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正确的方式,错误的对手

    就在曹操和刘备会盟的时候,丁零王和呼延储也见面了,虽说丁零王表现的非常有诚意,但以呼延储察言观色的能力,当场便察觉了丁零王的想法,只不过秘而不宣。

    说来呼延储还真没想到这一任丁零王和他们有着如此大的分歧,虽说之前因为丁零人的拖延,让北匈奴出现了不少的损失,呼延储有过不满,但没想到丁零人居然会如此看不清形势。

    【罢了,丁零王既然如此看不清形势,在面对汉军的时候还有这等小心思,那到时候我下手也就不需要有什么顾忌了,盟友毕竟没有族人重要。】呼延储面上带着盈盈的笑意,暗自下定了决心。

    就这样,丁零人和北匈奴在双方各怀鬼胎的情况下,进入了结盟状态,应对他们“共同”的敌人汉军。

    自然呼延储非常有诚意的表示给丁零人前来作战的勇士提供一切食宿,并拨给对方数万的杂胡作为附庸,壮大声势。

    丁零王看到呼延储这种行为心下不由得一稳,虽说北匈奴单于看起来性格冷淡,对他们并不怎么热情,但实质上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盟友,之前那些恐怕都是性格问题,而非是发现了什么。

    眼见北匈奴快速的给他们提供好了一切,丁零王安心的同时,也明白到了他们丁零人表现得时候了,虽说北匈奴并没有提什么特殊的要求,但拿人的手短,也确实该露两手了。

    对于这种行为,丁零王并没有什么不满,反倒生出一种正合我意的想法,他可不认为自己和北匈奴是一路货色,相较于北匈奴,他更想成为汉室的盟友。

    不过不是那种汉室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盟友,而是一个平等位置的盟友,是一个有资格窥视草原霸主地位的盟友,而这等有威胁到汉室能力的盟友,在丁零王看来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

    因此丁零王选择在这个纷乱的汉匈之战之中,展现出自己实力,然后帮助汉室击溃匈奴,之后统领杂胡,成为草原上的新任霸主。

    毕竟在历代丁零王的观察中发现,汉室对于草原的掌控力几乎没有,就算草原上出现了有强大实力的部落,只要这个部落不去找汉室的麻烦,汉室才不会去管。

    甚至对于汉室来说,北方胡人南下打草谷,只要不进行太大规模的破坏,汉室也只是在北方进行抵御一二,不会进行太大规模的反击,所以他们丁零人成为草原霸主,对于汉室来说并没有什么。

    当然这些也就是历代丁零王的观察,这一代丁零王完全不知道在汉室浴火重生之际,之前一切的经验都已经作废,汉帝国的新生代以踏平世界,征服天下为目的。

    “哦,北匈奴之前率兵前去攻打汉军营地去了?”丁零王询问左右得知了这一情况之后突然笑道。

    “单于,我们是否去帮助北匈奴?”伊重看着丁零王说道。

    “去,怎么能不去,土斤荣罗那个笨蛋,之前那么好的时机居然被汉军打的大败,伊重,你率领五百战车,一万精锐,去帮北匈奴,此战一定要打出我丁零人的气势,切莫让人轻视!”丁零王盯着伊重说道。

    “好!”伊重大喜,当即领命,扛起自己的马槊就朝着外面冲了出去,而丁零王则是非常自信的看着伊重的背影。

    时间略略倒退一些,在刘备等人出发前去迎接曹操之后,诸葛亮命人巡视营地,查看营防是否有漏洞,当然这只是例行检查而已,基本上在这一段时间,所有的营防漏洞都被消灭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营地外围的哨兵意外的发现远方冲杀过来的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心头一紧,随后便放松了下来,之前各级将校就已经给了通知,北匈奴有很大的可能会来袭营。

    所以外围的老兵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当即自发的组织结阵了起来,一边命人传递消息,一边开始列阵等待北匈奴的突袭。

