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丁零战车

    三秒前渠扶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一秒前渠扶看到了击杀魏延的可能,因为魏延展现出来的实力勉强算是内气离体圆满的程度,不过想想也才二十岁出头,能有如此战斗力已经不容易了。

    因而在那惊艳一枪刺出的时候,渠扶甚至生出了扼杀天才的兴奋,然而在下一瞬间,无尽的黑暗笼罩而来,那种伸手不见十指的黑暗让他一愣的同时,也像是一桶冰水浇了下来。

    “杀!”魏延的声音传递了过来,西凉铁骑和北匈奴精骑瞬间都进入了绝对的黑暗,都在瞬间失去了自己的视觉。

    不过不同的是西凉铁骑在上一次已经进行过了这种战斗,而匈奴精骑,尤其是渠扶的本部精锐真的是第一次进行这种被人蒙着双眼的战斗,他们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绝对的黑暗。

    他们曾经无数次在对手无法看到的时候轻松将之击杀,而现在他们在失去了视觉之后,表现得却和当初他们击杀的对手没有任何的区别,胡乱的挥舞着长枪,有因为黑暗而加速的,也有因为黑暗而勒马的,尚未交战,他们内部就出现了混乱。

    与其相对的西凉铁骑,本身就是那种眼睛一蒙该冲锋还是那样冲锋的肉搏近战骑兵,因而在吃了对方黑暗封闭之后,依旧保持着阵形,保持着长枪挺举,毫无畏惧的朝着对面冲锋。

    成建制,有阵形的西凉铁骑几乎瞬间迎上已经被黑暗封闭整的内部纷乱的匈奴精骑,几乎瞬间就分出了胜负,如果说双方都不受限制的情况下,这些非本部西凉铁骑和匈奴精骑战斗力基本相当,现在都吃了敌方的军团天赋,西凉铁骑至少能一打三!

    就凭铁骑吃了这种军团天赋还不混乱,基本保持九成左右战斗力的表现,打现在左右混乱,连冲锋方向都没有保证的匈奴精锐根本毫无压力。

    至少在滚烫的血液溅到脸上的时候,西凉铁骑自信死的是敌方的可能性远大于自己人,而匈奴精骑在血溅到脸上的时候,恐怕就不能保证这种心态了。

    摸黑厮杀,根本看不到战友和敌人的战斗方式,对于士卒的战斗意志还有心智都是极大的考验,而很不幸,常年依赖于封闭别人视觉进行战斗的北匈奴精骑,根本没有经历过这种恐惧。

    仅仅是听着黑暗之中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就足够动摇这些精锐的意志,毕竟不是任何兵种都跟李儒训练的西凉铁骑一样,就算你是夜盲症,晚上什么都看不到,你都需要去夜袭。

    不就是摸黑看不到人吗?反正大家排成一排,什么都不看,速度都保持一样,长枪挺举往前冲,照样够捅死对面的敌人,密密麻麻的冲刺长枪,排成一片,不出意外对面肯定被捅死了。

    嗯,方法就是如此简单,但这么一个简单的作战方式,西凉铁骑连训练带实战折腾了三年才算是成功了,不过完成这一折腾之后,西凉铁骑闭着眼睛都能在行军之中保持队形。

    所谓的阵形训练到骨子里头,凭着感觉就能和队友组成冲锋阵型什么的,就是这么来的,所以黑暗虽说对西凉铁骑有影响,但只是影响西凉铁骑的对敌进行的突刺攻击,基础阵形碾压还是保留了。

    而西凉铁骑本身就是基础属性高到爆的骑兵,在对面北匈奴精骑因为黑暗而阵脚大乱的时候,西凉铁骑维持着自己冲锋速度进入了碾压局。

    魏延和渠扶只交手了一瞬,渠扶倒是想动手,但是魏延滑不溜秋直接避开了渠扶,随后成建制组成锋矢阵的西凉铁骑直接朝着渠扶碾压了过来。

    一击击的碰撞,让勉强能看到的渠扶趁机击杀了不少的铁骑,但是西凉铁骑那稳而不乱的阵形让渠扶无比的心寒,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稳住阵势的西凉铁骑,足够将他身后的本部统统毁灭掉!

