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笑谈间,仇怨消散

    “对了,我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群袁家的人马,大概有个两万,而且称得上训练有素,我被拦下耽误了一段时间。”许褚神色苦恼的说道,要不是被阻拦了一会儿,他来的更快。

    陈曦和周瑜对视了一眼,都懂了对方的意思,于是陈曦开口说道,“那你有没有遇到审正南?”

    “没有。”许褚想了想,没找到审配的身影,于是摇了摇头,陈曦听闻不由得有些头疼,没有审配的话,袁谭想要硬吃北匈奴难度就有些太高了。

    虽说北匈奴被接连两次强行抽走了青壮,但是现在剩下的五十万人怎么着也能挤出来两万余人,而袁谭的兵力不过两万,就算统统是袁家精锐,恐怕也讨不了好。

    甚至就算是审配在,面对已经明白中计,但是不死战,全族都将会覆灭的北匈奴,恐怕要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那种亡国灭种的压力下,精神还没崩溃的战士,战斗力恐怕都会到某个极限。

    “这样啊,那先随我南下,我想审正南应该在贾文和那里等着我们。”陈曦想了想说道。

    许褚点了点头,刘备来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让他听陈曦的指挥就可以了,所以也就没多说什么,并入大军之中开始南下。

    等到陈曦绕过北匈奴营寨南下抵达汉军营寨的时候,刘备已经提前抵达了汉军营寨。

    因而等陈曦回来的时候,刘备黑着脸在营门口带着和善的笑容迎接陈曦,陈曦表示自己吓得寒毛倒竖。

    眼见陈曦确实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刘备也算是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脸色终归是算不上太好。

    “你居然敢只带着这么点人去袭击北匈奴后方,你不知道这会有多危险!”一边迎接其他人凯旋,一边将陈曦拽到身旁恶狠狠的教育道。

    “哈哈,你看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陈曦笑嘻嘻的说道,随后伸手将周瑜拽到身边,“我跟着他一起去的,如果说我偏于内政的话,他在战争方面不会低于我内政的水平的。”

    “玄德公。”周瑜居然恭敬的对着刘备一礼,“一直缘悭一面,这次也算是有缘得见了。”

    “想来这位就是周公瑾了,确实是英雄少年。”刘备上下打量着周瑜,能得陈曦如此高的评价,由不得刘备不重视,周瑜确实是人杰,英武有加。

    而这个时候孙策跳了过来,面带傲气的对着刘备施礼,“见过刘太尉,这是我的弟兄周瑜。”

    刘备也欠身回礼,并没有孙策失礼而赶到不满,反倒笑着提起当初虎牢关和孙坚携手的事情。

    孙策想起孙坚不由得眉头一挑,随后神情软化了不少,老实说袁术都和刘备和解了,孙策和刘备还真没多大仇,听闻这话,面色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缅怀。

    “伯符,战后我陪你去看义母吧。”周瑜笑了笑安抚道。

    “嗯。”孙策点了点头,“太尉手下确实是兵强马壮,看的我羡慕无比啊。”

    “皆是汉军,又何须分个你我,若是一致对外,你我皆是汉臣,又何须说这等生分的话。”刘备笑眯眯的看着孙策说道,他从孙策身上基本感受不到什么敌意,这是一个非常直率大度的青年。

    “果真如此?”孙策大喜询问道,“先给我来个五千兵马。”

    周瑜嘴角有些抽搐,有些不能接受自己的义兄这么丢人,不断的给孙策和陈曦打眼色,而陈曦默默地转头,孙策则像是没看到。

    “这有何难,只要你不打内战,借你一万!”刘备非常大气的说道。

    刘备能看出孙策的试探,但没什么,给对方一万兵马又能如何,刘备就不信孙策这样的人物,会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更何况所有的中下层将领他都认识,孙策想做点违规的事情,那真就想多了。

    孙策微怔,面上的笑意缓缓的收敛,看着刘备说道,“难道太尉不怕我将这一万雄兵损耗掉?”

