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各自的意志

    至于徐庶和程昱在颍川的时候都见过面,不过那时是程昱追着徐庶在打,现在两人都不靠武力吃饭了,转而靠脑子,因而见到对方之后都有些“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当然那是扯淡。

    大概都是看别人打生打死,自己在后面吃瓜看热闹的兴奋吧,尤其是徐庶和程昱这种已经有了谋士本能的智者。

    刘备和曹操的交流,陈曦并没有特意偷听,而且老实说也不愿意搅合在里面,陈曦比较相信两人能自行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过这边陈曦还没闲扯的兴奋起来,刘备就叫他过来。

    同样,被召唤的还有荀彧,陈曦和荀彧对视了一眼,陈曦双手一摊,一副我不想过去的惫懒神情,然而荀彧则是驾马上前,陈曦撇了撇嘴,只能跟了上去。

    “好了,现在我最得力的文臣也来了,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曹操看着刘备说道,“我和你说很难说清。”

    “子川,靠你了。”刘备直接没说什么话,只是拍了拍陈曦的肩膀,陈曦无奈的看着荀彧,真不想和荀彧撕,讲道理真撕起来搞不好陈曦还撕不过荀彧。

    “陈侯,你觉得当今天下是谁人的天下。”荀彧开口问道。

    曹操一个眼神,荀彧心领神会,然而刘备的动作,陈曦压根没理解,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胡搅蛮缠。

    “汉室百姓的天下喽。”陈曦很自然的说道,他对于汉这个词很满意,就跟唐一样,成功贯穿在炎黄的血脉之中,所以陈曦也没有想过换个别的国号的意思。

    “那陈侯认为,十年前天下离乱是谁的过错。”荀彧也不说陈曦回答的怎么样,直接换了一个问题,陈曦扫了扫荀彧的神色,也不怎么能看得出喜怒。

    “呃,不能这么问啊,你问一个,至少也该我问一个啊。”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这问题有个终极的回答,让曹孟德见识一下这个问题的终极回答模式,无懈可击!

    “那请陈侯发问。”荀彧听到陈曦如此说,还以为陈曦有些不愿意在两人面前直接提起之前的桓灵二帝,十常侍,外戚,豪强地主这些,于是也没有过于逼迫。

    “曹司空,你认为,十年天下离乱是谁的过错。”陈曦看着曹操无比郑重的说道,“这个问题玄德公这边有答案,我希望知道您的答案,如果您的答案能折服我,接下来您的提议,我这边全部通过,并且,还可以帮您压制住您觉得最不顺眼的一位。”

    刘晔一直在远处偷听,之前刘备和曹操叫人的时候,刘晔就开始留心这边,在听到荀彧的问题,刘晔就想起了当初的答案,而当初刘晔还觉得那个答案取巧,但是现在越发的认可那个答案。

    原本荀彧听到陈曦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手段攻击曹操,还有点笑陈曦小孩子性子,但是等到陈曦说完,荀彧的面色郑重了很多,陈曦并非是在说笑。

    “子川所说便是我所说的。”刘备笑了笑说道,“荀尚书也可以和提点一二,不必让孟德兄一个人回答。”

    荀彧闻言,双眼微合,心下瞬间明白这个问题不是桓灵二帝,十常侍,外戚,豪强这些简简单单的东西,恐怕还会有非常深刻的一面,不由得低头思虑。

    曹操则是低头深思,但是不等荀彧开口,曹操自己就开口了,从光武开国的祸根说起,再到外戚宦官,之后再有豪强世家的土地兼并,以及天灾**等等。

    从客观上来说曹操的回答已经覆盖了东汉王朝覆灭的根本原因,所以在说完之后曹操看着刘备无比的平静。

    “其实说那些都没用,我早生十年天下不至于如此。”刘备看着曹操说道,这话什么意思曹操并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随后曹操面色一惊,他突然明白了刘备意思,看向刘备的神色多了一抹骇然。

    “要包容宇内,至少能背负宇内的错误。”荀彧苦笑着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一个志在天下的人来说,确实是最正确的答案,然而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最不能接受的答案。”

    “看起来曹司空是理解了,并且接受了。”陈曦笑着说道。

    “确实,倒是我愚蠢了,说那么多都不抵你一句。”曹操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身上隐隐散发出的气势并不比刘备弱小。

    “原本还想和你商议一番,但是你这句话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鲸吞域内之心,如果你想要那个位置,我曹孟德会第一个挡在你的面前。”曹操双眼平静,未有丝毫喜怒的对刘备说道。

    “那个位置,大概在你们的眼里才会那么重要吧。”刘备嘴角上划,突然有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

    刘备开口的瞬间,陈曦也跟着开口说道,“曹司空,除了为汉室一争,大概也少不了心中的执念吧。”

    曹操盯着刘备和陈曦,这一刻他的双眼无比锐利,“刘玄德,你还记得自己当初的诺言?”

    “记得,那你还曾记得你的诺言?”刘备笑了笑说道。

    “我不曾违背。”曹操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亦不曾违背。”刘备笑着说道,比曹操轻松很多很多。

    “当今天子……”荀彧刚想插嘴,曹操伸手一阻,荀彧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看着刘备说道,“玄德,这就是你的选择?”

