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战后各人的思考

    虚弱的甘宁站在沙滩上目送着大鲲离开,多久了,当初跟随着他站在他身后的战友们,现在仅剩他一人了。

    【贵霜,你等着,今生我必踏平你们!】这一刻甘宁再无丝毫二货之色,流露出明显的坚毅。

    【不过现在的问题不是战舰的差距了,而是双方海战战术还有技巧的问题了,这种东西我们和贵霜差的很远,虽说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说,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

    甘宁回想之前海战的细节,如果说在南华看来甘宁是连出昏招,但是在甘宁自己看来,其实他的每一步都是章法的,只是看着凌乱,加之贵霜水战实在太强,才显得他那么的无力。

    【这种程度的差距,就算是周瑜来了恐怕也是跪吧,双方在经验的积累上,还有海战战术的应用上完全是两个级别啊,我到底要用什么才能击败他们?】这一刻虚弱的甘宁赶到无比的苦恼。

    话说也是甘宁小看了周瑜,说实话,别看现在甘宁的水战技术和周瑜的水战技术是半斤八两,但是这完全是因为大汉朝这张水战考试卷限制了周瑜真正的能力。

    如果将对手换成贵霜海军,虽说周瑜第一战可能也会输,但是一方面不会像甘宁这样输的一败涂地,只留下坚定的意志继续战斗,另一方面打完第一战,回头周瑜就能组织起第二战,然后和贵霜打的有声有色。

    这就跟当年长江水战一样,黄祖学了几十年的水战,几乎可以称之为那个时代水战能力最强,比当初已经死了孙坚还强的水战名将,结果和当初十七岁现学现卖的周瑜打了一个平手之后,七战七败,输的连自己都搭上了。

    十七岁以前的周瑜就没接触过水战好吧,但是接触之后,你努力了几十年的经验和技巧,人家只用了一战就完全吸收了,并且不仅仅是吸收了还超越了你,这种人有道理可讲?

    后天努力确实非常重要,但是先天的天赋也不是说着玩的,别人一分努力就足够压死你一生的努力,黄祖败给周瑜的时候估计已经妒火丛生了,但那又能如何?

    虽说换成贵霜的话,周瑜不可能这么夸张,但是比水战学习速度,甘宁远不如周瑜,虽说甘宁足以称为天生的水战将领,但是周瑜基本就是天生的水战统帅。

    卡住周瑜能力的完全就是平台,大汉朝那个难度的水战试卷,周瑜能做到最好也就是甘宁那个一百分,而实际上真将这个放之天下这个级别的话,当前周瑜和甘宁要学的还有非常多的东西。

    甚至说的过一点,甘宁和周瑜现在的海战水平大概只能说是将将及格,甚至可能都没有及格,当今天下海战能拿得出手只有两大帝国——贵霜以及罗马。

    至于大汉朝和安息最多算是能在水里面行船这个级数,甚至海船这个技能安息都没有点出来,而大汉朝近海战船也是在近五十年才点出来的,至于更夸张的远洋战舰,应该是在最近十年才有了眉目,天下只有两家掌握的技术。

    所以公孙家和陆家只要自己不作死,其实在以后帝国大业之中分一杯羹是很容易的,只不过相较于陆家,辽东公孙家总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

    【完全不是对手!】甘宁将自己脑海之中的每一幕都自己分析推演了一遍,将自己所有的底牌全部用出来,甚至将船只,士卒战斗力都锁定到最佳的状态,但依旧不是对手。

    吃了一堆水果,捞了一条大鱼烤熟吃掉之后,甘宁再一次进行推演,自己曾经脑洞出来的战术一个个的试验了一遍,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战术完美的展现出来,让决断不出现任何的失误,但是连续十次的推演,最后的结论都是战败。

