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少的汉军士卒更是趁着这个机会趁势反击,而李严军团天赋在魏延认知之中的组织力度,更是让汉军士卒配合默契。

    “放箭!”眼见诸葛亮做出下挥的动作,于禁当即点头,命令所有的士卒进行远距离抛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渠扶一枪横扫,虽说将不少的士卒扫倒,但是对方倒下前那种格挡的动作,明显的说明了,对方在他的军团天赋之中是和他一样能完全看到的。

    “不要分散,骑射,绕开他们,攻入营地!”渠扶在发现这一情况之后,当即下达了新的命令。

    虽说吃了一惊,但是渠扶早就明白,这天下不存在无敌的军团天赋,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早有准备,但老实说,自己的军团天赋被汉军克制让渠扶不由得出现了一抹不祥的预感。

    渠扶麾下的精骑虽说因为汉军的突然反击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但毕竟本身就是精骑,并没有疏于训练,就算是没有渠扶的军团天赋支撑,也照样远强于汉军的步兵。

    因而略作调整之后,稳住心态,以正常应对敌人的姿态去对付汉军步卒,就算刘备麾下精锐步兵历经战事,在没有足够弓箭手压制的情况下,兵力一比一的时候,直面精骑要能击败对方,那就算不是军魂军团,估计也就快抵达那个程度了。

    话说回来倒不是于禁这边的弓箭手不够多,只是战场已经全部被笼罩在黑雾之中,没有赵云的军团天赋,根本无法免疫这种负面效果,于禁这边的弓箭手在一开始还能射击,等到北匈奴和汉军近战厮杀之后,这种随意射击伤到己方的可能性非常大。

    放稳心态之后,渠扶麾下的士卒抓住时机很快就靠着机动力还有远近程交替攻击将魏延统帅的士卒打的防线零落,就算有诸葛亮不断的告知魏延该怎么弥补,也逐渐赶不上北匈奴的破坏速度。

    “算了!”诸葛亮靠着魏延的解说,已经大致明白了形势的糟糕,而如果原本能一早构造出八门天锁之中的隐匿的那一变化,诸葛亮还有把握顶住,而现在的话,只有一条路了。

    原本诸葛亮还打算等魏延的本部到来,再行开启之前准备的五个军团天赋,然后一鼓作气直接将渠扶率领的北匈奴精骑给击溃,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容不得诸葛亮再空耗时间了。

    毕竟相较于可能击溃北匈奴精骑的机会,继续磨蹭下去北匈奴精骑突破当前营防,对于汉军营寨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才是最有可能的事情,因此,诸葛亮也明白,不能再空耗时间了。

    “文长,看我的军团天赋,使用。”诸葛亮狠下心,直接开启当初估算的最适合的五个军团天赋,而魏延也不再犹豫,当即全力模仿,所有的士卒骤然感觉到一种全方位的提升。

    “速速反击,击溃北匈奴!”诸葛亮清亮的声音靠着秘术传递到前方所有的士卒耳中,当即之前军心略有不稳的汉军士卒,瞬间心头一凛,在战斗力上升的同时,心气骤然上升一节。

    与此同时原本大占上风,正准备一鼓作气击溃汉军阻击的士卒,攻入汉军营地的北匈奴精骑,突然感觉到对面的汉军就像是突然脱胎换骨了一样。

    对方甚至靠着某些配合的手段居然连他们借助马力的冲刺攻击都能挡下,这让北匈奴精骑不由得心下一寒。

    与此同时渠扶的攻击被汉军分节阻击,最后数名汉军打了一个配合,差点让渠扶受伤,在长枪划过自己铠甲的瞬间,渠扶双眼的不解甚至胜过了之前的杀意。

    “绕行,用箭矢进行半远程攻击!”在自己的攻击都被拦下,本人都被逼退的瞬间,渠扶根本不需要去看自己的精骑遭受到了什么程度的攻击,直接靠着多年的厮杀经验选择出最适合的作战方式。

