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全身而退

    “军魂?”张绣听闻的瞬间大吃一惊,当即扭头看向所有伸手的士卒,得到统一回答之后登时愣住了。

    这是西凉铁骑的终极奥义?好吧,从某种程度来说确实是终极奥义,但是这种奥义对于他来说和耍流氓有什么区别,而且看之前那架势,只要华雄麾下的军魂军团空出一个位置,自己麾下的精锐就会自动转化出来一个。

    张绣突然发现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成了华雄的血包,而且他还根本没办法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对于这些超精锐级别的西凉铁骑来说,军魂军团从他们存在开始就是目的。

    为了这个目的,这些士卒花费了太多的努力,甚至在前一支西凉军魂军团飞熊军覆灭之后,他们依旧在朝着那个方向努力,这种意志驱使他们超越了精锐的极限。

    对于这些存在价值就是为了变成军魂军团的精锐来说,他们不断超越的意志,早已让他们近乎于没有军魂之力的军魂军团,普天之下同等数量,只要不是军魂军团,同等数量之下,哪怕就是没有军团天赋的加持,他们也足以一战。

    当初庞大的飞熊军后备军团,在之后延绵数年的厮杀之中,一点点的缩小,最后天下间所剩下的也仅有华雄的一千,张济的三千多,李傕三人的三千多,以及转赠给刘备的四千。

    优胜劣汰的残酷之下,直至今日还处在这个军团之中的士卒,每一个都在实质上超越了所谓精锐的极限,就算是传承四百年的丹阳精锐的终极模式也未必可堪一战。

    现在来自于西凉的第二支同根同源的军团晋升成功,神话再起之下,这些已经为之努力多时的铁骑士卒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对于这些士卒来说,根本不需要军魂之力转化,他们的一切都达标,他们的意志也都同根同源,他们就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

    甚至他们的转化在不消耗军魂的情况下还会自发的提供军魂之力,他们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来战吧,匈奴禁卫,带上你所能带上的人马,我今天要看看你还有多少精锐能够转化!”华雄冷笑着对着对面匈奴禁卫的方向嘲讽道,肉搏战他们西凉铁骑何曾输过,至于远程,有胆你来啊!

    昆绾这一刻的面色已经无比漆黑,不花费军魂之力自行转化成功,还自发提供军魂之力这意味着什么,有数百年军魂军团作战经验的匈奴非常清楚。

    和强行转化的士卒需要一定磨合不同,华雄这种转化方式诞生的军魂士卒根本不会有战斗力的损耗,他们的原本的素质已经足够驾驭加持了军魂之后的强大力量。

    对于这种程度的士卒,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磨合,他们就能够使用军魂军团各种的力量,而不会出现不适应这种情况。

    与此同时华雄身后的西凉铁骑也都做好了冲锋的准备,至于防御远程什么的,他们已经不需要了,他们只需要将他们最擅长的肉搏发挥出来就够了。

    随着所有的西凉铁骑提枪,做出冲锋状,对面昆绾率领的匈奴精骑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势朝着他们碾压了过来,由不得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周瑜侧头给孙策使了一个颜色,孙策心领神会的开启了君主天赋,瞬间所有将帅的军团天赋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加持,整支军团的气势不由得攀升了三成,瞬间周瑜就捕捉到了对面昆绾的犹豫。

    “子川,我们动手不?”周瑜眼见到这一幕,嘴角略微上翘,对方将领犹豫了那就意味着有机可乘,但同样也意味着某种暗示。

    “我有些犹豫,我们的优势和劣势很明显,但要说胜,你说有几成把握?”陈曦犹豫了一下询问道。

    “真正意义上打赢有一成的把握,打平的可能性有七成,剩下两成。”周瑜抿嘴不再开口。

    陈曦其实也有些犹豫,现在这个情况,打胜了还好,打平了都有些亏本,要是真出现打败了,那可就糟的不能再糟了,这种玩命的情况下要真打败了,那恐怕连逃都不好逃。

    西凉铁骑硬吃那一千不断补兵的匈奴禁卫,然后顶住一万五千匈奴精骑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这样张绣就基本相当于空人和华雄去划水了,而马超,张颌的精骑确实不错,但匈奴精骑也不是吃素的,这样比对下来真讲兵力他们不占一点优势。

