得贼丑,丑到有碍市容的家伙,在郭嘉看来不是一般的内秀,这家伙有成长到超越他的潜质,趁这个机会赶紧削,如此一个好玩具,天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遇到。

    哦,应该说,天知道下一次遇到还能不能像这么削,就像法正,放养了两年回来,郭嘉突然发现自己要削对方的难度变得特别大,而且一不留神可能还会失手,这群家伙成长的太快了。

    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法正跟着郭嘉学的时间太长了,对方对于郭嘉的套路也基本都清楚。

    就这么一路北上一路削,郭嘉玩的很开心,至于庞统,光看着额头上的青筋都知道过的绝对不会开心。

    加之郭嘉又像是不知死活一样一路可劲的撩拨,最后庞统都差点开精神量和郭嘉拼个你死我亡,当然这也就是说说,郭嘉在庞统自爆之前,给了庞统一个甜枣。

    庞统表示自己不是为了甜枣而放弃了和郭嘉同归于尽,他只是要觉得自己有必要保留有用之身,成长起来,将这一段时间吃得亏统统喂给郭嘉,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是这个意思。

    自然郭嘉收手的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濡水渡口了,黄盖派遣孙河前去通知孙策,郭嘉特意让对方帮忙隐瞒了关羽已经抵达的这一消息,用郭嘉的话来说就是,平静的抵达什么,不符合他的身份啊。

    周瑜听闻之后也就差不多明白什么情况,稍微想想就知道当前他们不能过去率兵,那么就只能等一个特殊时候,而那个时候不正是关羽和郭嘉的大好时机吗?

    在北匈奴对于汉军动手的时候,一路隐藏起来的强大汉军突然对于北匈奴动手,效果绝对不赖,所以周瑜也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之后周瑜和孙策将江东弓箭手接手,郭嘉大致知道形势就和关羽订下了强袭北匈奴营地的计划,反正就是给北匈奴一个下马威,顺带宣告一下他们来了。

    而就像是郭嘉估计的一般,北匈奴在先发制人之后,对于自身的防御明显出现了疏忽,尤其是伊重率领丁零人杀出去之后,北匈奴的营地防御明显的下降了不少。

    郭嘉的提议,符合周瑜的想法,所以在确定了情况之后,周瑜就将孙策这边的主力直接投入了战场,在近万弓箭手强行压制北匈奴外围阵地的情况下,关羽率领校刀手强行破阵一鼓作气杀到中营。

    之前的北匈奴可谓是有恃无恐,而当前自以为有大量杂胡在外围防御,但是接连两次被抽调了南部营地的杂胡之后,正南方位的防御已经下降到了一定程度。

    因而在江东弓箭手的压制下,整支杂胡大军迅速的做了鸟兽散,给了关羽杀入中营制造了机会。

    而等杀入中营,北匈奴和丁零人瞬间便做出了应对,不管是面色漆黑的北匈奴,还是嘴角带着嘲讽的丁零人,都在猛将的带领下朝着关羽的方向围堵过去。

    一众猛将速度有快有慢,但是基本相差无几,而之前被丁零王训斥了的吐斤荣罗“幸运”的得到了这一次,在他眼中算是将功补过的大好机会,然而完全没想到他的对手有多强。

    一路从北匈奴营地之外冲杀入中营,蓄势至巅峰的关羽,精气神都注入在了青龙偃月刀上,而狂奔而来的吐斤荣罗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值得他挥刀之人。

    一刀,当着北匈奴和丁零人的面,刀出人灭!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