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各自的决意

    有了确定的答复之后,司马懿涩笑了两下,果然没有血溅帝服的决心,这件事还是不要参合的好。

    “最近一段时间,你就呆在我这里吧。”钟繇对着司马懿说道,“不过你也知道了,我做出了这个选择,也就意味着我以后在曹司空那边注定是边缘人物,你虽有职责,又有伯达在前,但这不够。”

    “没什么,并没有直接出仕在曹司空那边,所以并没有什么。”司马懿摇了摇头说道,“最近一段时间打搅了。”

    “书房里面除了书帖不要乱动以外,其他的典籍你都可以翻阅,你兄长之前特意过来和我打过招呼。”钟繇见司马懿不将此事放在心上,也没有说什么,指了指书房说道。

    司马懿眉头一挑,“我兄长花费了多少东西才让你如此。”

    “我正在看的这么多书帖,都是你兄长给我的。”钟繇又开始研读蔡邕的书帖,“所以说,你喜欢什么典籍随便抄录都可以。”

    司马懿眉头狂跳,钟繇是蔡邕脑残粉这件事,整个长安有点来头的人都知道,脑残到为了蔡邕书帖都能做点刷下限的事情。

    当然这是司马懿不知道钟繇以后在自己好友手上见到整部的蔡伯喈书法,破家去换好友不给换,气到吐血的事情,最后闹到绝交,更狠的是熬死那个前好友之后,不惜挖坟也要将那东西拿到手。

    如果司马懿知道这些事情,绝对距离钟繇要多远有多远,脑残粉根本惹不起,狂热,而有执行能力,还能力暴强的脑残粉有多可怕光看钟繇就知道了,刷下限算什么,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阻止他!

    看着已经进入狂热模式,又开始研究的钟繇,司马懿默默地转头,说实话,他觉得钟繇也不简单啊,心思都没放在政务上面,每天八成时间都在研究蔡邕的书法,居然还能坐稳尚书的位置。

    司马懿最后给曹昂传递了一波消息之后,表示自己貌似可能会暴露,所以最近不怎么出现,曹昂也不以为意,自己的堂弟夏侯尚已经谋算的差不多了,完全不用担心,司马懿什么的看着挺厉害,但是怎么可能有自家人用着顺手。

    “伯仁,说点简单的,首先,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一切都和天子无关,这一点你能做到不?”曹昂将曹丕打发去和一群世家的小屁孩去玩,然后将曹植丢给大儒去学习诗词歌赋,自己终于空出来一些时间能教育自己的堂表兄弟了。

    “这很简单,大兄你可以放心。”夏侯尚自负的说道,“这些都是某些乱党谋害天子引起的动乱,我已经将人安排道天子南军之中了,到时候兵符一到,那就是事实。”

    “能不能动静不要弄得那么大?”曹昂有些头疼的说道,他这个兄弟有些不靠谱,聪明归聪明,但是这种兴冲冲的劲头,让曹昂总有一种这家伙会将事情搞砸的怀疑。

    “不弄的这么大,怎么会是实质性叛乱呢?”夏侯尚撇了撇嘴说道,“闹大了才更容易啊,有些事情不闹大,我们直接收押的话,过不了天下人的双眼的。”

    “有些事情,你堂堂正正的做出来,不参杂任何个人的意图,反倒有奇效,毕竟董承等人想胜我们,少不了先发制人。”夏侯尚盯着曹昂说道,“仲达传来的消息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了。”

    “但是那般的话,一个不小心恐怕长安大乱啊。”曹昂苦笑着说道,“董承等人能聚起的人手不在少数,而且到了那个地步,肯定会有一些冒头的。”

    “所以我才说我们堂堂正正的来就可以了,天子南军是我们的人,到时候只要顶住董承等人,以兵符号令天子南军平乱就可以了,而那时谁是叛逆,一眼可知。”夏侯尚自信满满的说道。

    “大兄,你还不明白吗,对于董承等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机,而同样,这也是伯父对于你的考验啊。”夏侯尚眼见曹昂还在顾忌大军在长安之中的破坏力,当即开口说道。

