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我竟无言以对

    血腥的顶级军魂拼杀,让双方的士卒不断的坠马,看似西凉铁骑杀得更狠更快,但整个大军的局势却逐渐的向北匈奴偏转,西凉铁骑虽勇,却也很难冲杀出由匈奴禁卫率领的精骑大军。

    两支最顶级的精锐都在咬牙坚持着,只等待着对方无法承受住这可怕的损失自然崩溃的那一瞬间,发动致命一击。

    华雄的西凉铁骑被带偏的时候陈曦和周瑜便心知有些不妙,不过也亏之前金雕出现,两人已经做好了厮杀的准备,否则就现在这一个情况,普通将帅绝对是手脚冰凉。

    “李严,压缩防御范围,程普箭雨压制。”周瑜在华雄彻底深入丁零大军之中轻叹一声,随后给两翼的士卒下达了命令。

    “我也来。”吕蒙虽说年轻,但是本身就有极佳的战场直觉,眼见华雄冲入敌方本阵,当即从中军策马冲出对着陈曦和周瑜说道。

    “你站在这里就行了。”周瑜拉住吕蒙,“你现在更重要的是学习。”

    吕蒙不由得一愣,“我已经拥有了精神天赋,这天下大多数的人都不如我了,为何不让我去实践,实践比站在一旁学习更有效果。”

    “切。”陈曦在一旁撇了撇嘴懒得和吕蒙说,而周瑜开口解释道,“从精神天赋上来讲,你确实超越了这天下大多数的人,但是你的对手从来不是这些庸碌的普通人,你的对手是我们这个层次,而你觉得你和我有多少差距?”

    吕蒙脸不由得一拉,他又不是笨蛋,虽说不喜欢学习,但天赋在那里摆着,不说别的,强弱之势还是能看明白,他和周瑜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乖乖呆在这里。”陈曦扭头对吕蒙说道,“接下来的战斗,很危险,要真出事了,搞不好我们要逃跑都有点难度。”

    匈奴禁卫率领着近万匈奴精骑在和西凉铁骑拼杀,也亏华雄经验丰富,在发现情况不妙之后当即缩小了受攻击的面积。

    虽说杀伤量直线下降,但伤亡也小了太多,军魂军团抗拒死亡的特性让西凉铁骑对于匈奴这一支精锐一直保持着威胁,双方的战况一直焦灼。

    另一边昆绾在确定西凉铁骑这支军魂军团被拖住之后,当即率兵朝着陈曦那里的汉军发动了攻击,而这时外围的杂胡已经散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并不进行攻击,只是远远包尾着整个汉军。

    很明显匈奴打着一口气全灭汉军的主意,至于能不能实现那就要看昆绾的能力了。

    “你说,现在朝着我们冲过来的那个匈奴右贤王有没有军团天赋。”周瑜眼见杂胡的大包围圈散开一条通道,北匈奴在昆绾的率领下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当即说了一个冷笑话。

    “我说没有你敢信?”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和杂胡冲锋时完全不同,北匈奴的节奏更快,几乎瞬间就高速突刺到了汉军正面,程普和李严皆是条件反射的拉弓搭箭朝着北匈奴射去。

    霎时间箭雨迸射,数千箭矢朝着正面的杂胡射去,然而在汉军箭雨迸射的那一瞬间,北匈奴的精骑直接以昆绾为首左右分开,化作两个大弧朝着两翼掠去,无数的箭矢直接在地面上扎出密密麻麻一片的丛林。

    之后北匈奴在昆绾的率领下在左右两翼以蛇形穿梭出一个大圆,汉军戒备异常,但是却未见昆绾发动攻击,直到左右两支大弧在合并的瞬间,双方骤然切割而过,速度也猛地上升,然后再汉军猝不及防之下发动了攻击。

    好在周瑜也是谨慎,做什么就一直做什么,所有的弓箭手除了配备近战用的佩剑以外,对于弓箭射击近乎成了本能。

    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在北匈奴猝不及防的攻击下,将手上的箭矢射出,霎时间不少匈奴精骑坠马,不过毕竟没有了丹阳精锐和乌丸射手的配合,箭雨疏疏落落,虽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是却无法阻止住北匈奴的冲锋。