    在战斗力增幅到临近军魂的程度,对于在前方阻击的汉军老兵来说,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马超的军团天赋,神经反应加强,让汉军老兵看到的攻击放慢了一半,那么吕布的军团天赋和孙策的军团天赋则是极大程度的让汉军的老兵在身体素质上能匹配上这种反应力。

    再加上张飞凶暴的军团天赋和赵云免疫负面,近乎于冷静思考的作战方式相配合,完全就是给一个狂战士装上了一个内核,疯狂的外表和气势之下,更是能完美的操控自己的力量。

    北匈奴精骑所表现出来的强悍在在魏延这种强横的激发之下瞬间就被粉碎,足以媲美军魂军团的力量!

    仅仅是瞬间的交手,汉军阻击的老兵就拿下了数百的匈奴精骑,这还是因为汉军短腿,否则真的会出现那种,一个照面,直接将对方打的崩溃。

    “围上去!”魏延怒吼道,而自己也驾马前冲,诸葛亮已经示意魏延尽快解决战斗,就现在魏延军团天赋的损耗速度,一刻时间必须见个高下,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魏延一马当先,直接冲向渠扶的方向,汉军之前阻击的老兵也趁势前冲,渠扶则是面色凝重的盯着魏延,命令北匈奴精骑后撤进行骑射压制,并不进行直接攻击。

    可惜这等箭雨压制,对于已经临近军魂程度的汉军精锐来说,根本无法造成有效的伤害,就算因为反击冲锋已经让汉军阵形有些混乱,靠着基础属性上各方面碾压性的优势,北匈奴精骑也不可能对于汉军造成什么有价值的伤害。

    【一旦进行反击,阵形就出现了很大程度的破坏,就算是老兵之间还有一定的相互配合,但是大的阵形已经出现了各种破绽,果然没有了李严的军团天赋,我根本没有办法在这种局势下准确号令士卒。】魏延一边突击,一边思考,他现在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渠扶可能也是猜到了一些东西,眼见魏延率军反击,直接率领北匈奴精骑回撤,根本不和汉军进行近战,只是远程骚扰。

    魏延骑着马倒是能追上,但是没有身后这些士卒,让魏延单人冲阵,而且对面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渠扶,那简直就是送人头。

    渠扶且战且退,根本不和魏延正面交战,拖着魏延出了汉军营地,北匈奴精骑除了之前那一波损失数百,之后除了意外被追上的零零散散的几个,其他的皆是成功撤出。

    反倒是汉军的短腿步兵,虽说各方面素质都有绝对优势,但是被人靠着翻身骑射,连射数次,老兵虽说经验丰富也免不了带伤。

    这么一来,渠扶出了汉军营地,魏延就有些恶心了,追吧,自己麾下的士卒却都是短腿,不追撤回营地防守吧,对方就会前冲用骑射恶心他们,虽然真要说伤害并不大,但没有军魂军团抗拒死亡的能力,时不时就会有意外发生。

    更重要的是,魏延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说渠扶之前非常配合得被自己赶出了营地,前后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五分钟,但是自己这种超强军团天赋撑死也就支撑一刻钟,这么空耗下去,完全是在浪费,而对方很明显是靠某种战斗经验猜到了这是强力军团天赋。

    “渠扶,可敢和我一战!”魏延心下焦虑,但是面色淡然的对着渠扶的方向吼道。

    “嘿,我只是想知道,你这军团天赋能支撑多久,越强的军团天赋弱点越明显,如此大幅度的提升,到底是消耗你的力量呢,还是消耗士卒的生命呢?”渠扶嘲弄的声音从黑雾之中传递了出来。

    魏延心头一沉,不由得有些焦虑,好在麾下军心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双方登时就出现了明显的僵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营地之中传来一片战马奔腾的声音,魏延不由得心下一松。

    魏延想也不想,直接率领步兵后撤回汉军营地,而这个时候渠扶则明显出现了犹豫,追魏延的话,那就必须要进行近战,自己的精骑必然吃亏,而不追的话,对方肯定率领精骑和他们一战。

