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太原王家的小女

    “你们……”法正近乎于恐惧一般的看着贾诩。

    “很可怕是吗?”贾诩看着法正询问道。

    “子川的自信来自哪里,我们都知道一部分;那主公呢,主公的自信又是来自哪里?”贾诩平淡的说道,“你觉得主公是庸碌之君吗?”

    法正沉默了良久之后,开口说道,“我总觉得你们这是在玩火,迟早会被**,我真的后悔问了你这件事,如果有机会,我宁可不要这么聪明!”

    “真的吗?”贾诩突然展颜一笑。

    “肯定是假话。”法正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想装作不知道,若到时候事情和我所预料的一样,我愿意用我的官职爵位来保你们一命,和你们不同,我是主公培养出来的,有些时候,我的话比你们更有用一些。”

    “哈哈哈哈。”贾诩仰头大笑,“孝直,你大可放心,你所预想的一切并不会发生,道德可以败坏,善良可能会腐蚀,只有自信会如曾经依旧,支撑现在这个局面并非是你所想的道德和仁德!”

    “好好想想吧,人心这东西你只要悟通了,大多数的计略对于你来说都只是玩笑,当天下所有的阴谋对于你都失去价值的时候,能和你争锋的只剩下寥寥数人。”贾诩伸手拍向法正的后肩说道。

    不过在贾诩伸手拍向法正的时候,手莫名的一顿,最后没有落到法正的肩膀之上,而是落在了法正的后背,莫名之间,法正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青葱少年。

    “过的还真是快啊。”贾诩叹道,“越到最后,阴谋的价值会越小,阳谋和人心则会永恒的长存下去,久经不衰。”

    法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封加急的密信由后方用信鹰送抵,然后由传令兵送到了贾诩手上。

    “我看封信。”贾诩一边和法正说话,一边将信打开,其中多是李优最近的进展,和贾诩估计的差不多,李优果然打发卢毓去整合兵员,协调各大世家之间的关系。

    不过看到最后贾诩神色突然一凝,而一旁思考的法正也像是突然感觉到身边的气氛不对,当即转头看向贾诩。

    “贾师,怎么,后方出现了什么情况了吗?”法正看着贾诩的神色擅自猜测道。

    “比那更糟糕。”贾诩面上浮现出一种怪异的神色,在法正的角度看来,那神色说不清是高兴,还是苦恼,但是其中夹杂的怜惜和苦涩,法正还是能看出来的。

    “呃?”法正吃了一惊,小心的询问道,“有子敬和李师在,不至于如此吧。”

    “不是你想的那一方面。”贾诩这时已经恢复了平静,没办法事已至此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我回营去处理一下这封信。”贾诩看起来也没有和法正继续交流的心思了。

    唐姬对于贾诩来说是一个挺麻烦的事情,不过倒也不能全盘说这是坏事,相反,如果贾诩能稳住唐姬,很多事情都可以洗掉,甚至很多不利的消息都能直接洗白。

    “那贾师你先去处理吧,我在外面吹吹风。”法正点了点头,然后目送贾诩离开。

    贾诩当即带着信离开了,他需要给李优交代一下,虽说贾诩很清楚李优其实什么都懂,但是有些事情两相交代一下对于双方都好,不过在李优收信之前,贾诩需要先给唐姬以及贾芸两人一人一封信。

    实际上在贾诩收到信的时候,李优已经派李苑跟着贾芸前去和唐姬接触过了,虽说在唐姬出现的时候李优就已经有所猜测,但是有些事情能不挑破的话,李优还是不愿意挑破的。

    法正这个时候也开始考虑某些东西,贾诩说的东西他也需要好好思考了,有些时候确实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另一边臧霸,关平,魏延,徐庶,这四个不仅逃过一劫,还实力大进的家伙正在宴请所有活下来的战友,回想之前的战场,就连徐庶都觉得惊险万分,貌似要是出了一线差错,他们都会玩完。

