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就算后悔一辈子

    若非臧霸在一旁帮关平遮挡了部分的攻击,恐怕关平也很难说拦住正面这几员杂胡猛将,只不过很明显臧霸的实力也随着军团天赋的开启在不断的损耗。

    “臧将军闪开,我宰了这几个家伙!”关平深吸一口气对着臧霸大吼道,他也看出来局势不妙,先稳住形势再说。

    关平因为突破的方式不同,体内的内气从量上讲是非常庞大的,虽说被云气同化程度要比正常内气离体的内气高太多,但靠着这种庞大的量,施展个军团攻击还是能做到的。

    虽说原本能砍出百丈的军团攻击,在云气的强效同化抵消效果之下估计撑死也就是个三五丈,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随着关平一声大吼,臧霸条件反射的低头,一道足足有三丈长的刀光延伸而出,云气不断的同化抵消,但关平疯狂的内气爆发,这道三丈长的刀光在边沿部分不断的重复着消散和凝聚。

    三个杂胡内气离体在看到这一幕皆是疯狂的爆发出自己的内气,要知道内气离体并非是不能在云气之中使用内气,只不过使用时的损耗远超正常百倍。

    要记得当初颜良那么凶残的人物,在大军团作战,双方内气被压制的时候,为了救鞠义,外放了一个军团攻击,也才飞了不过十数步就被云气完全同化了,而且原本足有数十丈的军团攻击,硬生生被压制的仅剩不到一丈大小了。

    因此在见到关平三丈长的刀光,三人皆是惊慌,单这堪称恐怖的内气掌控量,讲道理的话绝对是内气离体极致,然而要是内气离体极致,不至于面对他们如此狼狈。

    三人疯狂的爆发各自的内气,拼命的拦住关平的全力一击,不过毕竟双方内气的量差距极大,关平奋力爆发所有内气之下,三人仓促之间纵使是联手依旧重伤坠马。

    最靠近关平的那员内气离体甚至在关平那狂猛的内气碾压下被斩掉了一支胳膊,其他两人就算躲过了要害,胸前也免不了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干的漂亮!”臧霸大喜,也顾不上之前那一击在最后时刻贴在他的发梢划过去,至于关平为何表现出如此惊人的内气,臧霸也顾不得去问了,只是怒吼着朝着已经被重伤了三人冲去。

    关平全力爆发自己的内气,以至于一刀过后,面色都微微有些发白,不过那狂猛的气势却成功的压住了之前想要围上来的杂胡,以至于关平在全力出手之后还争取了几个呼吸的调息时间。

    大口的呼吸了几口空气,体内内气几乎全部损耗完的关平,甚至感觉到原本在手上非常适合的青龙刀都显得非常沉重,不过在压下那种不适之后,关平就奋力的高吼着率领数十人冲杀了过去。

    三个杂胡将领想也不想调头就跑,霎时间正面的局势大好,徐庶抓住时机集合全军之力打出了一波反冲锋,成功给麾下士卒争取了半炷香的调整时间。

    可惜终归是本身实力不具有压倒性优势,只能打出局部的优势,虽说多了半炷香的调整时间,但终究没有办法逆转当前的形势。

    尤其是在杂胡三名内气离体统统被重创之后,杂胡的调度不再如之前那般以猛将冲锋为核心,转而变为以集团兵力围堵为核心,很快臧霸的本部便又一次深陷重重包围之中了。

    “魏延靠你了!”眼见防御的阵型再次被压缩,臧霸心知已经不能再继续消磨下去,当即对魏延大吼道。

    魏延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当即不再犹豫,率领着数百骑兵朝着正面猛冲而出,而正面的刀盾手心有灵犀的让出一条路,让这些已经养精蓄锐多时的骑兵冲了出去。

    已经按捺了很久的骑兵,在魏延的率领之下,如同出闸的猛虎,迅猛的冲入了杂胡的本阵,骑兵对骑兵,但仅仅是瞬间就将和他们交错而过的杂胡挑飞。

    到了现在,从数万杂胡骑兵本阵之中杀出来的骑兵,就算带伤出战也掩盖不了精骑的本质,大浪淘沙,高达六成的死亡率之下,到了现在依旧能冲锋的骑手,每一名都可以称为精锐。

    可惜在这种漫无边际的杂胡海洋之中,数百逆势冲锋的汉军终究无法斩开一条血路,只能说是逞一时雄风。

    “给我死吧!”杂胡的百夫怒吼着一枪刺向魏延的亲卫,这时已经身受数创的亲卫已经深知无法躲过,直接迎着长枪扑了过去,在长枪刺穿自己的瞬间,也将对方迎面拉下马了。

    魏延的面上溅上了一道血痕,这是之前一个亲卫为他挡了箭矢后,穿透亲卫身躯时溅在魏延面上的。

    那一刻魏延看着亲卫倒下的瞬间,双眼说不出的复杂,他一直认为上至将领,下至士卒战死在沙场上才是他们的归宿,从他踏上战场的时候,他就做好了迎接马革裹尸的准备。

    但是那一刻,看着那个二十多岁的亲卫帮他挡住箭矢的时候,魏延不自觉的双眼泛酸,他的这些亲卫他每一个都认识,而那个帮他挡了箭矢的亲卫,在出征之前他妻子刚刚怀上第二胎。

    当时对方还笑着对魏延说,“打完这一战,领的赏钱就够给家里买头牛了,之后两年我准备转回去当衙役,等二娃也会叫爹的时候我再回来当亲卫。”

    魏延当初还笑着说,“那等你儿子出生记得通知我,到时候我给你找个清闲的差事。”

    结果现在对方死了,血溅在魏延的脸上,只留下孤儿寡母,而且长子不过四岁,妻子还在待产。

    一直以马革裹尸为荣耀的魏延,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早已熟悉的一幕,胸中却充满了怒火。

    侧头看向四处厮杀的士卒,时不时有人倒下,魏延莫名的感觉到声音正在远去,只有胸中的怒火越发的旺盛。

    【去死吧,管他是模仿,还是自己的道路,我要救我麾下的袍泽,就算是以后会后悔一辈子,那也不要从现在开始就后悔!】魏延胸中怒火疯狂的迸发而出。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