    汉军的三种精骑,不管是恶心人的白马,还是和北匈奴同样的全能骑兵,并州狼骑,亦或者靠近战解决一切的西凉铁骑,在能克制渠扶军团天赋的情况下,都不是北匈奴精骑能轻易战胜的。

    魏延徐徐退回营地的时候渠扶也像是有了心理准备,默默地率兵后撤,在拉开两百步的距离之后,率兵朝着右侧拐去,看起来想要在另一个方向打开一个破绽。

    这时魏延已经和自己的本部汇合,在诸葛亮的帮扶下换成了赵云的军团天赋,二话没说就率兵朝着外面跑掉的渠扶追去,对方那个恶心的军团天赋,一般人还真不好解决。

    “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于禁眼见魏延率兵策马追去,顿时放心了不少。

    魏延麾下的本部骑兵现在已经全部换成了西凉铁骑,要知道在当前西凉铁骑紧缺的情况下,黄忠都只能去带弓骑兵了,魏延还能带这种战斗利器,足可以说明魏延的地位。

    “未必结束,命令士卒修补军营漏洞,做好应急准备,我之前已经命人将骑兵调到了一线,不过对方那种扰乱性的军团天赋真的很糟糕。”诸葛亮略带头疼的说道。

    “确实,那种蒙蔽双眼的军团天赋,一旦真的进入营地破坏性会非常大。”于禁点了点头说道。

    老实说,之前于禁差一点按捺不住动用军团攻击了,虽说可能因为看不到敌军,无法准确攻击,甚至波及到他麾下的士卒,但如果渠扶真的进入了营地,于禁绝对会第一时间动用军团攻击。

    就在诸葛亮头疼的时候,魏延率领着西凉铁骑已经咬住了渠扶的北匈奴精骑,而前方的渠扶则像是没有完全尽力一般,时不时翻身骑射,而西凉铁骑基本上看都不看直接硬扛,除了几个倒霉蛋被意外射中要害,其他人顶着箭雨就是冲冲冲。

    不过这种翻身骑射并没有持续几波,在渠扶和魏延奔出十里有余之后,渠扶骤然拨马调头,而瞬间魏延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对方居然想在这里做掉他!

    “嘿!”魏延心下冷笑,面对对方的冲锋,今天谁干掉谁还未必呢,在对方调头相向冲锋的瞬间,身后的西凉铁骑也都兴奋了起来,猛力的一夹马腹,就朝着对面冲去。

    渠扶的军团天赋完全展开,虽说知道在魏延的军团天赋下貌似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从之前的冲锋来看,现在魏延的军团天赋已经衰退到了某种程度!

    这在渠扶看来是做掉魏延这个危险分子的大好机会,一个随时能将一个军团变成准军魂的统帅,实在是太危险了!

    趁你病,要你命,之前接连的箭雨试探,已经让渠扶明白现在的西凉铁骑基本就剩下本身的属性了,而这种程度的西凉铁骑在渠扶看来已经可以强杀了。

    虽说近身肉搏,西凉铁骑确实拥有很大的优势,但渠扶那近乎于内气离体最顶端的战斗力也不是吹的。

    在调头的那一瞬间,渠扶就激活了心脏之中的秘术,整个人就都像是炸虾一样骤然变红,气势狂猛到让魏延都心惊肉跳。

    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这种程度的实力,魏延承认他确实打不过,但是啊,要想吓住他差的太远太远了,不管是张飞,黄忠,赵云哪一个发狂起来不甩这种程度一条街。

    就张飞那种疯子,在关羽没在的时候,将魏延和关平各种操练,甚至开着军团天赋和魏延打,渠扶这种气势虽说凶猛,但是要震慑住魏延的话,那可就想的太多了!

    “受死吧!”渠扶震天的咆哮直接传出了数里,主将用命之下,麾下士卒自然尽皆奋死。

    “杀我?今天就在这里干掉你!吃我黑暗封闭!”魏延怒吼着,直接丢了赵云的军团天赋,对着渠扶直接开启了渠扶自己的军团天赋,今天就在这里干掉你!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