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占了便宜就跑

    这便是丘林碑的军团天赋,强效破坏敌方阵形,一旦进入丘林碑大军之中,敌军的对于阵形的判断就会出现明显的错乱,或是因为距离,或是因为视觉差距,再或者因为一切其他的问题。

    总之丘林碑的军团天赋在很大程度上会破坏和他交手的大军的阵形,而对于骑兵来说,敌方的阵形一旦被破坏,基本就注定了进入屠杀阶段。

    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强效的军团天赋,尤其是对付那些特别需求阵形才能发挥出战斗力的兵种,基本能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比方说组织力度必须达到某种非常高的程度才能进入极致状态的丹阳精锐,在遇到丘林碑的军团,基本上就没可能进入极致状态了,同样其他对于阵形要求不是很高的军团,面对这种专业破坏阵形的军团,也免不了被削弱不少的战斗力。

    当然,这个军团天赋不增加任何的战斗力,不过就算是任谁也不能小视这个军团天赋,这可是冲阵打开局势的第一军团天赋,不过这种带负面效果的天赋被赵云克了一个半死。

    上一次丘林碑就带着一群手下去冲赵云的白马,结果赵云的士卒免疫一切负面效果,自然破阵的效果也没有了,反倒还因为这个天赋自带的略微削弱己方军阵的效果被白马给打了。

    而这一次夏侯惇的军团同样没有免疫乱阵效果的能力,自然被这一波冲锋打的大乱,但是双方的厮杀随着丘林碑打乱夏侯惇冲锋阵型开始的那一刻,夏侯惇军团之中的血色雾气逐渐的加深了起来,而夏侯惇麾下的士卒也随着呼吸这种雾气,变得更加的狂猛!

    和大多数直接增幅己方某样属性的军团天赋不同,夏侯惇的军团天赋和张飞天赋一样,纯粹是为了战争准备的。

    随着己方损伤的增大,士卒的战斗力不断上升,同样随着主将伤势的加深,己方士卒的攻击也会更加狂猛。

    也就是说夏侯惇军团的战斗力其实像是折线,一开始随着伤亡的增长总战斗力快速的上升,在伤亡达到五分之一的时候,军团总战斗力已经获得大幅度提升。

    之后如果伤亡继续上升,总体战斗力还会缓速上升,直到达到五分之二的伤亡,总体的战斗力基本达到峰值。

    随后一直维持着峰值的战斗力,直到伤亡达到二分之一之后,总体战斗力才开始随着人数的下降逐步下降。

    当然那只是理论状况,实际点的说法其实是,如果敌方军团扛过了夏侯军团最巅峰战斗力,而且硬扛到夏侯惇伤亡都达到了一半之后,还有继续战斗的能力,恐怕夏侯惇军团的士气就会如同断崖一般往下栽。

    不过总体而言,夏侯惇军团能扛住二分之一的阵亡率,这已经是非常逆天的状况了,而其还能在这不断接近的临界点的过程中不断的变强,说实话,这军团天赋完全就是战争天赋。

    纯粹是为了战争准备的,不仅仅不怕和你死拼,还会在死拼的过程之中越来越强,在你掉士气的时候,对方还会越打越强,讲道理一般情况下很难有人能熬到将对方砍掉二分之一的程度。

