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皆是形势所迫

    在陈曦和周瑜冲出重围朝西边撤退后不久,昆绾就将数以十万计的杂胡聚拢了起来,当即命令万骑率领大军朝着陈曦追去。

    至于昆绾则先行留下,将北匈奴两个营地溃散的族人聚拢了起来,四十余万的族人,在遭受了这等冲击,聚拢起来的已经不足二十万,昆绾只能先护送这二十万的族人和之前那个营地的族人汇合。

    经此一役,北匈奴最基础的族人,剩下的已经不足五十万,昆绾在确定这一情况之后,心中的怒火高涨,而北匈奴的族人更是哀痛,在这种愤怒和哀痛之下,不少留守营地的北匈奴勇士直接请战。

    昆绾本就怒火中烧,早已将呼延储的命令丢到了脑后,而普通的北匈奴勇士在族人死亡的刺激之下,早已忘记了他们的任务,所能想到的只有复仇。

    这么一来剩余的五十万北匈奴人硬生生又挤出来两万有余的青壮,其余人则是带着所有的战马牛羊往着更遥远的北方赶去。

    对于这一时期搜刮了几乎整个草原的北匈奴人来说,供养更多的战士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经此一役的北匈奴人为了复仇,哪怕是勒紧裤腰带也会去供养更多的战士。

    更何况,这么多的牛羊对于北匈奴人来说,根本就是无本的买卖,如果能换成汉室的血,他们会非常乐意。

    昆绾本身的两万大军,在收拢了乌洛兰氏的五千溃军之后,已经高达两万五千,之后在北匈奴又从不多的族人之中挤出来两万余青壮之后,昆绾的兵力已经达到了四万多,接近五万。

    而五十万后方北匈奴之中的青壮已经降低到了十五分之一左右,然而不管是昆绾,还是普通的北匈奴族人,都已经被仇恨遮掩了双眼,根本看不到这么危险的形势。

    昆绾在聚集起所有的青壮,给他们换上皮甲,换上战马之后,数万人聚集在一起,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曾经匈奴帝国的气势,自从离开北方大草原之后,北匈奴已经有百年没有过如此军势了。

    目送族人驱赶着百万计的牛羊马匹北上,昆绾命人将剩下那近乎百万的牛羊驱赶着南下,这些便是昆绾为这一战准备的粮草。

    驱赶着牛马北上的北匈奴族人,和驱赶着粮草南下的北匈奴青壮,完全不知道,这一别,他们今生恐怕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同样在前线的呼延储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所谋求的一切,在自己离开后方之后没多久,就因为族人的愤怒和复仇**被冲垮了,更让他无奈的是,当这些青壮南下之后,被怒火操控的族人,就算是呼延储都没有办法驱赶回去。

    这么一来贾诩所求的毕其功于一役也就有了执行的可能,而呼延储所希望的如同春秋时期子产那种用阵痛解决国内最大矛盾,甚至灭国危险的方式则是完全失去了意义。

    当然现在的正处在前线,四处拉拢胡人聚集起数十万大军,固守原地驻防,做出携北方胡人全力和汉室一决高下的呼延储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后方出现了这等变化。

    至于战鹰送信,很不幸右贤王昆绾没脸去告知呼延储后方发生的事情,他所能做的事情只有率领四万五千北匈奴精骑,以及二十万的杂胡南下去亲自面见呼延储,去解释这一切,然后以求在汉匈的战场上戴罪立功。

    匈奴人离开北方的居住点往更北方行进的时候,袁谭等人也已经成功沿着刘虞指引的道路北上了。

    “休若,你想好了?”许攸看着荀谌询问道,这一次他们已经将河北袁家最后一点家底拿了出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袁谭的决心,袁家又出了一个理想主义者。

    至于河北袁氏其他人,袁谭已经命人送往了豫州,而刘备一方并没有阻拦,这已经能说明很多东西了。

    “不是我想好了,而是我已经明白了贾文和的思考方式了。”荀谌无奈的说道,“枉我自负不弱于人,到现在也才弄明白贾文和的思考方式。”

