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以最糟糕的局面去算计

    文聘自周瑜下令之后,率领百余骑先行南下,一路狂奔,可惜和赵云檫肩而过,好在百余骑皆是一人三马,速度极快,虽说错过了赵云,但是一路南下的他们却迎头撞到了张绣一行。

    “诶,那好像是仲业!”孙策的视力好的惊人,远远的就看到那百余骑领头的是文聘,当即驾马前冲,将文聘一行人统统拦住。

    “见过主公。”文聘见到孙策先是一愣,随后大喜,孙策麾下的士卒都知道,周瑜和孙策两人联手所爆发出来的威力可是远远的大于两个人单独使用。

    “你怎么在这里,公瑾呢?我记得公瑾很喜欢让你做护卫。”孙策好奇的询问道,完全不知道这句话严重挫伤文聘的自信心。

    一直认为自己有大将潜质的文聘,在这一句话下,突然发现自己貌似一直干的都是护卫的活,再想想自己的军团天赋,文聘略感伤心,貌似被派去做护卫也不是没有道理了,完全不适合攻击啊。

    “周将军和陈侯都在北方,之前两人联手端了北匈奴后方,现在正在被追杀,周将军让我先行南下求援,避免陈侯先前安排的护卫和他们擦肩而过。”文聘快速的解释道,孙策不由得一愣。

    孙策摸着下巴,装出一副老成的神色,随后又觉得不像一回事,咳嗽了两下。

    “这么说,公瑾他们情况很糟糕了?”孙策咳嗽了两下算是调整好了心绪,瞬间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

    “周将军临走时告诉我,能快则快,不能快就就反身而行,他们的安全没有任何的问题,最大的损失不过是士卒的损失。”文聘对着孙策恭敬的回复道,虽说这几年下来已经见多了孙策的二货,但孙策那野兽一般的直觉更让文聘感叹。

    “能快则快,不能则返身而行”孙策和马超对视了一眼一脸不解,话说救人如救火,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也就是说在周瑜看来自己完全没有什么安全问题。

    “周将军说不管你们的救援来的多么隐秘,都不可能瞒过北匈奴的眼线,所以他们必然已经发觉,可能现在没有动手,但必然会出现。”文聘将周瑜的缘由给解释了一番,孙策和马超对视了一眼,完全不能理解。

    “哦,那我去救公瑾。”孙策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文聘的话一样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一旁的张绣和张颌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没听见对方的建议,还是听见了当做无视了,孙策这性格也真够可以的。

    “周将军说如果主公听完依旧要去救援,那么请全力开启军团天赋,一路北上。”文聘就像是之前那些话已经变成了空气一样,面无表情给孙策复述周瑜的话。

    “开军团天赋,冲上去,救公瑾!”孙策吼了两声,然后一夹马腹朝着前方冲去,随后所有的骑兵都随着孙策一起冲了出去。

    孙策一马当先冲出,金色的辉光直接笼罩了张绣,张颌,马超等人,而随后三人也开启自己的精神天赋,三大辉光笼罩了所有的骑兵,军团天赋以及孙策的君主天赋双层刺激之下,三大本部骑兵速度骤然上升了一大节。

    在之前孙策等人出营朝着北方奔袭而去的时候,驻扎在幽州北部和汉军对峙的北匈奴也如周瑜所预料的一样有了反应。

    虽说赵云前去救援陈曦的行为对于这一战场来说,可谓是突发事件,但是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北匈奴的侦骑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到了。

