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审配复出

    得罪了半数世家如何,绝了半数世家的希望又能如何,我袁谭做了这件事也不回中原了,换贾文和,或者说是贾文和背后陈子川、刘玄德一句对于袁家的承诺。

    反正也没退路了,也无所谓了,我这个主事人做完这件事之后,已经成为了某种概念上的失踪人口,或者已经直接是死人了,完全不用在意你们半数世家的敌视。

    荀谌和许攸将前后因果告知袁谭之后,袁谭几乎没有多少思考就选择了继续干,果决的程度完全超过了两人的想象。

    “呵,早在我送走袁家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件事不会好做,那么容易便将袁家迁到江东,傻子都知道有问题。”袁谭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再说蓟城下那一战的时候,我就没将自己当活人了,之前为了天下世家的荣耀拼了一把,现在也该为袁家奉献了。”

    “倒是主公看的开啊。”荀谌笑了笑说道,“那我们就走吧,刘玄德麾下的臣子们还真不是一般的谨慎。”

    “若非如此,我们也不至于输的这么惨,可惜,若是正南还在的话,我们也能更好一些。”许攸平静的说道,“现在的我们真的很弱,很弱。”

    “正南啊。”袁谭一脸沉默,随后长叹一口气说道,“不提这些了,按照他们的要求,北上,这既是他们给于我们的任务,同样是我一直的奢求,战死在为国开疆的道路上也不负我袁谭之名。”

    随后袁谭又像是自嘲一样的说道,“果然像我这种人就不应该出生在世家之中,满脑子为国,为国,世家世家,本应该以家族为重,就算是有很多为国的举动,本质上也改变不了他们是为了家族。”

    “主公,我们想这么多并没有任何的意义,至少这一次不管是为国,还是为家,其实都是同步调的。”荀谌平静的说道,袁谭也点了点头,一勒马首,全军再次开始北进。

    就在许攸等人提起审配的时候,当了很长时间植物人的审配,因为实在是缺乏研究价值,在张机和华佗的联手治疗之下,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最后两人一个配合就将审配唤醒了。

    “我这是在哪里?”审配略微有些头重脚轻的说道,不过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非常旺盛,连续不断的作死,在彻底恢复之后,精神量以及意志出现了大幅度上升。

    甩了甩头,就看到两个半老老头一个正在用某种东西像是在观察什么一样,另一个则是拿着一个玻璃试管在摇晃,在他苏醒的时候,很快就有几个年轻人过来在他身上摸索。

    “师父,审先生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精神异常活跃。”华佗的徒弟在给审配检查了一下之后说道。

    审配原本还有些戒备这些人,但是在对方检查的时候,审配已经明白对方是做什么的,虽说依旧还保持着戒备心,但是对于对方的检查已经听之任之了。

    “哦,那让他别占地方了,随便找个人将他送走。”华佗和张仲景对于审配没有太大的研究兴趣,听到这个也是心里有数,他和张仲景救活对方之后就不管了,但实际情况还是有把握的。

    至于他的徒弟,现在做的事情不过是例行检查。

    “审先生,您已经痊愈了,据您之前昏迷已经过了月余。”华佗的徒弟在确定对方痊愈,而且也没什么观察价值之后,果断打发对方离开。

    “多谢诸位援手,不知道我主当前如何?”审配非常恭谨的说道,他的情况他很清楚,开了那招纯粹用命在拼,加之之前本身就已经严重透支,那次审配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了。

    因此在再次看到房顶的时候,审配还是很吃惊,自然也明白面前的两位医者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

    这个时代的医者,虽说属于工这个三等之列,但真遇到那种水平特别高的医者,就算是三公九卿也都会非常尊重,毕竟命是自己的,真逆天的医者保你一命不是说着玩的。

    而在审配看来面前这两位就属于那种真正能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的顶级医者,说实话,自从年初北上之后,审配的状态从未有过这么好,现在他有把握使用出自己的军团天赋,然后轻易不被反噬。

