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若有来世,必将踏平贵霜

    随后不管不顾的收拢起自己的军团天赋加持在自己的身上,内气急速恢复,无数碧幽的青光之下,甘宁的实力再次攀登到了极致。

    疯狂的爆发出所有的内气,在伽色尼等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击斩在站立的甲板上,巨力之下,整艘舰船奔溃了大半。

    “糜芳、徐盛带其他两部撤!保住元气不要冲动!”舰船疯狂的摇晃,而甘宁则站在舰船双眼冰冷的说道,天地精气不断的依附着军团天赋转化为内气,原本已经干涸的经脉不断的充盈了起来。

    碧幽而又透明的内气不断的溢出,仿若甘宁在瞬息之间恢复到了巅峰,“甘姓本部留下,其他人随船撤!”

    在甘宁近乎无尽的内气之下,一击破开了边缘的两艘战舰的防御式,然后看也没看直接朝着前方贵霜大军冲了过去,挥手之间涌动的天地精气将正面列阵的贵霜士卒直接扫飞。

    甘凌等人闻言皆是大吼一声随着甘宁冲了上去,而其他人也都想要冲上去,却是被徐盛满脸狰狞的拉住,然后在糜芳率领的本家护卫的拉扯下将将让两千人退回了那两艘战船。

    “不降吗?”伽色尼看着扫飞了正面士卒的甘宁平静的说道,对方的意志让他震惊,但是单个人类的意志,就算是内气离体也没办法改变现实的。

    “击溃他们!”伽色尼根本看也不看甘宁的方向,内气离体虽强,而且就算是现在甘宁开启了秘术,但想要对抗贵霜的精锐海军也是想多了。

    因而在伽色尼一声号令之下,侧翼严阵以待的海军高高的举起佩剑,军团攻击在高高举起的剑刃之下快速的形成。

    “斩!”伽色尼抬起的右手缓缓的落下,延长至百丈的军团攻击随着伽色尼右手的落下而落下,而这个时候糜芳等人拽着的两千余种子也才将将登上战舰。

    而这些已经受创不轻的士卒,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使用出军团攻击,那几乎实质化的军团攻击,似慢实快的落下时带起的狂风甚至已经让海面凹陷,近乎于失去云气防御的舰船,在这一击之下根本毫无抵抗的力量。

    可以说这一击只要落实,大汉海军最后的种子就会彻底失去。

    “岂能如此!”甘宁大吼道,身上鼓出无尽的内气,在贵霜军团云气的压制之下居然爆发出了巅峰的实力,手上的大刀直接延伸出了数丈的内气,然后一跃而起,甩动刀光轰击在贵霜的军团攻击之上。

    相比于贵霜军团攻击的宏大,甘宁就像是巨刃之下的蝼蚁一样,但是这么一个蝼蚁却爆发出了媲美贵霜军团的力量。

    “给我挡住啊!”甘宁怒吼着,疯狂的压榨着身体之中每一丝的力量,海面上涌动的天地精气在甘宁军团天赋的吸纳转化之下形成了一个碧幽偏着天蓝色的漩涡。

    在甘宁的攻击甩在贵霜军团攻击之上的时候,天空之中形成的那个偏向于天蓝色天地精气的的漩涡在瞬间破碎,而甘宁身上每一处毛细血孔都崩碎出细密的血雾。

    “一定能挡住啊!”这一刻甘宁的双眼近乎化作血色,身体的每一处震碎出来了血雾,在强烈的意志作用下,甚至爆发出来的血雾都在努力顶住头顶的攻击。

    可惜终归是人力有时穷,近乎的无尽的内气,终究碍于人类承受的上限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就算是有了必死的决心也终归不能在一击之间爆发出全部的威力。

    军团攻击狂猛的力量一点点的将甘宁压制了下去,但就算如此甘宁也依旧拼命的阻碍着军团攻击斩向舰船。

    伽色尼和竺迦叶波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愣住了,甘宁所展现的力量还是人类这个层次,但是所展现出来的意志却远远的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拼死抵挡住了军团攻击。

