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合乎逻辑,但吓死人的推断

    这一刻胡封,王方,段煨皆是无奈,毕竟西凉那地方出来的汉子不少都是这种死心眼,就像华雄到了那种地步,也依旧遵守着对于董卓的底线,一饭之恩当永世不忘。

    “伯渊,我们这群人都没有什么希望了,西凉下一辈之中真的就你可以算上当世最顶尖的将领,没你的话,也许以后会是别的地方的人来继承我们西凉的雄威。”胡轸最后挣扎了一下。

    可惜张绣只是微微摇头,刘备确实是如日中天,但老实说张绣对于曹操的感觉不差,除了一开始败在曹操手上的时候,心下不豫,越到后来越发觉得曹操英武不凡。

    当然长得丑是真的,身材矮小也是真的,但英雄看的不是外貌,是内涵,在张绣看来,曹操是真的有内涵,他很适应在曹操麾下的生活,而且也愿意跟着曹操继续干下去。

    “好了,伯渊,回头回军营我补你三千西凉精锐,但是之后的大战我少不了还要在你那里补兵,你每给我补给一个士卒,我还你两个。”华雄这时已经恢复了公事公办的神色,之前看子侄的神情已经彻底掩盖在了冷酷的神情之下。

    “也好。”张绣点了点头,之前他带的兵不多,倒不是曹操特意限制他,只是西凉铁骑确实不便于训练,他也没有太多能上的了台面的铁骑,所以也就一直没有扩军。

    华雄给的铁骑虽说不可能是本部精锐,但也非是水货,最多不像之前那种顶配精锐而已,也是能打能抗的上好骑兵,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些骑兵多数都是当初李傕转赠给华雄的。

    老实说,张绣也不信华雄有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又训练出一波西凉铁骑,要知道自从雍凉大乱之后,西凉铁骑的训练体系早就被搞的一团糟,现在知道怎么训练的人要么是没时间重新搞出来这一体系,要么是没地方还原。

    这也是西凉铁骑越用越少的重要原因,不过后方的李优现在正在重建这一体系,毕竟贾诩的马政也算是有点看头了,身在后方的李优也能腾出手来干活了。

    只是到时候陈曦等人回去就免不了要和李优打起来了,西凉铁骑的训练模式啊,总是免不了见血。

    不过现在天高皇帝远,刘备亲自北上,能节制李优的陈曦也已经走了,留下的荀悦满宠都在给百姓普及律法,简雍,孙乾,糜竺,刘琰等人都各有各的事情根本管不到李优。

    唯一一个勉强能节制到李优的鲁肃现在每天加班到凌晨,早上天没亮就来干活,根本没时间管李优,而负责了大运河,靖灵殿英魂迁回老家,世家私兵与隐匿人口统计,马政等一系列事情的李优在鲁肃看来也忙的脚不沾地。

    毕竟蒋琬,赵俨,羊衜等人还给鲁肃帮了不少的忙,李优那边可真就李优自己找人在干,不过看时不时报过来的进度,以及需要审批的物资,鲁肃对于李优最近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还是很满意的。

    划水四天王什么的,能力很好很强的,最多算是不好好工作而已,真干起活来速度和质量还是很能保证的。

    另一边蔡琰宅中,唐姬毫无形象的伸长胳膊脑袋朝下趴在地毯上,直到蔡琰忍无可忍将唐姬拉了起来。

    “为什么非要我做这种奇怪的政务,而且你就不怕我将这件事公布出去,这是在挖世家的老底好吧。”唐姬怨念的跪在羊毛毯上,一个胳膊被蔡琰抓着也不起身。

    “就当帮忙了,伯父最近看起来很忙。”蔡琰平静的说道。

    “他是你伯父,不是我伯父,而且他还杀了我夫君,我没找他的麻烦已经看在你的面子上了。”唐姬一脸怨念的看着蔡琰,以及在那里咬着笔头思索执行迁移方案路径和方式的二小姐,蔡贞姬。

    蔡琰神色一暗,随后将唐姬松开,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这个时候蔡贞姬开口道:“能这么将那种事情说出来,而不是藏在心里,那位在你那里也没多少地位吧,记得你儿子是第二年出生的啊!”

