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也许确实是衰弱了

    南华毕竟是一名仙人,所以他有着仙人正常的思维模式,比方说畏惧因果,尽可能的清静无为,不过既然接了陈曦的活,那么盯着甘宁也就是必须的任务。

    不过鉴于甘宁等人的实力,南华并不需要像是保护陈曦那样一直隐藏在身边,只需要远远的观看就行了,反正就算是吕布要杀这等高手都需要几十招,不可能瞬间被干掉的。

    所以南华也就乐的跟在甘宁身后,毕竟作为背后灵,能分享到一部分被守护者的运数,这也是为什么仙人比较喜欢保护那些大佬的原因,只要跟着混,就能分享到一些运数,虽说不多,但好处在于细水长流,挺不错的。

    将自己的目标挂在甘宁身上之后,南华惊奇的发现那个时候甘宁给他分的运数简直不弱于一路诸侯,惊奇之下,掐指一算,又是一片混沌,南华也没多想,反正从袁刘大战之后,未来就被搞的一团糟,连窥视都不好窥视了。

    南华当时只当是未来发生了变化,甘宁有大功业要做,结果后来马六甲来了一千艘贵霜战船,虽说南华天天在马六甲上面飞,但是等他发现后没过半炷香,甘宁军团的瞭望手就发现了。

    那个时候南华就算是傻子都明白了,虽说未来还是混混沌沌的一片,但是靠着经验南华知道,甘宁恐怕是到了转折点。

    运数这东西虽说确实有一部分是先天的,但是对于大多数走对路的人来说,后天的努力才能让先天的资质完全发挥出来。

    不过在那之前还要看看你有没有资格承受的起,你能受得住这份气数,那么他就是你的,你要是受不住,那对不住。

    很明显甘宁就是如此,这一战如果渡过了,那可真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要是过不去,就这一次的情况,甘宁必死无疑,过得去,那么在几近覆灭的失败之中吸取教训的甘宁,带着七代旗舰卷土重来,那么将一切失败还给贵霜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南华跟了一路,眼睁睁的看着甘宁连出昏招,直至近乎彻底失败,那个时候近乎混混沌沌的未来已经显露出一部分的影像,不管是哪一个都足以称为糟糕透顶。

    当时摆在南华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了,一条是救甘宁,光看对面贵霜帝国的运数,南华觉得,自己真要直接出手,基本被反噬死。

    和紫虚那种除了能力是仙人能力,实际上连运数都挂的是汉帝国运数的家伙完全不同,破罐子破摔的紫虚已经无所谓因果缠身了,要是他别说救甘宁了,就算是宰了韦苏提婆一世,也会有汉帝国的运数承受这些玩意。

    至于不救甘宁,从陈曦那里接了这个活,然后折损了甘宁,让统一大业推迟了三年,多死了近一百万的人口,致使贵霜趁乱占领了川蜀四年。

    虽说陈曦并不直接和汉帝国运数挂钩,但这一连锁反应,南华觉得自己不死也就剩半口气,下半生直接躺在那里**得了。

    左右为难之下,南华突然看到前途昏暗的甘宁身上骤然爆发出一团幽光,无尽晦暗的未来被刺出一道生机。

    当即南华便明白这是当初人鼎注入了运数,也是最后一道用来救命的运数,而很明显,甘宁身上最后的运数都被引燃了,而且隐约之间获得了一丝生机。

    明悟这一点,南华立即牵引甘宁身上最后一丝运数,然后瞬间便找到了另一处同源,而且距离相当近的运数。

    当即南华朝着那里飞去,然后他看到了大鲲,看到了大鲲背上的石屋,以及随后察觉到了什么,迈步而出的吕布。

    那一刻南华根本不存在的寒毛直接立了起来,他居然见到了吕布,这家伙可是飞升了啊。

    “奉先,你怎么了?”貂蝉奇怪的看着左右扫视的吕布问道。

    “从之前开始我就略微有些心神不宁,而现在……”吕布骤然抬头盯着某处虚空,随后狂傲的说道,“原来是有人窥视。”

    话说间吕布一挥手方天画戟从石屋飞出,就要对那个方向发动攻击,还好南华赶紧显化出身形。

    “道士?”吕布收手看着南华,“这么说的话,我的感觉没错了,这里就是回大汉朝的路?”

