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饵料或者是最强点

    陈曦和周瑜可能由于年纪相近,相对层次也都极高,两人的交流显得非常的顺畅。

    “对方如此布置的可能性很大啊。”周瑜听着陈曦的判断连连皱眉,北匈奴的实力相较而言还是略强过他们一头。

    “嗯,所以我建议直接打这一个角。”陈曦指着另一张地图上更详细的推断布置说道,“当然我比较担心的是这种。”

    话说间陈曦从一旁拿了几根小树枝,摆了起来,“我担心的是北匈奴三个部分驻扎的兵力不多,但是他们在这个位置囤积了大量的兵力,这样的话,我们攻打一部,压力就会大很多。”

    原本周瑜可能还有些受限于眼界没有看出来,但是随后在陈曦摆出来之后,周瑜靠着经验就已经明白了这种布置的麻烦。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陈曦看着周瑜问道。

    “确实麻烦,如果你不点出来的话,我也很难发觉,但是点出来之后,就容易了很多。”周瑜看着不属于三方,但看起来距离三方总距离最短的一个点皱了皱眉头。

    “这种算是最优解,你靠着经验肯定也能找出来。”陈曦点了点头说道,“我比较担心北匈奴也有这种经验,好吧,不是担心。”

    “这种的话,我只能建议佯攻一路,然后强攻一路了。”周瑜皱眉说道,“这种方式,我们上来强攻的话,只能算是和北匈奴硬碰硬,而那种战斗方式意义不大。”

    “佯攻的那一路除非是白马,只有死路一跳。”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要不让你的人佯攻?”

    周瑜无语的看着陈曦,这种事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也是够了。

    “那就只能这样了。”周瑜拿出一根小树枝比划了两下,直插三路中央的那处可能存在的北匈奴大军集聚地。

    “我们昼伏夜出,趁夜攻击这里,不管怎么说,他们这一处兵马不可能是全部的兵马,北匈奴总兵力不可能超过十万的话,那么这里绝对不可能超过两万。”周瑜神色傲然的说道。

    “打指挥中枢吗?”陈曦摸着自己的下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计划,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胆魄。”

    “这种最优解……方式,这到底是谁起的鬼名字。”周瑜不爽的说道。

    陈曦弹出食指,指向周瑜然后缓缓的转手指向自己,周瑜扯了扯嘴,“好吧,就叫最优解,你行。”

    “好的,继续听你说,怎么打这个?”陈曦眼见周瑜的神情相当满意,于是笑了笑说道。

    “这种方式的优点虽说非常明显,但这种方式的缺点也非常明显。”周瑜双眼透出惊人的自信。

    “说来看看。”陈曦看着自己摆得的地图平静的说道。

    “这种方式最大的优点在于,你不管攻打某处,大堆的援军很快就会到达,让原本不多的兵力达到了最大的调用。”周瑜指着地图上大致的那一处地方说道,陈曦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但这种布置的缺点,只要对方兵力远超过己方,那还不如不分兵防守,这种方式巩固一路还行。”周瑜晃着自己的食指说道。

    “那不是废话吗,给我二十万西凉铁骑,我直接碾过去,什么阵型,什么计划都没用。”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上一个缺点不算什么,下面才是最重要的,这种布置的最核心的地方其实是被暴露出来的,一旦我们攻击他们所谓的核心,其他几处基本没可能派兵救援。”周瑜冷笑着说道。

    “确实如此。”陈曦点了点头,这处核心的本身价值就是保护其他几个点,要是其他几个点还会保护这个调度中心的话,那不就是本末倒置了。

    “但你不要忘了啊,这个位置本质上来讲也是饵料啊。”陈曦面上浮现一抹无奈。

    周瑜目光突然一冷,“确实,一方面的意义是对付普通级别统帅,攻击任何一处都会致使大量援兵出现;另一方面的话,恐怕就是对付我们这个级别的了,对于我们来讲,干掉那一点就会胜利!”

    “对啊,你怎么办?”陈曦好奇的看着周瑜说道。

    “打中心那处!”周瑜神色凝重的说道,“就算他是最精锐的军团,我们也未必不能一劳永逸,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像是早就在等我这句话?”

    “嗯,我本来打算在以后收拾你们的时候也摆这个一个阵型,给你们一个王对王的机会。”陈曦看着周瑜笑了笑。

    听闻此言,周瑜的面色黑了数分,但瞬间醒悟,真到了那种情况,以自己还有孙伯符的性子,绝对会选择王对王见个高下。

    “那你觉得如何?”周瑜看着陈曦说道。

    “我也觉得攻打那里比较好,当然我们最好做好失败的准备。”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虽说我之前的目的确实是清扫北匈奴部族,但是在看到地图上的草场河流分布之后,我就知道情况和我想的有些差距。”陈曦以一种极其无奈的口气说道。

    “为什么你如此笃定北匈奴肯定会如你猜测的那般,讲道理的话,这里面你猜测的成分更多吧。”周瑜皱了皱眉头说道。

    “公瑾我觉得你缺少一种设身处地思考的思维,如果是你在那种地方呆了数个月,你会想不到吗?”陈曦鄙视道。

    周瑜微微不爽,随后略一思考也就明白了,虽说他没有陈曦那种直接用数学方式算出最短总距离的能力,但是靠着经验,几个月下来也该发现这一个点,以及这种防卫方式了。

    毕竟这种方式不管从哪个角度去思考都是最有利于北匈奴拱卫自身部落的方式了,在那个地方呆了数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一开始可能还没有察觉,但是时间长了靠着经验也会选择这种方式。

    “受教了。”周瑜想通之后对着陈曦一礼。

    “基于这个我们也就可以进行接下来的讨论了,下来才是最麻烦的。”陈曦对于周瑜的姿态还是很满意的,小肚鸡肠什么的,周瑜可不是这种人,这家伙的性格其实非常好。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