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毁灭进行时

    靠着荀攸精神天赋的掩护,魏延轻松绕到了丁零人的身后,随后直接一个突击就干掉了小半在侧后方与战车协同的丁零骑兵。

    战车这玩意,算是平原第一利器,冲击力极强,正面破阵能力在这个时代除了同级别的战车根本没有任何兵种能媲美,就算是重骑兵在先天吨位上都远远不如战车。

    话说光是拉车的两头健牛就足够撞死重骑兵了,可以说平原上正面碰撞,装配完整的战车基本是无敌的。

    可这近乎无敌的战车最后依旧退出了战争史,其原因非常简单,战车一方面对于地形的要求太高,另一方面,战车的灵活性甚至远不如重骑兵。

    自从在春秋末年,优秀的统帅,发明了从侧翼进行骑射干掉战车御者的作战方式之后,战车就逐渐的退出了历史。

    等之后又有天才玩出了战车骑兵协同之后,战车又一次进入了战场,在拥有强大冲锋破阵能力的同时,兼顾了对于左右两翼的压制,并且解决了被人点杀御者的这一可能。

    简直是堪称完美的战术,然而这种战术依旧无法阻止战车被淘汰出历史潮流。

    究其原因其实非常简单,越完美的战术难度系数越高,战车这种横冲直撞的玩意儿,玩车骑协同,一个没操控好,还没做掉敌人就先将自己人干掉了。

    以战车的破坏力,只要撞上碾过去,基本上没可能会活着的,毕竟被两头牛,两匹马,以及拉着七个人的战车碾一遍,没变成肉泥已经运气不错了,还想活着。

    加之战车这种东西就是以冲击为目的,所以狂飙起来之后速度其实是非常吓人的,而战车再怎么改进也没办法改变,其本质就是两个轮子,那么高的速度,随便被什么磕一下,原本的方向就会发生改变,然后中间协同的骑兵八成就被波及,然后死掉……

    所以车骑协同对于地形的要求就更高了,导致最后这种近乎无解的战术只能被束之高阁。

    可以说这一次是诸葛亮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有人玩出了车骑协同,战车的破阵冲击,配合上骑兵的灵活机动,各自优势全面放大的情况下,正面近乎无可抵挡。

    当然这也就是正面无法抵挡,就算是车骑协同极大的弥补了战车侧翼和后方的劣势,但也仅仅只能说是弥补。

    “魏延,靠你了,别管战车,杀掉这些骑兵!”诸葛亮勒马减速对着魏延的方向吼道,而魏延头也不回的吼了一声,算是回答。

    与此同时,侧翼的张辽率领的并州狼骑也拽出一条圆弧对于战车侧翼进行协同的骑兵发动了攻击。

    双方刚一交手,张辽就直接开启了自己的军团天赋,麾下的本部精锐,全部弃了弓箭,朝着丁零精骑冲杀而去。

    双方接触的瞬间,战车上配备的士卒,皆是举起弓箭对着并州狼射击而去,和骑射不同,战车上的士卒射的更稳,命中率也更好,但是张辽已经提前开启了自己的军团天赋。

    直接扛着丁零人战车上倾泻而出的箭雨强杀侧翼协同的丁零精骑,在这种悍不畏死的攻击之下,丁零精骑几乎还没回神就遭到了重创,以至于丁零人靠边的战车御者直接暴露在了狼骑的眼皮底下。

    “这种玩意还想和我们争锋,找死,就送你们去死!”张辽冷笑着一箭射出直接点杀了战车的御者,其他狼骑也都有样学样,皆是努力的点杀战车的御者。

    很快靠边的十几辆战车的御者,就在张辽等人打破侧翼协同的丁零精骑之后,被一一点杀掉了,而本身草原的牧牛就不是拉车的料,在失去了御者之后,这些战车很快就偏离了自己的冲锋方向。

    同样高速奔袭的战车,在拉车的牛马偏离正常方向的时候,就走向了毁灭的道路。

    疯狂奔袭的战车在偏离了冲锋方向的瞬间,就被巨大的惯性带动,战车与战车中间还没有来得及撤离的协同骑兵,被车架轻轻一带直接落马,随后被碾的血浆四溅。

    偏离的轨迹的牛马也同样被战车所拖动,那扭动之间出现的双方角力,让战车上没有站稳的士卒直接甩飞了出去,而后巨大的惯性更是让战车甩飞了出去,但凡在这一过程之中撞到的生命体,基本都难逃一死。