    眼见北匈奴顶着箭雨根本不给后方弓箭手机会,周瑜当即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琴音复响,军团天赋直接化作暗红,原本第一线抵抗北匈奴的弓箭手直接将弓箭丢下,操起佩剑直面北匈奴精骑,仿若要在这里和北匈奴精骑见个生死。

    北匈奴的精骑如奔雷一般朝着正面碾压过来,骑兵对步兵何曾有过畏惧,面带残忍的笑容,挺着长枪,斜着朝这些没有防具,只有一柄佩剑的江东弓箭手刺去。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彻底颠覆了所有人对于江东弓箭手的认识,手握长剑的江东弓箭手,在北匈奴精骑刺向自己的瞬间就地一滚,双手握住佩剑,左右横扫着朝着马腿斩去。

    挨了这一击的的战马统统断了前蹄,马背上的匈奴精锐在马失前蹄的瞬间就朝着前面坠去,根本控制不住身形的他们在瞬间就被后面手握长剑的江东弓箭手刺死。

    在前方匈奴精骑马腿折断,士卒被绊倒的战马甩飞的瞬间,身后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的匈奴精骑依旧冲了上来,和最前方倒下的匈奴精骑拥堵在了一起。

    近乎是瞬间汉军正面的匈奴精骑就遭遇到了足以致命的攻击,整个军团的冲锋当即被遏制,而侧翼的李严在匈奴兵被迫停滞的瞬间就率领着进入极致状态的丹阳精锐对着被一波打懵的匈奴精骑发动了反冲锋。

    进入极致状态的丹阳精锐除了在突击破阵方面不如匈奴精骑,其他方面完全不逊色于对方,甚至在组织力方面远远胜过匈奴精骑,因而在对方大乱之间当即抓住时机冲了上去。

    原本就因为江东弓箭手悍不畏死的滚入马蹄之下,奋力斩断马腿致使整个阵形大乱,加之一旁趁势而起的丹阳精锐骤然突进过来,抓住匈奴精骑混乱的局面一阵猛揍。

    在流畅的调动之下,丹阳精锐顺利的咬住匈奴精骑,让匈奴前军的混乱一直无法解除,只能在失去速度之后靠着长枪和装备精良的丹阳精锐打一场不合适的肉搏近战。

    “好狠。”陈曦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轻叱,在当初周瑜时不时训练麾下士卒在地上抱成一团滚圈圈的时候,陈曦就曾怀疑周瑜可能要使用这种方式来击破匈奴骑兵。

    陈曦虽说没直接问周瑜当初辽东的战况,但是旁敲侧击之下也知道周瑜吃了大亏,而周瑜这种人属于绝对不可能在坑中绊倒两次的典型。

    所以陈曦就一直在观察周瑜,果不其然,之后周瑜和陈曦一路北上,周瑜就时不时让一群人抄着佩剑在地上矮身翻滚,而且一边翻滚,一边挥舞佩剑。

    陈曦也不是没想过用这种方式击败骑兵,要知道岳飞用这种方式连铁浮屠都打的溃败,可以说这算是步兵战骑兵非常正确的一种方式,但是光想想这种方式的成本陈曦就放弃了。

    一方面从一开始陈曦就不想用这种方式,最开始想起这种方式的时候也基于他们骑兵不足,战斗力不强,以防万一准备的,但是到后来他们的骑兵也多了,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作战。

    毕竟能在将领的号令下做这种举动的士卒,不说其他,至少在意志方面绝对不是开玩笑,几乎都是实打实的死士,既然能被称为死士,那也就意味着不可能是常规兵种。

    更何况意志这么坚定的士卒,只要好好操练一番绝对是一等一的精锐,而且绝对是己方势力坚实的拥护者,既然如此损耗掉的意义何在,优秀的人才可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陈曦自然就放弃了这种手段,但这并不代表陈曦不知道这种方式,当然陈曦也没公开过这种方式,至于提防,也不需要,白马不需要近战,铁骑的精锐天赋是加持给骑兵的,又不是只加持给士卒,所以砍马腿的价值还不如去砍人……

    毕竟相较于人体肌肉和战马肌肉同比例强化之后,肯定是人砍起来更好砍一些,所以砍马蹄这种战术对于西凉铁骑直接就是扯淡。

    西凉铁骑的战马要是不加持精锐天赋,早就被乱箭射死了,真以为射人先射马是开玩笑的?