    曹昂闻言不由得双眼一眯,他也曾怀疑过这是他父亲对于他的考验,但是他前后想过很多,如果是考验的话,他爹没有必要将所有的兵马猛将,智谋之士统统带走。

    所谓知子莫若父,但是反过来的话也不会有太多的错误,曹昂其实模糊之间已经明白他父亲的意思了,这也是他下令一定要保天子的重要原因。

    【说到考验的话,恐怕这不是我的考验,而我应该是天子的考验,父亲大概更多的是想看天子能做到什么程度吧,但是我父已经前往北方,那么天子若是通过了,又如何保证曹氏和夏侯氏?】

    曹昂低头默默地思考,他不相信自己父亲会将家族上上下下百余人的性命寄托在董承等人的仁慈上面,看似曹操在外有数万大军,但万一天子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万一内剿曹氏,外联刘备,一口气吞了曹操所有的势力,不是更安稳吗?长安掐断曹操的运输线,前方送信给刘备,就算是曹昂对于自己的父亲再有信心,也不信在那种条件下,曹操能全身而退。

    【那么谁会是保证?文的那一方猜到了,那武的那一方会是谁呢?】曹昂有些头疼的想到,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他和那些最顶级的智者还有着相当的差距,荀彧的布置,可不是那么容易拆穿的。

    “大兄,你还在犹豫吗?”夏侯尚皱着眉头说道,说实话在他心目之中一直非常崇拜的堂兄,这一刻居然会如此优柔寡断,确实让他非常不满。

    “不是犹豫,其实整体而言,不外乎董承等人会不会来攻击我们。”曹昂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伯仁,你想过没有,天子最正确的做法是什么,你知道吗?”

    “难道不是将我们拿下,然后要挟伯父吗?”夏侯尚想也不想的说道,在他看来这是最直接,最奏效的方式了。

    “果然,你虽说适合,但是和司马仲达还是有些差距。”曹昂摇头说道,眼见夏侯尚听闻此话略带不忿,曹昂开口说道,“司马仲达告诉我,天子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其实是巡游。”

    “巡游?”夏侯尚大吃一惊,随后骤然反应过来,“司马仲达没将这个告诉天子吧。”

    “没有。”曹昂摇了摇头,“他是我们的人,只不过混入到天子那边去了,而且他告诉我天子如果选择在这一年大丰收的时候巡游的话,会获得非常大的优势,而且中低级官员,还有底层百姓之中会有无数人支持天子。”

    “所谓风调雨顺,天子之功德也。”曹昂晃头对着夏侯尚重复着司马懿之前对于他说的话。

    “……”夏侯尚沉默了一会儿,原本惊色不由得褪去,一扫之前的轻浮,看着曹昂说道,“大兄,我们做点让天子忌讳的事情!”

    “我们先手逼他们动手,之后圈禁……天子,司马仲达所谓的巡视已经不仅仅是巡视诸夏,更多的是巡视诸臣,伯父不在,天子一旦真正拥有了权力,现在被我们慑服的臣子,大概都会顺风倒!”夏侯尚心下一横直接开口说道。

    “犯忌吗?”曹昂按了按自己的太阳**,“先加强内城的人手,不能再出现之前那次的事情,不过天子要出门,也确实不好阻拦。”

    “天子这么长时间未动,恐怕也注意不到这一方面,我们先让朝堂变成我们的人,明天找人弹劾董承霸占长安百姓垦荒的田亩。”夏侯尚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恢复了状态,再无轻视之色。

    “这完全没用,董承是天子……”曹昂说了一半就明白了。

    “就是如此,将这次朝会的决议传遍长安,百姓大概会很乐意听这些事,我们去给他们解决,以不惜得罪国丈为代价。”夏侯尚轻笑着说道,“民心和民意对于我等来说本身就可以随意玩弄。”

    “除了这个,我们还可以找一群人来各种弹劾,只弹劾霸占田亩多不好的,将对面的都来一遍,顺带我再找点材料让人弹劾我们。”夏侯尚认真起来也是有真才实学的,很快各种点子就有了。

