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经验,底蕴与实力上明显的差距

    太史慈方天画戟横扫,甘宁大刀轮舞,管亥长枪直刺,三人在跃到竺迦叶波面前的瞬间,就进入了全力以赴的攻击状态。

    竺迦叶波四周的护卫竭尽全力的调动着其他人的力量,尽一切可能去抵挡甘宁三人的攻击。

    可惜双方不管是在气势,还是技巧,亦或者是先后手上都产生了差别,所以竺迦叶波的护卫根本未能阻住片刻,甚至连一息都未能挡住就被三人的并在一起的气势打飞了出去。

    “受死!”太史慈双手握戟,内气充盈之下,方天画戟之上如同燃起了金炎,威猛的朝着对方砸去。

    “哈!”竺迦叶波在身边的护卫被打飞的瞬间,就已经有了准备,怒吼之中无尽的内气从身上汹涌了出来,金色的辉光映照的如同金人一般,强悍的内气自发的在他的四周缠绕,一个金色三头六臂的虚影直接出现在了他的外围。

    “叮!”一声脆响,佩剑出鞘,竺迦叶波手握的宝剑已经映射在了三头六臂的虚影的一支手上,随着竺迦叶波奋力挥舞,三头六臂的虚影也握着长剑朝着太史慈斩去。

    方天画戟一击斩在长剑虚影之上,无数的劲力爆发,狂猛的巨力直接让太史慈虎口发热,而手握长剑包裹在金光之中的竺迦叶波直接倒退了十步,而且每一步在甲板上都踩出来一个深深的脚印。

    这还是内气离体能自发的将收到的力量卸开,否则仅着一击就足够将竺迦叶波从甲板上打入內舱。

    太史慈一击用老,早有准备的甘宁当即一刀朝着竺迦叶波形成的虚像内气巨人的腹胸斩去,虽说眼见那虚像巨人越来越凝实,他的所能感觉到危险也越大,但这一刻甘宁却生出了厮杀的豪情!

    “给我开!”甘宁跃起,大刀之上缠绕着无数碧清的刀芒,趁着对方尚未稳住身形,一刀砍向虚像巨人的腹胸,那一刀斩下,甘宁就像是一刀砍到了内气极致加持的身躯一样。

    厚达半米的内气防御层被甘宁一刀破开,撕裂的刀光直接朝着竺迦叶波的胸口斩去,而竺迦叶波这时奋力横斩,不过前一招就吃了太史慈的亏,尚未凝聚起内气,这一剑斩出近乎虚弱无力。

    不过在甘宁即将一刀砍中竺迦叶波的时候,一道乳白色的辉光从竺迦叶波的佩剑上延伸而出,那一刻甘宁近乎寒毛倒竖,这种感觉他已经记不起来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感受到的。

    虽说在数量上并不多,但是在质上却是远超想象的可怕,那是一种比甘宁第一次在长江见到黄忠时更可怕的高度。

    “给我破!”这一刻甘宁的双眼变得无比的沉稳,内气涌现而出在身上形成一套透明的铠甲,而浮******之上的无尽精气在这一刻也开始响应甘宁。

    “轰隆隆!”伴随着周遭天地精气的引动,足以媲美军团攻击的力量在瞬息之间凝聚在甘宁的刀刃之上,随着甘宁一击斩出,竺迦叶波尚未成型的内气巨人直接被摧毁了大半。

    然而那一柄裹挟着乳白色辉光的佩剑,在碧清的刀光即将将竺迦叶波整个人覆灭的时候,骤然爆发出所有的内气将竺迦叶波包裹了起来,形成一个两米有余的大球,裹着竺迦叶波顺着甘宁刀光发力的方向飞走。

    这个时候管亥的刺击和太史慈军团天赋附带的二次攻击皆带着威猛的气势攻击到了那团白色的大球之上。

    三人合力之下,包裹着竺迦叶波的内气大球在被攻击的那一点上凹下去一个深坑,甚至连内气都变得透明了很多,可惜最后去未能刺破,只是将那内气大球顶飞。

    至于包裹在其中的竺迦叶波也在这一击直接退到了最后那艘船只之上,虽说能看到那家伙落在甲板上之后连连吐血,已然受伤颇重,但是却已经彻底失去了斩杀敌方的机会。

    甘宁三人皆是骇然的看着对方,仅是一股和他们相若的内气在没有人操控的情况下居然顶住了他们的攻击,那如果注入攻击的人真的出现的话会有多强?