    不过周瑜训练的时候陈曦也没太在意,毕竟这种技巧算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技巧,只要你不怕死,敢于同归于尽,其实就算不用这种方式,骑兵打你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任何兵种只要完全不怕死了,对手就算是军魂军团,战士用命,也不是不能击杀的,但问题是全军都悍不畏死了,那高度统一的意志不就是军魂吗,所以这就是一个扯淡的命题。

    陈曦也就是看个热闹,结果现在的热闹真的出现在了陈曦的面前,周瑜的士卒在经过短暂的训练之后,真的做到了直用生命去抵挡敌人攻势。

    这从本质上讲压根违背常理,但就这么发生在了陈曦的面前。

    【好狠,我终于明白了周瑜明知道短暂的训练根本达不到效果还要不断的训练那些士卒的原因,所谓的短时间激发士卒死战的决心是这么用的。】陈曦面色凝重的扫了一眼周瑜,他已经明白周瑜是如何做到的,他也能做到,但他不愿意做!

    陈曦和周瑜所创造的军团天赋本质上都是让士卒心灵之中原本具有的某种情绪骤然放大,最多两人用的方式不同。

    确实短时间的训练只是让这种简单的技巧被江东弓箭手记在心头,但真要使用那就是笑话了,不过周瑜要的就是记在心头。

    以至于详细的解释,依靠多年的经验,多数的士卒都知道并且确定这确实是最正确的步兵击败骑兵的方式,但方法是对的不代表一定要使用,人都是爱惜生命的,能自己不死还是不要死得好。

    这也是很多时候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当英雄,所有人就都有一条活路,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当英雄的重要原因,毕竟都期待着别人站出来,自己保存下去,所以最后大家都死了。

    而这种作战方式同样,只要百余人人冒着必死的危险冲上去,直接就够将正面的骑兵打停,当然这么一下这些人绝对死了,就算不被战马踩死,高速冲锋的战马倒下产生的冲撞力也撞死了。

    周瑜的做法则是不断灌输这些知识和技巧,让士卒认同这种技巧,这很简单,毕竟是正确的技巧,士卒也都知道,但到大战的时候基本没人会用。

    至于这次成功的原因,实际上算是周瑜短时间拔升了士卒某些情绪,就像某些时候明明智商正常,脑子要说也算清楚,但是在某种情绪之下人就会做出某些不理智的事情。

    周瑜就用了这种方式,用军团天赋勾动了这种情绪,而长时间的训练和宣贯,让士卒的脑子里面正好又有最正确的和骑兵作战的方式,手上握的又是剑,左砍右砍效果都一样。

    既然只要做了,不管怎么砍都能斩断马腿,那么这个时候被周瑜强行引动的情绪控制住的士卒做出这种事情也就不足为奇。

    陈曦在想通这些之后就明白,当初周瑜在和他攻击北匈奴营地遇到乌洛兰氏可能打不过的时候,为什么要说在他说使用的时候陈曦和他一起勾动死战的意志。

    也由此陈曦才明白,周瑜为什么要说虽说勾动这种违背常理的情绪只能支撑几息乃至十几息,但这也够了,因为对于这种战斗方式来说那几息就足够奠定局势了。

    至于冲出去的那些士卒,自然死了,一吨重的物体以极高的速度冲撞在一个普通的步兵身上,那个步兵早该死了。

    “怎么,想说什么?”周瑜眼见陈曦盯着自己不由的一挑眉问道,“百余士卒和数千大军比起来,你觉得哪个更重要?”

    “唉,如果不是这种强制性令士卒赴死的方式,我大概会更认可。”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所谓的战争不就是为了我们的信念,我们的觉悟,我们的利益,用我们认为正确的方式驱使他们去卖命吗?”周瑜嗤笑道。

    陈曦一怔,完全没想过周瑜居然会如此回答,但是略一思考之后,哭笑不得的说道,“如此正确的回答,我竟无言以对。”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