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信心的来源

    之后陈曦和周瑜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虽说陈曦不喜欢这种手段,但是不得不承认周瑜的话非常的有道理,不管是他还是其他的人,实际上在战争上都如周瑜所说的那样,最多方式不同。

    昆绾的匈奴精骑一开始就遭受了不小的打击,但毕竟作战多年,经验丰富,在先头部队被丹阳精锐咬住无法撤离之后,昆绾果断的下达了侧翼攻杀的命令。

    其行为之果决,让陈曦和周瑜面色一沉,果然对于从无数厮杀场上走过来的北匈奴来说,就算是无比的看重族人,但只要上了战场了,也绝对不会因为这种感情影响自己的判断。

    在昆绾放弃正面的突击之后,那些和丹阳精锐搅在一起的匈奴精锐一改之前的拼命撤离的举动,转而死命的和丹阳精锐拼杀了起来,原本死死纠缠在一起的丹阳精锐和匈奴精骑这一下彻底搅到一起,再难分开。

    而其他从侧翼冲杀而出的匈奴精骑也当即抓住这一时机,绕过丹阳精锐朝着周瑜的两翼攻伐而去。

    程普眼见北匈奴策马冲杀了过来,面色一整,直接开启了自己的军团天赋,淡蓝色辉光的覆盖之下,原本因为那如雷般马蹄踏地的声音而心生恐惧的江东军一一稳定了下来。

    之前挨了一次北匈奴的突击之后,程普对于自己的军团天赋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的军团天赋完全是辅助效果,但是这种辅助效果在战争之中却有着极大的意义。

    一方面在近战的时候能提前感知到危险,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心神,让所有的士卒都处于最佳的状态。

    简单来说一个优秀的弓箭手如果正常能在五十步十矢五中,最佳状态能在六十步十矢七中,那么在程普的军团天赋稳住心态的情况下,他的潜力基本都能稳稳地发挥出来。

    也就是说正常人状态如果有个上下起伏的话,加持了程普的军团天赋之后,每一次都能发挥出最佳的状态。

    虽说这个军团天赋并不像多数军团天赋那样有超越本身的属性,但说个实话,就像吕布的军团天赋全属性增幅百分之十一样,折换成属性的话,原本十到二十的攻击,在全属性上涨之后可能有了十五到二十五。

    换成程普的话,军团没可能抵达二十五那么可怕的属性,但是却绝对稳定到了二十,因而真要说谁强谁弱还真未必。

    当然坏处也是有的,如果有一天程普拥有了军魂军团,他的军团天赋基本就没意义了,毕竟军魂军团是不存在上下波动的,他们的最大值就是他们的使用值。

    不过军魂军团这种东西,基本没啥可能,从飞熊到陷阵,从陷阵到先登,从先登到铁骑,每一种军魂军团都没有参考性,就算是李优和高顺都懂如何让精锐晋升军魂军团,但要做到可能性也无限接近于零。

    顺带先登能成为军魂军团除了其侥幸的一点,也有其必然的一点,最初的鞠义也是西凉兵之一,也曾在董卓那里任职,只是不成为西凉五大主力终究入不了董卓和李儒的眼。

    不过话说回来恐怕鞠义自己都不想活在董卓的阴影之下,当初从凉州离开也不乏这种想法,西凉铁骑虽说强大,飞熊甚至足以称为天下适应性最高的骑兵,但是这都不属于鞠义。

    只可惜鞠义走出了自己的道,但自己也死了,在西凉铁骑面前证明了自己,但也在铁骑的脚下丧失了性命。

    “放箭。”程普怒吼一声,原本身旁还略带畏惧的士卒在军团天赋的笼罩之下都找到了自己的感觉,当即搭弓射箭,在匈奴精锐尚未进入攻击范围的时候,不少士卒就凭着敏锐的感觉一箭射出。

    箭出即中,江东的精锐弓箭手本身就是天下最优秀的一批,只不过碍于陆战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准,又被骑兵恐吓,恐惧之间才让箭矢多是放空。

    而这一次稳定住心绪之后,所有的士卒再一次找到了当初射箭的感觉,至于陆战射箭的难度,嘿,真要说的话,水面之上人与船皆在波荡,如此那般尚能射中,陆战射箭难度直接掉了一半。

    眼见稀稀拉拉朝着他们射来的箭雨,北匈奴精骑狂笑,果然惊慌失措了吗,如此这般那就去死吧!

