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驭风的白马

    这次刘备等人去接曹操,营地空虚,对方只要有眼里就会趁机攻占刘备的营地,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对于周瑜的关注,毕竟直到现在匈奴也不知道汉军还有一支在濡水渡口。

    自然周瑜和孙策要抓住时机去濡水河畔将自己的大军带过来。

    刘备原本还打算借兵给孙策帮忙护送,毕竟纯粹弓箭手的部队不具备近战功能,主要靠别人掩护,而孙策将所有的军队换成弓箭手,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完全信任刘备,所以刘备投桃报李,意思是给孙策借五千精骑保护弓箭手。

    孙策倒是应下来了,只不过在前往濡水河畔的时候却并没有带这五千精骑,用周瑜的话来说就是目标太大,他们需要谨慎一些。

    总之,周瑜和孙策现在只带着少量人马前往濡水河畔,不过等回来的时候必然是数万精锐弓箭手,话说回来南方的水军用箭水平真的比北方这群人高不少。

    等陈曦来到前营的时候刘备等人基本已经来全了,陈曦扫了一眼发现少了魏延,诸葛亮和于禁,大致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给刘备点了点头。

    “我们就这么过去?”陈曦开口对刘备说道,“是不是带的兵马有点少?”

    “文和的意思是带这么多就够了,再说不是还有子健吗?”刘备笑呵呵的说道,看起来心情不错,“更何况我们又不是去动手,带那么多人也没用。”

    “文和,你说北匈奴不打营地,打我们怎么办?”陈曦没好气的说道,懒得给刘备解释,就这一万兵马,他要是北匈奴单于,知道这支队伍的组成,肯定动手,打这个价值远高于打营地。

    “放心,他们不会来打我们的。”贾诩神在在的说道,“前不久侦骑传讯说是北匈奴有异动,所以今天就算打营地也是小打小闹。”

    陈曦一挑眉,“这么说,你已经知道当初在北方阻拦我们的那些家伙是谁了?”

    “嗯,丁零人。”贾诩点了点头,“估摸着北匈奴现在也在接洽丁零人吧,毕竟和我们不同,对于北匈奴来说,也就丁零人能算得上是盟友了。”

    “高车人?”刘晔一脸不解的看着贾诩问道,而陈曦则是一脸懵懂,隐约能想到一些东西,但是太多的东西却基本没有。

    “讲道理,这是我们的盟友吧。”法正的历史学得很好,当即就反问道。

    “南匈奴还是我们自己人呢。”贾诩冷笑着说道,“丁零当年也一分为二了,我已经查到一部分资料了,现在和匈奴联手算是北丁零,这个部族战斗力很可以。”

    “原来如此。”陈曦点了点头,“能让北匈奴单于去迎接,想来对方应该是丁零王亲至,看来丁零人算是彻底倒向北匈奴了,要不我们率兵去攻打一下。”

    “行了吧,我们大队人马一动,只要不是去对方营地,对方肯定收到消息,所以这次匈奴和我们都会克制的。”

    “真可惜。”陈曦撇了撇嘴说道,“孟起,伯渊,令明他们已经去了?”

    “他们已经先行前去迎接了,孔明不想去,文长和文则我留下来让他们看守营地。”刘备开口说道,“我们也走吧,再磨蹭下去就有些失礼了。”

    “那就走吧。”陈曦点了点头,刘备开口道,“出发。”

    随后浩浩荡荡一大群人率领着万余精骑朝着西南方向行进,而与此同时呼延储同样率领着万余精骑在须卜成和丘林碑的拱卫下前去迎接丁零王。

    “子龙,我怎么感觉你有些心不在焉,难道是因为云禄不理你了,让你有些不开心?”陈曦左右扫视,无意间看到赵云有些双眼无视,于是开口调笑道。

    “呃?子川,你说什么,刚刚我有些走神,还请见谅。”赵云略微发木的说道,陈曦不由得一惊,什么时候赵云居然也成这样了。

    “子龙,你不会得病了吧,上一次用那种招数对你的伤害也很大吧。”陈曦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倒不是,之前那种程度的内气还不至于对我造成伤害。”赵云摇了摇头,“我的内气远比正常人多,之前那次消耗虽然大,但也说不上伤筋动骨,我只是在思考白马的问题。”

    “嗯?”陈曦一脸不解的看着赵云,“白马怎么了吗?”