    战场上让敌人想做的事情做不到,本身就是最高等的战术之一,所以在看到赵云率领白马义从冲杀出去之后,丘林碑想也不想便回后营整兵准备追袭。

    不过等丘林碑点齐人马,准备出营的时候,天边已经滚过了孙策,张绣等人的大军,这让丘林碑不由得有些担心,比实力他并不怵汉军任何一位,但打仗比的又不是个人实力。

    张绣,马超,孙策等人的战绩他也在之前溃逃回来的杂胡那里了解过,三人都不是水货,单他一个人追上去绝对心有余而力不足,万一挨了伏击,自己能杀出来,族人也没了。

    这就让丘林碑有些犹豫了,至于找须卜成,稠浑等人,丘林碑也只是在脑海里面闪了一下,毕竟呼延储也需要有人保护,单于在任何时期都是北匈奴的信仰。

    不过就在丘林碑犹豫的时候,兰氏带领着一千北匈奴禁卫出现在了丘林碑面前。

    “丘林,单于让我带一千禁卫前来帮你,不需要你进行太多的攻击,能战则战,不能战则退。”兰氏将一千北匈奴禁卫交割给丘林碑。

    “必不负单于期望。”丘林碑郑重其事的说道,随后率领六千匈奴精骑和兰氏一起朝着孙策等人的方向追去,至于到时候动不动手,等追上再说。

    丘林碑的战鹰算是少有的神鹰,若非呼延储那只金雕实在可怕,这只鹰恐怕会是当今天下飞的最快的动物。

    虽说这鹰仅仅只有练气成罡的实力,但天生就是为了飞翔而生的凶禽,在飞行上的优势根本不是其他后天修炼的生物所能媲美的。

    要知道就算没有内气,只是最普通的鹰都可以猎杀每秒五十米飞行速度的雨燕,而拥有了内气飞行速度成倍提升,抵达练气成罡之后,赤兔什么的比飞行都不可能比过的。

    所以这只练气成罡的鹰,轻轻松松飞到常规鹰的两倍的高度,十五千米的高度,正常内气离体虽说能看到那么远,但是在那么大的视野面之中找到十五千米外的鹰,真心是做梦。

    所以对于这只鹰来说,除非是一早被黄忠那种顶级箭手锁定,否则绝对不可能被轻易干掉的。

    正因为有这只鹰,丘林碑才能稳稳地吊在几十里之外,而这个距离,就算是白马反应过来要袭击,丘林碑也是说走就走。

    “北上的这些人全都率领的是精骑?”丘林碑听着鹰啼一脸古怪,汉朝的精骑战斗力当真非常有保证,但可怕的训练难度也让精骑的数量直线下降。

    汉军这七八千精骑,在三四个拥有军团天赋的内气离体的统帅下,就算是来个一两千没有最终大招的军魂军团,也能死死的挡住,可以说这是一股足以影响一场战争的力量。

    【他们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是要对付我们的后方,不过不对啊,我们后方这次隐藏的非常隐蔽,而且留下了的大量精锐,就算这七八千精骑知道地方也不可能造成危机。】

    丘林碑一边往前追,一边默默地思考着,不管怎么说内气离体在任何地方都是顶级战力,而具有军团天赋的内气离体更是一个国家的瑰宝。

    这种人派出去四五个,由不得丘林碑不谨慎,毕竟他们匈奴人算上阵亡的到现在也才只有五个人具有军团天赋。

    【那个叫赵云的家伙率兵离开了,他的骑兵虽说速度快,但是战斗力并不强,最多算是顶级辅助兵种,不过没了他,剩下这四个人,我要不要试试。】

    丘林碑默默地掂量着己方和对方的战斗力,对面四个军团天赋,七八千精骑,而他六千精骑一千军魂军团,要打的话,也不是没有胜利的可能。

    战斗力方面,说实话,面对这种级数的精锐骑兵,就算是吕布那种实力,也只能短时间之内在云气的压制下爆发出全部的战斗力,所以内气离体真进入这种高级别战场,只要不出现太意外的情况,基本不会影响整个战局。

    何况丘林碑再怎么说手上也有个一千多的军魂军团,在大军团作战的情况下,这一千人领头破阵顶你四五个内气离体完全没有问题,只不过让丘林碑头疼的是,就算有这种实力,他也没有把握。

    有七八千精骑啊,就算对方战场打不过他,要杀出去,他也不好拦住,虽说他想做一票,最好能杀个带军团天赋的内气离体,不过击败对方容易,甚至击溃都有可能,但是要杀掉对方真心不容易。