    “我信孙文台与袁公路之眼光。”刘备无比郑重的说道。

    孙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必不服所托。”

    “太尉不必如此,数日之后江东兵马也将抵达幽州东部,在汉匈决战之前必然抵达。”周瑜眼见孙策这个笨蛋要上套,当即给刘备就是一个精神天赋,然后笑着说道。

    之前回来的时候周瑜感知到了北匈奴营地的一个精神天赋,当即给套了上去,而现在套刘备也不客气,上去就是一下。

    当即刘备就有些掉水准了,陈曦倒是没太留心,本身就没抱刘备能成的希望,所以也就没多想,这件事就这么揭过了。

    过了一会儿马超也来了,刘备见到马超还是挺高兴的,他挺喜欢这家伙的,虽说对方和法正闹得有些不太开心,但是据刘备仔细观察,最后发现,法正貌似愿意退一步,而且这次为了照顾马超的面子,都推辞了一起来迎接凯旋的诸位。

    “孟起,看你来你比之前强了不少。”刘备笑着对马超恭维道,而马超听闻也非常得意,不过左右扫视的神情却完全无法瞒过刘备。

    “怎么,孟起你在找谁?”刘备心下一突,该不会法正不去找马超的麻烦,马超要去找法正的麻烦吧,再想想马超的武力和法正的智商,这不迸发出火花才怪。

    “奇怪,这次法孝直怎么不见了。”马超左右瞪视了一下,没找到法正,然后非常直爽的对刘备说道。

    “孝直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在后面养病。”刘备掩饰了两下说道,倒是一旁的陈曦无语的翻了翻白眼,马超找法正肯定不会是找茬,最多嘴上得瑟两下,不可能真动手的,更何况马超要是做的出格,法正才懒得理,到时候丢的是马超的人。

    “养病?”马超吃了一惊,这个时代最怕的就是水土不服,甭管你是什么高级文官,还是顶级武将,只要沾上水土不服,搞不好就没了,所以马超一听这话吓了一跳。

    “玄德公,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伯符我先撤了。”说完马超就赶紧跑,这家伙属于莽汉,但是莽汉都将义气,上次法正虽说话不客气,但确实给马超解决了问题。

    等马超成了羌王,成了神威天将军之后,其实站得高了,心下虽说有些不爽,不想去见法正,但真要说像以前那么在意还真没那么在意,只是面子上过不去。

    因而听到法正身体不适,当即脑补成法正水土不服,而水土不服很快就成了法正可能要挂,所以赶紧去见对方最后一面。

    然而等马超一路横冲直,杀到法正的独立营帐之后,却看到法正从搭了不少香料的火锅里面捞出一片羊肉正准备吹一吹塞到嘴里,结果马超冲过来,吓得法正一口将之塞到嘴里,差地烫死。

    “水水水!”烫了个半死,还被呛了的法正,当即左右乱摸结果将准备好的水杯直接打翻,还好马超刚下战场,腰间还挂着水袋,赶紧给法正灌了半袋水,这才缓过气。

    “呼……”一口气灌了大半袋水的法正终于缓解了麻椒香料呛了个半死的感觉,但是依旧免不了面上的肉挤成一团。

    “差点死掉。”法正颓废的跪坐在火锅桌旁,双手撑地,一副被折腾的半死的神情,那涨红的面色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没有办法恢复过来了,直到马超拍了拍法正的背部,法正才是算是活了过来。

    “啊,孟起,我去,疼……”之前颓废的两手撑地的时候,法正完全没留心,自己的上颚的表皮都被烫掉了。

    “你没事来找我干什么?”法正怨念的看着马超,半点上一次在马超面前装名士气度的风范都没有了,有的只是一个颓废青年。

    “你没事吧。”马超就像是被法正吓傻了一样,硬是看完了法正被烫的狂乱的行为都没有多少动静。

    法正嘴都懒得合起来,发出不怎么清楚的声音说道,“你看我像是没事?这一锅火锅都没得吃了,可惜我这么多香料麻椒了。”