    “全军出击,莫让他们跑了!不惜一切代价,军团攻击,凿船!”半跪在甲板吐血的竺迦叶波,并没有出现丝毫的气馁和畏惧的神色,相反在稳住伤情的下一刻就怒吼着下达了命令。

    “咔嚓!”竺迦叶波佩剑撑在甲板上勉力站起,却不想稍一用力,原本已经经受不住布满裂痕的长剑瞬间碎成数片,竺迦叶波不由的面色一黑,这是婆罗门一位先行者去世时赠予他的礼物。

    竺迦叶波虽说伤重而退,但也让甘宁的战略意图毁于一旦,近乎陷入半包围的甘宁水军在竺迦叶波的号令下,舰船之间的碰撞直线上升。

    “撤!”甘宁三人在竺迦叶波撤出旗舰之后,便已经明白战机已失,奋力的击杀了旗舰上半数的护卫,打碎甲板进入船舱四处纵火阻隔住贵霜水军的攻击,随后只能无奈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然而之前甘宁冒险一试,准备靠着强硬的攻击直接终结掉竺迦叶波,结果现在想要撤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连甘宁的旗舰现在要撤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竺迦叶波的号令下,贵霜水军做好船毁人亡的准备,直接用战舰来进行卡位,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甘宁的旗舰要杀出去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双方的战舰组成的战线犬牙交错在一起!

    甘宁下达命令之后,不久便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三人对视一眼皆是明白了各自的意思,然后直接率领上自己的本部,开启军团天赋在这块战舰形成的小岛上进行厮杀!

    有了甘宁的示范,甘宁水军的将校也都有了足够的觉悟,当即原本操舵,维护,在船舱驻守的水手全部冲了出来,而且直接以步兵作战的方式进行列阵,在各级将领的指挥下快速的汇聚到一起。

    随后各自的兵员追随各自将领,三人率领着本部直接在这块靠卡位形成的木质小岛上进行冲杀,而贵霜海军则是且战且退逐渐的也聚拢在了一起,不过相较而言反应慢了一步的贵霜吃了一个暗亏。

    靠着对于步兵作战的深刻认知,管亥直接停止了不熟悉的水军作战,而是换成了刀盾在前,长枪在后,弓箭手,强弩兵最后的军阵,一条船一条船的扫过去。

    而在甘宁和太史慈等人将各自的兵力在这片战舰上聚集起来之后,伽色尼的战舰也已经冲了过来。

    不过这个时候对于甘宁来说已经无所谓了,现在多数的战舰和敌舰卡成一片的他们要跑,要么击溃对方,要么放弃大部,只有少数人靠沿边的那几艘船撤退,而放弃这种事甘宁做不到。

    “所有人听着,等一会所过之处给我拆掉船舷,然后将各个船能钉起来的统统给我钉起来!”甘宁直面着对面的战舰吼道。

    “对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如果继续顽抗,定斩不饶!”就在甘宁誓师的时候,伽色尼突然用出了他心通,让甘宁等人听懂了说的话。

    甘宁先是一惊,随后大笑道,“贵霜帝国?我怕你不成,有胆子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成色!”

    “喂,你说这家伙怎么会说我们官话?”太史慈远远的传音给甘宁说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们这次麻烦大了。”甘宁传音给两人说道,“一会儿不行你们先撤,我们恐怕打不过他们。”

    “区区两个内气离体而已!”太史慈怒骂道,“我岂会逃跑!”

    “我本身就是一个死人了,再死一次又能如何?”管亥冷冷的回复道。

    “你们两个啊……”甘宁无奈的摇头道,“搞不好这次我们要全军覆没了,贵霜这群羔子真的很强啊!”