    毕竟只要是人,遇到这种对方越打越强,好似战斗力一点点在释放一样的情况,恐怕时间久了,心理的压力都足够将他们压垮。

    而当前的情况就是如此,丘林碑乱阵军团天赋一开,直接将夏侯惇的骑兵战斗力削掉了一层,加之又失去了配合,简直如案板上的肉一样,随时等着丘林碑收拾。

    可惜等不到丘林碑兴奋起来,夏侯惇整个军团的总战斗力就开始攀升,而在人数减少的情况下,总战斗力不断的攀升,平均下来个人战斗力上升的速度简直快的惊人。

    随着倒下的夏侯惇军团的士卒越来越多,北匈奴精骑清楚的发现,对方的每一个士卒的各方面在不断的加强。

    虽说北匈奴精骑有骑术,技战术,配合等各个方面的优势,但是夏侯惇的精骑靠着强大的单体素质居然看是还手了,虽说因为没有配合得原因,基本没什么卵用。

    冲锋来的快,去的也快,夏侯惇第一个从大军之中冲了出来,随后大量的汉军精骑冲杀而出,而北匈奴精骑在丘林碑的率领下同样冲杀了出来。

    勒马调头,夏侯惇和丘林碑几乎是同时看到了对面,不同的是夏侯惇的面色阴沉,而丘林碑面带冷笑,之前冲锋的战场之间,除了几匹失去了骑手,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的战马,一地的尸体,而汉军的阵亡的不下五百,而北匈奴折损的恐怕只有两百。

    这倒不是双方的个体素质真的差距大到了这种程度,只不过是因为配合的原因。

    “杀!”夏侯惇愤怒的大吼道。

    这一刻丘林碑则是带着冷笑和嘲讽朝着汉军发动了冲锋,杀掉一个具有军团天赋,实力也达到内气离体圆满程度的强者,损失两千精骑也值了。

    就是如此,在丘林碑看来他击溃对方斩杀掉夏侯惇,损失也就只有这么大,不会更多了。

    然而就在这一次交手的瞬间,丘林碑就发现了不同,夏侯惇的气势更加的浑厚,同样气力也变的更足了。

    然而不等丘林碑惊异,汉军精骑和北匈奴精骑就交手了,这一次丘林碑的乱阵依旧发挥了效果,但是在夏侯惇军团天赋的作用下,他麾下每一个士卒的力量速度这些基础属性变得更强。

    虽说依旧无法避免被丘林碑乱阵,但是靠着战友之间的直觉,还有自身强悍的实力依旧展现出了不下于北匈奴精骑的战斗力,双方的拼杀从这一刻开始逐渐的发生了不同。

    这一次冲锋而出,夏侯惇根本没有回头看身后的变化,直接调头朝着北匈奴精骑发动的冲锋,这个时候整个军团都萦纡着血色的雾气,士卒的眼底也都散发着疯狂的战意。

    第三次交错而过,丘林碑甚至都激发了身体之中另一份神,但就算是如此也才仅仅是压过夏侯惇一头,而之后乱阵天赋依旧成功发动,但是不等北匈奴精骑深入破坏汉军的军阵,夏侯惇率领的汉军已经先一步靠着更强的素质开始击杀北匈奴精骑。

    同样北匈奴精骑也配合着击杀已经被乱阵天赋破坏成散阵的汉军精锐,双方的厮杀直接在交手的瞬间抵达了顶峰,不过不同的是,汉军随着不断的厮杀在不停地变强。

    虽说因为对方的乱阵天赋,多是被以多打少,但是靠着全面超越对方的各方面素质,就算双拳难敌四手,这一次就算是因为没有配合被对方拿下,也勉强能拖着对方一起阵亡。

    而且随着伤亡越来越大,在超过某个临界点之后,汉军的精骑终于能在初一混乱,还没有陷入更深的时候,隐约把握住战友的方向,到了这种程度,丘林碑的军团天赋能造成的效果已经小了不少。

    虽说仅仅是隐约能把握住战友的位置,但是在这种各方面素质全面超越的情况下,不少汉军已经能在乱阵之中打出配合,顿时原本还占据一定优势的北匈奴精锐,直接被汉军压着打。

    这一波对冲而出,夏侯惇已经明白,双方的战损比已经开始缩小,接下来就是送对方去死,当即根本不给对方整理军团的机会,直接扭头冲锋而上,这一次之后他的士卒会占绝对优势。

    匈奴精骑配合乱阵天赋,要说强大确实强大,但是对于现在五感,直觉,各方面素质都获得相当提升的汉军精锐来说,敌方能破坏阵形,他们靠着各方面的素质也能重组出阵形。

    反正那么短时间以他夏侯惇的能力也不可能组成太好的军阵,同样他麾下的精锐,也没达到西凉铁骑那种将锋矢阵训练到本能之中的程度。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给对方机会,靠着士卒的感觉组成团体去和对方厮杀,能组成什么就组成什么,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杀敌那就是好方式。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丘林碑虽说发觉了夏侯惇在不断的变强,但是要说关注到双方阵亡率的变化,还真没有,双方都没有清点阵亡的时间,夏侯惇能凭直觉算出这些,其实更多的是对于自己的能力有深入的了解,而丘林碑现在还没缓过神。