    “可怕的冲击力。”陈宫这时已经从后营赶到了前营,看到战车侧翻的那一幕面不由得一沉。

    “成廉让中军使用弩机,战车这种只能直线的冲锋的玩意,进攻有弩机的营地这不是找死吗?”陈宫这个时候已经解开了自己精神天赋,看着远方依旧没有办法成功遏制的战车冲锋冷冷的说道。

    说来弩机这种东西,命中率其实极其一般,但是架不住战车这玩意目标特别大,而且还不像骑兵一样远远看到弩矢还能自行左右躲避,战车这东西只能硬扛正面的一切伤害。

    虽说因为有着两头健牛,以及坚实的车架,基本上能撞飞正面的一切敌人,就连常规的强弩,发狂的健牛在体力没耗尽以前也是没有办法扼制,但这绝对不包括弩机这种东西。

    当年中型秦弩能教战车做人,那么现在中型弩机教丁零人做人也绝对不是问题。

    “曹性,郝萌,带并州狼骑绕后战车后面,让狼骑进行抛射。”陈宫对曹性和郝萌说道。

    至于前营,陈宫和诸葛亮的看法一样,基本没救了。准确地说道,在没有战车对抗敌方战车冲锋的情况下,敌方战车冲锋道路上的玩意你也就别想保住了。

    “诺!”三人皆是抱拳,然后快跑去处理各自的事情。

    “你叫尹骆是?”陈宫看着身边有些慌张的年轻人说道。

    “回禀长史,是的。”尹骆点头说道。

    “去找诸葛孔明,告诉他我调兵了。”陈宫望着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他知道这话告知对方就足够解释了。

    成廉很快就带领了一批人,在中军营地的篱墙上架上一排中型弩机,然后也不用多说其他,所有人都有了准备,随着一声号令,一根根七尺有余的特质箭矢安装入弩机。

    随着绞丝开始,弩机上弦成功之后,操控弩机的士卒,当即依靠准星开始瞄准,各自在选好目标之后,当即扣动弩机的扳机,大威力的弩机在箭矢射出的瞬间,甚至传来了的尖锐暴鸣。

    多数的箭矢都没有命中,虽说有准星,但是架不住缺少维稳装置,命中率低下。

    好在少数命中了弩矢都创造了惊人的结果,某些大威力的弩机甚至一箭钉穿了健牛,如此强大的破坏力,几乎瞬间就击杀了健牛,而在健牛被射杀,靠着惯性前扑倒下的瞬间,战车强大的惯性直接撞在已经死了的健牛脊骨之上。

    强大的冲击力,甚至足够让牛骨折断,但是这种突然被撞停的战车在没有安装安全带和安全气囊的情况下足够将车架上的丁零士卒甩飞出去。

    “哼,踏营的时候用战车,你到底是有多自信,如果是骑兵我还不好应对,战车这么大的目标,随便射击都有命中的可能。”陈宫冷笑着说道。

    “车架上加装了防御强弩的盾板,想的倒是不错,但是对于战车这种只能横冲直撞的巨大目标,谁会傻得在正面用弓箭攻击。”陈宫眯着眼远眺,随即给成廉下达了自有射击的命令。

    虽说诸葛亮表现得并不算完美,但是光清出战场,放开手脚这一点就足够看出诸葛亮的眼光了。

    诸葛孔明缺乏的不是头脑,而是经验,恐怕他已经做好将整个前营烧毁的准备了,这种方式作为最后手段还不错,但直接用的话,诸葛孔明也不是一般的狠啊。

    陈宫默默地远眺前营,希望能看到诸葛亮,之前他还觉得诸葛亮这少年看起来温文尔雅,现在的话,他已经彻底清除了那种感官,对方的狠下心来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随着第二波箭雨的到来,丁零人的战车又有十几辆因为驾车的牛马被击杀而报废掉的,而且先头战车遭遇大规模的破坏,导致后面的战车已经接连出了好几场车祸。

