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以一个整体去思考

    其实在成廉开始用弩机射杀拉车的健牛的时候,伊重就感到了不妙,但是战车这玩意,奔腾起来容易,但是你要让他停下来,在这个拉车不靠鼻环操控,靠牧牛人水平的时期,咳咳咳,难度非常高,至少光减速都不是一会儿能做到的。

    因此在发现汉军有特大威力的弩机,而且上弦速度超乎想象的快的时候,伊重就生出了撤退之心,毕竟他已经成功毁了汉军大半个前营,回去已经够吹嘘了。

    可惜狂奔的战车不是一句你说停就能停的,所以伊重只能一边号令徐徐减速,一边做好减速后从侧边冲杀而出的准备。

    反正汉军前营已毁,战果已经非常不错了,没必要再耗费兵力,至于折损的数十架战车,在伊重看来并不是太大的损失,能狠狠地打击一下汉军的士气,展现一下他们丁零人的强大,他就已经完成了任务。

    然而在伊重逐渐减缓战车速度,准备调头撤离的时候,汉军抛射的桐油瓦罐才是真正意义上给战车造成了致命伤害。

    越往北木材的油性越高,诸葛亮从第一眼看到这些战车的反应就是放火烧,这种看起来不是松木就是杉木的木材,完全是烧火的第一好材料,燃烧起来,扑都不好扑灭。

    至于为什么诸葛亮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什么木料,其实原因太简单了,黄月英时不时的在那里扒木料,时间长了,别说这些连外皮都没处理干净就制造战车的松木,就是被扒成木板,诸葛亮都能认出来,谁让他未婚妻是职业的。

    诸葛亮温文尔雅的外表之下,有一颗烧烧烧的心,但凡能用火解决的问题在诸葛亮看来那都不是问题,自然看到松木诸葛亮的第一反应就是烧!

    在火油罐投向战车,并且在四周摔碎的瞬间,火油散发出来冲鼻得漆的味道,让伊重近乎亡魂大冒。

    “撤!”惨烈的悲鸣随着火焰的升腾而起,传递了出来,然而战车这种东西,如果吼一句撤就能撤出去的话,恐怕也不至于被淘汰出战场,所以更多的战车刹不住车闸,直接冲入了火场。

    随着更多的火油罐砸下,干松木制造的战车几乎瞬间就被火油引燃,而战车上的士卒根本无法抵抗这种恐怖的燃烧。

    战场上不断升腾起的火焰让一架架威猛的战车快速的燃烧了起来,特质的火油极难破灭,加之又附着在松木车架之上,寻常的手段几乎失去了效果,只能随着油罐的落下燃烧的更为猛烈。

    近乎小半的战车都被天空之中落下的油罐引燃,被火焰烧灼悲鸣的健牛战马,发狂一般的朝着四周攻击,前营近乎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不过这时人员早已撤离,场上留下的只有战车与战车的碰撞。

    燃烧的车架被健牛和战马拖动,发狂的给面前的一切带来毁灭,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伊重的军团天赋能维持战车的平衡也失去了的一切的意义。

    他现在所能做到,也是唯一能做的,只有一项那便是下令将车闸按下去,直接锁死车轮。

    开过车的人都知道,现在的车都有一个功能叫做防抱死,因为高奔驰的车辆一旦被抱死车轮,强大的惯性,足够让车侧翻,甚至速度夸张一些,做出空转三百六十度什么的都没有问题。

    而当前别无选择的伊重,只能强行急刹车,在火焰升腾而起的之后几秒,不少强行刹车的战车直接被甩飞了出去,甚至陈宫都看到了某些车架直接被甩到空中,随后连战马和健牛都拽飞,随后狠狠地摔在地上。

