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仿若即将登临

    战马奔驰之间,那娴熟的动作,那近乎刻录在骨髓之中的轻松写意,足可见当初双方之间的仇恨,北匈奴的禁卫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为了这一刻不知道演练了多少遍。

    “哈哈哈!”乌洛兰氏肆意的狂笑,长枪轮舞带着血花绽放,枪影飘忽之间根本无法确定下一击的落点,晃动飘飘乎的身形,就算是狙击用的十石强弓尚且无法锁定。

    丹阳精锐在血花溅起的瞬间,便明白自己的最强的招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让对方看破,而且对方居然在分秒之间便拥有了应对的方式,而且看起来就像是演练了无数遍一样。

    每一个丹阳精卒皆是奋不顾身的朝着冲入本阵的北匈奴发动了攻击,但是聚力一击无法击中,众人协力却又无法拿下这匈奴禁卫,双方的差距在这一刻显现的无比的清晰。

    “击鼓!”周瑜面色铁青,不过他当初能对陈曦说是下了血本,岂能没有准备,就算是丹阳精锐,在周瑜清楚了解了北匈奴禁卫的强大之后,他便明白,那不是丹阳精锐所能对抗的强大。

    随着北匈奴精骑随着北匈奴禁卫冲锋而上,周瑜布置在最前方的丹阳精锐本阵几乎在以可见的速度被压缩了范围。

    “文聘,放箭!”周瑜深吸一口气扭头对文聘吼道,他已经看到率领着丹阳精锐顶着第一线的李严,也看到了已经奋起的匈奴禁卫率领着匈奴精骑,正在撕碎自己布置的战线。

    随着周瑜一声号令,文聘将那根特质的响箭搭在了弓弦上,然后对着前方射去,尖锐的嘶鸣在这喊杀声之中显得那么的明显,自然被正面的匈奴精锐轻易的躲了过去。

    李严统御着所有的丹阳精锐,分成一路路的堵住北匈奴禁卫的冲锋,甚至本人都在乌洛兰氏亲率大军冲破战线的时候率领亲卫顶了上去,靠着娴熟的阵势变化硬生生拖住了乌洛兰氏的冲锋。

    眼看着身旁的亲卫在对方的冲杀之下,根本没有多少抵抗力便倒在脚下,李严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但是整个人却没有一点后退的想法,甚至因为这种压力对于整个军团的调动更显灵活。

    靠着军团天赋,以及军阵的变化,死死地咬住北匈奴禁卫,让乌洛兰氏怒吼之余,却也在一时半刻无法撕碎丹阳精锐组成的最后一道防线,反倒还因为李严奋死的反冲锋出现了不小的战损!

    那由丹阳精兵组成的第一道防线在这种可怕的战损速度,不断的削弱,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丹阳精兵退却,杀到了这种程度,退便是死,不退,不溃,尚有一线生机。

    作为几乎已经变成一个集体的丹阳精兵在这种认知的驱使之下,全力以赴的迸发着自己的实力,用生命来阻止北匈奴禁卫的前进脚步,甚至在这种强悍的信念之下,身受重创的丹阳精锐竟然爆发出近乎超越自身极限的力量。

    死死的咬住北匈奴,誓死不退一步的丹阳精锐,鲜血和长刀大盾在这一刻真正的具有了对抗北匈奴的力量,原本无色的军团天赋在这种血色的侵染之下,甚至逐渐的泛起了的血色的辉光。

    那沾满鲜血的大刀,那被马蹄踹弯的大盾,在丹阳精兵这种誓死不溃的意志之下,筋骨折断的双臂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武器,强悍的意志甚至超越身体的极限,奋力的抵挡住面前的敌人。

    模糊间原本因为终极状态变为一个整体的丹阳精兵,仿若能感受到每一个战友的状态,能感受到每一个战友的位置,甚至根本不需要睁眼,他们就能如同一个人那样自然的把握住每一个战友的动作,就仿若他们真的是一个人一样。

    十石强弓再一次拉开,一根乌黑的箭矢朝着北匈奴射去,而对方靠着视觉留存和危险感知提前闪避,将这一根箭矢引诱到了身侧,威力强悍的箭矢转瞬就要如之前一样命中另一个丹阳精卒。

    然而在这一瞬间,正在防御北匈奴禁卫的那一名丹阳精卒,就像是早有预备一样将大盾倾出一个微小的角度,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箭矢上飘一个角度,从侧面北匈奴禁卫战马的马脖子穿过。

    一个碗口大的伤口出现的瞬间,战马前蹄不由的一软,而这个时候另一个丹阳精卒的长刀就像是恰好放在那里一般,从战马上滚落下来的北匈奴禁卫,轻易的被长刀从脖颈划过。

    这种按说对于北匈奴禁卫并不算是致命的伤害,在北匈奴禁卫挨了这一刀倒下之后,胳膊腿抽搐了两下,然后血便从脖颈涌了出来,再然后那名北匈奴禁卫便再也没有站起来。

    随后这诡异一幕在北匈奴禁卫和丹阳精锐的战场时不时发生,就像是突然之间,整支丹阳精锐整个变成了一个整体一样,而且是所有的丹阳精锐都成了这个整体的一部分,享受着整体所做出的判断,所观所见的一切。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不可思议的配合出现在了北匈奴和丹阳精锐的战场之上。

    直到乌洛兰氏全开了军魂才算是成功遏制了这种情况,虽说那种丹阳精锐不可思议的配合依旧存在,但是在军魂之力全开的情况下,丹阳精兵要击杀北匈奴禁卫恐怕也只有枭首这一条路。

    “一定要挡住!”李严怒吼道,这一刻他的身上不光是军团天赋的灼灼之辉,更是浮现了那种血色的不祥之光,不过不管是什么效果,这一刻李严拼尽一切在抵挡着对方冲锋。

    “给我去死!”乌洛兰氏轮舞的长枪终于抓住机会一枪挑开李严的长枪,然后狠狠的上挑刺向李严的颅脑。

    李严仰面倒下,但是锋锐的枪气依旧挂掉了他的头盔,并且在他的额头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咚!”乌洛兰氏一枪未中,当即长枪凶狠的挥下,砸在李严的枪杆之上,巨力之下,李严的战马一声悲鸣,直接跪地不起,李严翻身滚落而下。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