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不曾变化的信念

    周瑜缓缓地点头,确实是如此,周瑜自负自己的智力并不逊色与人,但孙策的势力和刘备一比真的差距非常大。

    “北上平定匈奴之后,最多休整一年,便会开始平定天下,汉室乱的时间有些长了,你觉得能挡住我多久?”陈曦放下酒樽,轻笑间缓缓地站起来,微微侧头看着周瑜。

    “一年吗?”周瑜神色凝重的看着轻笑自若的陈曦,这一刻他的压力非常的重。

    “是啊,一年,不出意外今岁冬天,到来年春天我们应该就会解决北匈奴,明年一年我们的各种政策也就全部嵌入成功,开始运作下去,后年在我看来就差不多了。”陈曦看着周瑜说道。

    没什么好掩饰的,现在就算是明牌了也没什么,堂堂之师一路推进过去就可以了。

    “你这么将你的计划拿出来,不怕我们有针对的布置吗?”周瑜看着陈曦神色微冷。

    “没什么了,就算挑明了,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你们所谓的针对性布置是什么?驻守长江一线?”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别想了,长江拦不住我们的,区区一衣带水而已。”

    瞬间周瑜的脸色漆黑无比,任谁听到自己依仗的长江天险,被比作一衣带水估计脸色都不会太好。

    “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我到时候会先打南阳,但就算是知道了,你们能做什么,其实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你要抵抗我们?说实话曹孟德抵抗我们,我能理解,你抵抗我们的意义是什么?”陈曦看着周瑜询问道,说真的这是陈曦最好奇的一点。

    周瑜哑然,看着陈曦就像是看白痴一般,“伯符的心非常大,所以中原不够分的。”

    陈曦的眼中划过一道厉光,甚至于周瑜都感觉到了陈曦的杀心。

    “难道你还不懂吗?”周瑜完全没有被陈曦吓住,反倒面带笑意的看着陈曦说道,“如果你连这都不懂,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辅佐刘玄德的?”

    “为了什么辅佐玄德公吗?”陈曦眼中划过了一丝迷惘,是啊,自己最初是为了什么辅佐刘玄德呢?

    陈曦的脑海之中浮现出刘备最初拉着他的手,他一脸嫌弃的表情,再到后来刘备来到泰山,将粮食放给城中百姓,又想起刘备愤怒之余依旧没有动摇的决心。

    陈曦缓缓地笑道,“我辅佐玄德公啊,因为我遇到了他啊,嗯,就是如此啊,运气和缘分有时候比能力还要重要啊。”

    周瑜感觉自己胸闷,陈曦淡笑的神情让他突然觉得孙策获得的一切对不住孙策所付出的努力。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话,实话是什么,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我选择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刘备的仁,陈曦是认可,不管怎么说,在这个路有冻死骨的残忍时代,在这个人命贱如狗的时代,刘备终其一生没有对百姓挥下屠刀,历朝历代开国君主约束属下且自己没有屠城记录的只有刘备。

    其他的上至前汉刘邦,后汉刘秀,下至明清开国者,自己屠城或者放纵手下屠城屡见不鲜,就凭这一点,陈曦能选的估计也只有刘备了。

    至于孙策,陈曦曾经思考,陆康阻孙策于庐江年逾,孙策曾愤怒的说过不降,攻破庐江便屠城,但最后却没挥刀,可以说孙策在这一方面也有着相当的底线。

    不过孙策先天的问题太严重,加之又有周瑜,打死陈曦,陈曦都不信自己能和策瑜二人比关系,这可是真正拜了父母的兄弟。

    可以说陈曦所能选择的只有刘备,至于曹操,除非曹操不屠城,陈曦所学的一切很难让陈曦认同曹操。

    虽说陈曦曾经所学的一切,用这一切所学铸就的信念不可能如这些王者,霸者,英雄,枭雄一般可以用生命去鉴证,但也不会轻易蒙尘。

    有些东西就算是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但有些信念不会轻易的消散,文明的国度降临到野蛮的时代,难道要褪下那象征文明的服饰,去茹毛饮血,如同那野蛮人一样?不可能啊!

    也许有人认可曹操那种用血用剑于破灭重建的气魄,但是陈曦无法认可那种践踏文明的方式,从一开始陈曦认同的便只有曹操的意志和能力,从未认可过曹操这个人啊。

    “这个理由可以让我在更恶劣情况选择玄德公,比现在恶劣十倍!”陈曦突然笑着说道。

    【果然我还是不能认同前人以及后人那种用屠杀解决问题的方式,别的地方管不到,但同文同种,却还如此,那真就是这个民族的问题了。】陈曦怅然的想到。

    【看来终归不是这个时代同化了我,而是我在改变这个时代,就算我今日所留下的一切都成了历史的尘埃,那也请让我的善,让我的仁,让我的思想与这个民族同在。】

    陈曦望着周瑜,周瑜隐隐察觉到了陈曦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有些时候只需要一丝提点,一直不能跨越的那一步,就能迈过去。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陈曦不住外溢的精神量终于被陈曦再次控制住,然后缓缓地收敛了起来,原本明亮的双眸也变得幽深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像是贾诩那种无法琢磨的深邃。

    “恭喜了。”周瑜看着神光内敛的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这可怕的精神量,已经不单单说是千万百姓游离的精神量,而是陈曦自己本身所拥有的精神量。

    “没什么恭喜的,从本质上来讲,我更难对付了。”陈曦笑着说道,“不过孙伯符的心很大啊,也许那只是你所认为的。”

    陈曦谈笑间的自若神情,让周瑜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我曾经给法孝直和诸葛孔明都教过,人的认知其本质都是一种偏见。”陈曦看着哑然无语的周瑜缓缓地说道。

    “问你一个问题,一根长绳在不改变自己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变短呢?”陈曦看着周瑜问道,周瑜面露不解的看着陈曦,这种脑筋急转弯的问题,他还真没接触过。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