    而战车之间发生的车祸,几乎在瞬间就干掉了战车上的士卒,以及战车间隔之中进行协同的精锐骑兵,由此足可见车祸的可怕。

    与此同时,魏延也终于干掉了丁零人的后军,这下丁零人的战车尾巴全部暴露在了魏延的面前。

    虽说从魏延率领西凉铁骑开始砍杀车骑协同的骑兵时,丁零人战车上的弓箭手就不住的朝着西凉铁骑射击,然而有徐晃军团天赋的斥力防护,以及西凉铁骑自己的防御力,箭矢什么的毛毛雨了。

    反正差不多的情况就是,只要不挨到致命要害,这些箭矢对于西凉铁骑也就是皮外伤根本不需要太过关注的。

    因而丁零战车上的弓箭手虽说非常的努力,但是对于这种开了斥力防护的西凉铁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毕竟这种防护模式,实质上就是一种力场防护,对于近战来说是因为斥力导致攻速下降,但是对于箭矢来说,那就相当于,因为斥力导致箭矢的运动速度下降了。

    问题是对于箭矢来说末速度就是穿刺伤害,被强行消了一部分末速度之后,这些箭矢只能让西凉铁骑受点皮外伤。

    不过挨得多了,一直不倒的西凉铁骑,现在也确实挺吓人了。

    靠着战车解放了双手双脚的丁零弓箭手,命中率其实相当不错,但是西凉铁骑强大的防御力,加上徐晃军团天赋的斥力防护,让丁零弓箭手的箭矢伤害大幅度降低。

    虽说不能做到李傕蛋壳防御那种夸张的不破防,但是却能达成另一项更可怕的成就,那就是射不死。

    身上挂着十多根箭矢,感觉整个人都应该成为筛子了的家伙,一手握着斩马剑,一手提着长刀还在厮杀,这对于不明真相的丁零人心理冲击非常巨大。

    实际上丁零人后军崩溃的原因,也有很多是因为西凉铁骑的士卒身上都挂着不少丁零人射出来的箭矢,但是挨了这么多箭矢,西凉铁骑依旧在砍人,这种好像杀不死的情况,让丁零人压力非常大。

    “你们没事。”魏延看着朝着他聚拢过来,身上挨了七八箭的士卒有些愣神的询问道。

    “都是些皮外伤,箭头连一半都没射进去。”周陷笑撇撇嘴不屑道,“丁零人这箭力道不行,回头抹点药就好了,不碍事的。”

    看着像是被射的跟筛子差不多的一干之前冲锋冲的很猛的将校,魏延不由得扯了扯嘴,要不是看这些士卒的面没有失血过多的情况,魏延还真不相信这些箭只射破了皮肉。

    “走,随我干掉这群战车!”魏延大笑着说道,一干人马听闻也都骤然加速,朝着战车的尾巴咬去,现在战车后面没有了协同的精骑,他们也就能放手施为了。

    而就在魏延准备动手的时候,曹性和郝萌已经率领着并州狼骑绕到了丁零人的身后,根本不需要魏延指点,两人率领的骑兵当即对着后方没有完整防备的丁零人发动了攻击。

    “着!”曹性傲然的一弓三箭,三箭皆是从战车车架的缝隙之中穿过,直接点杀了御者,随之并州狼骑引弓射箭命中拉车的牛马,引发的动荡直接让战车侧翻。

    加之这时吴敦,尹礼等人已经带着火油到位,随着战车在越过某一条线之后,桐油罐直接被抛射了出去。

    随后大量燃烧着的火箭从战车两侧的方向朝着战车飞速射了过去,本就是就地取材,用云杉,冷杉,松木等易燃木材制作的车架在这种有桐油引火的情况下,快速的燃烧了起来。

    在战车车架燃烧起来的瞬间,拉车的牛马被溅射到的燃烧桐油引燃了身上的毛发,顿时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直线奔袭的冲锋,悲鸣的同时也发狂了起来。

    发狂的牛马在狂奔的同时,也就连带着将战车拖向毁灭,在火焰燃起的瞬间,拉车的牛马因为恐惧,因为狂乱,已经彻底失去了操控性,一辆辆战车在这等狂乱的碰撞下被撞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