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三军已至

    呼延储则是在仔细的观察着丘林碑,看着丘林碑的愤怒,看着丘林碑的无力,看着丘林碑的疯狂,最后缓缓的开口道,“然而消失在历史中并不代表我们就此灭亡。”

    丘林碑瞬间抬头,却发现呼延储正在平静的看着自己,不由得一惊,开口问询道,“敢问单于,我们昆仑神的后裔,道路在哪里?”

    “丘林,知道了会死的。”呼延储平静的看着丘林碑说道,“我有面对死亡的勇气,因为我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如果我不死的话,我们昆仑神的后裔必将灭亡。”

    “死吗?”丘林碑面上浮现一抹惨笑,“若是我们昆仑神的后裔因为我的死而不灭亡的话,那么虽九死尤未悔!”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到时候你就撤吧,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带不走的就都丢下,”呼延储面带笑容的说道,“一直往北走,能走多远走多远。”

    “单于,如果您都死了,我们怎么可能能逃掉?”丘林碑惊悚的问道,如果连呼延储都死了,那么他们注定是全军覆没了。

    “所以说是如果啊。”呼延储平静的说道,“如果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不会到那种地步的,虽说不能全身而退,但是给你们四个一个教训还是可以的。”

    【至于我,肯定会死的啊,我不死的话,这一战不会有一个终结的,不过到时候有你和须卜成,昆仑神的后裔会有一线生机的。】呼延储默默地想到。

    从后天山之战到现在,呼延储已经经历了太多,加之旧伤不断的复发,呼延储已经能感受到昆仑神的召唤,若非是一直在努力支撑着北匈奴的大局,可能他早就倒下了。

    靠着那种强烈的信念,虽说不少匈奴将领都知道呼延储有旧伤,但还真没发觉呼延储已经病入膏肓,然而这次被后方的巨大伤亡一个刺激,呼延储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

    “丘林碑,你将这件事公布出去吧,让本阵的士卒明白什么叫做血仇。”呼延储对丘林碑命令道,至于会不会因此动摇杂胡对于他们的匈奴的信心,在呼延储看来并不重要。

    因为这一战,不仅仅是呼延储清楚,汉军也清楚,这一战杂胡必须出局,必须连脊梁骨都需要敲碎,所以在全面胜利之前,汉军基本不会接受从北匈奴这边投降过去的杂胡。

    虽说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但是当暴力上升到亡国灭种的战争的时候,暴力可以书写历史,暴力的使用已经不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历史。

    因此这一战汉军在彻底粉碎杂胡信心之前,绝对不会再吸收杂胡了,因为这一次战争的含义已经变了,不再是对于外邦的征服之战,而是变成统一之战。

    简单来说就是用战争改写历史,这一战之后,脚下的草原,就会变成自古以来的领土,曾经的胡人都会成失却了华夏传承的野人再次被纳入华夏体系。

    之后不管是奴役同化,还是用其他方式去同化,最后的结果都免不了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消失。

    从汉军举大军北上,呼延储就明白了,汉庭大概已经不想在北方继续消磨精力了,也不想再让这些不断反复的杂胡继续下去了,臣服朝贡什么的,汉室大概已经不想玩了。

    如果是在以前,呼延储绝对不愿意给汉室这么一个机会,可惜现在的他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了,更何况大量被断了粮草,灭了部族的部落,在汉室不接收的情况下,追随北匈奴是唯一的选择。

    除非他们想要去死,当然如果他们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有本事翻越长城,南下劫掠的话,也不用饿死。

    不过如果杂胡有这个能力,恐怕就不是北匈奴领导他们,而是他们领导北匈奴了,所以对于现在的呼延储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杂胡就是他抓来的炮灰,就是用来恶心汉军的。

    你汉军厉害是吧,以一敌五是吧,我浩浩荡荡四十万杂胡撇上去,来,让你杀,就是在恶心你们,更何况如此巨量的杂胡垫底,在撤退的时候也能争取点时间。

    丘林碑恭谨的退出营帐,而呼延储则是回想他计划可能存在的漏洞,然而比较可惜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挨了周瑜的光环。

    原本每次检查都能多多少少有些调整的计划,而在现在的呼延储看来已经相当的完美了。

    【看来计划方面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剩下的就是一些细节的把控了,丁零王吗?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呼延储眼中划过一抹狠光。

    丁零王的磨蹭呼延储也看在心里,一直没有发作,当然在丁零王来了之后呼延储也不会发作,他只会在致命一击即将降临的时候顺手而为,让对方死的更干脆一些。

    另一边刘晔带着陈到等人打了一场低烈度的偷袭战之后,安然无恙的撤退了回来。

    匈奴人的营地扎的非常有特色,一种半渗透性的扎营方式,越往外匈奴人越少,杂胡越多。

    到外围的时候一个匈奴人能率领着数十名杂胡,这种情况下,刘晔就是有通天的手段,一场低烈度的袭击也不可能带走太多的匈奴人,搞不好打一场能不能带走两位数的匈奴人都是问题。

    这也是贾诩懒得动手的原因,那么打实在是意义不大,不过刘晔倒是乐此不疲。

    呼延储这边虽说也知道刘晔天天带兵过来捣乱,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默默地按捺着,等待着时机降临之后,给刘晔一个狠得。

    不过能不能成功,那就是两说了,刘晔的精神天赋能很好的防止这种情况,所以搞不好呼延储的准备就成了无用功了。

    等刘晔回来的时候,陈曦已经不在主帐了,而刘备则正在巡视营地,看看能不能认识更多的人。

    陈曦拉开自己营帐的门帘,看到有人正坐在下手闭目养神,不由得一愣。

    “审正南?”陈曦一挑眉看着自己帐中儒雅之中却带着坚毅的男子试探性的询问道,这家伙和之前在黄河河心见面时有些不一样了,不仅仅是气度,甚至连面容都有些区别了。

    “正是区区在下。”审配平静的点了点头,并没有陈曦所想的那些乱糟糟的神情。

    “贾文和怎么想的,让你来我营帐等我。”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讲道理,你不是应该在一个内气离体的保护下,先行北上了吗?”