    准确的说,他们的优势在于将领多,调度灵活,但以现在的情况,北匈奴一旦动手,恐怕不会再有多少保留兵力的想法,那样不计损耗之下,就算以周瑜之指挥,也免不了被动。

    “我们本身的目的已经达成,现在空耗兵力对于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处。”陈曦思考了一番之后开口说道。

    光是那近二十万的杂胡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麻烦,一旦真的逼急了,北匈奴不计损耗的投入他们自己的兵力和杂胡的兵力,对于汉军来说也是麻烦,打一场没有价值的战争,实在没有意义。

    “那你意思是我们现在就退走?”周瑜对于陈曦这个提议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也犹豫是否动手,他看的很清楚,这一战站在国家的角度打的意义和价值不大,但是站在他这个角度可就不同了。

    “不现在撤,难道要放个狠话再离开,别说你不知道我们援军来了,北匈奴肯定也会有援军,最多差别是他们没我们跑得快,但真的打起来,有时候一路援军抵达之后士气变化,都足够让战局偏转的。”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周瑜点了点头。

    说实话,以周瑜的估计,再有一刻钟到两刻钟匈奴援军肯定就来了,之前赵云那道通天的光柱足够让对方舍弃一半兵力,只带着军团天赋可以覆盖的部分冲过来,而之前的积攒起来的距离估计需要个一两个刻钟才能抹平。

    这也是周瑜两成失败可能,一成胜率的由来,不过他提在这里大战一场更多的原因是为了试探一下陈曦的敏感性。

    老实说,刘备军表现出来的实力让现在的周瑜非常有压力,而现在是一个机会,不说别的,动点手脚,让军魂军团,白马从义损失惨重还是轻而易举的。

    毕竟当前来的这一批人,对于周瑜来说,除了丹阳精锐损失有些可惜,其他的士卒,对于江东来说分分秒就能再招一批。

    陈曦的回答虽说并非是周瑜所想的要他撤退的标准答案,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确实是在实质上断绝了周瑜的想法。

    不过这也就是一个念头,真要在国战之中这么干的话,周瑜心下倒是能过去,但是孙策那边绝对不能通过,甚至孙策如果知道了周瑜这么干,就算两人是兄弟,也免不了大闹一场。

    甚至周瑜都能想象出孙策带着自己去给刘备道歉的情况,孙策说是耿直也罢,说是蠢也罢,总之他见不得这种事,内战是内战,但是要在国战动手脚获得胜利,孙策宁愿选择失败!

    “那我们撤?”周瑜想了想说道。

    “撤吧,没必要和北匈奴硬顶,完全看不出来意义何在,更何况,我们的估计出了偏差。”陈曦无奈的侧头看向孙策,随后转头开口,“那个谁,哦,李条,你去通传一下,我们准备撤。”

    “不动手吗?军师。”李条询问道,他现在怎么说也算是高级将领了,一身不俗的战斗力以及战争经验,混也能混个将校。

    “没必要,我们的战略意图已经达成了,耗下去的意义不太大。”陈曦摇了摇头说道,继续打,胜率很低,平和败的概率那么高,还不如等曹操和刘备抵达之后再行动手,绝对超豪华。

    李条虽说不是非常理解,但也没有拒绝,策马向前奔赴到对面一箭之地的地方驻足,“今日罢战,来日再战!”