    【算了,先吊在后面,看看有没有机会,只要能做掉一个那就值了。】丘林碑默默地将之前想要出手的想法压了下去。

    毕竟对于现在的北匈奴来说,族人是非常重要的,能减少损失那就尽可能的去减少,为了一个可能击杀汉军具有军团天赋的将领的机会,搭上至少三四千北匈奴精骑,丘林碑果断放弃,又不是绝对能干掉一个。

    一路吊在孙策等人身后的丘林碑得到侦查鹰新的情报之后不由得一怔,对方居然突然展开军团天赋全速朝着前方冲去,这下丘林碑直接尴尬了。

    毕竟丘林碑的军团天赋虽说不错,但是也只能覆盖三千人,而他的麾下足足有七千人,去掉一千北匈奴禁卫不计算,还有六千人,而他的军团天赋完全做不到全覆盖。

    “该死!”丘林碑暗骂一声,这情况糟糕的简直不能再糟糕,要是舍弃三千人,只带着军魂军团和三千本部冲上去,那简直就是在送死。

    而要是不开军团天赋,以前方那些开了军团天赋的精骑的速度,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将他们甩开,这样就算他有战鹰,能观察到前方,就算有什么可乘之机,也没能力去占便宜了。

    眼见战鹰在天空盘旋,丘林碑当即下定了决心,吹了一声口哨,让战鹰继续去盯住前方的孙策等人,而他则是保持着当前的速度尽量不损耗太多体力的朝着前方追去。

    而这也是周瑜的目的,作为心思缜密的智者,周瑜在发觉北匈奴的金雕之后,就不再以之前的眼光去看北匈奴,而是直接以最糟糕的情况去应对对手。

    也即是周瑜以北匈奴不止有一只这样的金雕,而是有两只,三只,乃至更多只,直接以在必要的情况下,北匈奴能收集到所有的行军情报为前提做出决断。

    因为知道孙策是去了雍凉,所以周瑜笃定马超必然被孙策说服,这么一来就算带着完整一部的六千人兵马,他们两人也能开军团天赋直接以最大的速度前行,不存在军团天赋无法覆盖军团,导致同一部兵马素质出现差异,进一步致使行军速度不同。

    这样就有了整支军团全速前进的前提,也就有了甩掉后面尾巴的资格,毕竟战鹰再厉害,也只是情报厉害,不代表你的行动力也能达到这个档次。

    有了这么一个差别之后,周瑜就能和孙策先一步回合,然后叠加孙策,陈曦,周瑜三人的军团天赋,直接让这个军团的大部分士卒都达到准三天赋的状态。

    虽说陈曦和周瑜的天赋都有一个“伪”的前缀,但是三个天赋叠加起来也相当于两个军团天赋,就算有一些自身承受力方面的问题,绝对实力也能推到精锐那个层次,那样短时间爆发出来的实力稳稳的够逼平,乃至逼退身后的追兵。

    等迫退了身后的追兵,再开军团天赋南下,甩开对方并不困难,而那只追击他们的北匈奴,在遭遇一场挫败之后肯定会重整旗鼓。

    这也就给了周瑜和陈曦等人单独面对那支可能存在的幽州北部北上的匈奴精骑。

    那个时候不管孙策身后那支北匈奴是否追来,已经甩开原本追兵的汉军有足够的实力去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北匈奴的一部兵马,而且也有绝对把握战而胜之。

    可以说周瑜从让文聘南下开始其实就已经谋算好了之后的每一步,所以他一点都担心,当然这也是周瑜对于孙策了解的过于深刻,同样也是周瑜对于陈曦这等外人,存在戒心的表现。

    不过周瑜对于陈曦等人是否保留着不低的戒心,但是在面对北匈奴率领的杂胡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的时候,还需要两人同心协力度过难关。

    这一刻汉军的弓弦暴鸣,箭雨迅疾的落下,不少的杂胡骑手直接坠马而亡,但是至始至终没有一个胡骑张弓反击,踏着血色,阵形之中延伸出两道犬齿,朝着汉军的延伸而出的锋线咬去。

    这一刻西凉铁骑的锋线如同被刀切出来一般的平整,三层由锋矢阵组成的梳子一样的阵形在华雄的率领下朝着杂胡的犬齿阵形铲去,大有一口气铲碎整个阵形的气势。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