    “要放弃吗?”竺迦叶波毕竟是高贵的婆罗门,有着自己对于英雄的认识,对于甘宁这种举动生出一种敬意,如果只有他在场的话,他现在就会收手。

    至于后患,对不起,帝国有信心面对一切的后患,而且帝国有信心吊打你第一次就有信心吊打你第二次,所以如果只有竺迦叶波的话,看在这种英雄的意志上,他会放过那些士卒,然后只将甘宁带走。

    英雄不管是在任何时代,都会有人认可,就算是败于敌人之手,敌人也会尊重这种意志。

    “这一击下去,我不会再攻击对方逃离的士卒,之后带走那位名为甘宁的统帅即可,但这一击,剑出无回!”伽色尼看了一眼竺迦叶波,一方面给于对方面子,一方面尊重这种意志。

    至于这些残留的士卒,伽色尼同样不放在心上,万军易得,一将难求,别看甘宁表现的并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但是甘宁表现出来的东西证明他只是一个新手,而一个新手靠着直觉能有这样的表现,足以作为下一任海军统帅的种子。

    作为一个被佛教,印度教,中亚地区犹太原旨教义坑的半死的帝国,他们也算是继承了一部分优点,那就是兼收并蓄,对于他们来说民族观念非常的淡漠,他们可以接受任何人进入帝国。

    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所谓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看法,他们那里有来自欧洲的白人,来自亚洲的黄种人,来自非洲的黑人,有着印度教,佛教,犹太教,还有各种各样诡异的东西。

    所以他们根本无所谓一个人是哪里来的,他们在意的是这个人有没有成为贵族的潜质,或者说是有没有获得贵族位置的潜质,而很明显在伽色尼和竺迦叶波看来甘宁有。

    那么折服甘宁在他们看来就有了实际的意义,反正他们自信帝国的文明足以征服一个外来人,这是帝国将领的自信,也是将领对于帝国的自信。

    “好,这一击见结果!”竺迦叶波点了点头,虽说对于伽色尼没有直接认同他的提议有些不满,但是他很清楚对方已经给面子了,心中的些微不满更多的是因为他出身婆罗门的自傲。

    不过相对于伽色尼在军事之上的优秀,就算是出身于婆罗门的他也不得给于尊敬,普通掌握了神权的婆罗门如何能和这些已经成为神明化身的内气离体相比。

    “咔嚓嚓”随着一声脆响,甘宁的大刀最终还是两股巨力的持续碰撞之下粉碎了。

    甘宁在大刀粉碎的瞬间,就被军团攻击像是打网球一样弹飞了出去,伽色尼对于当前的甘宁抱有好感,所以并没有下杀手,只是改变了军团攻击让其将甘宁弹开。

    “轰隆隆!”贵霜海军的军团攻击并没有直接命中甘宁海军仅剩的两艘战船,而是轰击在战船一旁的海面上,一击斩出,海面上直接翻起了近百米的巨浪,而当前连云气阵法都没有大汉海军就像是在风暴之中舢舨一样,随时都会翻船。

    也许是上天保佑,虽说巨浪翻滚,砸到战舰上近乎百吨的海水,但是在战船嘎吱吱的响声之下,居然成功熬了过去,不过在这一波巨浪之下又折损了数百海军。

    这一击之后贵霜海军便收手站立在战船之上,眼睁睁的看着甘宁海军离开,对于他来说太史慈和管亥虽说不错,但是和甘宁相比差的太远,有时候松一点反倒会有更好的结果。

    “调息的应该也差不多了,你们的战船也走了,现在就剩下这么一点人了,如何我们谈谈?”伽色尼开着他心通对甘宁说道。

    甘宁双眼冰冷的看着伽色尼,他明白对方的心思,甚至为此都放走了他麾下已经不多的海军士卒,但这对于甘宁来说更让他感觉到屈辱,一个将领如果不能以自己的能力保护好麾下的士卒,而是靠着敌人的仁慈才活下去,那么还不如去死。

    “你难道还想战吗?”伽色尼反问道,“我们双方的差距你非常清楚,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们双方兵力相同,你都不会是我的对手,你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海军将领,不应该战死在这里。”

