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无巧不成书

    “靠你们了,我所能做的就是在这种让他们感觉到羞耻的情况下逼迫他们获得胜利,如果这样都输了,想来他们会明白的更多,我们也会明白的更多。”布拉赫苦笑着说道。

    说实话若非必要,真的不想如此,赢了最好,如果输了,这种条件下依旧输了,那可就真要知耻而后勇了!

    且不言益州和贵霜的战事,汉匈之战在周瑜和陈曦撤退的那一刻开始就走向了汉室设定好的道路。

    “赶紧跑,赶紧跑,再不跑就要出事了。”陈曦吊儿郎当,完全不担心被追上会被匈奴人砍死的危险,还是一脸调笑,这种心理素质,就算是周瑜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我觉得我跟着你迟早出事,我要不要在这里将你丢出去算了。”周瑜一脸抑郁的驾着马说道,他实在是无力吐槽陈曦的心态问题了。

    “哈哈,要是在这里将我丢了,说不定是你被追上然后被干掉。”陈曦笑道。

    完全不担心周瑜真的这么干,他们两个倒霉孩子,现在真的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起跑的话,就算被追上了,也有一点抵抗的力量,要是两人分开,不管是谁被追上都会倒大霉。

    周瑜撇了撇嘴,他又不蠢,之前那么在北匈奴老家踹了一脚,又没有踹死,这一次北匈奴肯定会用出天魔解体之类的超级招数,不说别的挨了这一招,北匈奴部落挤也要挤出来一部分人来报仇。

    毕竟相较于延绵几百年的血仇,这种更明确,感触更深的仇恨更容易让人狂乱,所以不管是陈曦还是周瑜都清楚在自己身后现在追过来的北匈奴远比之前看到的多,当然相对的北匈奴后方的防御也就更糟糕。

    不过北匈奴后方防御那已经不再是他们两人关注的事情了,他们只需要赶紧跑,不要被追砍就可以了,光想想身后有个几万暴怒的北匈奴成建制精骑,周瑜和陈曦都深感刺激。

    当然,如果是被追上,那就不是刺激了,而是要命了,所以周瑜和陈曦也就最多是嘴上扯扯淡,脚下没见停的。

    “话说,我记得你不会骑马啊,一直都是坐车,怎么现在我看你骑马骑的也是挺好的。”周瑜眼见陈曦一夹马腹拉开自己半个身位不由得开口调笑道,“没想到你马骑得其实挺不错的。”

    “呵?”陈曦撇了撇嘴连头都没回,“北人骑马,南人乘船,你都能骑马,我要是骑不好,不是丢了北方人?”

    “北人吗?”周瑜突然面色一整,皱着眉头看着陈曦的后脑勺,“北匈奴更擅长骑射吧。”

    陈曦闻言也是眉头一皱,马速不由得放缓,和周瑜平齐,侧头开口道:“这么一说的话,也确实有道理。”

    “按照你的猜测北匈奴什么时候能追到我们?”周瑜突然开口询问道,“如果我预料不出错的话,北匈奴可能要围堵我们,在这里他们比我们熟悉。”

    “嗯,按照我的估计,北匈奴来之前我们的援军就来了。”陈曦自信的说道,“所以不用太过担心,不过这里的地形啊,他们比我们熟悉倒是真的,只是他们没办法确定我们的行进目的啊。”

    “嘎”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传来一声鹰啼,周瑜和陈曦对视一眼,瞬间抬头望天,晴空之下万里万里无云,只看到有一只金雕在他们头顶盘旋。

    “放箭!”周瑜和陈曦几乎同时给华雄和文聘下令道,北匈奴用鹰侦查完全没有超乎他们的预料,只不过在内气离体的箭术之下,这些训练不易的雄鹰有几个能躲过这近乎等同于死亡的箭矢。

    华雄和文聘当即搭弓射箭,注入内气的箭矢,如同流光一样朝着高空之中的那个黑点射去,然而在陈曦和周瑜吃惊的眼神之下,那只金雕先是一个高速冲刺闪开华雄的箭矢,随后一甩翅膀,一道金色光刃将李严的箭矢打飞,之后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飞向北方。

    “……”周瑜和陈曦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吃惊之色,一只内气离体的金雕!