    那情况陈宫看的不寒而栗,那种程度的冲击力,恐怕就算是内气离体被云气压制了内气之后,一头撞上去都会被撞个零碎。

    情况虽说糟糕,侧翻的也不在少数,但毕竟算是成功扼制了这种疯狂冲锋,后方的战车也算是成功降下了速度。

    这时伊重也顾不得其他,健牛拉车虽说冲击力各方面都远比战马要好的多,但是操控性太差,因而如果继续耗费下去,一旦被对方弩机和火油集火,恐怕就算是他也只有一条死路。

    因而在强行扼制了速度之后,伊重当即避开火场和火油抛射地点,调转车架朝着侧翼冲杀而出。

    身后协同的骑兵以及战车也都紧跟着伊重朝着侧翼冲杀而出,同样诸葛亮也没有让人在侧翼进行拦截,就这样伊重率领着半数的战车和丁零骑带着毁灭了汉军前营的战绩成功冲杀了出去。

    “诶,那里有黑烟。”陈曦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正面回答荀彧的问题,贾诩等人也不掺合陈曦和荀彧的辩论,所以两人现在有些僵持,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曦无意间看到远处有黑烟升起。

    “应该是有人用火油烧什么东西,恐怕是营地遭遇了袭击。”程昱对于杀人放火很有一套,光看到黑烟就知道是什么玩意烧着了。

    “嗯,确实是营地着火了,不过颜色这么纯,也没有参杂什么蓝色或者灰色,主要烧的恐怕都是火油木头之类的玩意,应该是孔明用火焰在御敌。”徐庶一脸不服气的说道,一副我看烟的颜色,能分析的更为透彻,我还能看出烧的是什么东西。

    贾诩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徐庶和程昱,你们两个以前到底烧了多少东西,怎么连烧什么看烟都能看出来。

    而一直跟在贾诩和陈曦身后的陆逊这个时候偷偷跑到徐庶的身后,一脸佩服的看着徐庶。

    “元直兄,为什么你看烟就知道烧的是什么?”陆逊一脸敬服的说道。

    “我给你说啊,你多烧点东西你就懂了,你看稻草那些东西烧来烟都是灰白色,而粮食什么的烧来都是蓝白色,而且烧出来的灰很面,猛火油这些油料烧出来都是黑烟,哼哼哼,丢个人进去烧出来也是这种……”徐庶一脸恐吓的对着陆逊说道。

    结果陆逊毫无恐惧的感觉,反倒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徐庶不由得瘪了瘪嘴,这家伙简直没救了,以后恐怕也是一个纵火犯。

    “这情况看起来是在前营打起来了啊,北匈奴挺凶啊,营地虽说留下的将领不多,但是能打进去,也不容易啊,这像是要给我们下马威啊。”陈曦扭头对荀彧说道。

    “在我们面前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你不准备反击?”荀彧平和的说道。

    “现在还分你们我们?都是汉军,再说我们的目的又不是反击,我们的目的是将对面打死,再说战争这种事情,一时胜负并不重要,争一时意气我才不会去做的。”陈曦双手一摊的说道。

    “孙子兵法都说了,主不可怒而兴兵,将不可愠而攻战,所以还是算了吧,回头做好准备我们再动手,将士的性命可不是我们随意操控的,每一次谋划都背负着无数的生死。”陈曦突然一转画风,严肃郑重的说道。

    “受教了。”荀彧依旧温和,但是面上却浮现了一抹郑重。

    “不过北匈奴确实很可以啊,我们的营防其实布置的很不错,可就算如此,他们依旧攻打了进去,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对方的实力确实值得我们思考。”陈曦面上褪去那种玩世不恭的笑意,盯着黑烟升腾而起的地方说道。

    “若非如此,我们也不至于北上,虽说这只是理由之一,但是能用来作为理由,已经说明他们进入了某个范围。”荀彧也同样望着天空的黑烟说道。

    “很庆幸,我们还是能摒弃双方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出现,我们先打一场,再对外的事情。”陈曦笑了笑说道,“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们都能全心全力的一致对外。”

    “对内的时候我们可以有很多的手段,但是对外,尤其是对于这种血仇,不会有人脑子不清楚的。”荀彧平静的说道,“我等还不至于卑劣到引外敌伤本族根基的程度。”