    甘宁的双眼依旧冰冷无比,但是那种眼底的哀伤之意却没有办法遮掩,对方说的非常正确,他那引以为傲的统帅海军的能力还真的是差的非常非常远。

    如果说甘宁和周瑜在水军上的差距只有几个大步,靠着舰船的优势可以击败周瑜,那么他和伽色尼的差距恐怕只能说是望其项背和难望其项背之间,这已经不是一两代舰船所能弥补的了。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双方的差距了,你很有潜力,加入我们贵霜,系统的学习统帅海军,你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比我还有优秀的海军统帅,之前你看到的一千艘战舰,只要你加入,我们会交由你统帅三十艘!”伽色尼依旧努力的劝说着甘宁。

    说实话这一方面贵霜和大汉朝差不了多少,当真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至于三十艘船,才下水的四五代战船,伽色尼还真不放在心上,说实话,太史慈和管亥他们也有兴趣,但是相对而言,对于伽色尼这种海军统帅而言,他们两个比不过一个有资质的甘宁。

    “而且我们还会手把手的教你如何统帅海军。”竺迦叶波也开口说道,他也希望能将甘宁拉入自己的派系之中,不仅仅是伽色尼看出了甘宁的潜质,竺迦叶波也不是瞎子。

    “对,我们会手把手的教你。”伽色尼无比郑重的对着甘宁说道,“而且,你也不希望再有人战死吧。”

    话说间伽色尼指了指甘宁身后同样坚毅的甘家军,甘宁不由得有些走神,伽色尼瞬间就捕捉到了这一神色,当即开口说道,“这些人我们可以给艘船放他们离开,而且给够粮草,只要你留下。”

    甘宁这一次甚至张口了,但是下一瞬就闭嘴,因为他听到身后甘凌的吼声,“蛮子去死吧,我们是家主的护卫,怎能让家主为难,众兄弟随我杀敌!”

    怒吼之间甘凌大跨步的冲了出去,而随后所有人都从甘宁的身后冲了出去,挥舞着手上的武器朝着贵霜海军发动了攻击。

    甘宁双眼止不住的流下了泪水,看着身后一个个冲出来的子弟兵,泪水滴落在了断刀之上。

    “杀!”甘宁怒吼道,断刀之上延伸出了碧清色的光刃,然后甘宁直接朝着正面的贵霜士卒扑了过去。

    伽色尼微微的摇头,然而并没有放箭,自己亲自过去抵住甘宁,而其他甘姓护卫则由贵霜士卒一一挡住,双方就那么在战船上展开了厮杀,甘宁身后的护卫一个个的倒下,甘宁双眼不断的充血,却无法救援任何一人,筋疲力尽的他被伽色尼死死的拦住。

    “将军,一定要杀出去啊!”最后一名护卫倒下的时候,甘宁已经泪流满面,就那么握着断刀立在原地。

    “做到了这一步有意义吗?”伽色尼看着甘宁说道,“其实他们都不需要死的。”

    甘宁这时已经近乎于满身是伤,握着断刀的右手不断的颤抖,看着伽色尼他所具有的只有愤怒,但是愤怒杀不了敌人。

    “想杀我吗?”伽色尼看着甘宁说道,“凭你现在的水平,海战没有丝毫的机会,如果你加入我们还有一线击杀我的可能,如何,要不要试试?”

    “去死吧!”听闻到这一句话,甘宁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涌现出一股火气,断刀竭尽全力的朝着伽色尼斩去,可惜这一刻已然无力的甘宁轻易的被对方挡住。

    “冥顽不灵?”伽色尼看着甘宁摇了摇头,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火气。

    这时甘宁眼前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模糊了,嘴角艰难的扯出一个弧度,“死而已,想要我转投,绝无可能。”

    虽说因为失血过多这一句话已经失去了铿锵之力,但是其中的坚决却让伽色尼清楚的听到了。

    微微摇头,都到了这种程度,伽色尼已经明白对方绝无投降的可能了,于是默默地抽出佩剑,“我敬你是一个英雄,下辈子不要与我们为敌,转世到贵霜吧。”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甘宁低声的沉吟着这一句,然后缓缓的合上了双眼,“来世吗?若有来世,必将踏平贵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