    “孟德兄,我如果今日告诉你,你做你的汉征西将军,这天下即定,天子依旧是天子,你如何选择?”刘备这一刻非常郑重的说道,对于他来说,还政于君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要刘协还处在水平之上,刘备不介意。

    这天下那么大,总有人要走出去,那么他刘玄德作为第一个迈步而出,为汉室征讨天下,为汉室丈量天下,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

    刘备早已经想通了,刘姓宗室未负他,他也不负刘姓宗室,中原就是天子的中原,天下有他刘备来打,他日就算是倒在了征伐天下的道路上,刘备也自信自己泉下有颜面见列祖列宗。

    曹操看着刘备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感受到刘备的话语之中的诚意,但是作为一方势力之主,绝对不能相信这种话,因此面对刘备这种话,曹操只能以沉默应对。

    “就是如此了,所以说对外的时候我们一致对外,等到对内的时候对内就是了。”刘备看着曹操说道,“不管是你,还是孙伯符,其实都抱着一定的侥幸心理,毕竟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万一我失误了,毕竟历史上以弱胜强的记载也不少。”

    刘备说完之后,曹操已经彻底恢复了冷静,“倒是我想多了,我们都不是用言语能说服的,只有力量才能打醒。”

    “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那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其实是打上一顿,打到他醒,或者打到他永远不醒。”陈曦笑着说道,“所以不管是不是装睡,到时候打一顿就好了。”

    “陈侯就如此自信?”曹操盯着陈曦说道。

    “你们赢不了,因为我们的对手从来不是你们。”陈曦摇了摇头,老实说啊,中原大战,真正让陈曦一身汗的就袁绍。

    如果死了的袁绍复活在袁刘战场,再打一场,只要不一而再,再而三的折损将领统帅,刘备要赢也不容易,搞不好袁绍能将袁刘之战拖个五六年才结束。

    曹操面色平静,只是南望长安,其意不言而喻。

    “让我想想啊,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有些事情不要过早的下定结论啊,说不定是我们勤王呢?”陈曦笑着说道。

    曹操闻言,又想起刘协之前的表现,以及自己的决心开口说道,“玄德,北逐匈奴之战结束之后,你率兵两万随我去长安,我们两人如何由天子裁决,我是征西将军,还是其他,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汉天子说了才算。”

    “我可以解甲归田,但这句话你说了没用。”曹操这一刻无比的坦然,“你刘玄德如果被天子认定为忠,你我同朝为官,我位居你之下,那是我能力不够,如果你被天子认定为奸,那么就算你有雄兵百万,我曹孟德也会和你见个生死!”

    “我的想法不会因为你的强大与否而动摇,同样我会用我的双眼去见证,去看清。”曹操这一刻流露出来的气势甚至让刘备侧目,不过忠奸,忠于国家民族,还是忠于汉室天子,谁是忠,谁是奸。

    曹操的话铿锵有力,其中决心之坚定,不管是陈曦还是刘备都能听出来,不过刘备确实没有窃取皇权的意思,因为天下这么大,开疆扩土,远比帝王的权威更能名垂青史。

    “拭目以待。”刘备平静的说道,他之前确实有折服曹操的想法,但现在他已经熄灭了想法,他可以击败曹操的大军,但是绝对无法粉碎曹操的信念,也同样无法粉碎曹操的自信。

    “你会看到的。”曹操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能说一句吗?”陈曦在一旁插嘴道,“其实意志信念大家都不缺,不管是曹司空,还是玄德公,亦或者孙伯符,其实都能算上是白手起家,而白手起家的创业者,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心性。”

    “所以我们之间免不了一战,但是我希望,我们将战争约束在军士之间,不要像之前我们和袁绍的战争一样,波及到百姓,兴亡皆是百姓苦。”陈曦略带感慨的说道。

    话说回来,袁刘之战结束的很快,但是袁绍的溃军依旧给冀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没有统帅操控的溃军,或是落草为寇,或是劫掠百姓,之前一年刘备麾下的将帅主要就是剿灭这些小股的流匪。

    对于正规军来说,流匪非常弱,但是对于百姓来说,流匪的破坏力其实异常可怕,一场大战之后,如果不能成功收拢敌方溃军,对于方圆数百里百姓生存环境的破坏都非常巨大。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方面是因为袁绍死了,如果袁绍活着,以袁绍的威望还是能收拢起来的,不过袁绍不死,天下难安。

    “我尽力。”曹操沉默了一会,给出了陈曦希望的答案,毕竟战争一旦开启,说是完美的控制士卒都是骗人的,免不了有人溃逃,曹操能说出尽力,陈曦已经满意了。

    “兴亡皆是百姓苦。”刘备喟然长叹道,“孟德兄,原本我想折服你,不过不管是你的意志,还是我的意志,都不是轻易能动摇的,所以我请你记住兴亡皆是百姓苦。”

    “我不希望徐州之事再发生,不管是因为父仇,还是泄愤,我都不希望,过去的事情从这里揭过,也许你不信,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若非要保留汉室元气,我可以轻松击败你,子川比你的文若强的太多,他真正立在巅峰之上。”这一刻刘备郑重其事,说不清是威胁还是警告,但是曹操能感受到那种气势。

    “他日必有一战,但在这之前,我们先携手灭掉汉室数百年的祸患。”曹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之后伸手对刘备说道,刘备握住曹操的手,“至少这一次,我们如当初一般志同道合。”

    “为了汉室!”“为了百姓!”“为了中原!”“为了我们各自的志向。”曹操和刘备的手紧握在一起,一人一句。

    陈曦对着荀彧笑了笑,也许刘备和曹操有着许多不和的地方,但是至少现在他们的意志有着共通之处,至少他们都在为了天下在奋斗,虽说方式不同,过程不同,但他们的目的都没有错。

    “汉征西将军,我领了。”曹操看着刘备说道。

    “盛世华章,我也开始书写了。”刘备傲然的说道。

    “终有一天我们会对上,但是在这之前,我们都是汉臣,就算是他日我们对上,我们依旧是汉臣,你大可放心,我刘备没有觊觎神器之心,我刘备要的是超宗越祖。”这一刻刘备无比的张扬,终于有胆量在外人面前说出这句话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