    “仇分三六九等,我等之间争的你死我活,最后也不过是意志的征服,说一句老实话,若是你们败了,只要你们自己不寻死,我等几乎不会有追究的意思。”陈曦看着荀彧说道。

    在这个时代,华夷之辨其实非常清楚,你可以用外族,也可以引外族击杀你在本族的敌人,但是前提是你要有驾驭外族的能力,而如果你没有驾驭外族的能力,还这么干,你就准备被钉在耻辱柱上吧。

    “……”荀彧没接过话茬,陈曦有些郁闷,这家伙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主,这让人非常头疼。

    “其实,我们可以摒弃双方的矛盾,就象现在,我们三方的力量合起来有多强,你能感受到吧,数十名内气离体,各种军团天赋,精神天赋配合,大量文武群臣查漏补缺,近三百年来,有哪一个时代强过我们这一刻!”陈曦低声叱道。

    荀彧依旧有些沉默,但是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近三百年来,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比这个时代更强大,不仅仅是文武官员,更是人口根基。

    甚至从三皇五帝至今任何一个时代,荀彧都自信,在他们三方的同心协力之下都能一一击败。

    春秋战国先贤至圣,秦皇一统,先汉开国,武帝扩土,但是那些时代和现在这个时代相比,绝对不够。

    仅仅是当前四千四百万人口,亩产四石,接近五石的粮食代表的战争潜力,就足够逼死之前任何的一个时代,更何况这个时代不断觉醒变强的文武官员,足够击溃之前任何一个时代。

    “我们这个时代不应该内耗在自己人手中,举战国七雄之力并入一家,白起、王翦、吴起、孙膑、乐毅、田忌、廉颇、赵奢等人统其兵,是何等的强大,举秦统七国之力,绝不可能制之,而现在又是如此一个时代!”陈曦盯着荀彧低声呵斥道。

    倒不是陈曦有什么收集欲什么的,只不过光想想,春秋五霸的势力统一在一家,经济,军事统合成一家,一起开疆扩土,区区犬戎,东胡算什么?

    同样战国七雄,举七国雄豪为将,列七国能臣为谋,并为一家,东胡,匈奴,羌人还能入侵?

    同样这个时代三家合力,举汉室大旗,扩土开疆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区区中原,舍了再造荣华又有何难?

    “我等一分为二,总体的实力跌了不下一半,玄德公不缺粮草,而曹公麾下虽有沃土,但其所据之雍凉,适合耕种的范围最多能养兵二十万,再多,就有穷兵黩武之嫌,雍凉适合牧马,尤其是凉州。”陈曦看着荀彧说道。

    “你可能从来没想过一个国家如何去操控,而我思考过,思考过在什么地方去种植最适合的东西,去供养最适合的东西,什么地方适合养马,什么地方适合种植特殊的植物。”这一刻陈曦无比的平静,“我将国家看作一个整体去考虑。”

    “所以我一点点的给整个国家铺上路,联通上每一处,盘活整个国家的经济,让一个地区靠着另一个地区活的更轻松,让各个地区去做他们最适合的事情。”陈曦看向荀彧无比傲然。

    当然陈曦这种做法,并不是让各个地区失去经济的独立性,只不过是在这上面附加上更高一层的操控性,他们依旧存在独立性,但如果不并入帝国的经济体系,他们的中上层不能更便宜的得到其他地区更好的东西,只能用他们经济体系之中生产出来的东西。

    国家调控的意义也就在于此,在保护各地区的同时,也让各地区联通成一个整体,极大的稳定各地区的大致情况。

    不过要做到这种程度,刘备必须统一整个天下,然后进行各方面的调研,一批次又一批次的建设起所需要的体系。

    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帝制的好处就在于强横的执行力,没有什么好推诿的,一个批次又一个批次的建设过去,就算花钱搞砸了,只要还能掌控帝国就能再来一遍,谁敢扯皮,就干掉谁的执行力啊!

    也只有这个程度的执行力,陈曦才有胆量玩经济体制改革,要是没有这个独裁,十个陈曦上去都死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