    马超看着法正丝毫不顾及风度的张嘴动作,突然发现他之前对于法正所有的认识都是错误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逗。

    上一次见到的那个,不苟言笑,心思深沉,自信非凡,谈笑间将自己压制的连话都不敢乱说,窝了一肚子火,还要给对方表示感谢的法孝直,这次怎么连画风都换了。

    “诶,你怎么不说话了。”法正一脸诡异的对马超说道,然后从一旁找了一双筷子递给马超,“不介意的话那就尝尝。”

    马超愣神接过筷子,然后就在滚烫的锅中捞了一块羊肉,放到嘴里一尝,不由得眼前一亮,虽说煮的老了,但是口感靠谱!

    当即就大快朵颐了起来,将法正准备的所有食材统统吃了下去垫了个肚子,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不是来法正这里混饭吃的,他是来给法正展示自己的优秀的。

    “咳咳咳,这个。”马超有些尴尬,吃了别人的东西,还来砸对方的场子,他有些做不出来。

    “有什么话就说呗。”法正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咳咳咳,我是来祝福你的,听说你要和姜家女结婚了,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到时候我送你。”马超尴尬的说道,原本他是来挑衅的,他还真就准备娶王家女做正妻了。

    “多谢,到时候我会记得给你发个请帖什么的,不过也祝福你一下,你大概也要娶王家女了。”法正略带惊奇的说道,不过他之前是被烫的脑子都不动了,现在恢复过来,马超一开口,他就明白马超是什么意思了。

    恐怕一开始是来挑衅的,但是吃了法正的嘴软,也就没挑衅,转而挑了一个好头祝福一下。

    马超默然无语,隔了很久之后询问道:“你不在意?”

    “我在意什么?”法正翻了翻白眼说道,“完全是你想多了,需要在意这些小事?”

    同样一件事发生在不同身份的人身上,就是不同的结果,如果现在法正还是川蜀小吏,这种被退婚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那肯定需要追究,不追究被人肯定嘲讽你是软蛋。

    现在的话,那就无所谓了,追究是情理,不追究是大度,也就是这样了,很多事到了一定境界之后,都无所谓了。

    马超突然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法正的思维,但法正自若的神情让他安心了很多,于是挑衅法正的想法也就熄灭了,而且现在对方这么客气,马超也愿意服个软,于是开口说道,“不管怎么样,非常感谢你之前的谋划。”

    “你是说上次那个谋划?”法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过你能达到那个程度那是你自己的能力,和我的关系不大。”

    马超突然觉得法正这个人其实相当不错,以前觉得这家伙不好,现在想想大概都是先入为主的偏见吧。

    【这么一想的话,我觉得我还是不要作死说娶王家女做正妻这种气话了,父亲搞不好听了都要收拾我,完全没必要的事情啊。】

    “你这人不错,以前多是我先入为主的认为你这家伙心思阴沉,不是个好人。”马超非常郑重的说道,“以后有什么事,只要力所能及,不用客气,我绝对帮忙。”

    法正上下打量了一下马超,而马超也当即做出各种肌肉和气势,看的法正摸着下巴表示满意,“这战斗力应该不错,回头说不定真的需要你帮忙,而且帮忙的时候不少。”

    “那是当然,我现在已经有了近乎于天下绝顶的战斗力,哼哼哼,拳头能解决的问题,我都会帮你解决。”马超拍着胸脯保证道,法正对于马超的这种没脑子的许愿表示满意,他就喜欢这种人。

    “走,我请你去喝酒,相比以你的实力,之前那么点饭食也就够垫个底,我到后营请你吃小灶。”法正心情大好之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扭头对着马超说道,而这种好事马超自然不会拒绝。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