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防守反击

    “是啊,有够糟糕的,哈哈哈哈!”陈曦同样笑道,随后面色一整,“弩箭准备!”

    很明显对面北匈奴和杂胡的混成军队的指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指挥,至少他知道扬长避短,比方说杂胡引以为傲的骑射,在这一次完全没有展现的意思。

    很明显西凉铁骑那种逆天的免疫弓箭的能力给了这一路大军指挥足够多的提醒,如果不想被意外坑死的话。

    然而没有箭矢的压制,外围有丹阳精兵抵御杂胡冲锋,内里有数千江东弓箭手进行射击,这一战不说胜,但是拖住对方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校射,放箭!”周瑜目测杂胡奔袭的速度,在跨过某个限度之后,周瑜当即下达了军令,数千箭矢以覆盖的方式射向了正面。

    数百杂胡在这种密的根本没有躲避的箭矢之下,直接坠马,但是那汹涌的杂胡大军却未有丝毫的暂缓,依旧如滔滔江水汹涌而来。

    三波箭雨合计两万左右的箭矢,当即清掉了千余杂胡的骑手,但是依旧无法阻止那汹涌向前的冲杀。

    很快冲的最猛的杂胡冲到了丹阳精兵正面,长枪直刺大盾之后的丹阳精锐,然而不等他的长枪刺穿眼前的丹阳精兵,近乎达成完美配合的丹阳精兵,已经间不容发的将长枪刺入了马脖子。

    一声悲鸣,战马人立而起,原本几乎要刺到丹阳精兵的杂胡被惊起的战马直接摔下了马背,而长枪也当即刺空,而随后一根箭矢从侧面射了过来,直接钉穿了他的脖子。

    不过这时无数的杂胡已经撞到了正面防御的丹阳精锐上面,狂猛的冲击,在这可怕的数量的加持之下,就算是有共享力量,分摊冲击的能力,不少的丹阳精锐也被撞飞了出去。

    数十丹阳精锐被强悍的冲击力撞飞出去的瞬间,两侧就有人补了过来,更有侧后方的士卒用长枪抵住杂胡,默契的配合,在将冲入本阵的杂胡灭杀的瞬间,就用大盾抵住了防线的漏洞。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周瑜对外的本阵突然向内一凹,正六边形最前方的那道线,直接凹成弧形,杂胡骤然顺着丹阳精兵后退的方向压了下去,而在后退的瞬间,内凹的军阵两侧骤然形成了两个锋锐的锋矢,之前一直在后方的骑兵登时抓住时机压入杂胡两翼!

    本身周瑜的军阵就在遭遇杂胡之前进行了内敛,最前面的丹阳精兵那一条战线也就三百步的长度,而内凹之后,原本在后方的骑兵一鼓作气,左右两侧骤然延伸而出,所要撕裂的敌军也就硬生生被压缩到了数百步。

    这种距离,尤其是进行拦腰截断的时候,对于骑兵的突击能力来说根本不算问题,两翼的骑兵只需要前冲一百五十步就能汇合。

    苏仆延率领的乌丸虽说在北匈奴精骑和汉军精骑看来属于杂兵,但是在杂胡看来可就不是那么的弱小了,尤其是在加持了周瑜和陈曦的军团天赋之后,苏仆延率领的骑兵,明显比对方强过一线。

    在这种战机之下,苏仆延自然没有让周瑜失望,短短数息就将对方的冲入本阵的先头部队拦腰斩断,然后封入了六边形的蜂窝之中,随后无数的箭雨撒下。

    和之前那种需要校射,而且有很大可能都射不中的情况不同,被封闭在六边形蜂窝之中的杂胡几乎瞬间就挨上了四面八方的箭雨,而且根本不需要瞄准,无数杂胡坠马。

    至于冲杀而出,正前方的对手是丹阳精兵,身后是被封的严严实实的乌丸精骑,就算杂胡想要调头从乌丸精骑的方向冲出去,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

    “嘿,居然想从这边救援,攻击我的弓箭手吗?”周瑜冷笑连连,他承认江东的步兵十个有九个都是渣渣,但是江东的弓箭手绝对不会比别的地方差。

    “文聘,率领侧翼拉开一道豁口,让杂胡看到从这里攻入的胜机!”周瑜一扫已经朝着侧翼冲来的杂胡,当即对文聘下令道。

    杂胡狂猛的朝着因为拉开侧翼防守而暴露出来的弓箭手冲去,至于救援,嘿,有必要吗,战胜敌人才是北匈奴给他们下达的命令,再说那些几乎要被围歼的家伙又不是他们部族的。

    就在杂胡已经进入侧翼冲锋范围的时候,周瑜的本阵突然出现一阵混乱,而杂胡正对的侧翼出现一阵动荡,杂胡千长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之前以为都要被围歼的那些家伙,居然冲入了侧翼的内侧。

    当即率领骑兵多年作战的经验让他根本不假思索的朝着周瑜侧翼动荡的那处地方冲去,只要里应外合成功,不管是什么军阵都只有崩溃一条路可以走。

    毕竟大多数军阵一旦被凿穿,就意味阵型运转到那个凿穿的地方就无法继续运转下去,不过不幸的是,周瑜的军阵就算凿穿,他也会预见性的弥补。

    杂胡的骑兵在千长的率领下,几乎瞬间就杀入了本阵,而四周的弓箭手完全没有阻拦的意思,不管是前后还是左右,自然的给让出了一条道路。

    如此这般杂胡的骑兵也没有击杀四周弓箭手的动作,从战略上来讲,凿穿本阵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攻击四周这些怯懦的弓箭手。

    以杂胡骑兵在没有任何弓箭手的阻止的情况下爆发出来的速度,几乎是几个呼吸便突破了最后一层弓箭手。

    然而这一刻迎来的却是一身黒甲的西凉铁骑,双方都是抵达了最高的速度,不过不同的是杂胡像是一条钻入甬道没办法回头的蛇一样,而西凉铁骑就像是准备冲入隧道的动车一样。

    自然在双方碰撞的瞬间,高下就角逐了出来,而原本自发散开甚至没有射箭的弓箭手,瞬间调头,对于甬道之中冲杀的两支大军进行射击,至于误伤,你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没有了第一个军魂效果,第二个效果还在,就现在铁骑那近乎没人性的防御力,这种箭雨根本毛毛雨了,所以周瑜的号令直接就是不看人,近距离疯狂射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