    “温侯,您不是应该已经飞升天界了吗?”南华神色凝重的看着吕布,至于甘宁,他已经丢到脑后了。

    “看来没错了,当初九原之战我确实是打碎了虚空,不过飞不飞升我也不清楚。”吕布见到老乡很明显有些高兴。

    南华面色更为难看,打碎虚空尚且不能飞升,那如何才能飞升?难道这世间根本无法飞升,想到这一点,南华原本凝实的身躯甚至开始消散,还好反应过来,尽力稳住身形,才避免了烟消云散。

    吕布双眼一凝,盯着南华略带冷意的询问道,“你是汉朝仙人?”话说吕布和仙人的仇很大。

    “是。”南华点了点头,眼见吕布的神色他就知道对方对于仙人没有什么好感,顺带不管仇视不仇视,人家吕布有资格不爽仙人,就算是杀掉仙人都有资格。

    貂蝉伸手拉住吕布的右臂,原本准备暴起出手在这里干掉南华的吕布勉强收敛了怒火,但是面色依旧难看。

    “哼,看在蝉儿的面上,饶你不死,滚!”吕布对着南华的方向吼了一声,气势之中带着的自己的意志,甚至让南华身形不稳。

    “这东西给你。”南华倒也没有多少畏惧,和别的仙人不同,他要跑还是能从吕布手上跑掉的,所以随意的将海图还有当前大汉海军遭遇的情况以法术形式丢给吕布。

    做完这一切,南华直接飞走,接下来吕布自然会搞定一切。

    果不其然,吕布在看到海图和甘宁那路海军被包围的海军,不由得面色一沉,这是贵霜的海军。

    作为屠杀了好几拨贵霜海军的吕布对此没有太多的畏惧,但是光从南华留下来的法术影像之上都能感觉到那种威势,这些是真正的贵霜精锐。

    “呦,是条汉子!”从法术之中看到甘宁将另外两个人打晕,随后又拼命抵抗了军团攻击,吕布表示满意。

    “虽说实力很一般,但是条汉子。”眼见甘宁本部和甘宁面无惧色对伽色尼发动了决死攻击,吕布面露满意神色,随手给大鲲打了一丝内气,“小鲲,去给我将那艘船顶飞,将人给我救了,然后来找我。”

    说完踢了踢脚下的大鲲,大鲲当即沉入海水之中,朝着数十里之外游去,也亏大鲲够大,游泳速度够快,成功赶上。

    至于那一箭则是吕布亲自出手,既然他要保对方,那岂能让人将其击杀,随后大鲲将战船顶飞,而甘宁坠海的时候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有些模糊,南华登时出现给甘宁补上一道符水。

    靠着透支生命身上的伤瞬间恢复,不过话说回来,内气离体这种生物只要不死,透支点生命力根本不算事。

    那一刻意识模糊的甘宁只记得一头大鱼张着老大的嘴将他吞了下去,那时已经睁不开双眼的甘宁内心自嘲道,“没死在开疆扩土的道路上,居然葬身鱼腹了,我甘宁也是够憋屈了。”

    顺手救了甘宁之后,吕布就抱着貂蝉骑着赤兔按照海图朝着汉朝冲去。

    “奉先,我们要回中原吗?”貂蝉偎依在吕布的怀中颇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想起在澳洲时的平淡和中原的乱战,貂蝉又有些犹豫是否要回归中原,回到那里也就回到了漩涡之中啊。

    “是啊,我已经找到了回中原的路,很快,最多两个时辰我们就能回到中原了。”吕布笑着对貂蝉说道。

    “可以不回去吗?”貂蝉看着吕布的笑容,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当即吕布勒马,赤兔差点因为吕布的巨力,直接变成头朝下,脚朝天,不由得悲鸣一声,然而吕布根本没理赤兔,还好貂蝉记得伸手帮赤兔抓了抓马鬃毛,将之安抚好。

    “为什么又不回去了?”吕布不解的问道。

    “我不想回去了。”貂蝉低头,不想让吕布看到自己的神情,相较于已经逝去了义父,大概还是为了自己近乎付出了一切的夫君更重要一些吧。

    【对不起了义父,蝉儿实在是担心奉先。】貂蝉低头沉默。

    “呃,为什么不想回去了。”吕布感觉自己头大,原本他在修炼,结果貂蝉闹着要回去,所以他就停止了修炼,赶紧找回家的路,结果现在最多再有几个时辰就能回并州,貂蝉又不想回去了,吕布表示自己很怨念。

    “不想就是不想。”貂蝉连连摇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心中的思绪,只是默默地抚摸着吕布胸前的铠甲,在那下面有着一处又一处的伤口,甚至有一些伤口足以致命。

    吕布挠头,这都是些什么事,回头想想吕绮玲有高顺,张辽等人看护也不用担心,于是也就迁就着点了点头,调转马头又往之前来的方向飞了回去。

    飞了一段之后,貂蝉缓缓地开口说道,“奉先,对不起……”