    “行了吧,你没和贾文和交手,只靠着我这一段时间收集上来的有关于贾文和的情报,能弄明白他的思维方式已经很不容易了。”许攸没好气的说道。

    荀谌并没有回答许攸,他说这句话更主要的是想说贾文和的智力层面已经超过了他们,否则靠着荀谌的精神天赋不至于花费这么多时间才能搞定。

    “贾文和要毕其功于一役,这一次南下,我们已经清楚北匈奴人之中是存在智谋之士的,他们的作风已经和以前强打硬冲有了很大的不同,而基于此就有了矛盾。”荀谌看着许攸说道。

    “这一点我也知道,北匈奴存在智谋之士,而且排兵布阵,也比以前优秀了很多,足以说明这人在北匈奴之中具有很高的权威,而南下的这部兵马调动之灵活,心思之稳重,足以说明,前方这路人马之中存在我们要找的人。”许攸打断了荀谌的话。

    说来许攸并不是傻瓜,他最多算是贪财,但是智商上并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这几天下来,他也已经做出了判断,北匈奴的智者就在前线,而且对于北匈奴有极高的掌控力。

    加之北匈奴接连数次出击,那些王都表现都相当得当,这也就意味着那位前线的智者对于那些匈奴之中的王都具有极高的统治力,如此推断下来,对方的身份呼之欲出。

    虽说没有明确的情报确定对方的身份就是单于,但是鉴于汉朝这种具有完整制度的帝国,优秀的谋臣都未必能指挥动那些位高权重的大将,而且就算是指挥得了,也阻止不了那些将领做一些意外的举动,而很明显北匈奴这边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也即是说那个操控北匈奴的谋臣必然是位高权重,而连具有继承权的日逐王等人都如此信服,那恐怕只能是单于了,就算以前不是单于,做到这一步,也是实际意义上的单于了。

    基于此,当前的单于呼延储,不管是贾诩还是许攸其实都给出了非常高的评价,首先有一条那就是,作为单于的呼延储,有绝对的威望能压住所有人。

    也正是因为有这一条,不管是许攸还是其他的谋臣其实都已经猜测出来,东归南下这件事必然是身为单于的呼延储认同的。

    如此这般条件下,不管是许攸还是其他称得上一流以上的谋臣其实都已经明白,如果不是呼延储有毁灭北匈奴传承的背板北匈奴一族的想法,那么呼延储不说是率领本族全身而退,至少也有保证北匈奴香火不绝的绝对把握。

    否则的话,呼延储不可能和汉室动手,因为任何一个一流以上的谋臣都能看出来,汉匈双方的绝对实力差距。

    就算呼延储操控北匈奴整合了整个草原,然后不惜用出天魔解体之法,透支整个草原的潜力,拉出来五十万大军,实际上这么多人就算只有曹操一路北上,硬拖着,也能靠国力拖死北匈奴。

    然而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明明几乎整个天下有点能力的诸侯和家族都出手了,而且呼延储也看出了形势,但是对方不仅仅不退,反倒还有僵持的意思。

    这么一来,时间稍微长一点,其实不少人已经明白,呼延储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只不过包括和呼延储照面过的贾诩都没有办法保证对方是预料到了现在得情况,还是形势如此。

    不过虽说没有办法保证,但是不管是贾诩还是许攸,靠着优秀谋臣所具备的谨慎,都直接给出了论断,对方早有预计!