    然而下一瞬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稀稀拉拉的箭雨无一射到空处,就算要躲开都略显困难,靠着长枪拨开箭矢,也有人免不了中箭,而随后更多的箭雨覆盖而来。

    和刘备麾下弓箭手都只是用来散射压制,根本不需要瞄准敌人,只需要成建制的覆盖不同,在恢复了应该具有的水准之后,江东弓箭手搭弓射箭之间已经选择好了自己的目标。

    在这种对方冲锋运动的情况下,数千箭矢仅仅只有十分之一落在了无人的空处,其他的基本都朝着对面的骑兵射去,就算是匈奴精骑有着惊人的技战术,在这种情况下区区一杆长枪也不可能拨开所有的箭矢,当即不少的匈奴精骑身中数箭。

    “惊人的命中率。”陈曦咂舌道。

    “没用处,匈奴精骑的意志非常可怕,不少正面的身中数箭的士卒已经重伤濒死,有的甚至已经死了,但是他们却硬撑着没有坠马,恐怕是在后面的精骑铺路。”周瑜神色凝重的说道。

    “冲!”昆绾之前已经下定了决心,所以在见到如此一幕也没有任何的动摇,所有的精骑在他的号令下疯狂的朝着汉军回击,双方三波箭雨立见高下。

    作为能一边躲避一边射击的江东弓箭手在远程攻击上确实占有绝对的优势,但就如周瑜所说的,基本没用,那些最前面的匈奴精骑几乎都被射成筛子了,但是却依旧死死的抓着缰绳,真正坠马的寥寥无几。

    至于战马,靠着那远比人强无数倍的生命力,这么一会儿射中的箭矢导致扑街的战马并不多。

    这种情况下对方冲入本阵几乎已经成了定局,至于前军的丹阳精锐现在和北匈奴精锐搅成一团,双方谁都无法脱离,李严有心腾挪出一部分兵力前去抵挡却被北匈奴的前军死死拽住。

    “你该不会没有什么办法了吧。”陈曦眼见周瑜现在还不见动作,当即询问道。

    “都到这个时候,你还想怎么样?”周瑜无语的说道,“继续往下打,接下来就是消耗战了。”

    话说间之前一直在天空隐现的云气骤然摊开向着四周滑去,无数的士卒都感受到了回流的体力和附着的防御,甚至身上流血的伤口都被强行压制。

    “守住本阵!”周瑜亲自站在车架上指挥道,不过随即就有两根箭矢朝着他射了过去,自然两支箭矢都被周瑜轻易的拨开。

    “精神天赋?”昆绾舔了舔嘴唇,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大一条鱼。

    “杀!”昆绾收敛了神色之后当即大吼一声,他并没有参与拼杀,现在还不到他下台的时候,必须要熬到对方岌岌可危的时候。

    只有到了那时,他才能一鼓作气攻入对方本阵,将之打的溃败。

    随着昆绾一声怒吼,天空之中代表北匈奴的云气也骤然的消耗了起来,所有的武器之上都加持上了云气的攻击效果,虽说远不及周瑜阵法的精妙,但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周瑜在发现这一点之后当即起身开始亲自指挥大军,在周瑜的号令之下,很快就解放出了大半的丹阳精锐,但这个时候北匈奴精骑已经成功将左翼杀得凌乱,再进一步就能杀入阵中。

    周瑜看也不看那一边,转而将丹阳精锐调入右侧辅助程普防御右翼的匈奴精骑,而有了这一部分后援,原本就因为心态稳定和匈奴精骑打的有声有色的汉军,趁机将匈奴精骑推开了一段距离。

