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宛若鬼神

    鲜卑人算是对于汉室敬畏最少的胡人,毕竟当初在檀石槐的时候实力就上涨到了四比一的程度,虽说后来衰败了,但总体而言要比其他的胡人更有底气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北匈奴没回来的时候,鲜卑能稳坐北方胡人第一的原因,除了人口,战绩,还有一点,鲜卑比别的胡人要狠。

    眼见庞德冲入中军,直扑帅旗而来,帅旗之下鲜卑统帅,当即调动鲜卑本部精锐,对着庞德骑兵的方向进行散射,至于旁边的杂胡,抱歉,请为了胜利去死吧。

    真正的狠人对自己也狠,鲜卑就是如此情况,在不顾忌人员伤亡的情况下,散射的箭雨很快就压制了庞德的冲锋速度,不少士卒直接被射落马下,甚至于庞德自己都免不了中箭。

    “我定要杀你!”在身边十几名亲卫都被射下马之后,庞德双眼血红的怒吼道。

    庞德双眼充血之后,原本暗色的军团天赋骤然多了一抹血色,而一干士卒突然感觉到原本因为受创而损失的体力居然在缓缓回归,甚至原本因为受创而不灵活的动作仿佛不怎么受到影响了。

    “杀杀杀!”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士卒吼出这样的声音,其他的士卒也都发出了同样的吼声,然后狂躁的朝着前方冲去。

    鲜卑箭雨之下,庞德军的士卒对于箭雨能躲则躲,不能躲便顶着箭雨前冲刺死敌人,仿若身体上的创伤疼痛正在远去一般。

    庞德这一刻挥舞着长刀,状若封魔,但是他的大脑却无比的冷静,一刀将正面的敌人砍成两段之后,用血腥而又疯狂的气势镇压着整个杂胡步兵。

    身后的士卒也都同样如此,甚至有人身中数箭之后,依旧双眼狂热的对方前方杂胡发动攻击,这种狂猛而又可怕的气势,在随着庞德军受创的越发厉害,也越显的可怕。

    身中数创不死的士卒,每一击都如同之前最巅峰一般,那种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样的战斗方式,很快就像是瘟疫一样传染了整个杂胡军团。

    正面和庞德对敌的士卒甚至出现恐惧的神色,这种满身是血,身中数十创就是不倒的气势让正面的杂胡几乎要崩溃了一般,若非鲜卑统帅实在狠辣,靠着谁撤退就干掉谁的气势,恐怕现在正面对敌的杂胡恐怕已经扭头崩溃了。

    毕竟正常的军队遇到这种看起来好像杀不死的对手,恐怕内心的恐惧就足够将之压垮了。

    身后督战队的长刀最后还是没有压过庞德本阵对于中军本阵正面杂胡的压力。

    中军的杂胡在一个身十数箭,但依旧不死,仍然跃马前冲,甚至在满身是血的情况下斩杀了一员杂胡百夫长的士卒的冲锋下,正面的杂胡崩溃了,督战队是人,可以斩杀,但是对手不是人!

    扭身崩溃的杂胡完全没有看到那名身中十数箭的庞德士卒在看到他们扭身溃败的瞬间,原本坚毅的双眸,骤然熄灭了生命的精光,缓缓的从马上坠下。

    意志超越**,确实能创造出奇迹,拥有近乎无限的体力,拥有无视伤痛的力量,拥有抗拒死亡的力量。

    然而就算是军魂军团都无法完全抗拒死亡,就算庞德麾下某些士卒无比契合庞德军团天赋,拥有无比强大的执念,但生命终归是有尽头的,就算执念不溃散,当身体实在无法承受,也依旧会死亡。

    “众将士,随我冲!”庞德一刀劈开正面飞过来的箭矢,然后大吼一声跃马朝着中军帅旗冲去,一决胜负就看这一刻了。

    鲜卑统帅派出的督战队在被中军逆推回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大事不妙,当即便率领鲜卑本阵朝着中军溃军顶去,箭雨齐发成功将中军的溃军逼到了左右两侧。

    只不过这个时候庞德也已经顺着溃军冲到了中军核心,成败就在此一举,已经杀红了眼的庞德,在看到鲜卑统帅,根本没有多话,直接迸发出所有的力量直扑对方而去,身后的精骑也都如此。

    左右两翼的杂胡在鲜卑统帅的调度下已经朝着中军挤压而来,然而这一刻的庞德根本无所畏惧,他的目的就是斩了帅旗,斩了对面那个鲜卑统帅。

    事已至此,若是能一鼓作气拿下这两样,那么当前局势当即就会翻转,甚至他庞德都能达成新的成就,比方说兵力比例十比一的前提下战损数百士卒,前后半个时辰不到拿下三万胡人的最新战绩。

    不过庞德这个时候半点思考这些东西的精力都没有,现在他只是疯狂的爆发的自己的气势,让所有的精骑随着他冲冲冲,顶着鲜卑统帅本阵的箭雨一口气冲入了对方本阵。

    霎时间杂胡人仰马翻,庞德士卒硬顶着箭雨,身中数箭的前排亲卫无一人落马,在满身是血,双眼写满疯狂的情况下撞入了杂胡中军核心最后的防护。

    这一刻鲜卑本部终于明白之前其他杂胡和庞德军作战时的那种恐惧,对方的双眼之中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杀,而那满身是血,身中数箭,却狂猛作战的气势让鲜卑本部心下发寒。

    没人愿意和疯子作战,尤其是这些疯子根本杀不死,双方碰面的瞬间,庞德军狂猛的气势就压制的鲜卑本部畏首畏尾,双方战斗力的差距并没有差到这种程度,但是被恐惧压制的鲜卑根本发挥不出来应有的战斗力,几个呼吸之后,鲜卑本部就开始被虐菜!

    鲜卑统帅怒吼着率领自己麾下最得意亲卫本部朝着庞德发动了攻击,长枪和大刀交错而过,鲜卑统帅看到了一个无头的尸身,顺带看到了自己的后背,随后马蹄便随之落下,之后什么就看不到了。

    “咔嚓!”一声脆响,杂胡的护旗官,和帅旗,在庞德不惜爆发内气之下,连人带马,带帅旗一起砍断。

    “敌将已死,众将士随我杀敌!”庞德的声音瞬间传遍了四野,杂胡看着空荡荡的中军,帅旗已断,原本混乱的大军更显的混乱,而庞德麾下的精骑,有不少也随着这一声,晃了晃便坠马而亡。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