    “这怎么办?”陈曦尴尬的看着周瑜询问道,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估计。

    这么多年来陈曦从来没见过猛兽和凶禽成就的内气离体被人驯服,而很明显作为凶禽的大鹏雕,成为内气离体之后飞行速度简直让人绝望,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到底是怎么驯服的?

    “还能怎么办?这种情况下,我们之前做的所有的掩盖都没有意义了,而且行军路线也失去了意义。”周瑜也是面色凝重,这么一个通灵的侦查雕,在侦查上优势太过于明显了。

    本身鹰,雕这种猛禽就非常聪明,能被训练到用以侦查的程度,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而内气离体的动物本身就有相当的灵性,这么一来智慧恐怕已经相当于十岁左右的儿童了,这简直是不可抹杀的优势。

    “既然如此,那就赶紧跑吧!”陈曦没好气的说道,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意外。

    周瑜点头,这种情况下赶紧跑才是上上之选,真要被追上那就麻烦了,现在已经被对方的侦查鹰发现,以匈奴人的骑术和对于北方地形的了解,被追上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北人骑马啊,不是说笑的。

    周瑜大致的预估了一下士卒的体力和耐力,然后无奈的开启军团天赋,“咱俩轮换,保持一半的状态,先跑吧,我估计伯符也快来了。”

    “没问题,我这边不出意外是子龙带着白马义从,不过能跑先跑,真没想到北匈奴还有这种底牌。”陈曦点了点头说道,他们两个轮换着刺激士卒赶紧跑,能不动手最好不要动手。

    陈曦和周瑜完全不知道,如果之前他们不射箭的话,那只雕对于他们会视之不见,毕竟这只雕并不是专业的侦查雕,可是那一支箭,让这只记仇的雕以数倍的音速飞往北方,开始找人帮忙。

    和陈曦,周瑜所猜测的差不多,匈奴人正在狂乱的追杀他们,不过由于他们一路谨慎,不仅留下的痕迹不多,而且还多被掩盖,北匈奴要追杀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至于用鹰侦查,匈奴人也不笨,普通的鹰侦查有内气离体级别将领的军队,那基本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训鹰如果没有练气成罡的内气,在面对内气离体将领射出来的箭矢,基本没有办法躲避,然而练气成罡的内气啊,对于动物来说可是非常稀有的,简单来说北匈奴也没有这种侦查鹰啊。

    所以北匈奴也只能默默地用人力侦查方向,可惜不管是周瑜还是陈曦都是谨慎之辈,伪装做的都是相当的不错,尤其是用肉诱惑草原狼,将大军行进过的痕迹抹得乱七八糟,虽说浪费了不少的羊肉,但痕迹算是消除的七七八八。

    毕竟羊肉什么的,说老实话,不就是昨天晚上从北匈奴那里蹭来的,丢掉也不心疼,毕竟已经丢了百万牛羊,也不在乎再多丢点。

    总之用这种方法,让清点完人口,之后又征召了一部分兵力,组成大军的北匈奴基本失去了汉军的踪影,至于派去的那千多吊在汉军后面作尾巴的杂胡早就被华雄剿灭。

    讲道理右贤王昆绾的做法其实完全没错,根基比报仇要重要,晚两个时辰并不难追到,就算有周瑜和陈曦特意的掩盖,花费点时间和人力也能找到,不过人力和时间啊。

    陈曦和周瑜的兵力以及士卒的精锐程度,就属于那种人少了没用,人多了北匈奴又分不出几路去寻找的典型,这也是陈曦和周瑜还有心思闲扯的重要原因,只要不出意外的话,周瑜和陈曦自觉可以无灾无险的溜回去。

    然而有句话叫做无巧不成书,周瑜和陈曦的布置能让他们轻轻松松的赶回去,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真就能如此轻松的撤回。