    荀谌听着许攸一长串的话,在一旁默默地点头,“对,就是如此,我也觉得对方是早有预计,当然是不是并不重要,我们按照对方早有预计来应对就没错了。”

    “那你还想说什么?”许攸看着荀谌说道。

    “我和陈子川交手过,所以我有他完整的思维方式。”荀谌看着许攸说道。

    “呃,不会吧,虽说我也知道你和他交手了好久,但是那么快获知他完整的思维方式有些奇怪吧,讲道理,你的精神天赋虽好,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快窃取一个人的完整的思维方式。”许攸略带不信的看着荀谌说道。

    “你想多了,陈子川的思维方式其实很简单,就两个,一个谋定而后动,另一个是不行碾压之!”荀谌无可奈何的说道。

    许攸无语的看着荀谌,“将所有的天赋放在内政上,军略上只点这两点也够了,怪不得你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所以说不管那一条都注定,我们这一路大军不可能是去帮陈子川的,而结合贾诩的思维方式的话,其实那就简单了,我们的任务恐怕是去灭掉那数以十万计的北匈奴后方部族。”荀谌叹了口气说道,而许攸顿时一颤。

    “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我想我们做完也就不用回中原了。”许攸叹了口气说道,“这是大功,也是大祸。”

    “陈子川的任务恐怕是大败北匈奴留守的护卫,然后杀伤一定数量的北匈奴族人,然后引起北匈奴的愤怒,引诱更多的北匈奴青壮南下,而我们的任务,恐怕就是将数十万缺少青壮的北匈奴族人全部灭杀掉。”荀谌幽幽的说道。

    说实话他不喜欢这种屠杀的工作,但是汉匈的血仇只能以一方全灭为终结,而很不幸他们就是被贾诩操控着执行屠杀的刽子手。

    贾诩作为交换已经允许袁家老少前往豫州,虽说并没有明说,但是到现在荀谌已经明白了,那就是订金,至于后续的应该是袁谭完成对于北匈奴的灭族之后,保证袁氏地位依旧。

    “是啊,是大功啊,但是这大功我们保不住,现在的袁家恐怕也保不住,虚不受补,只能是大祸,反倒我们自此消失的话,这份大功对于所有人做了空,反倒对袁家有利。”荀谌一脸苦涩的说道。

    曾几何时,袁家可是天下最大的诸侯,甚至都出现了明确的问鼎之势,不想现如今,摘了天下世家所求的果子,居然会出现虚不受补,可谓是世事无常。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许攸其实已经有了明确的打算,但还是开口询问了荀谌,以示尊重,现如今,袁家那华丽的谋士群,已经凋零到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按着贾诩的要求走吧,我们将天下世家用以和陈子川还之前人情的功勋吃掉吧,让天下世家去欠人情去吧。”荀谌随意的说道。

    虽说由于他们反应的快,并没有到动手的事情才明白贾诩的思虑,甚至现在他们还可以反悔,还可以快马加鞭去通知天下世家,让天下世家和他们一起北上来灭掉这几十万的北匈奴部族。

    让这份袁家承受不起的功勋,分摊到这些世家的头上,然后再让天下世家用这些功勋,以及他们在中原所拥有的土地去交换东北平原的土地,将整个天下世家聚集在一起。

    这么一来银货两讫,世家不欠刘备的人情,也不欠陈曦的人情,毕竟是实打实用功勋和自家的土地交换来的世家生存土壤,并不像之前那样说是公平交换,但就算是世家自己去开发,也免不了欠了刘备和陈家一个巨大的人情。

    当初田氏代齐靠的不就是人情吗,只不过当今天下的形势走到了这一步,世家合力占据东北平原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对于世家有好处,所以就算是欠人情也需要先认下。

    这也是为什么匈奴南下之后,各大世家北上的重要原因,练兵的有,调教子辈的有,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功勋,因为这个功勋能帮他们抵消很多的人情。

    确实很多时候人情可以不还,但有些时候,人情则需要用命来还,而很不幸,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刘备如日中天,陈曦如孤月凌空,比哪一项世家都不是对手。

    这节奏不是傻子都知道,世家搞不好到几十年后还人情真就要用命来还了,毕竟之前因为允下这件事,满宠在制作新法的时候,陈曦给世家顺手套上了绳子,世家都因为人情认了,还不完的话,人情只会越滚越大,最后真说不定要命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