    吕布一脸懵懂,完全弄不明白貂蝉的思维逻辑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只好摸了摸脸颊哈哈大笑道,“没什么了,没什么了,你开心就好,反正以后想回去的时候我们随时都能回去,也不远,最多一天就飞回去了。”

    “嗯。”貂蝉埋首轻声回答道,莫名之间吕布觉得貂蝉可能心情不好,但是他不知道貂蝉为什么心情不好。

    【是不是刚刚那个仙人啊,果然我刚刚放了他是个错误,要不我回头找找看将他宰了算了。】吕布用自己不多的脑容量思考了一下,觉得问题应该在南华的身上。

    正在天空感知甘宁方位的南华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尾骨升腾而起,一种大劫临头的感觉让南华莫名的悸动。

    【我都没直接出手啊,根本没沾太多的因果,而且还把甘宁给救了,怎么还有一种大劫临头的感觉,这几百年就这次感觉最可怕,难道说不该救?】

    南华一脸抑郁的掐算着,但就是没有算出个前因后果,只能心累的表示自己要倒大霉了。

    【唉,等之后甘宁苏醒之后,我就回中原吧,在这里我总有一种随时可能会死的感觉。】南华莫名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朝着某处追了过去。

    伽色尼和竺迦叶波面色极其难看,如果没有那一支箭矢的话,他们还不会怀疑甘宁是被救走了,而有了那根箭矢,那么一起都非常明确了。

    “我们怎么办?”竺迦叶波看着伽色尼面色极其难看。

    “上报给统帅。”伽色尼收敛了一下神色平静的说道,“事已至此,已然不能回头了,难道汉室和我们能当这件事没发生?”

    “就这样吧,回头如果谈不拢要动手,对于国内就说是汉帝国攻占了我们的水寨,袭击了我们的舰队。”竺迦叶波也是一脸无奈的说道。

    不是贵霜不能给汉帝国服软,问题是一方面服软了有没有效果,另一方面汉帝国到底是个什么成色还真未必,就像伽色尼说的,如果汉帝国是之前那个水准,要击败贵霜那真就需要准备百万大军了。

    所以到了这个程度,竺迦叶波也不得不认同伽色尼的提议,备战就可以了,有能耐你汉帝国来打我啊,不就是砍了你一支舰队吗?你要是不够强,信不信我不仅砍你一支舰队,我连你都砍。

    “不过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先一步给汉帝国上表澄清。”伽色尼扭头对着竺迦叶波说道,而竺迦叶波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伽色尼,你没有接触过相关的东西,所以不知道汉帝国多强。”

    伽色尼面色一黑,出身贱民的他靠着天赋和努力抵达这个层次之后,最恨的就是那些高高在上俯视他的人,而竺迦叶波这句话伤到了伽色尼的自尊心。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竺迦叶波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看在对方实力和能力的份上,竺迦叶波果断承认错误,然后快速给伽色尼解释他们所了解到的帝国。

    “也就是说我们在四个帝国之中基本是垫底的?”伽色尼反问道,“汉帝国最强?我怎么不觉得。”

    “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强谁弱不打一场谁也不知道,但是我们肯定是垫底的,当然陛下如果能一直以现在的气势,我们打败安息应该没问题。”竺迦叶波无奈的说道,“所以尽量不要惹汉帝国。”

    伽色尼沉默的看着竺迦叶波,有些接受不了这个排名,“不过我还不同意去澄清,如果对方都没通知我们,我们就去澄清,不是说明我们心虚吗,更何况我们又不知道那是汉帝国的海军。”

    竺迦叶波犹豫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然后两人便调头回转马六甲海峡,将整件事情,还有对于这一战的感官完整的告知了统帅丘里确,再三思虑之后,丘里确选择了伽色尼的提议。

    竺迦叶波不由得有些担心,只好命乘船返回贵霜的海军捎信给国内,但心下也有些怀疑,大概汉帝国确实是衰弱了,已经不复当初那种数千人马压制一个帝国的气魄了。

    另一边被大鲲救走,吞在嘴里的甘宁,在大鲲将之丢到中南半岛晒了半天太阳之后终于苏醒了。

    看着四周的坏境,甘宁大致知道这里是哪里,身体无比虚弱的他艰难的站起来就看到不远处的大鲲,瞬间他就记起来这是曾经青州那头,也记起来自己落水时被吞下去的那一幕。

    对于救了自己的大鲲,甘宁虽说有很多的疑惑,但是却也没办法追问,只好对其招了招手以示感谢,而大鲲喷出一道巨大的喷泉之后便离开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