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苏仆延的到来

    之后刘虞和陈曦一路加速奔往幽州东部,也亏华雄麾下皆是精骑,否则光是这种可怕的行军速度就足够将一个军团拖垮。

    当然在抵达幽州之后,陈曦当即命人用战鹰给幽州西部地区发了一个信,虽说因为一路疾驰,陈曦并没有收到前方的战报,但是大致估计一下,陈曦也能估测到前方的形势。

    随后便和华雄刘虞直扑幽州北部而去,乌丸部落的聚集地,刘虞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一路疾驰,在数日之内,陈曦一群人就出了幽州,然后在一群突然出现的乌丸人的带领下朝着乌丸部落的新驻扎地奔去。

    “这些人是伯安公的线人?”陈曦看着前面带路的那些乌丸人好奇的对着刘虞问道。

    “我麾下从事在我被救到长安之后,他们就潜伏在乌丸部落之中。”刘虞笑着说道,“以前他们也曾在乌丸之中当过一阵子头人。”

    陈曦一脸感慨,刘虞手段也不是吃素的,只不过当初是谁安排的,非将刘虞和公孙瓒两人弄到一个州,否则的话也不至于生出这么多的事情。

    “我们就这么直接率兵过去?”陈曦看了看身后的华雄的精锐铁骑问道,“就算我没有收到相关的情报,但是北匈奴能将兵力布置到乐浪和辽东,那么乌丸肯定是被控制了。”

    “放心,我的两个手下,敢来接我,那肯定是有了准备,你大可放心,说不定还能见到苏仆延,对了回头如果你见到了他,不要称他为崤王,或者速仆丸单于,你就叫他汉名即可。”刘虞看起来神色之中有些得意。

    不过想想也对,任谁准备了好多年的暗子,终于要用来翻盘了,不管多么喜怒不形于色之辈估计都会有些躁动。

    “呃,为什么是三个字的贱名?”陈曦不解的看着刘虞。

    “……”刘虞看了一眼陈曦传音道,“一方面是出身胡人,表忠心自认出身低贱,另一方面可能也有以苏仆为姓的想法。”

    陈曦一脸惊异,倒是刘虞神色淡然,在他看来“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的华夏,被胡人如此推崇那是理所当然的。

    在遇到乌丸引路人之后,行了不过二十余里,就看到远处有十数骑飚了过来,领头一人身穿玄色绸衣,身后大红色的披风,看起来审美非常诡异。

    不过刘虞在看到来人之后,当即驾马迎了上去,陈曦瞬间知道对方的身份,当即驾马迎了上去。

    刘虞在驾马过去之后,对方那位领头的高大男人当即滚落下马朝着刘虞深深拜倒,“苏仆延见过伯安公。”

    刘虞双手将苏仆延扶起,“好久未见了,这一次我来兑现我的诺言了。”

    此话一出,陈曦都看到苏仆延的面色骤然发红,身子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瞬间陈曦就知道苏仆延这家伙属于一颗红心为汉室的典型,刘虞这家伙笼络胡人不是吹出来的。

    “起来!”眼见苏仆延要对自己正式下拜,刘虞当即拉住他,“本就是我食言,岂能受如此大礼!”

    “非是伯安公之错,非是伯安公之错……”苏仆延连连说道。

    “好了,我来给你介绍。”刘虞将苏仆延拉住,走到陈曦旁边,“仆延,这位是陈曦陈子川,莫要看这位年少,此乃我汉室才俊,当年我能活着离开幽州,多赖子川救助!”

    此言一出苏仆延当即对着陈曦一个大礼,那神情那作态,恐怕陈曦救了他一命都不至于如此。

    “苏仆延见过阁下,阁下之恩,仆延无以为报,愿听从阁下差遣!”苏仆延无比郑重的说道。

    “莫要如此,伯安公乃是汉室中流砥柱,岂能折于幽州,我不过是恰逢其会,当不起仆延如此。”陈曦笑着说道,未有丝毫对于苏仆延的轻视,让苏仆延更是感激。

    “来,这位是华雄,华子健将军,乃是中原有数的骑兵统帅!”刘虞原本还担心陈曦会不屑和苏仆延相交,不想陈曦居然对于苏仆延未有丝毫的蔑视,甚至还有些折节下交的意思。

    华雄神色冷漠的一拱手,对于苏仆延这种人,耿直的华雄一贯看不起,变节什么的,讲忠义的武将一般都看不起。

    苏仆延倒是没有丝毫的失礼,依旧对华雄恭谨的行了一礼。

    “不要介意啊,子健就是这种性格。”陈曦面上带着一抹笑意对着苏仆延传音道,苏仆延现在可是非常有价值的,可不能让对方心理抑郁,人心这东西,很难琢磨的。

    “多谢子川。”苏仆延听到陈曦的传音,偷偷看了一下陈曦的神色,心下原本因为华雄的冷漠出现的些许膈应瞬间消失,已经被刘虞洗脑了大半的他,在陈曦代表的汉室些许的善意之下,些微的不满瞬间就会被冲散。

    “子健,你最好一直保持这种冷脸。”陈曦对着华雄传音道。

    “这种人还想让我给热脸?”华雄传音回了一句。

    此后苏仆延到死也没有见到华雄的热脸,加之华雄一直都像是谁欠了自己几百万一样,时间久了苏仆延也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大概在他的印象之中,华雄就是这种死人脸。

    不过也因此在接下来的共事的时间内,苏仆延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华雄对于他的轻视,也因为想当然的认为华雄就是这么一个死人脸,习惯了之后,也没生出任何的不好的想法。

    “继续保持,继续保持。”陈曦面上浮现着笑意传音道。

    华雄冷哼了两下,面色显得更是阴沉,不过话说回来西凉铁骑带着羌骑混的时候,不给羌人好脸色是华雄一贯的本能。

    就在陈曦给华雄交代的时候,刘虞也开始问询苏仆延当前的形势,而如陈曦所预料的那样,北匈奴什么的防备心理还是很不错的,乌丸本部一部分兵力被强行随军,一部分给安排防守乐浪和辽东。

    至于乌丸的各部头人,只要稍有过激举动都被灭杀,苏仆延的话,则是因为一直很听话,所以软禁了一段时间就放了,这也让苏仆延有了反叛的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