    “我只是来看看你,这次之后大概很难再见到了,我只想看看我输给了怎么样的人。”审配平静的口气之中掺杂着不少的无奈。

    “我也没有什么神奇的。”陈曦笑了笑说道,“不过,我倒是非常佩服你的意志。”

    审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陈曦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后拿出一卷地图,将目的地给标了出来,递给审配。

    “别死了啊,北匈奴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要小心。”陈曦无比郑重的说道,“顺带,北方已经下雪了,虽说我知道许子远等人在北上的时候已经带够了各种物资,但是北方非常非常的冷。”

    审配缓缓地接过地图,打开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多谢陈侯,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吧。”审配起身对着陈曦非常郑重的一礼,然后右臂挥动,连带着袖子一甩,就跨步朝着帐外走去,而陈曦看着审配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代并不缺乏智者,但是智者之间都有着各自的意志,正是因为这种意志才让他们相互的碰撞了起来,至于对错,陈曦只能说自己是对的,同样他们也只能说,自己是对的。

    目送审配离开之后,陈曦不由得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努力将这种感觉驱赶出去之后,陈曦又有些无所事事,总觉得到了这种程度他其实已经不用做什么了,自然会有其他人将一切搞定。

    话说陈曦这种想法如果被贾诩知道了,大概会狠狠地嘲讽一番吧,比方说,这就是你偷懒的理由?

    之后一段时间就在汉军和匈奴你来我往的试探之中过去了,而周瑜则是在掐着日子计算江东的大堆弓箭手什么时候才能到位,反正他算是看出来了,江东还是弓箭手一条路走到黑算了。

    至于被华雄的军魂军团反克制这种事情,周瑜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还特意和华雄来了一场对练。

    极致状态下的丹阳精锐用十石强弓依旧是跪,对方对于远程的克制简直达到了不可理解的高度。

    那时周瑜也算是彻底明白了,对付华雄的西凉铁骑只能近战厮杀,箭雨什么的只会导致反效果。

    至于周瑜有没有在暗地里面思考怎么应对华雄西凉铁骑,陈曦觉得那家伙肯定想了太多次,不过讲道理就算周瑜想的脑仁疼,恐怕最后也免不了正面硬干。

    不过听到周瑜说是江东将会有五万弓箭手北上,陈曦还是很满意的,当然后面周瑜说江东人穷,所以有两万人缺弓箭什么的,陈曦就很不高兴了,倒是刘备没说什么,反倒应下给江东弓箭手补足弓弩和箭矢。

    后来周瑜给陈曦交了一个底,陈曦也才明白过来。

    周瑜当初就知道汉匈之战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结束的,而当时孙策已经跑了,周瑜心急,只能先率领先头部队北上,让诸葛瑾筹备兵力,之后再行北上。

    只不过那个时候周瑜也确实没想到北方形势那么糟糕,虽说也确实让诸葛瑾多备弓箭手,但是同样准备了两万步兵。

    而这次在北方感受了之后,周瑜觉得自己的两万步兵还是别丢人了,全转职成弓箭手算了,只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变更了,所以才会给刘备开口。

    毕竟就算是诸葛瑾谨慎,也不可能准备两万后备的弓弩,就算是这一世汉帝国比历史上富裕了数倍,准备两万后备弓弩什么的也是扯淡,十备二什么的已经是诸葛瑾谨慎了。

    也就是说诸葛瑾最多准备了六千后备的弓弩,而这远远不够,更何况随着战斗,还会出现各种损失,这本身就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因此周瑜才会开这个口。

    陈曦在得知这些之后,虽说免不了嘲讽周瑜,但是对于周瑜的要求也没有什么抵触了,毕竟相较于江东的弓箭手,江东的步兵简直就是经验包,上战场近乎于添乱。

    反倒是江东弓箭手,如果外围有足够强的防护,那么伤害还是非常可怕的,所以抛弃掉江东步兵这种经验包,转职弓箭手什么的,陈曦还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孙策也保证,到时候这些武器装备会一个不落的还给刘备,对于此陈曦没什么可说的,孙策虽说是一个君主,但老实说他的承诺还是很能让人信服的。

    之后的几天时间,汉军和北匈奴达成了诡异的平衡,随着右贤王的抵达,北匈奴的兵力已经抵达了巅峰,杂胡的数量也变得异常的庞大,汉军的对面彻底变成了密密麻麻一大片的匈奴营地。

    这也让刘晔每日试探的难度增加了不少,不过看起来在刘晔失手之前,他是不会停止了。

    就在陈曦回营的第三天,司职传递信息的尹骆过来通知陈曦说是,曹操将至,一直在后营筹划的陈曦才迈步而出。

    “曹孟德来了啊。”陈曦好奇的对着尹骆询问道,说实话,这次这个传讯人他不是很熟,所以多看了几眼。

    “是的,主公请陈侯一同前去。”尹骆恭谨的说道。

    “孙伯符和周公瑾他们去不?”陈曦好奇的问道。

    “他们去东边接江东兵马去了。”尹骆开口说道,陈曦点了点头,也明白了周瑜为什么选这个时间点。

    和别的兵种不同,江东水军上岸之后并没有什么战斗力,虽说已经乘船抵达濡水渡口,但要是在过来的路上被北匈奴袭击,那可真就是一个悲剧了,所以周瑜一直没什么动静。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