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两人的疑惑

    顶着五步之外射过来的箭雨,杂胡精骑和西凉铁骑在对冲,对于西凉铁骑来说这都是毛毛雨了,虽说有时候射到脑袋上确实挺尴尬的,但基本不影响战斗力。

    对于杂胡来说那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本身如此近距离的箭矢,随便挨上一支都会受到不轻的伤,而要是一箭挨到要害,那绝对只有呜呼一条路。

    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居然还要和敌方的骑兵对冲,杂胡精骑连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之前江东弓箭手纵马入阵,根本没有阻止杂胡,自然杂胡一路都是以最高的速度前冲,现在想调头都没可能了。

    如此这般只有硬着头皮顶着箭雨冲了,自然结果在双方对冲的瞬间就出现了,全速冲锋的杂胡精骑在没办法调头的情况下遇到了正面最能打的西凉铁骑,别说现在西凉铁骑已经是军魂军团,就算依旧是之前那一波,也绝对将杂胡打的找不到北。

    在段煨的率领下,一鼓作气,顺着杂胡冲入的方向直接冲了出去,完整的一条直线,但凡这一路上的杂胡皆是被段煨杀得人仰马翻,根本无力抵抗。

    不过在冲出去没多久,段煨就骤然调头开始在外围进行防御反击,并不主动冲杀入杂胡的大军,只是背靠着江东弓箭手,稳稳的阻住杂胡,不让其再近一步。

    “子川,你不是要看看我的军阵到底是怎么回事吗?”眼见阵势再度被压缩了一圈,但是整支大军因为一而再,再而三的获得阶段性胜利,虽说防御圈被压缩,但是士气却在节节攀升,周瑜突然扭头对陈曦说道。

    相反杂胡因为汉军一而再,再而三的挡住他们的冲锋,并且一次次的打出反冲锋,尤其是再一次缩小了防御圈之后,整个军阵稳如磐石,任凭波涛一样的杂胡不断发起攻势,也无法破坏周瑜布置起来的一道道防线。

    如此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杂胡的气势很明显的下滑了很多,若非其中有不少的北匈奴进行统御,恐怕不少杂胡都已经不打算啃这个难啃的骨头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琴音从周瑜阵中响起,原本在这嘈杂的战场上,以琴音这种细微的声音根本无法传出数十步,然而这一声琴音却像是在所有人心底响起。

    这琴音仅仅是一瞬,下一瞬便消散在了心底,除了那种迷茫还有苦闷留在了心底,这些不懂风雅的杂胡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莫名的战心弱了一丝,而内气和体力的流逝也快了一瞬。

    “这……”陈曦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凉气,周瑜的这种琴音绝对是一种秘术!

    从那琴音响起的瞬间,陈曦就看到杂胡那堪称可怕的云气在不断的加厚,但是在突破某个限度之后,骤然开始反补周瑜军的云气,而到了现在周瑜军云气居然开始补益每一个士卒的损耗。

    “你猜的很对,我的军阵确实是用来掠夺敌人的精气内气,然后反补给我军的,不过这一手就算是我愿意交给你,你也学不会,至于蔡大小姐,没有阵战杀伐的经验,也不懂得什么时候使用。”周瑜傲然的说道。

    这天下,也就他周瑜一人能精确的把握在什么时候使用琴音能扰乱敌人的战心,这并非是任何的技巧,而是实打实的经验,就算教授给了蔡琰,就算有人提醒蔡琰,她也很难把握住敌方的心思。

    同样是士气下滑,但应对不同原因导致的士气下滑该用什么样的琴音形成共鸣,这些东西,蔡琰根本不可能学会。

    简单来说就是同样是写词的,柳永的词和苏轼的词两极分化就是这么严重,周瑜弹得琴,虽说也有风花雪月,但是要见杀招,那绝对是铁马冰河的战场杀伐之音。

    “果然有些路就算是别人想要模仿都没有办法模仿。”陈曦无奈的耸了耸肩,“不过这杂胡数量还真是够多,要是这么一直拖下去,就算你的军阵能恢复体力,精神上的损耗也补不回来。”

    “所以等救命啊,没看我现在都是在腾兵力,只保持均势,杂胡的战心并不强,我们展现过了自己的实力,只要不主动强攻,对方不会蠢到撩拨我们。”周瑜扫了一眼在外围冲杀,但是很明显不像之前那么努力的杂胡说道。

    “很正常,杂胡和北匈奴不可能一条心的,不过看这情况就知道,真南下之后,杂胡只能努力的配合北匈奴。”陈曦点了点头。

    “北匈奴看起来掌握了粮食,只是我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北匈奴要做到这个程度。”周瑜皱着眉头说道,“北匈奴搜刮到这种程度的就事实而言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至少这么做在前方便于统治杂胡,被卡了粮食的杂胡不听指挥的话只有个死字,听指挥的话,几十万配合北匈奴的杂胡,就算是在我们手下都有一线生机。”陈曦略微考了一下说道,这一方面其实陈曦也有所怀疑。

    “话虽如此,但是你不觉得有些太过了吗?”周瑜又抽调了一队弓箭手退后去休息,然后调了另一队弓箭手对于左侧进行压制,并且让西凉铁骑补防了丹阳精锐的侧翼,靠着攻击完成了防御。

    “是有些过了头,去年大草原才遭遇了雪灾,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牛羊战马,从总量上讲,恐怕是整个草原整体的积蓄,所以我其实也在奇怪。”陈曦看向周瑜说道,而周瑜也是如此看着陈曦。

    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神色,很明显他们两个都有了一个猜测,但是这个猜测有很大的问题。

    “还是想想怎么从这些杂胡之中杀出去吧,我感觉再这么耗下去,我们就成了鸡蛋黄。”陈曦收敛了一下心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北匈奴的指挥看来也看穿了你的想法,人家看起来有的是精力和我们继续耗。”

    “看来对方也不傻,居然一层层的环绕着我们,不过这问题不大,要撤随时都能撤。”话说间周瑜扭头看了一眼现在火势依旧旺盛的前北匈奴营地。

    很多人都问我不败传说》好玩不,我个人体验了一下觉得很激情,比较轻松不怎么费时间,明天14号下午一点开新区,我约好了“七月新番”过去pk,我们进新区【明月】燕国,角色名字都带“坟土”或“百合”二字,一起过个中秋,顺便和七月切磋切磋。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