    说完李条理也不理对面匈奴人的反应,直接调转马头离开,华雄听闻微微皱眉,对着对面昆绾的方向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动作,当即也调头离开。

    华雄也不是笨蛋,经历了太多次战争的他很清楚什么形势下好打,什么形势之下不好打,而现在就属于非常不好打的情况。

    当前对面的丁零人和匈奴人虽说被赵云一场逼迫弄得大乱,导致陈曦,周瑜轻易的逃出升天,但真要说大幅度的伤到士气却也未必,面对赵云的天神姿态伤士气是真的,但挡住了这种可怕的攻击,对于匈奴人和丁零人不亚于注入了强心针。

    至少在士气下滑的同时,他们的自信心也出现了很大程度的上升,在这种自信之下,只要有一个契机,就足够让他们的士气骤然恢复,那时真要硬吃北匈奴绝对不易。

    这也是周瑜和陈曦最犹豫的地方,现在的情况就是北匈奴这些士卒气衰而心不衰,真打起来,周瑜和陈曦都不是很有底。

    同样别看北匈奴一字排开,但真要和汉军动手,昆绾和土斤荣罗的心下都不怎么有底。

    北匈奴和丁零人的将领没有一个能保证自己的士卒在交战之后的状态,也许撞大运了,动手之后自信心激发之下越战越勇,也许动手之后,之前的畏惧骤然被引爆,士气降到冰点。

    两种情况都有一定的可能,不管是土斤荣罗还是昆绾在将军阵拉开之后,心下反倒冷静了下来。

    尤其是在华雄瞬间补兵完毕之后,昆绾甚至连掩饰自己犹豫的心思都没有了,只不过和汉军不同,昆绾的口号是为族人报仇,这种形势不明的情况下开口放弃追击,他也就坐不稳右贤王的位置了。

    而现在李条给了一个台阶,昆绾自然是没有回答,但保持沉默在这种情况下便已经是默认了。

    周瑜和陈曦对视一眼开始列阵后退,未见丝毫的杂乱,而昆绾则停在原地看着周瑜缓缓而退,并没有进攻,周瑜和陈曦在撤出一里出头之后,当即调头朝西南方向撤去。

    “我们为什么要往西南撤啊!”孙策一边撤退一边询问周瑜。

    “直接往南撤,过不了一刻钟就会遇到匈奴援军,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撤出对方的观察范围,甚至匈奴援军只需要一道剑光就能联系起来,既然要撤,最好还是避免这些麻烦。”陈曦代替周瑜回答。

    孙策一挑眉,侧头看向周瑜,周瑜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就是如此,孙策又开口问道,“我们这么多人,直接开启军团天赋,应该能瞬间决出胜负吧,更何况,你和公瑾都有创造军团天赋的能力,加上我的君主天赋,所有士卒都相当于三天赋。”

    “这倒是事实,但是刚刚公瑾让你开君主天赋之后,我和他一起试过了,普通士卒用这种方式加持对于自身损耗非常大。”陈曦苦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

    周瑜也在一旁点了点头,之前他让孙策开君主天赋,随后他就发现了这一个问题,单个天赋的增幅三成之后损耗不算大,但是在加上两个之后,损耗大的惊人。

    和魏延那种来自同一个根源的军团天赋损耗的是本身的持续时间不同,孙策的君主天赋激发的是士卒本身的潜力,否则的话,孙策的君主天赋也不至于普适于所有的人。

    “公瑾,以你的战机把握难道也不能做到?”孙策当即询问道。

    “能,但是没必要。”周瑜摇了摇头说道,“你的君主天赋必须是开启军团天赋之后再行开启,直接加持战场之中所有的军团天赋,我和他的军团天赋都是拉动全军的情绪,你懂什么意思吗?”

    孙策摇头,周瑜也是一副早就知晓的神情继续解释道,“也就是说你的军团天赋不开的话,其他人没有三成的增幅,而你的军团天赋一旦开启,我与他加持的军团天赋就必须要撤销了。”

    “简单来说我们,我们三个在场的情况下其实只加持我们两个或者只加持你才有意义,都加持反倒损耗太大。”陈曦补充道。

    “你们就不能直接说,我们三个不能一起使用吗?”孙策一副快被绕晕了的神情,只听懂了一个结论。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