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别人家的青壮死不完

    这便是李优教授给华雄的极致阵法变化之中的一个,当初在西凉铁骑尚未晋升军魂军团的时候,华雄就曾用过这一招硬抗过先登死士,而且硬生生打出了战绩。

    虽说由于华雄的智商的问题,至今尚且没有办法更深入的领悟其中的奥妙,但这种顶级军阵就算是被拆碎了使用,威力也是非常强大的,就算是到了军魂这个层次,这个军阵也能继续使用。

    两千余虚幻的骑士带着每个士卒一击之力冲杀了出去,和当初尚未晋升之时不算太强的攻击相比,现在的这些虚影就算是普通的精锐士卒稍不小心也会致命。

    两千虚影扫过,正面直接被清出了一大片的空白,华雄大吼一声率领着一千多军魂军团和三千多杂胡精骑冲入了北匈奴营地,手起刀落之间,恣意的击杀着面前所有的敌人。

    很快整个北匈奴后方营地,在尚未组织起阻击对抗华雄的骑兵,整个营地就燃烧起来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银月之下,火焰在不断的蔓延,火场之中,战马疾驰,纵横其中,恣意的释放着自身的破坏力,整个部族营地在以可见的速度毁灭,火光之盛大,甚至照见数十里之外。

    数十里外,一支驻扎在那里的大军,清楚的看到了那通天的火光,虽说间隔了数十里,但就算是在这等距离,他们在看到这火光的时候便仿若感受到了其中的灼热。

    “速速通知右贤王!”巡营的北匈奴在看到那处火光升起的时候当即惊吼道。

    这一支军马便是北匈奴最后一支本部,兵力足足有两万,陈曦和贾诩两人的估计其实并没有错,北匈奴本部的兵力确实是在七到九万,很不幸的并不是下限的七万,而是接近上线的八万有余。

    当然这里面也有不少原因是陈曦和贾诩虽说都靠着北匈奴人口总量进行了计算,甚至都曾想过北匈奴奴役北方胡人,搜刮牛羊战马,提高北匈奴的脱产人口,但贾诩和陈曦对于北匈奴的人口结构都没有太过深入的了解。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亲眼去看一次,谁都没有办法确定人口结构,陈曦和贾诩甚至都尽可的高估了北匈奴的青壮数量。

    然而最后还是低估了些须,北匈奴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再一次恢复了古制,也就是说匈奴人老了之后就去自谋出路。

    如此这般北匈奴这个族群虽说不足百万,但其中基本是不存在老年人的,只有妇幼不具备战斗力,如果抽空所有的可战之兵,北匈奴凑数凑个十多万还是能做到的。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仅仅抽出八万六千可战之兵,在奴役了无数胡人的前提下,北匈奴内部也依旧出现了震荡,如果再继续抽取更多的话,恐怕光是后方胡人可能存在的反噬就足以致命了。

    毕竟北匈奴可是将可以遇到的所有的胡人的牛羊战马聚拢在了自己的手上,整个北匈奴部族皆是不事生产,才维持住了这么多的脱产青壮,至于其他没上战场的青壮,这都是用来防备杂胡反叛的。

    虽说杂胡的青壮被北匈奴精骑以更高的比例抽走了,但是剩下的青壮依旧是北匈奴本族的数倍,就算其中青壮不多,北匈奴本族如果真的不留下足够的青壮人口,杂胡一旦起了心思,那真就完了。

    这也是为什么华雄大破北匈奴营地的时候,还会时不时有北匈奴精骑冲出前来阻击华雄,因为北匈奴营地青壮男子同样是脱产的战士,只是这些战士的存在意义是防备杂胡,不想对手却是汉军。

    巡营的士卒在看到东南方向的大火之后,在猜出事情之后不敢有丝毫停顿,赶紧奔去告知北匈奴右贤王昆绾,在听闻此讯之后昆绾大吃一惊,直接翻身而起,出营观察。

    “该死!”昆绾大怒道,作为北匈奴三大部族营地的一处居然燃起了火光。

    而就在这个时候更远一些的东南方向火光也逐渐升腾了起来,在场所有的匈奴人手脚都有些发凉,间隔数十里,能看到的火光,完蛋了,北匈奴三大营地其二已经完蛋了。

    “整兵!”昆绾在看到第二处营地的火光之后,反倒没了之前的惊怒,转而变成了阴沉的脸色,“准备救援营地。”

    【乌洛兰氏,你这个白痴,一万精骑还有一千禁卫,你居然会让人攻破营地,你的脑子是喂了狗吗?】昆绾心中怒骂。

    乌洛兰氏的一万余人加上一千北匈奴禁卫是呼延储留下保护北匈奴营地族人所有的兵力,虽说北匈奴当时还有两万精骑,但说实话,北匈奴并没有将之投入了对汉战争,也没有投入了守卫营地。

    说实话如果昆绾的这两万精骑投入营地防卫的话,这一战的结果肯定是陈曦和周瑜败退。

    只可惜昆绾身负要务,呼延储命令他去搜刮胡人青壮,从一开始呼延储的基调就是别人家的青壮死不完,死完了也不关他们匈奴的事情,所以招收杂胡青壮这件事一直在做。

    而在呼延储南下之后,这件事就全权交给昆绾了,而昆绾也很认真的在完成这件事,这次他又搜刮了二十万的扶余,氐人,羯族,鲜卑的青壮,果真别人家的青壮杀不完。

    当然昆绾也和呼延储一样不仅仅是搜刮青壮,在将青壮搜刮走之后,便会派人将之前被搜刮完青壮的部族所有的牛马全部搜刮。

    至于这个部族的死活,这和北匈奴其实没啥关系的,同样这也是为什么杂胡愿意跟随北匈奴的重要原因,因为呼延储大方啊,吃的不缺,至于怎么来的,要你管……

    同样这也是前方杂胡溃败之后,也会和北匈奴撤到一起的原因,因为杂胡没粮食,就北匈奴有无穷的粮食,而且后方还不断的将牛羊赶来,简直无穷无尽一般。

    光这一手,溃败的杂胡,不回北匈奴那里,就只能去吃草,至于这些杂胡青壮的后方,还是那句老话,管他们死活,呼延储就是拉人来挡枪的,整个草原胡人死掉九成,也和他呼延储没啥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