    对于北匈奴精骑来说无比漫长的冲锋,在短短半刻钟之后结束,双方都拉开了距离,魏延在黑雾之中清点着自己的人马,折损了将近五百,而双方之间的战场倒下的尸体不下于两千。

    “哈哈哈,渠扶,你的军团天赋大概你的士卒都没有享受过,这次感受了一番有何想法?”魏延狂笑着对对面的黑雾说道。

    随后根本不理对面的反应,直接率兵朝着渠扶的黑雾追砍过去,魏延就不信了,在双方都被蒙住双眼的情况下就渠扶那些麾下能击溃他率领的西凉铁骑。

    这一刻渠扶心中大恨,但是却也顾不得和魏延骂战,就刚刚一个对冲,渠扶已经明白,自己麾下的北匈奴精骑,在吃了和自己军团天赋效果近乎完全相同的招数之后,战斗能力根本不足以应对汉军的精骑,再拖下去搞不好只能溃败而归了。

    光是看着战场上倒下的数倍于汉军的北匈奴精锐,渠扶就感觉到无比心痛,不过不管是多么的心痛,现在绝对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再吃一波自己的军团天赋,那可就不是士气大衰了。

    这时的渠扶也顾不上去思考为什么魏延能用出和他完全一样的军团天赋,北匈奴当前的状态,让这些出身北匈奴的高级将领,对于兵员人口都有相当高的认知。

    “撤!”渠扶怒吼一声,再无丝毫的犹豫,直接调头离开,而魏延当即一夹马腹就朝着前方那片黑雾追去。

    可惜西凉铁骑毕竟是短腿骑兵,没追多久就被渠扶的北匈奴精骑甩开了一节,就在魏延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追的时候,北边的平原之上突然出现了一片黑影,魏延当即调转马头。

    “先撤回去,传令兵先行返回通知诸葛军师。”魏延一边撤退,一边脸凝重的说道,远处那片高速冲锋过来的正是丁零猛将伊重率领的丁零精锐。

    渠扶见到伊重之后就关闭了自己的军团天赋,不过那种狼狈的情况,没有了渠扶军团天赋的掩盖暴露在伊重面前之后,伊重不由得面露嘲讽之。

    北匈奴看起来也不行了,不过也好,若是北匈奴一如曾经那般强大,恐怕我们丁零人也没有办法崛起,这次也该让汉室见识到我们丁零人的强盛了。伊重冷冷的想到。

    “告诉对方,我们是他们的盟友,帮他们去雪耻,其他的不用说了。”伊重对着一个传令兵说道,然后那个传令兵驾马朝着渠扶冲了过去,而渠扶闻言之后,原本迎向对方的行为也不由得一滞。

    伊重驾车而过,目不斜视,但是原本在还算正常的行军速度,在路过渠扶的瞬间骤然加速,五百战车爆发出不下于西凉铁骑奔袭的速度,霎时间草原上尘土飞扬。

    而渠扶率领的北匈奴精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尘土掩盖,等尘土过后,伊重率领的大军已经冲出了百余步,这一刻渠扶的面无比漆黑。

    “该死!”渠扶望着丁零人的背影,面带杀意的说道,什么时候他们昆仑神的后裔也被人如此蔑视过。

    “走!”渠扶尽可能平复了一下心态,对着身后的本部精锐说道,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了所有士卒眼中的羞恼,自称草原之王,统领诸胡的昆仑神后裔,居然被诸胡之一的丁零人打脸。

    魏延一路奔袭快速的撤回了营地,而这时汉军对于外围营地的修补尚未完成,好在之前魏延发现匈奴人的第二波袭营大军之后,就派人提前返回通知,现在营中已经有了一定的防备。

    而在魏延进入营地后不久,伊重率领的丁零人也已经赶到了前线,望着不远处的汉军营地,尤其是那些已经被推倒了篱墙的地方,伊重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

    “哈哈哈,刚刚还在说北匈奴人不顶事,没想到还算有点能力,至少还给我们铺好了路,就那里了,让汉军见识一下我们丁零人的厉害!”伊重望着那片尚未修好,只是用拒马,鹿角勉强阻挡的外围营地狂笑着说道。