    唐姬一噎,然后对着蔡贞姬怒目而视,而蔡贞姬则是低头随意的翻阅着自己的公文,隔了一会儿开口询问道,“姐姐,你这边还有没有关于那方面的书。”

    蔡琰一挑眉,起身在书架上点了点指头,然后拽出来一册书,递给蔡贞姬,“这本书里面的内容需要找曲先生和华医师他们进行比对才行,至于内容真伪,我偏向是真的,只不过我没有实验过,而且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那个我比较好奇啊。”蔡贞姬挠了挠头,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讲道理在场三个人其实都算是少妇,但年纪大的两位都是早早的丧夫了,甚至蔡琰只能说是在法理上嫁过人,反倒蔡贞姬比其他两个还好点。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再等两年,华医师的论断我还是非常信服的。”蔡琰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二妹说道。

    “我已经十七岁了。”蔡贞姬伸出手指在发丝上打了一个卷,然后顺着自己的发丝说道。

    唐姬和蔡琰闻言皆是沉默,突然间她们感觉到了岁月的变化,连二小姐都十七岁了,不由得蔡琰想起了羊发,怪不得,现在见蔡贞姬抱着的时候少了。

    恍惚间貌似很长久的岁月从自己的指尖流过去去了,莫名的蔡琰也出现了一抹犹豫的神色。

    “恭喜啊,我都忽略了这一点。”蔡琰带着一抹淡淡的愁思对着蔡贞姬说道。

    “所以说,除了看书,你偶尔也该关心一下你的妹妹,还有你的侄子啊。”蔡贞姬怨念的看着蔡琰说道。

    蔡琰讷讷无语,看的一旁的蔡贞姬不由的叹了口气,好像在场三个人也就蔡贞姬算是真正意义上无灾无难幸福安康,她和唐姬都算不上好,皆是有缘无份。

    老实说蔡琰也有些后悔,也许有时候真的应该做一些违礼的事情,所谓奔者为妾,蔡贞姬和羊衜就是私奔,但是蔡贞姬最后不也作了羊家的主母了吗?

    说到这个不得不提一下当时的时代氛围,礼记记载,奔者为妾,父母国人皆贱之,讲道理蔡琰没敢下狠心也是因为,那么做了,最后免不了也是妾侍。

    蔡贞姬能作为羊家主母,老实说其实是蔡邕在这上面玩了手段。

    “仲春之月,令为男女,奔者不禁”,虽说是周礼,但却是延续了下来,直到后世一些地方三月三时候的对歌也一如当初保持着两千五百多年那般择婿的本质。

    蔡邕在这上面玩了手段,之后补了三书六礼,虽说恨不得将二女儿掐死,但蔡家就两个女儿,蔡邕再怎么一肚子火,最后还是选择了给二小姐收拾烂摊子。

    毕竟蔡邕再窝火,自己再怎么禁足收拾二小姐,也不会给别人欺凌她的机会,老实说,蔡邕将二小姐嫁出去之后不再让她进门,虽说确实有些不近人情,但蔡邕确实将该做的都做了。

    只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反倒是二小姐过的远比一直克己守礼的大小姐好的太多,背德啊……

    “讲道理的话,我其实很好奇的,姐姐你有两个天赋吧,一个精神天赋,另一个是琴音的天赋是吧。”蔡贞姬好奇的询问道。

    “嗯,确实是两个,一个是常规精神天赋,反倒琴道那个天赋有很多特殊的用处,不过自己用来听琴的话,其实有没有并不重要。”蔡琰点了点头,她确实有两个天赋。

    一个是自身的全面深化解读,就算是书中的隐喻,密语,她也能靠着大量的典籍堆积强行解读出来,并且强行解读出这句话之中暗含的意思。

    不管你玩的是春秋笔法,还是什么鬼内涵,都能强行理解出来,这才是蔡琰能直接读懂,并且能匹配上逆岁老叟称号给陈曦的思想添上足够的典故和典籍注疏的原因。

    要是没有这个能力,陈曦写的很多东西,以蔡琰的能力也不好解读,更别说是添加典故和注疏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注疏和典故,这些书看起来才像是先贤密藏。

    至于密藏是怎么来了,当年秦灭六国,焚六国书到底烧了多少东西谁知道,天禄阁,石渠阁残卷多的后人都没有办法数清,当初萧何收天下残卷,谁知道收了多少东西。

    后来王莽之乱,莫名其妙天禄阁和石渠阁被烧了,感觉是不是和董卓烧东观藏书一样诡异?实际上天下世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不就是我们将东西分了,然后忽悠那群白痴将空地烧了,好毁尸灭迹!