    “人手你来安排,但是我们不要将他们逼的太紧,能不要动手尽量不要动手,尽量拖到我父返回长安的消息确定为止。”曹昂想了想对夏侯尚说道。

    曹昂也不是寡断之人,在下定决心之后,便再无丝毫的犹豫,只不过怎么说呢,有些时候对手的智商跌破底线和对手的智商飙过上线都意味着你的谋算完全失去效果。

    就在曹昂下定决心的时候,曹操也已经收到了刘备的加急信件,不过曹操的情况与刘备的情况近似,他们两人率领的多是精锐步兵,在后方稳步前行。

    因而在收到刘备的消息之后,曹操本着现在还算友军,而且以后很可能成为长久性友军,所以将文武群臣召集起来讨论了一下之后,就派了五千人马在夏侯惇的率领下急行军前往北方。

    “你说刘玄德怎么想的,这不是扯淡吗?我距离上谷比他还远,我怎么可能能赶上救陈子川?”曹操对着荀彧说道,话说间曹操不由得以某种恶意揣测刘备,阴恻恻的对荀彧问道,“你说刘玄德是不是想要对陈子川下手了。”

    荀彧无语的看着曹操,自从那次曹操跟荀彧摊牌之后,彻底算是将荀彧变成了最贴心的心腹,总之能说不能说,是不是牢骚都先给荀彧来一遍,时间稍微一长,荀彧突然觉得曹操也挺无聊了。

    “主公,这件事绝无可能。”荀彧无奈的说道,“若是不通知您反倒还有可能,而通知了,只能说刘玄德现在已经关心则乱了。”

    “那你觉得,陈子川这次行事有个几分筹算。”曹操点了点头,他确实是在瞎扯淡,眼见荀彧还是一副君子之相,于是严肃了起来,做出一副郑重的神色问询道。

    “情况再糟,都不可能糟糕到刘玄德想的那样,陈子川为人不喜冒险,稳扎稳打是他的习惯,这次虽说有违以前的习惯,但若是没有把握也不可能如此。”荀彧摇了摇头说道,面色依旧自若。

    “也对,走一步算三步,还有余力左右观察的人物,怎么可能将自己陷入危险之地,不过按说以刘玄德的为人,在这一方面不可能妄言。”曹操想了一下也觉得荀彧所言甚是有理。

    “天下现存的几路诸侯,北上的除了我们还有孙伯符,想来陈子川也很好奇周公瑾吧,毕竟两人年相若,且都是近乎于数年之间崛起于江湖之间,想来不仅仅是陈子川对于周公瑾有兴趣,周公瑾也抹消不了那份好奇心。”荀彧自若的说道。

    “这个时代年轻一辈确实非常的优秀啊,尤其是刘玄德麾下,郭奉孝,法孝直,徐元直,陈子川,皆是年轻才俊。”曹操感慨的说道,心下也不由得生出一些危机。

    “何止是优秀。”荀彧略带忧色的说道,他一直觉得自己家已经够坑了,但是出来混过之后,才发现,天下真的非常广阔,出类拔萃之辈真的多不胜数。

    “哈哈哈,这样也才有趣啊。”曹操大笑道,随后习惯性的南望,双眸像是穿过了营地,望见了长安一般。

    “是啊,如果不争一番我恐怕也无法确定自己的位置。”荀彧怅然的说道,“长安啊,这一次之后就见分晓了。”

    “惟愿天子选择出最正确的方式。”曹操缓缓地诉说道,“这一次我与刘玄德又能再见了,自从虎牢一别,已经数年了,想来以他的胆魄,估计真有胆量率领万余人马前来长安觐见吧。”

    “是啊,如果此次主公与刘玄德相见,没有太大的冲突,想来刘玄德最有可能提出的要求就是去长安面圣吧。”荀彧长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可能的话,以他现在展现出来的气魄,如果能用其他方式解决天下事的话,他估计也不会动刀兵。”

    “我也是这么认为,只不过,他不想动,不代表下面的某些人不会动啊,所以我们也需要做好某些准备,我曹孟德谈得拢那就谈,谈不拢,也不会用的血平白去为别人铺路。”曹操无比郑重的说道。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