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诡异的精神文明建设……

    “哦,其实这种很简单,你只见过一个,主要是因为见识少。”陈曦吐槽道,周瑜瞬间不高兴了,我这么佩服的夸你,你就这么说我,太不给面子了吧。

    “还有谁能做到。”周瑜没好气的说道,不过他已经认同了陈曦的作战方式,虽说陈曦没提,但这种挑明目标,直接开战的方式根本不需要多做思考。

    “蔡大小姐啊。”陈曦随意的说道,排除法啊,演绎法啊,优选法啊,假设法啊,蔡琰学的都很好。

    周瑜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曦,随后突然笑着说道,“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天下世家提起河东卫家的时候都是那副表情了。”

    陈曦听闻也是一笑,河东卫家啊,随着蔡琰越来越成熟,才华也莫名的越来越可怕,卫家也越来越纠结了,可以说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卫仲道就算是死了,卫家也要迎娶蔡家。

    虽说蔡琰很少在人前表现,但毕竟时常在家里给女子授课,闲来无聊也会讲一些经济和阶级的东西,话说从来不讲重复东西的蔡琰,流出来的笔记,有一些东西非常高深。

    卫家纠结的就在这一点,当初是他们选择了放弃蔡琰,和家族的族人不同,放弃了可以召回来,蔡琰是走完了三书六礼没写入族谱,算不上卫家人,卫家现在也只能干看着。

    “天下有数的美女,陈侯难道没有什么想法,我可听人说,蔡琰曾经在陈家过夜过,陈侯也曾在蔡家留宿过。”周瑜突然换了一个画风对着陈曦露出一种莫名的笑容。

    “所以我恨那些市井流言编撰的宫闱小说。”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不过面上很明显出现了一些掩饰的神色,“话说,我这边有孙伯符不爱江山,不爱美人,只爱周公瑾的宫闱小说。”

    原本在观察陈曦神色的周瑜,在听到这句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随后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曦。

    这种东西,周瑜曾经在大乔那里看到过,自从草纸这种陈曦用来当手纸的劣纸普及之后,加之天下局势越来越好,没有精神文明,就有一些混蛋创造精神文明。

    就跟以前没有纸的时候百姓口耳相传的宫闱秘史一样,有了纸就有一些混蛋会将这些东西写下来,写的有板有眼。

    眼见周瑜快喷血的神情,陈曦长舒了一口气,孙伯符和周瑜的宫闱小说陈曦见过,问题是陈曦还见过自己和蔡琰的。

    至于陈曦为什么会流露出掩饰的神色,其实主要是蔡琰生冷不忌,除了正规书,蔡琰有时候也会面无表情的看一些房中术之类的东西,就算偶尔被陈曦发现了,对方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

    用陈曦的话来说,蔡琰看所有的书都是一种研究学习的神情。

    当然那是正常,在那次以前陈曦一直都以为蔡琰看书不会有任何神情波动。

    然而某次陈曦闲的无聊看收缴上来的宫闱小说,蔡琰过来询问几件事,陈曦条件反射的就将书合了放在一边,和蔡琰严肃的讨论问题,不带丝毫个人色彩。

    咳咳咳,怎么可能不带色彩,你能想象前一分钟你还在看以对方为女主角,以自己为男主角的宫闱小说,后一分钟女主角就跑过来问问题,神色能正常才怪。

    许是发现了陈曦的心不在焉,蔡琰也没有强求,习惯性的顺手就将陈曦放在一旁的书拿了过来,随意的打开,咳咳咳,蔡琰的宫闱小说,那是陈曦唯一一次发现蔡琰看书有神情的。

    说不出当初蔡琰看到那本书内容的神情是羞恼,还是鄙视,陈曦就记得反正自己当时是吓坏了,蔡琰翻看了几页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曦,随后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绣袍的自己。

    最后用一种无可救药的神色对陈曦摇了摇头,书自然是被没收了,人也被警告,蔡琰貌似也懒得追究是谁写的,或者追究陈曦为什么看这种书,只是之后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

    那件事就那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本身蔡琰去陈曦家的次数就不多,少了也没太大变化,反倒繁简安心了不少。

    话说当时陈曦在蔡琰拿起那本书的时候,死的心都有了,他都做好被蔡琰收拾的准备了,结果蔡琰却什么都没说。

    不过回头陈曦冷静下来,也就明白了,这事闹开了其实没啥意义,只能是一个笑话,还不如冷处理算了。

    蔡琰看着像是一个少女,但本质上蔡琰其实是一个未亡人,最多蔡琰这个未亡人身份比较怪异而已,但比起正常少女,其实说一句见多识广并不为过。

    话说从那以后,陈曦也就从来不会去看什么宫闱小说了,因为每次拿起来就会想起那件事,然后就有冷汗渗出来了。

    至于蔡琰,对于陈曦一如曾经,当然这是在别人的感觉之中,陈曦自己的话,倒是能感受到那种冷淡疏离,果然还是得罪了对方,不过想想也对,如果没有反应的话,才更可怕吧。

    同样周瑜也好不到那里去,泰山人脑洞陈曦和蔡琰,以及陈曦和陈芸也就罢了,毕竟还算合理,但江东人脑洞周瑜和孙策,这个就有些诡异了。

    主要是别人脑洞也就罢了,大乔和小乔有时候看的还挺高兴的,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想的,该说不愧是姐妹吗?

    想到这些两人都不由得一叹,随后看着对方的神色都猜测了个七七八八,顿时两人无言以对,颇有一种难兄难弟的感觉。

    “算了,还是别提这些了,还是说怎么对付北匈奴吧,打北匈奴还能让我们高兴高兴,提这个我们俩大概都有些不堪回首。”陈曦有些唏嘘的说道,悔不当初,在蔡琰面前的算是毁了形象了。

    “唉,还是谈北匈奴吧,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周瑜叹了口气说道,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了。

    “我先给你解释一下我的想法,你看看有什么补充的。”陈曦颇有些唏嘘的开始给周瑜讲解自己的安排。

    同时周瑜也开始一边听陈曦的讲解,一边开始在心理计算兵力和到时的布置,看起来两人配合还算默契。未完待续。 就爱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