    双方的穿插再一次开始,这一次夏侯惇的士卒不仅仅是素质上全方位的超过了丘林碑精骑,而且因为市里的强大逐渐的接触到了对方配合战斗的临界点。

    这一次甚至有一些汉军已经能在对方混乱己方大军之前,用长枪将对手点杀,这种程度的差距,就算丘林碑对于阵形有着强效的破坏作用,但是也架不住对方强横的实力。

    鲜血狂飙,长枪轮舞,在丘林碑杀入中阵的时候就发现了异常,作为内气离体级别的强者,对方的单个士卒在没有配合的情况下居然已经有了让他受伤的能力。

    虽说因为云气的原因,内气离体级别的武将在这种精锐的云气的压制下,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也只有练气成罡的程度,但是这个练气成罡,在眼界,经验,反应各个方面都超越了练气成罡的极限,远远超过普通士卒的应对范围。

    可以说只要是率领着大军的内气离体,在肉搏厮杀的时候,就算意外和身后的近卫脱节,普通的士卒不动用大威力的单发弩箭也很难拿下这等高手。

    真正意义上可以在军团作战之中干掉内气离体,而非是常规意义上的堆死内气离体,士卒的个人战斗力,还有各方面的素质能力基本上都要达到超精锐的程度。

    很明显夏侯惇之前的士卒并没有这种程度的战斗,而现在已经能在肉搏战之中伤害到他,足以说明,之前那些看着和匈奴精骑差不多的士卒现在的战斗力已经开始超过精锐的层次。

    虽说并没有达到西凉铁骑本部的层次,甚至说,恐怕只有干掉五分之二,夏侯惇率领的精锐本部才能达到那个层次,但当前双方的兵员素质的差距已经明显的出现了。

    就算达不到西凉铁骑那种十打十五甚至更多的程度,但是也明显的出现了差距,想到这一情况,丘林碑不由得心下一寒。

    “全军随我冲锋!”丘林碑大吼道,也不喊撤离,只是怒吼冲锋,这个时候不少的北匈奴精锐还没反应过来,并没有太深切的胆寒,随着丘林碑一声怒吼直接朝着南方冲去。

    夏侯惇同样没有明白丘林碑的这一声大吼,只是随着对方这一声也是怒吼道,“随我杀敌!”

    两队精骑皆是疯狂的冲杀,原本需要半炷香才能冲杀出去的对冲,在这一次少耗费了十分之一的时间。

    然而这一次冲出去的瞬间,丘林碑扭头回看了一眼,大致的点出了阵亡数据,当即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南冲,没必要再战了,再打下去恐怕就是夏侯惇占便宜了。

    夏侯惇则是迎头冲出去半里之后才调转马头,而这次丘林碑没调头,等夏侯惇调头的时候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了一里多,顿时夏侯惇大怒,就要率兵冲上去,

    “叔父,莫要追袭。”曹休眼见夏侯惇大怒想要追袭,当即劝解道,“我等还是赶紧收拾阵亡将士的尸身,撤回南方,以免再次遇到这种情况。”

    夏侯惇一愣,随后深吸一口气,清点了一下兵力,折损了一千五百左右,而快速的收拾了一下战场,清点了北匈奴的尸体,只有一千三百多,夏侯惇不由得胸口一闷。

    【北匈奴精锐居然如此凶悍,我的军团天赋在后期加强了不少,没想到居然和对方还有差距,不过若是再打,应该是我能胜过对方,不过对方居然占了便宜就跑。】夏侯惇胸口一闷,不由得对曹操麾下的精锐有些不太看好。

    说实话,当前大汉朝形势不错,并不缺训练花费的粮食,曹操麾下的士卒训练倒是到位了,但是真正经历的厮杀实在不够,和刘备这些年基本没停完全不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