    “来,伯济,喝酒!”臧霸端起酒樽对着郭淮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这一次跟着臧霸的世家私兵,活下来的不过五十,但这五十个私兵在经过这种惨烈战斗的洗礼之后,都成为了相当优秀的老兵。

    自然像郭淮,温宏这种世家子在经历了这么一战之后,心性比之之前坚韧了很多,而且也多了一种气势。

    郭淮当即一口饮尽酒樽中的酒,然后抹了一下嘴,开口说道,“我打算打完这一战就回太原去迎娶王家的大小姐,在这里先和你们招呼一下,万一我家里不同意,到时还请诸位帮忙。”

    “不会吧,虽说我对于太原各大世家关系不太清楚,但是王家虽说倒了霉,但究其根基和你们家说是门当户对没啥问题吧。”臧霸一愣,先不说郭淮突然说这事为什么,单说娶王家小姐又怎么了,完全没什么问题啊,你郭淮又没有正妻啊。

    “因为雁门太守,在他北上之前好像正在给他说一家亲事,虽说话没说死,但是这么反悔的话,卫家面上不会好的。”温宏端着酒樽说道,“不过你娶王家女的话,我就算是冒着被家族罚跪祠堂,我也会给你堵住卫家的门。”

    “多谢温兄。”郭淮抱拳施礼无比郑重的说道。

    “这样啊,到时候算我一个。”关平端着就被对着郭淮说道,“出事了,我一个人就能顶住。”

    关平这个人性子很敦厚,但是当今天下二代之中,背景最为深厚的便是关平了,别说得罪一个卫家,就之前大家患难与共的感情,关平不觉得打了卫家的脸算什么,再说,温宏不是说了,这事不是还没成吗?这点脸卫家也该给啊!

    “这没有任何问题,到时候南下的时候我正好率兵过并州。”臧霸端着酒杯浑然不在乎的说道。

    “坦之都说了,也算我一个。”魏延笑着说道,天下世家除了少数几个实在得罪不起,其他的得罪了也就得罪了,然后扭过头看向徐庶,只见徐庶低头喝酒不言不语,不由的开口嚷嚷,“喂,元直,你可不能不讲义气啊,区区卫家用得着你这样。”

    “我正在想之前在李师那里看到的关于太原卫家的资料,里面好像有些不对头的东西,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们说和说和也好。”徐庶抬头一脸笑意的说道,这话一出来,几人顿感满意,就该这样!

    “干了这杯,我们提前恭喜伯济赢得美人归!”臧霸大笑着说道,所有将领全部站起来敬了郭淮一杯。

    “不过话说,王家女如何?”魏延饮完杯中之酒好奇的问道。

    说来在场这些人就魏延是真正的光棍,关平早在很久之前就娶了一个小妾,而且一直努力着想要将小妾扶正,不过实在没胆给关羽开口,因此一直拖着。

    话说那个小妾还是陈曦帮关平抢得,刘备知道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加之关羽也没说什么,以陈曦对于关羽的了解,对于别人也就罢了,对于关平,有什么不满肯定直接说了。

    没说也就意味着关羽要么不觉得有什么,要么就是觉得还行,但就算如此关平也一直不敢给关羽说实话,不过这次之后估计就有胆量开口了,以前怕关羽把他一刀劈了,现在关平有点底了。

    至于徐庶,虽说正妻之位空悬,但是为了侍奉老夫人,其实还是有侧室的,完全是为了简单省事,而且很明显徐庶也不想娶什么正妻了,八成和郭嘉的作风一样,哪个妾侍生了儿子,那个就扶正。

    也省的自己出去风流的时候有人管,徐庶是不是这个想法,陈曦不知道,但是郭嘉就是这么一个想法,虽说正妻一般在这一方面管的不会很紧,但和郭嘉夫人那种完全放任自流可完全不同。

    “呃,王家女长的怎么样,我还不知道。”郭淮略带尴尬的说道,“就知道她的名字,其他的一概不知。”