    五百战车一字排开,二牛三马拉车,一名御者,六名战士的配置,在远处汉军惊骇的双眼之中冲锋了过来。

    那种比重骑更可怕的冲锋,在伊重驱使下疯狂的朝着汉军营地那处缺口冲了过去。

    靠着士卒在战车上比骑兵更灵活的动作,在先头部队撞开拒马,鹿角之后,丁零人恣意的展示着战车的凶猛。

    “战车?”远处看到这一幕的诸葛亮,双眼微眯,这种在中原早已因为地形短板被淘汰的兵种,在这一刻看来貌似凶猛无比。

    不过之前那段时间他可不是什么都没做,原本用来防御北匈奴骑兵而开挖的深浅不一的坎渠沟壑,在应对这种对于地形有更高要求的战车,大概更好!

    “军团攻击!”于禁在丁零人冲进来后不久就下达了这一命令,就算不能斩杀多少士卒,仅仅是破坏地形,也足够对于战车这种已经退出战场的东西,造成致命的伤害。

    数道巨大的军团攻击朝着丁零人的冲锋的方向斩去,伊重冷笑着调动云气,格挡住了一部分,剩下的毫无意外的宣泄到了大地上,原本沟壑纵横的战场,瞬间变得更加复杂。

    然而伊重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驾驭着战车依旧未有丝毫减速的冲向了那片复杂的地形之中,然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数百辆战车的车轮就像是突然拥有了附着性一样,不管是如何高速移动,也不管地形是如何的复杂,对方依旧在以冲锋的速度前进,而且战车的上下起伏也被控制在了某个小范围之中。

    “放箭!”于禁慌而不乱的下达了新的命令,但是这种箭雨在对上战车上配备的大盾,几乎很难给丁零人制造出实质的威胁。

    与此同时之前跟随在战车之后的丁零骑兵这时也成功完成了车骑协同,在混过这波箭雨之后,配合着战车朝着汉军大营冲锋而去,准备一鼓作气大破汉军营地。

    “命令于禁率领前营士卒直接撤离,不要出现在战车前方。”诸葛亮深吸一口气,也顾不上丢失前营的罪责,直接下达了放弃前营的命令,魏延和尹礼等人不由得一惊。

    “速速执行!”诸葛亮面阴沉的说道,对方的战车摆明了拥有某种辅助性的军团天赋,普通地形很难造成麻烦,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兵种和战车正面碰撞都是找死!

    “命令张辽从侧翼出击,绕行攻击战车后方,但凡和战车相对的士卒一律左右撤离!”诸葛亮扭头对着传令兵说道。

    “命令吴敦准备桐油,火箭,在丁零人战车速度下降之后,用火攻击!”诸葛亮扭头对着吴敦下达了命令。

    “魏延,你率领西凉铁骑,同样从侧翼攻击,战车灵活性太差,但是冲击力绝对不是任何骑兵所能媲美的。”诸葛亮看着魏延说道,“镜像我这个军团天赋,顺带我跟你一起去!”

    一众将士皆是接令之后,快速的离开这里,各自去完成自己的军令,而诸葛亮开启荀攸的精神天赋和徐晃的军团天赋。

    当然诸葛亮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军团天赋,他只知道这个军团天赋算是流氓天赋之一,和张辽的军团天赋一样可以拆分成一块块的,甚至更准确的说是作用到每一个士卒身上。

    效果很简单,所有士卒近战武器的可攻击范围内,其他一切物体在进入这一范围之后都要受到反方向的阻力,虽说力量不大,但是却直接影响到攻击速度。

    诸葛亮让魏延镜像这个天赋的主要原因就是准备直接在战车旁边顶着战车上弓箭手的射击,肉搏干掉那些协同作战的丁零精骑,没有了这些协同作战的骑兵,他有的的办法解决这些战车。

    而这种事情也只有皮糙肉厚的西凉铁骑才能做到,而防御性的天赋李傕的消耗实在太高,反倒是徐晃的军团天赋更有普适性。

    魏延镜像了这一天赋之后,瞬间就明白了该怎么做,而诸葛亮随军状态开启荀攸的精神天赋,魏延的本部直接进入了被丁零人无视的状态,直到魏延强杀了一波之后,才被发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