    “是我之前看到那只金雕,我好像有点印象,但仔细想又什么都想不到。”赵云少有的流露出一抹烦躁,但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对不住啊,子川,我最近被这个问题折腾的心情不好。”

    “没什么的。”陈曦摇了摇头,“你可以说出来,让我帮你参考一下啊。”

    “也好,大致情况是这样的……”赵云开始给陈曦解释,两人也都没太注意,很快赵云就从武将的队伍拐到了文臣那边,刘备瞟了一眼也没说什么。

    “你意思是说白马的伤害太低,需要其他方法提高?”陈曦挠了挠头,这个已经讨论了很多次,甚至他还弄出来一个云气阵法给赵云,可惜都没有太好的效果,白马的攻击不论怎么提升都没办法达到精骑的平均水平,这是一个可悲的现实。

    “这倒不是,骑射的攻击力已经到这种程度了,不可能再有提升,我的意思是白马应该是可以近战的。”赵云摇了摇头,他也清楚白马的攻击力极其可悲。

    “近战?”陈曦挠头,开什么玩笑,白马近战完全是作死吧,“白马要攻击没攻击,要防御没防御,就是速度高啊,这近战很容易被灭掉的。”

    “防御是没有,但近战其实白马的攻击不低,不管是近战用箭矢,还是近战直接动马刀伤害都不会低的。”赵云摇了摇头说道。

    “这么说的话也对,但是马刀这么短,正面和其他骑兵,比方说西凉铁骑之类,近战的话会被打死吧。”陈曦望天自语道,赵云当即无语。

    “这倒也是。”赵云无奈的说道,“而且本身防御力很差,马刀的伤害又不可能比长枪更高,近战白马完全没有一点优势。”

    “是啊,防御太糟。”陈曦无语的说道,“防御这么糟还想近战……”

    就在陈曦感慨的时候,突然心头一凛,抬头看着身旁郁闷的赵云开口说道,“白马可能还真的可以打近战,讲道理白马的灵活程度可以说是诡异吧。”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不提一下白马的灵活度有多高,一般来讲只要玩冲锋,敢转超过六十度的弯都会断马腿,而如果是是重骑兵,敢转三十度可能都会要命。

    而白马可以在非常高速,嗯,差不多比西凉铁骑冲锋还快的速度下在原地转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弯,而且还可以不减速,至于惯性之类的物理常识全部被白马吃掉了。

    这种逆天的灵巧简直让别的骑兵没有活路,要知道就算是人类,全速奔跑的时候要在原地转个一百八十度的弯难度也非常高。

    总之,白马义从这个骑兵兵种特别诡异,一开始训练的时候还像是正常骑兵,越往后越诡异,逐渐的防御和攻击都会急速下降,统统变成灵巧和速度。

    “呃,灵活和速度确实很诡异。”赵云点了点头,这一点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

    “子龙,你闭上双眼,感受不到内气的话,还能战斗吗?”陈曦询问道。

    “能啊,就算感受不到内气,四周风的流动……”赵云自若的回答道,然后在说道半截的时候突然明白了。

    白马义从因为速度的原因对于风的认识非常高,而这种程度对于风的认识,对于其他兵种来说可能没有意义,但是配合白马那诡异的灵巧和超过的速度,足够让白马轻松闪避掉攻击。

    “没有防御对于近战的影响非常大,但是如果能闪避开一切的攻击的话,其实有没有防御并不重要,更何况用马刀近战的话,白马的速度对于马刀攻击的加成,足够击杀多数敌人。”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远程的箭矢攻击,白马就算速度再快,也很难提高多少攻击,但是转为近战之后,白马近战突刺的移动速度在配合马刀的砍杀,伤害绝对不低。