    “审先生,请了。”鲁肃在收到华佗和张仲景消息之后,就命蒋琬前去面见审配,而这个时候蒋琬刚刚赶上。

    “你是?”审配侧身一扫蒋琬,蒋琬甚至感受到一种实质的压力,这种感觉,他常见的几人只有李优能做到。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审先生还是随我一道。”蒋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而审配现在也已经理清楚了前后因果,所以微微点头便跟着蒋琬一起出门了。

    “果然,这里是邺城,那两位想来也就是传言之中的华佗和张机了,不过也对,正常人也不应该会有如此程度的医术。”审配默默地自语道,完全看不到丝毫的攻击力。

    眼见着一队队的护卫走过,审配默默地计算着双方实力的差距,最后只能长叹一口气,双方差的有些太大了。

    “带我去政务厅,我想要见陈子川。”审配跟着蒋琬走了一段,完全没有逃跑的意思,只是突然开口说道。

    “主公和陈侯已经北上了。”蒋琬缓步一瞬,然后笑着说道。

    “那邺城主事的人是谁,鲁子敬还是李文儒?”审配问询道,在说到李优的时候明显有一抹杀意。

    “鲁刺史在政务厅等先生。”蒋琬缓缓地点头,并没有因为这一抹杀意而显露不满的神色,一如之前那般平静。

    华佗这一处试验区本身距离政务厅就不远,否则蒋琬也不至于步行而来,在穿过一处幽静的巷子,蒋琬就带着审配来到了政务厅。

    看着一如之前,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变,也没有什么翻修装饰的政务厅,审配莫名的想到了曾经田丰,沮授等人尚在时候的场景,当初他们也是在这里议事,一群人在这里相互拆台。

    审配进去的时候,鲁肃正在伏案工作,而李优则是如之前一样有些心不在焉的批阅着各地汇总上来的卷宗,温恢,羊衜,赵俨等人强行被抓了壮丁,高强度的工作了一段时间,他们进步了很多。

    “审正南,坐吧,你们几个可以休息一下了。”鲁肃将那份卷宗批阅了之后收起来,命人给审配搬了一张椅子,椅子现在几乎已经要击垮坐榻和几案了。

    温恢,羊衜,赵俨,蒋琬等人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施礼之后便退了出去,里面就留下鲁肃三人。

    鲁肃完全不介意审配偷看,反正接下来的事情审配答应,这些东西看了也没办法告诉别人,不答应,看了也和没看没有任何区别。

    “你应该就是鲁子敬,而你则是李文儒?或者直接就是李儒?”在政务厅大门合上之后,审配开口询问道,作为一个已经无所谓了的家伙,他现在活着其实更多的是想探究一下自己为什么输了。

    “哦,你想问的就是这个,我以为你想问袁家现在如何了。”李优浑然不在意的说道,他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可能戳穿了,算是和唐姬谈妥了。

    “河北袁家灭不了,我主做了那件事之后,你们除了靠所谓的意外灭掉袁家,其他时候袁家还是袁家。”审配冷淡的说道,虽说苏醒没多久,但是现在的他各方面已经恢复到了最佳。

    “确实如此。”李优点了点头,“所以我们放袁家回豫州了。”

    审配皱眉,略有吃惊的看着李优,不管怎么说,这种结果都很不科学,而鲁肃看到了审配的神色之后,将一个卷宗丢给审配。

    审配打开卷宗缓缓地阅读了一遍,沉默了很久之后询问道,“这就是我主的结局?但如果是这个结局的话,许子远和荀友若想跟随。你们也会阻止,他们两人可和我不一样。”

    “那你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李优看着审配问道。

    “给我一个能在北方定居的理由。”审配一挑眉看着李优说道,“唯有此我才能理解许子远和荀友若的想法,他们可以为袁家付出,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为袁家赴死。”

