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遇袭

    “果然是汉军!”昆绾面色无比的阴沉,“完整军魂军团吗?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能分兵了;命令所有族人驾马迁徙,朝北方行进,其他人随我灭掉东边那支非军魂军团的偏军!”

    昆绾作为呼延储一直努力教育的右贤王,本身就是为了成为下一代单于而做准备的,至于左贤王,很不幸,早已战死在了中亚的战场,那里也不是一处安稳的善地,就算是单于都免不了要上战场。

    自然和别的北匈奴相比,昆绾更有脑子一些,所以在得知汉军的骑兵是军魂军团之后,就大致的猜测出汉军是如何分兵的。

    毕竟北匈奴的护卫驻扎在三个营地的中央,与三个据点的距离都相差不多,所以讲道理汉军如果是保证两路实力相同的话,那么双方抵达的时间也会因为步兵的原因相差无几。

    这样的话北匈奴的巡营不至于看到其中一个营地火焰已经升腾之后,时隔良久才看到另一个营地的火焰逐渐升腾。

    两处火焰升腾起的时间不同,在行军距离相同的情况下,只能说一路速度快,一路速度慢,如此略一思考就明白了汉军分兵之后的情况,一路纯粹是精骑,一路恐怕是步骑混杂。

    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双方的速度差距,而这么一来略一思考就知道先着火的那一路肯定是军魂军团动的手,后着火那一路,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被骑马步兵给拖累了。

    至于军魂军团分不分兵对于昆绾来说都不重要,分兵他也要打晚点着火的那一路,因为军魂军团在这种条件分兵,那只能说那一路有重要目标,而不分兵,先灭掉弱小的那一路也好。

    将这一路营地迁走之后,昆绾带领着所有的精骑和杂胡骑兵浩浩荡荡的朝着周瑜和陈曦的方向冲了过去。

    至于救援另一处营地,昆绾光看着那一处升腾的火光,就知道就算自己去了,那里也免不了被烧成白地,与其空做无用功,还不如杀敌以蔚英灵。

    二十余万的步骑浩浩荡荡的奔袭在草原之上,所过之处尘土飞扬,这个时候银月已经偏西。

    “将军,这些牛羊战马怎么办?”华雄将最北方的那个营地搅得天翻地覆,趁乱率领杂胡将整个匈奴营地推平,获得近百万的牛羊战马,而蹋顿不敢擅自决定,当即命令大量手下赶着牲口前来询问华雄。

    “这么多?”华雄吃惊的看着那满布数里的牛羊战马,“这匈奴还不是一般的富裕,我说话算话,你拿走属于你们的那部分战利品,剩下的你们给我赶回长城以南。”

    蹋顿难以置信的看着华雄,说实话,在看到这么多牛羊战马的时候他也吃了一惊,虽说华雄之前说好,战利品他们可以任意选择,但如果数量少,蹋顿拿了自己那部分也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可是现在数量如此庞大的牛羊战马,蹋顿觉得自己要是拿了属于自己那部分的四分之一的话,估计是没可能活着回去了,也因此才来告知华雄,没想到华雄居然如此大方。

    这光羊就有一百万左右啊,分羊都能分个二十多万,何况还有牛马,当真是没想到华雄如此大方。

    实际上华雄这个人在别的方面可能坑害,但是上了战场那真的是说赏赐就不可能吞没,而且所有的战功也不必担心,华雄绝对一个不少的记录上,没这个操守,华雄说赴死,其他士卒岂会听从?

    准确的说从董卓时代就是如此,甚至连董卓自己都不会在士卒俸禄和功勋上动手脚,这也是为什么董卓自己怂到那种程度,最后自己将自己坑死,麾下西凉军队也没有叛变董卓的重要原因。

    至于西凉军贪墨缴获这一问题,说实话,关于这一方面连李儒都懒得管,只要你能打赢,能将缴获的军资三分之一上缴,李儒根本不会过问剩下的三分之二哪里去了。

    “必不负华将军所托!”蹋顿这一刻真的服了华雄,不仅仅是对方的个人武力和统兵能力,对方在赏赐这一方面真的是说到做到。

    “去吧,去吧,我们在这里待不了太久。”华雄摆了摆手说道,根本没有回头,就那么看着火场。

    和匈奴人天生的骑手一样,乌丸人是天生的牧民,很快就将百余万的牛羊赶到了一起,然后朝着南边驱逐而去,在头羊的率领下,近百万只羊组成的羊群朝着南边以并不算慢的速度行进。

    至于牛则被马匹裹挟在其中同样开始南下,四周驾马的乌丸精骑皆是洋溢着笑容,这么多牛羊战马,他们部族分润点,今冬完全没问题了,这可真是一个肥年。

    “走,和陈侯汇合!”华雄看着已经聚集到自己身边的铁骑大笑着说道,虽说在北匈奴族地也厮杀了一场,但铁骑的士卒并没有出现伤亡。

    华雄率领着西凉铁骑先行南下,乌丸精骑在蹋顿的率领下驱赶着百万数量的牛羊战马行走在后。

    说实话这些牛羊战马虽多,但华雄还真没看上眼,这些东西不进入长城以南就不能算作出战利品,毕竟北匈奴随时都会赶来。

    到时候对方的实力如果能和他们相持,那么这些牛羊战马必然会溃散在战场上,你就算再有能耐也没人手收拢起来。

    不过现在有时间华雄还是选择将这些牛羊战马给带上,毕竟北匈奴是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跟上来的,万一走岔路没跟上来呢?

    再说就算追上来也不可能是现在,先吃几天新鲜的肥羊再说,这几天长途奔袭,天天不是啃鱼干,就是啃肉干,虽说吃得饱,也能供上作战所需要的热量,但是这东西哪有才出锅的肥羊好吃。

    “诶,那是我们自己人吧?”四处张望的胡封无意间扫到远处大约一两里一个骑着马的骑兵,惊奇的对着身旁的胡轸说道。

    “好像是……”胡轸定睛一看道,随后惊怒道,“不好,他受伤了,我军恐怕是遇袭了。”

    华雄听闻当即驾马前冲,直接冲到了那名后背中了数箭,甚至有一箭已经穿胸而过的那名士卒面前。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