    “我想我明白了,恐怕公孙将军当年的白马就是如此了。”赵云苦笑着说道,有些事情,说穿了非常简单,但是想不到的话,恐怕一辈子都要卡在这里。

    “不过就算如此训练成型,白马也依旧没办法对付密集阵型,白马一旦近战对于速度将会有相当苛刻的要求,只有速度够快才能更清晰的感受到风,所以白马的作战只能依赖于高速斩杀。”陈曦想了想说道。

    “这就足够了,尤其是对于白马来说。”赵云笑了笑说道,剩下的就是训练了,这对于白马来说并不算太困难,本身的精锐属性里面可能就有这一方面的东西,只不过赵云没有继承而已,现在要做的就是激活这方面的属性。

    “说来之前看到那只金雕,我就感觉有些熟悉,现在想想应该是在公孙将军本部上见过这种方式,那是一种感知风的天赋,这么一来的话,那只雕更不好对付了。”赵云想明白了白马缺少的是什么之后,心情大好之下开始给陈曦讲解。

    “没记错的话动物晋升内气离体应该都是吃了神石吧。”陈曦想了想说道,“主要靠本能的动物自然会强化自己的本能,而雕这种凶禽,本身飞行都主要靠御风吧。”

    “大多数动物内气离体其实都是吃了神石,还有一些是吃了某些植物。”赵云开口说道,“汉谋曾经研究过这一方面,据说是动物吸收了神石会变得那么强,那么植物呢?植物要说对于天地精气的吸收要远远高于动物,为什么没有见到过诡异的植物。”

    “这么一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陈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确实没有见过什么超级植物,倒是超级动物见了不少。”

    “难道子川没看汉谋写的那本动植物异化研究吗?”赵云有些好奇的说道。

    “没有。”陈曦有些尴尬地说道。

    “里面大致讲的是,为什么动物异化我们见到了很多,而植物异化我们并没有见到,简单来说就是一旦植物蕴含的天地精气高过一定限度,动物敏锐的感知就会将蕴含着超高天地精气的植物吃掉。”赵云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推断。”陈曦点了点头,“野生动物能感知到神石的存在,而我们人类感知不到神石,从这一方面来讲的话,野生动物感知到植物蕴含的天地精气并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是说,野生动物吃掉了很多有天地精气的植物?”

    “对,这也是为什么神石碎片明明没有那么多,但拥有内气的动物却远远超过了神石碎片的原因,因为某些植物吸收了太多的天地精气,具有了和神石一样的效果。”赵云点了点头说道,“植物扎根于大地,天生吸收天地精气就有优势。”

    “哦,汉谋又弄出来一个无用的研究,我想起来,他上次就拿这个是来骗经费的,说是他要培养出人吃了就能拥有内气的植物,结果被我驳回了,估计之后就用这个去骗人了,那家伙有时候也没节操。”陈曦看着赵云说道,说到后面他突然有印象了。

    赵云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曦,他能说他真的被曲奇那伟大的设想给震慑住了吗,根本没有什么怀疑就掏了老婆本,让曲奇去搞研究,结果现在陈曦告诉他这是曲奇在骗经费。

    “子川,你确定这个是在骗经费?”赵云黑着脸问道。

    “肯定骗经费啊,你稍微想一下啊,植物吸收天地精气完全是意外性的吸收,而且我们还没办法察觉两株同样的植物哪一个具有的天地精气多,哪一个具有的少,连这个都没有办法解决,后面的那些肯定是骗经费。”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阿嚏!”正在深山老林一个废弃山寨里面休息的曲奇打了一个喷嚏,不由得揉了揉鼻子,“那两个家伙不是说了百毒不侵吗,我怎么会打喷嚏,该不会是谁要找我麻烦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