    “这个就是理由。”李优招了招,拿出一小卷卷轴丢给审配,而审配打开之后,连连皱眉。

    随着连连不解的皱眉神色骤然变作凝重,李优知道审配明白了其中所蕴含的一切,虽说这里面没标注任何特殊的标记,但是李优明白山川河流皆在审配胸中,略一比对就能明白。

    随着审配的呼吸越来越沉重,骤然抬头和李优对视,那清明的眼神已经能说明很多东西了。

    “看来你是明白了。”李优嘴角上划。

    “我要更准确的地图。”审配将卷轴丢下,虽说只是看了一遍,他已经完全记住了,瞬间记忆什么的对于审配来说毫无难度。

    “可以,但是你需要去这里。”李优伸长自己的胳膊指着中亚那里说道,“为国藩篱。”

    “土地和人口归我们,司法我们自己裁定,经济军事我们自己解决。”审配已经完全恢复了之前的精明。

    “不行,这个要求绝对不可以。”鲁肃直接打断了李优和审配的谈话,这种条件绝对不能答应。

    审配理都没理鲁肃,直接看着李优,而李优沉默了一会儿,回头看着鲁肃说道,“可以,但是你们要自己解决那些问题,一旦超过我承受范围,我不会介意再打一场,而且以汉军的名义进行作战的时候,必须全力支持。”

    审配平淡的看着李优,对于李优能在那里布置下手段也没有太多的怀疑,这张地图已经说明了很多的东西。

    “可以,告诉我那里的形势。”审配看着李优询问道,而鲁肃这个时候已经收敛了自己的怒意。

    对于审配来说所谓的全力支持并不算什么难事,至于全力是什么程度,那就要看中央的实力,当初周朝的时候不就是如此吗,中央强的时候,诸侯王说废就废;中央弱的时候,不就有了问鼎一说!

    “具体形势我只能告诉你,那里的势力很复杂,属于两个帝国的统属,而现在属于三个帝国的统属,我们在那里投放的力量非常弱小,但是由于战斗力,稳压住了其他双方,不过明年肯定是按照十万计算的战场规模。”李优看着审配说道。

    “在那边必须以汉帝国为名,一旦打其他旗号,就算我们不动手,你们也会被灭掉。”李优笑眯眯的看着审配说道,“当然按照估计的话,那个地方可能还会有别的帝国参战。”

    审配面色凝重,但是却没有多少的畏惧,在中原他们已经彻底失败了,出去了还会有一线希望。

    “再问最后一件事,为什么作为失败者的我们,你们依旧会给予权力。”审配看着李优询问道,不问别的,因为他已经有了准备。

    “因为你们够优秀,而且我们双方同文同种,没必要浪费原本就稀少的顶级力量,这是子川的建议,我们都认可了。”李优看着审配说道,“以后所有有能力的失败者,除非是叛国,都不会直接杀掉,为国藩篱,或者去他们能发挥余热的地方。”

    “还真是自信。”审配嘲讽道。

    “不,你不也认可这个制度吗?”李优看着审配问道。

    “拜这个制度所赐,我不用就这么死掉,主公的袁家的也有再次崛起的可能,我为何不试试。”审配平静的看着李优说道。

    “这是袁显思可能去的地方,给你了,你是直接追上去,还是怎么着,那就看你的想法了。”李优将北方精确的地图递给审配。

    审配一挑眉,“大战场在哪里,我去一趟。”

    “你赶不上的,去了大战场,你就赶不上袁显思了。”李优摇了摇头,他知道审配是想去干什么,不过他并不介意,作为汉军的身份记录汉军巅峰一刻,那么他想要对汉军使用那就想多了。

    “这样啊,派人保护我去北方。”审配推开椅子对着李优说道,也许是因为死了一次,他对于面前这些人的恨意轻了很多。

    【主公,对于您来说大概袁家比您的性命还要重要,我会替您完成这个志向的,那里新的袁家会生根发芽。】审配默默地下定了决心,然后推开政务厅的大门,阳光将之笼罩。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