    虽说当初拿到东西的世家都没说话,但各家心中都和明镜差不多,不就是暗地里瓜分国家传承资源吗,有这个资格的有几家,谁有这个能力掐着指头算,其实都有点眉目。

    逆岁老叟的东西有完整的典故,以及详细的注疏,还有不曾现世,但是却一脉相承的思想,一个人生造出来的,做梦啊。

    所以时间久了各大世家其实也就猜到了这个不敢用真名的家伙,十有**都是他们其中的一位,而从两汉纷乱之时混到现在还是豪门的也就那么几家。

    真要查世系表,查看消散在历史之中被别人继承了家伙,世家仔仔细细的数了一遍最后能留下来的世家其实已经不到五指之数,而陈家恰恰就在其中。

    都到这种程度了,根本不需要想了,直接一盆子扣在陈家脑袋上就可以了,这事就当是是陈家做的,大家心里有数,乖乖的吸收这些思想之中营养就行了,人家爱隐于人后,那就让人家继续藏着。

    当然对这些事情不太关心的陈曦确实不知道,但给一群世家贵女讲课的蔡琰已经心如明镜,不过你不说,我也不说,揣着明白当糊涂,对于大家都有好处。

    至于蔡琰的第二个天赋,也就是琴道天赋,和周瑜的近似,也确实如陈曦和周瑜估测的那样拥有引动人心的力量,但是和周瑜全点的战场不同,蔡琰点的基本都是辅助。

    比方说促进智商发育啊,比方说加强记忆啊,比方说平复负面啊,比方说唤醒启迪啊,比方说辅助集中精神啊,蔡琰点的没几个是战斗技能,全都是进阶版的音乐效果,全是用来陶冶情操的……

    唐姬听完蔡琰详细的解释,不满的瘪了瘪嘴,她现在一个天赋都没点醒,讲道理当初奇女榜的女子有一半以上都是充数,真正入选的如貂蝉,蔡琰,大小乔,黄月英,邹氏其实都是具有天赋的,至于其他的才是符合忠孝仁义,并且身份显赫。

    当然其中还有一部分正在烧天赋,说不定什么时候都能烧出来的,不过想来以这群人的性格,烧出来的天赋十个有九个都是辅助性的天赋。

    现在的情况就是蔡贞姬即将烧出天赋了,而且因为已经过了成长期维护的很好,也就基本没有出现什么负面效果,所以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随时都能诞生,甚至努力激发一下精神量,就能主动的激活自己的天赋。

    “你是说,你也快产生天赋了,怪不得我感觉你最近精神有些起伏。”蔡琰想了想最近蔡贞姬的情况说道。

    随即蔡琰想了想自己的琴道天赋,没记错的话是当初自己的父亲去世之后,感受到人情冷暖觉醒出来的,另一个天赋貌似是看的书太多了,理解的东西也太多了,最后升华出来的。

    “嗯,其实半年前就有些模糊的感觉了,所以我很好奇啊,你说我现在要是怀个孩子的话,我不觉醒天赋的话,这个天赋到底算谁的……”蔡贞姬一脸诡异的说道,“本质上天赋是来自于这里。”

    话说间蔡贞姬点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而要是我不觉醒的话,会一直存在是吧,而要是我身体里面还有一个依附的地方呢?”

    蔡贞姬捂着自己的小腹,面上多了一抹母性的光辉,反倒是蔡琰脸色有些泛红。

    “……”唐姬有点傻眼,说实话她从来没想过这种可能,不由得扭头看向蔡琰,蔡琰也是在看着她,老实说的话,蔡贞姬说的话不是没有可能啊,极其符合逻辑。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