    等到于禁,魏延和诸葛亮来到前营的时候,刘备军已经自发的用箭矢压制杂胡的试探冲锋了。

    “你说这些杂胡怎么想的,还真来偷袭我们的营地?”魏延一脸不解的对着诸葛亮说道,“说句不好听的话,去攻击主公那路,也比攻打我们营地更有意义。”

    “不,攻击主公那路,很有可能导致小战变大战,甚至在双方盟友都没做好准备的时候,直接进入决战,这种危险北匈奴绝对不愿意冒的。”诸葛亮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双方都有战鹰侦查,都知道对方在接洽盟友,也都知道对方的头领都在那一路离开营地的偏军之中,但是,一方面双方都拿不出足够的将校在短时间内团灭那支偏军,另一方面,双方,不管敌我都没做好决战的准备。”诸葛亮一摊手说道。

    “也对,就算是我们拥有两支军魂军团,要在短时间强杀有北匈奴禁卫保护的北匈奴单于也绝无可能,而一旦不能强杀,我们就会陷入决战的麻烦,那种程度下匈奴人不可能忍让的。”于禁少有的说了一大串话,以至于魏延甚至为之侧目。

    “看起来这一路是佯攻。”魏延盯着对面射箭反击,但是反击力度不大的杂胡大军,看起来对方很难突破营地的外围防御。

    “也许吧。”诸葛亮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否决魏延的话,他可以保证马上营地的另一个方向也会受到攻击,但是主攻的方位不出意外就是他面前这路了。

    而在于禁准备让魏延和诸葛亮离开,自己应对这边的时候,突然其他几个方向也传来遭遇大量杂胡突袭的消息,而且和以前多是骑兵的杂胡不同,这一次绝大多数的杂胡都是步兵,而且还有一些扛着厚实的大木盾。

    光看上面反射的辉光就知道一群人一起温养这玩意没少花费功夫,自然这种半掌厚,近乎一人高,包着牛皮,重量数倍于正常大盾的原木塔盾防御也因此相当靠谱,虽说被汉军这边连连集火,但真要说射穿也还真没几个普通士卒能做到。

    “精锐弓箭手,各自寻找杂胡持盾的目标。”防御右翼营地的张辽,眼见一群胡人扛着大盾往前强冲,而汉军箭矢效果实在不强,于是张辽一箭将对面的一个大木盾射穿之后下令道。

    很快,一曲五百人的精锐弓箭手直接到位,各自寻找目标开始压制对面杂胡的冲锋,而杂胡则靠着那庞大的数量,一边抵挡着箭矢,一边朝着营地外围冲来。

    在留下不小的伤亡之后,四面八方突击汉军营地的那如海的杂胡成功冲击到了外围的篱墙之下。

    等冲到营地外围篱墙之后,扛着大盾的杂胡开始用大盾凶狠的撞在篱墙之上,更有不少的杂胡,直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大木槌开始轰击篱墙。

    在大量早有准备的杂胡的攻击下,很快,外围的篱墙直接被打垮,随后大量的杂胡举着手上的武器以纷乱的阵形朝着正面已经列阵以待的汉军发动了攻击。

    “情况有些不对。”诸葛亮听着四方传来的厮杀声,面色显得无比的凝重,“文长,调集你的本部骑兵过来,速度!”

    “调集骑兵?”魏延一愣,略带不解的看着诸葛亮。

    “速速调兵,这些全部是用以佯攻的杂胡,这些人的意义不在于攻击,而在于给骑兵突击铺平道路。”诸葛亮冷冷的说道。

    于禁和魏延先是不解,随后看到正面那蜂拥而来的杂胡,不由得心头一寒,北匈奴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驾马从后面冲锋而来,杂胡溃败的同时,恐怕连他们正面的步兵也免不了溃败。

    “收缩阵型!”于禁大吼着下达了命令,“刀盾和长枪向前!”