    “哼,我岂是舍弃袍泽之人!”太史慈扫了一眼甘宁说道,随后单手握住方天画戟,内气汹涌而出,身上形成一套清晰的铠甲。

    “战吧,区区两名内气离体而已!”管亥这次连传音都没有掩饰,浩浩荡荡的声音直接传递了过去,竺迦叶波看了伽色尼一眼将指挥权交给了对方,当前不怎么适合指挥。

    “让你们这等匪类见识一下我们贵霜帝国的力量,你们要战那就打服你们!”伽色尼怒吼一声所有的贵霜舰船涌现出无数的云气。

    甘宁等人面色不由的一惊,随即也调起己方的云气加强军阵的防御,可惜双方舰船毕竟是交错在一起,甘宁所能抽调的云气并不多,其他的已经死死的固定在了一起。

    不过随后发生的事情让甘宁面上一喜,伽色尼调动的云气进入集团防御式,靠着这个概念防御式的交错在一艘艘相距不远的战船上形成了一层看不到的通道。

    可以说随着伽色尼将集团防御摊平,所有的舰船成功的连在了一起,只要距离不是非常远,平摊开的集团防御就能让人直接从上面行走到另一艘船上。

    这便是贵霜帝国海军集团防御的另一种用法,一种将海军连成一片的做法,当然也是让贵霜步兵在海上作战的一种做法。

    数十艘战舰将集团防御摊平之后,别说是让步兵在上面列阵,就算是让步兵在上面跑马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所以很快甘宁的脸色就变得无比漆黑,贵霜还真在战舰上搞出了数百骑兵,而且看对方那娴熟的骑术,甘宁就明白这完全不是什么水货装饰品,而是实打实精通骑术的骑兵。

    虽说在这种到处是障碍物的战场上,甘宁很好奇骑兵出现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让甘宁简直闪瞎了眼。

    这些骑兵面对障碍就像是训练了无数遍一样自然无比的跨越了过去,而且速度丝毫不减,这个时候甘宁已经反应了过来,这种骑兵表现出来的能力十之**都是某种精锐天赋。

    虽说自动跨越常规性障碍这种奇怪的精锐天赋确实很不科学,但是这种天赋足够让骑兵在绝大多数的环境下进行战斗,不说别的,在当前这种环境下,中原三大骑兵没一个是对方的对手。

    随着贵霜步兵一位位的出现,连绵成一片的军阵布置起来之后,甘宁三人的面色也越发的泛苦,完全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了。

    随着对方的骑兵开始在战舰上冲刺,箭雨随着号令覆盖而下,从一开始兵力就处于下风的甘宁等人,在对方箭雨的遏制之下,就算有军阵的优势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展现出来。

    “射击,射击!”甘宁大吼道,但是吼声之中的无力却也明显的显露出来。

    双方兵力和海战技术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对方给于了步战的机会,就算是军团天赋的差距,靠着更加合理的兵力布置,靠着更正确的对于复杂地形的利用,贵霜海军在这种战场稳稳的压了汉军一头。

    【不行了啊,看来是我的决策出错了。】甘宁一刀砍杀了一名贵霜将领,鲜血溅了一身,未有丝毫的动容,他已经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不仅仅是小视了帝国,更是太过自傲。

    “全军聚拢!”随着贵霜海军依靠着各方面的努力不断的堆积起对于汉军的优势,甘宁终于下定了决心。

    伽色尼看着甘宁将麾下再次聚拢了起来,眼中流露出一抹欣赏,虽说在海战上还有非常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对方靠着已经掌握的战术已经做到了相当好的程度,确实是值得招揽。

    “投降吧,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伽色尼略微松开包围让甘宁等人聚拢在一起之后以一种欣赏的口气说道。

    甘宁看着被血染红的甲板,看着几乎人人带伤,但是却面色坚定的跟随自己的士卒,默默地低头,他们已经靠近当初最边缘的那几艘战舰了。

    太史慈和管亥缓缓的靠拢了过来,眼见两人已经气喘吁吁,军团天赋已经消散,甚至管亥已经右腰见血,甘宁默默地传音给糜芳和徐盛,两人面色不由一惊,随即甘宁骤然出手将太史慈和管亥击晕,直接朝着徐盛和糜芳丢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