    与此同时,周瑜也抓紧时机,将中军的自己等人朝着右后侧移动了一段距离,并且抽调了后军和前军的兵力,压缩了左翼的兵力。

    这么一来原本的方阵在周瑜的调动之下变成了后宽前窄的梯形,整个周长瞬间被缩短了一部分,需要在防御上投入的兵力顿时少了小半。

    “这情况不妙啊。”陈曦神色凝重的说道,“公瑾说个老实话,你能撑多久,我看你一开始就变阵了。”

    “放心,你我的安全没有任何的问题,我只是想试试看看能不能不依靠外人杀出去。”周瑜一边回答陈曦的提问,一边调动兵力,继续压缩前军,最后几乎让原本庞大的前军近乎全数挤入了防御圈。

    “那就好。”陈曦当下心中一稳,周瑜还有把握不借助外力杀出去,对方肯定是有的放矢,原本还有些担心的他顿时稳住了神情,要知道之前他已经有些后悔了。

    说实话,这是陈曦第二次真正意识到危险,第一次是许攸带给他的,但是那次太快,快到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而这次不同,匈奴精骑的攻势是在一点点的压迫过来,他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种压力。

    若不是旁边还有个周瑜,陈曦搞不好现在连神色都没办法稳住,毕竟说真的,有时候陈曦相信别人的能力比相信自己的能力还过分。

    而这次陈曦深切的相信着周瑜还有贾诩,相信他们的能力,相信自己就算是作死,他们能兜住。

    实际上周瑜也一直在窥视陈曦,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像周瑜说的那么稳,在前军收缩起来之后,匈奴精骑终于腾开了手脚,能全力以赴的攻伐汉军。

    这种实力,就算是接连压缩防御,让双方实质交战人员下降到五百左右的周瑜也倍感压力,但是陈曦却并没有惊慌。

    说实话,这个时候要不是陈曦还在身边,周瑜恐怕都要考虑如何撤退,而不是尝试不借助外力杀出去。

    也即是说这俩现在的情况完全是靠着对方才拥有了信心,嗯,也许只是一种不在同龄人面前丢脸的傲气吧。

    “只要你的援军能在一个时辰抵达,我绝对没一点问题!”周瑜扭头看着陈曦说道,他现在还没有在精神天赋的察觉范围内感受到其他的精神天赋或者军团天赋。

    “只要不擦肩而过,绝对够了。”陈曦低头默默地算着时间,就算他没有给刘备传信,到贾诩和呼延储见个高下之后,也会在休整之后通知赵云出兵救援。

    再算上陈曦等人返回时行进的距离,讲道理赵云跑过头都有可能,不过以陈曦对于贾诩的了解,肯定会给赵云指出一个大致范围,虽说这个范围在现实而言会很大,但以白马的速度散开找,绝对能找到,根本不用担心。

    实际上陈曦估计的没错,赵云现在确实是正在找,他麾下打到现在还剩下五千多的白马义从,在赵云的命令下已经由什长带队分成了五百队正在寻找战场。

    不过比较坑的在于,赵云之前的距离差了陈曦那里有个两百多里,虽说之后赵云看着贾诩预估的范围,往西冲了一百多里,陈曦被匈奴追上的时候也往东跑了一段,但双方的距离也有个**十里。

    这个距离对于普通侦骑三十里的范围来说几乎没有找到的战场的可能,所以到了这种时候赵云其实已经非常着急了,毕竟出事的是陈曦,由不得他不着急。

    赵云骑着夜照玉狮子,心中不安的在原地转圈,五千多白马义从已经全部散开去寻找战场,但是赵云本人却依旧有些心乱。

    “子龙,陈侯吉人自有天相,你这样着急也没有什么办法。”马云禄眼见赵云心情急切于是开口劝慰道。

    “不,我有些心神不宁,说实话,这多年,我基本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赵云有些急切的说道。

    “咦……”就在赵云不安的时候,吕绮玲突然惊异的看着西方。

    “怎么了,绮玲?”马云禄扭头过来问道。

    “可能是我眼花了吧,我刚刚在那里看到一个小点飞上去,又落下去。”吕绮玲笑了笑。

    距离近百里啊,那个小点先是出现在地平线,然后又落下,虽说吕绮玲不懂数学,但是这么远的距离,那一起一落之间的距离怕是有个百丈,而时间不过一瞬,怎么可能有东西这么快?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