    魏延则是匆匆下令命集结好的骑兵朝着这里移动,至于诸葛亮则下令拆卸营地的拒马等防御设施,为汉军骑兵在营地内部进行大规模冲锋做好预留突击距离。

    可惜不等魏延的精骑抵达,天边就出现了一大片的黑点,随后更是出现了一大片的黑雾,登时不管是诸葛亮还是于禁皆是面色一黑,这是北匈奴五个军团天赋之一的拥有者渠扶的能力。

    “文长,镜像我的军团天赋!”诸葛亮直接对着魏延吼道,而魏延想也不想就参照诸葛亮的军团天赋模板镜像出了赵云和李严的军团天赋,这个时候不说其他绝对不能让对方冲进去。

    一旦冲入营地,没有了赵云军团天赋的抵抗,除非西凉铁骑那中不管什么对手就是冲上去刚刚刚的类型,或者公孙伯圭白马超精锐那种不用双眼感知,驱风靠感觉躲避危险进行攻击,其他兵种谁吃了这种蒙双眼的招数谁都要跪!

    “长文,开军团天赋,笼罩步兵,绝对不能让他们冲进去!”诸葛亮对着魏延怒吼道。

    “好!”魏延这个时候也明白了症结所在,当即开启军团天赋笼罩住于禁麾下的本部,也亏现在魏延已经有了相当的声望,否则的话这军团天赋加持上之后效果绝对不会太好。

    “调整枪盾分布,尽最大可能的细化,快点!”诸葛亮略带急切的说道,这次要是真的被对方冲入营地,那就只能找高顺来解决了,而那时就算是高顺解决了,恐怕对方对于营地的破坏也不会太小,同样诸葛亮第一次独立掌握大军基本就算是失败。

    “我正在弄!”魏延一边调兵,一边头也不回的答道。

    魏延也算是精通统兵,所以在明白局势之后当即就开始调整枪盾士卒的分布,不过之前并没有亲身感受过李严军团天赋的能力,所以也真没想过能做到如此细致的调整,而在诸葛亮的要求下魏延才真正明白这个天赋的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了。

    随着大地开始震动,杂胡的侧后自发的开始闪避,然而总是有一些没有眼色的杂胡士卒没有成功躲开,被黑雾吞噬。

    “哈哈哈,之前让你们汉军略胜一筹,我倒要看看你们这次还能不能如上次那般好运!”渠扶大笑着隐入自己的军团天赋之中。

    “射箭!”于禁率领着所有后撤的步兵对着黑雾发动了攻击。可惜在这种根本看不见敌人的情况下,就算是覆盖性箭雨,面对这种技巧出众的北匈奴精骑也很难出现战果。

    于禁这一刻的面色已经漆黑无比,所有不具备在黑雾之中看穿对方攻击能力的士卒全部被他撤退到了一旁,前方只剩下魏延率领的三千汉军枪盾兵,也只有这三千人是真正能在渠扶的军团天赋下看到对方的攻击。

    “哈哈哈,受死吧!”渠扶的狂笑从黑雾之中传递了出来,多少次偷袭,对方严阵以待,结果在他的这种封杀视觉的战斗方式之下被轻易戏耍,多少精锐都被他这一招轻松击杀!

    眼见对面的汉军用枪盾紧密的列成一片,渠扶的嘴角浮现了不屑的笑容,这种方式他见了太多次。

    每一次只要渠扶和麾下的精骑随意的击杀掉其中一部分,滚烫的血液,溅在他们战友的脸上,那种目不视物的黑暗之中传递来的死亡恐惧感就足够击溃所有的精锐。

    这么多年渠扶所见到过唯一一个在他军团天赋的笼罩之下还能和他麾下精骑打了一个不分胜负的就是之前的西凉铁骑,那种根本不管看不看得见,相信自己能干掉正面的敌人,也相信队友能干掉正面敌人的迷之自信,让渠扶理解不能。

    而很明显这一支汉军不具备西凉铁骑那种迷之自信,汉军的步兵只是堵在原地压缩防御阻止他们,而这种方式他们应对的太多。

    面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所有的渠扶本部精骑都经历过太多这种屠杀敌人的战争,所以在看到对方一副坚毅的指向他们的神情,所有的北匈奴精骑都浮现了残忍的神色。

    “叮!”然而下一瞬间传来的金铁交鸣的声音,让渠扶惊讶的同时,更是成功的扼制北匈奴精骑的侧翼突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