    这还只是贵霜当前展现出来的海战技巧而已,甘宁可以保证对方绝对有一些没有拿出来的招数,但就算是已经被削弱了一部分的贵霜依旧不是他率领的巅峰海军所能应对的。

    十次推演的战果,最好的一次也才是折损大半,击溃对方半支舰队,而想想贵霜海军的实力,甘宁不由得苦笑,除非他能在推演之中彻底击溃对方,否则现实之中绝对无法战胜。

    “完全不是对手,差距大到就算我回去重新训练海军,然后再建造一支舰队,将舰船全部换成七代战舰恐怕都无法应对。”甘宁苦笑着,不自觉的将心中的苦涩诉说了出来。

    【这就是帝国啊,这种强大简直让人颤抖,我难道就要这样回去吗?】甘宁吃饱喝足,虽说因为体内伤势的问题依旧虚弱,但是已经回到内气离体应有的姿态,安全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不行,回去了,下一次依旧会失败,在中原没有人懂海战,就算是周瑜比我强也强的有限,要击败他们,我需要更懂得海战,比他们还要懂!】甘宁双眼燃烧着火焰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坚定了自身信念的甘宁站起身来看着北方,这个地方准确在哪里他不知道,但是没记错的话,这里就是中南半岛,一路西行,走到西部的海岸线,沿着海岸线就能抵达贵霜。

    【老子去偷师,虽说我现在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是等我学会这些,我一定要将这次失败还给你们!】

    思来想去甘宁所能想到只有去偷学贵霜的海战技巧,然后结合自己的认知和经验组合出适合于中原的海战技巧,毕竟除了那里甘宁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提供这些东西。

    想到这里甘宁不再犹豫,迈步西行,不败一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弱点,而只有经受住失败的考验之后,才能大跨步的前进。

    在甘宁坚定决心一路西行准备去贵霜偷师的时候,太史慈和管亥也缓缓地苏醒了过来。

    “甘兴霸,你这个混蛋……”太史慈头昏脑胀的睁开双眼,然后低声的骂道,睁眼见到糜芳和徐盛,以及不多的士卒看着自己,却没有看到甘宁,张口之间却也骂不下去了。

    “兴霸呢?”太史慈沉默了一会儿对着糜芳询问道。

    “……”糜芳沉默了良久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我们还有多少人。”太史慈胸中堵着一口闷气,看着四周沉闷的氛围开口说道,他知道这一战之后,如果不整合这群人的意志,恐怕海军就完了,从成军以来最大的失败啊。

    “一千六百九十二人。”糜芳开口说道,一旁的徐盛也很自觉的没有提甘宁的事情,他们都非常清楚,选择了断后的甘宁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我来写汇报给主公的公文,你们先稳住军心。”太史慈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这种程度的大败,他一个人背负了的话,恐怕以后仕途基本没有什么希望了。

    “不了,我已经写好了公文。”糜芳平静的说道,“本身我就是一个废物,既不能打,也不能出谋划策,子义,兴霸不在,海军绝对不能没有你。”

    “不行,没有了你,我们根本没办法再建造战船,而我虽说能统帅海军,但是和兴霸还有相当的差距。”太史慈当即否决了这个提议,没了糜芳海军的发展基本就要停滞了。

    “这不重要,不会的可以学,我们的失败已经说明我们还有很多的进步余地,我在这方面努力不出来什么,我接过这件事最多被遣散回家,而以糜家的家室,我就算是作一纨绔也没什么,而你们只能依靠着实力去封侯拜相。”糜芳无比郑重的说道。

    “再说我就算被罚了,我依旧可以让别人代表我继续投钱。”糜芳笑了笑说道,然后将自己写好的公文交给太史慈。

    太史慈看着公文的内容无比的震惊,作为分管后勤的糜芳将所有的锅全背了,什么卖掉了军用物资,什么卖掉了优质粮草,购入陈化粮致使甘宁本部战斗力不佳,最后让贵霜将汉军击败,折损将校多少多少,折损海军士卒多少多少。

    光这一个锅下去,糜芳这辈子都没可能出头了,虽说有糜竺这个元老在,但这个锅太大了,如果甘宁没死的话,这个锅糜芳背了最多被刘备责罚,但是甘宁死了,这个过背了会要命的。