    全场寂静,连端着酒樽的几人甚至都停住了喝酒,唯有温宏依旧在动着筷子,眼见全场无声,温宏将筷子放下之后开口。

    “伯济,我听说啊,王家女五岁。”温宏将筷子放在盘子一旁,然后一边慢慢的擦手,一边缓悠悠的开口说道。

    当即一旁的句扶直接一口酒喷了出来,你郭淮都二十五六了啊,虽说你没有正妻,但是娶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做正妻,而且还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你也是够了啊。

    臧霸,关平,魏延,徐庶四人这一刻无比尴尬,这活不能接啊,就算是患难与共,接这活也会被骂死的,王家女才五岁,他们迎亲那不是作死吗?

    “啊,她才五岁?”郭淮脸上的肌肉这一刻都僵硬了,不过挣扎之色还是非常明显的,时隔良久之后,终于缓缓地开口了,“就算是五岁,她也会是我们郭家的下任主母!”

    这次场上一半人都喷酒了,实在无法理解郭淮的想法,人家女娃才五岁,你能不能不要祸害对方了。

    “那个,伯济,这件事有违人伦,还是算了吧。”臧霸劝说道,话说这要不是共患难的战友,臧霸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可以先订婚啊,等个十年也行啊。”郭淮嘴角抽搐的说道。

    “你到底和对方有多大的仇,非要这么干啊。”关平这个时候也不想帮忙了,这实在是太丢人了,你说王家女要是十五岁,那没什么,只有五岁,你就下手,也太过了吧。

    “那是哲云的妹妹,唯一的亲妹妹,嫁给别人的话,以王家现在的情况,娘家根本不可能给于她支持,嫁给当前任何一个所谓的门当户对的家族恐怕都会吃亏。”郭淮沉默了一阵子说道,然后在场所有人都沉默。

    王凌率领王家所有的私兵拼死阻击了杂胡,战至最后一人也没有后退,可以说战死的王凌对于在场所有活着的人都有一份恩情,如果没王凌,那一次死的必然是郭淮。

    同样如果仅仅是当时人困马乏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的郭淮,很有可能没有办法阻住杂胡,那最后就算杀出了,还能不能有这么多人真的就是两说了。

    “这样啊,但是这也太小了,要不我们帮忙找一家适龄的。”关平听闻之后也有些理解,但是这年龄差距实在有些大了。

    “恩情终究会用完的,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反倒没有什么问题。”郭淮摇了摇头,在场几人略一思考也明白确实如此,但是一想到王凡的年龄,就有些尴尬。

    “我帮你!”关平心一横,开口说道,丢人就丢人,又不会死,随后扭头看向魏延。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魏延和关平这一世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要不是关羽实在不可能十岁跑到荆州造个魏延,恐怕关羽自己都要怀疑魏延是不是真的和他有某种血缘关系。

    “算我一个。”关平都跳了,自己这个当兄长也跳吧,怕个鬼,到时候被关羽骂,就说是为了帮兄弟,这就是义气,扭头看徐庶。

    “没问题。”徐庶也无所谓了,又不是自己和王家女订婚,人家郭淮自己都不介意,他们何须介意?

    “我都说了,我正好率兵路过并州。”臧霸扯着嘴说道,都这样了,还能说什么,一起上呗,怕啥,丢人又不是他一个人丢。

    “咳咳咳,我说啊,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王家大小姐,大步迈,二门不出,我都没见过,怎么可能知道对方多少岁,我只是试试伯济的决心。”这个时候温宏突然冒出来说道。

    闻言,众人差点喷血,当即郭淮就朝着温宏扑过去,随后关平等人也都冲上去,让你乱说话,几人三拳两脚将温宏打的像一个大字一样丢在帐篷中间,转而开始聊别的事情。

    不是五岁小女孩实在是太好了,这一刻不仅仅是郭淮感觉到人生的天空都明亮了,其他人也都不用再像之前那么纠结了,只有乱说话的温宏被丢在帐篷中间,也亏这个大帐只有高层将领,否则温宏这次丢人就丢大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