    原本那只金雕,是呼延储确定局势之后,通知昆绾和乌洛兰氏南下的送信金雕,作为一个内气离体的动物,也是有着自己的矜持,至少普通人根本没有资格驱使它。

    就算是呼延储救过它,它也只执行呼延储下达的命令,多余的事情不会去多做,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陈曦和周瑜条件反射的命令放箭射杀这只金雕,说起来这只雕看到了也当作没看到。

    可惜那一箭上去,金雕就记住了下面这群人,所以这只通灵的金雕带着呼延储的信赶往北方,发现昆绾,并将信交给昆绾之后却不直接飞离,转而像那些侦查的鹰一样在天空盘旋。

    如此一来昆绾就算是一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在金雕盘旋了两圈之后也明白了,当即打了一个以前用来指挥侦查鹰指路的口哨,果不其然金雕当即朝着正南方向飞了过去。

    登时昆绾大喜,命令所有的士卒随着金雕飞行的方向行军,而陈曦和周瑜就在那个方向。

    周瑜开启军团天赋之后,大军的行军速度稳稳的提升了三成,不过没多久那只金雕就再次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冲了过来,然后又以华雄等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飞离这里。

    那超高的速度,直接在天空之中拖拽出一道焰红色的通道,看的周瑜和陈曦神色都有些抑郁,这雕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根本不可能甩开,这样下去被追上基本就是时间问题。

    “看来我们只能等别人救援了。”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这雕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有这玩意指路,北匈奴只要不是瞎子就不可能追丢,我觉得我们还是做好别的准备……”

    “除了等人救援,这种情况还能有什么准备?”周瑜没好气的说道,“我倒是想一把火烧了半个草原,但是这条件达不到。”

    陈曦翻了翻白眼,他发现周瑜这家伙不靠谱的时候也不少。

    “得,还好我还有后招。”陈曦无奈的说道,“就算追上了我们也能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别想好事了,救援的人肯定有,但是你能保证他们能和我们遇上吗?不管是我们还是救援的人,其实都靠推测对方的位置在进行移动,而这种方式偏个百八十里根本不是问题。”周瑜一边跑一边翻白眼。

    “倒不是想好事,只不过,你觉得,没人救,我们能杀出去?”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这种局面,差距这么大,能破局的计策难出水火,问题是这两个都用不了,所以还是赶紧等着被救就行了。”

    “后悔当初没开发一个寻人的秘术。”眼见周瑜没说话,陈曦又补了一句,这次周瑜微微发怔。

    “内气或者说天地精气除了用来战斗,基于某种方式用在其他方面也是一种使用方式。”周瑜缓缓地说道,“这倒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地方。”

    “别思考了,我又看到那只该死的雕了,我需要子龙,子义或者黄老将军支持啊,我需要必中之箭。”陈曦怨念的看着那个超高速飞过来,又瞬间消失在天边的金雕的自语道。

    “我们需要像个办法了,仲业,你带一批人先行,这一路我们不改道。”周瑜想了想之后对文聘开口说道,相对而言大将的战马还是非常靠谱的,速度非常有保证。

    另一边,赵云,孙策,马超,张绣,张颌五人已经汇聚到了一起,相对而言和在营地里面比起来,这几人关系很明显要好一些。

    毕竟赵云是张绣的师弟,是马超的准妹夫,对于孙策又有点拨的恩情,顺带和张颌是同乡,出了营地几人谈起来也没有什么隔阂,毕竟没有什么太深的仇怨。

    “我先行赶往北方,再耽搁下去我怕出现意外。”赵云压了一段时间速度和三人交流一番之后,觉得不能太过磨蹭,于是开口说道,“北匈奴精骑不可小视,我先行一步。”

    “妹夫接着。”赵云话说间一夹马腹就朝着前面冲了出去,而这时马超从腰间抽出佩剑朝着赵云丢了过去。

    “好剑!”赵云顺手握住剑柄,舞了一个剑花,也未推辞便挂在自己的战马的一侧,随后整支大军的速度骤然上升,很快就和马超等人拉开了一节距离。

    “那好像是青釭剑吧。”眼见赵云远去之后,张绣对马超说道,提醒的意思不言而喻,然而马超完全没自觉。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