    “不能这么写!”太史慈当即撕了这份公文。

    “我已经写了,而且已经命人乘小船先行一步了。”糜芳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死的,我大兄虽说一直觉得我不做好事,但真到了这种程度,他一定会救我的。”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以后都无法翻身。”太史慈怒吼道。

    “没什么,我已经翻不了身了,这里有资格背锅的只有你和我,而没了我海军还能维持下去,没了你可能就没有了海军。”糜芳笑着拍了拍太史慈的肩膀说道。

    “对不住了,将一切都托付给你了,子义,以后海军就靠你了。”糜芳突然面色泛苦着说道。

    太史慈原本挥向糜芳胳膊的右手也突然一顿,无比沉默的看着糜芳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不过管好海军啊,我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我们大汉朝也有那么一支千余战舰组成的舰队。”糜芳长叹一口气说道。

    “我会的,我会尽我一切的努力训练出一支足以击溃贵霜海军的大汉汉军。”太史慈缓缓地抬起手,以一种誓约的口吻说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糜芳原本保持着神情突然露出一抹颓色,然后缓缓的站立起来,和以前相比现在得糜芳甚至苍老了一些。

    至于仅剩下两艘战船的海军,以及战船上的海军士卒现在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有一部分属于坚定的复仇党,感甘宁恩义,以及阻击贵霜的气魄,愿意以死相报。

    另一部分则已经完全失去了精气神,被贵霜海军的强大彻底击溃,就双方人数而言,基本是一比一,话说若非如此,恐怕人多的那一方早就将另一方感染的和自己一样了。

    毕竟这种已经逐渐觉醒的集体意志,在经历了一场大败之后已经如当初华雄败于鞠义之后的士卒一样,正在逐渐的凝聚和发酵,不过不同的是和西凉铁骑的纯粹不同,这些士卒的意志差的太远,里面参杂的负面也太多。

    加之也没有人引导,这样的意志别说距离成就军魂,但就是距离成就精锐意志都差的相当的遥远,不过还好太史慈苏醒了。

    且不多言太史慈整合剩余海军的情况,单说甘宁一路向西,作为一个内气离体,虽说因为内伤的原因不能运动的太快,但是他的基本速度也不算很慢,花费了数天就移动到了中南半岛的西海岸。

    顺着海岸线先向西北行进的甘宁完全不知道,现在的南亚次大陆简直是一团糟,韦苏提婆一世吊打国内不服之后,腾出来二十多万的兵力,直接丢了十万步骑去打印度半岛。

    虽说身毒的战斗力不错,拥有大半个印度,而且因为恒河水,还有印度肥沃的土地,整个国家的农业是非常厉害的,然而身毒实际上是部落联盟,看着挺大挺强,真要说战斗力,基本没有。

    所以压根没什么战斗力的身毒被贵霜打的简直不行不行的,而身毒这些部落又非常富裕,一车车的物资运送回来,韦苏提婆一世中兴的称号也越来越响了,至于暴君什么,韦苏提婆一世现在完全不在意了,只要利益够大,被人私底下称为暴君也没什么了。

    因而贵霜的步骑也是越打越有信心,推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将一个统一帝国的强盛完全打出来了。

    当然,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身毒这个地区性部落联盟就该被贵霜吞并了,但有时候就是这么巧。

    “尊上,我们愿献土千里,粮草百万石,翡翠宝玉万对,牛马十万,入要服以称臣,岁岁纳贡。”身毒联盟的使臣跪在长得非常帅的张肃脚下急切的求帮忙。

    没办法整个南亚次大陆都快被贵霜打完了,身毒联盟都快灭国了这个时候有个大腿赶紧抱,至于许诺的这些东西,管他的,先将对方拉下水再说,临死找个一起死的也好啊。

    长平之战的诱因不就是因为冯亭将上党撇给了赵国,让韩国跳出泥潭变成吃瓜围观观众,身毒现在也是这个想法啊,他们也想变成围观吃瓜群众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