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归来吧……

    温宏一马当先,拎着长枪,以一种悍不畏死的气势直接冲入了杂胡大军之中,而身后的私兵不是是温家从小养大的家生子,就是温家捡的孤儿,对于温家的认可度非常高。

    眼见温宏悍不畏死的冲入杂胡大军之中,跟随的温家私兵也都视死如归的朝着右翼的杂胡发动了决死冲锋,一时间五百人悍不畏死的冲击甚至挡住了杂胡,给臧霸争取了不少突围的时间。

    杀出那层包围之后,臧霸骤然感觉到四周的攻击力度一轻,当即朝着前方继续突围,随后竟是连破数道防线,顿时徐庶那双紧抓着车架,以至于青白的指节恢复了不少。

    【果然,我能做到,我绝对能做到!】徐庶双眼更显锐利,精神高度集中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角的血迹,他所看破的破绽已经不仅仅是现存的破绽,而是未来所预估的破绽!

    【没有破绽,或者没有适合我的破绽,那就让我来制造我想要的破绽,你们的行为我能预料到的话,那么你们接下来会转化出来的破绽我也一定能预判出来!】徐庶疯狂的暗示自己,也同样疯狂的预估着战场的形势,他的精神天赋这一刻推演至极限。

    “击鼓!”徐庶对着身旁的鼓手吼道,“往东南走!”

    臧霸再次听到鼓点,连破数阵的他未有丝毫的犹豫,调头朝着东南方向冲去,一时间被逼退的西南方向的杂胡,根本没反应过来,便被臧霸调头成功。

    而原本朝着臧霸包围过来的东南方向的杂胡,却在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遭受到了臧霸的迎头痛击,左右两侧同时的混乱的局势再次给臧霸创造了突围的战机。

    【左还是右?】徐庶双眼冷厉的扫视着前方,最多三里,他就能冲出去,但这时臧霸正面面对的杂胡却骤然强大了数分。

    【他们这是在练兵?】徐庶心下一惊,但是下一瞬间就按住这一种疯狂的想法,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想,他现在要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突围,带着臧霸成功突围。

    另一边关平和魏延率领着千余骑兵疯狂的冲杀,靠着两人强大的武力,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给我死开!”关平愤怒的将一柄杂胡的长枪朝着前方凶狠的丢了出去,狂猛的力量,直接将两名杂胡串到一起。

    随后关平怒吼着斩杀了数名杂胡骑兵,伸手将身中数箭,已经坠马的温宏单手提到自己的马上。

    “是条汉子。”魏延拽着一匹胡人的战马冲了过来,关平当即将温宏丢到马上,而魏延也递了一包内服外用的止血药。

    “能骑马吗?”关平一刀将一个杂胡枭首,扭头对温宏询问道。

    “没死就能杀敌,何况是骑马!”温宏狂笑道,接过魏延的药,一口倒到嘴里,随后跟着魏延关平就朝着臧霸的方向追去,至于之前追随温宏阻击的五百私兵,只剩下寥寥数十。

    很快魏延和关平就追上了臧霸的中军,双方的形势皆是非常糟糕,中军加上魏延和关平,所剩余的兵力不足五千,至于郭家和温家的私兵在这种残酷的战场上基本已经损耗殆尽。

    “给我闪开,魏延来也!”魏延在即将追上臧霸中军的时候大吼一声,而后关平也跟着一声大吼。

    随即两人皆是不惜体力的爆发出狂猛的战斗力,几个呼吸就硬生生砍出一条血路和臧霸兵合一处。

    顿时臧霸本部士气一震,而关平和魏延部则是因为再次兵合一处士气也出现了一些上扬,但是这种情况并不能保持多久。

    臧霸眼见关平和魏延归来,心下不由得一沉,当即命令身边的亲卫拿出一根早已备好的响箭,搭弓朝着正前方射去,尖锐的响声,胡人自然的躲避,但是在这种军势之中,终归有人避无可避,被这么一支响箭射杀。

    徐庶在听到这一声响箭之后,便知道形势已经到了臧霸问询的时刻,他必须在瞬间给出当前形势的判断。

    沉闷的三声鼓点,这是臧霸和徐庶早已商量好的暗号,这三声鼓点代表着徐庶没有绝对把握杀出去。

    臧霸在听到这三声之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虽说早有估计可能会遭遇到的情况,但是在真正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还真是有些超乎预料,国战级别的战争,和别的厮杀完全不同!

    “魏延,关平,帮我支撑一段时间!”臧霸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魏延和关平吼道。

    “好的,交给我!”出于对臧霸的信任,两人想也不想的吼道。

    关平和魏延率领着本部奋力的朝着正面杀了过去,奋力的顶住对方的攻击,臧霸不再犹豫,趁势将自己的本部撤了下来,他这些本部都是青州兵。

    随着臧霸本部的撤离,魏延和关平的压力骤然大增,但是两人却都在奋力支撑,未有丝毫的不满。

    【最后,还是要借用这份力量吗……】臧霸心下长叹,但是面上却没有多少表现,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他绝对不会犹豫。

    “归来吧……”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之后,臧霸低吟一声,霎时间风起云涌,身后几乎所有跟随他的士卒都爆发出了一层灰黄色的光辉。

    “诸位兄弟随我杀敌!”臧霸没有回头,只是低声的喝道,而身后的三千多名裹着灰黄色光辉的士卒像是恍悟了一般,想要张口施礼,却见臧霸背对着他们,众人皆是哂笑。

    臧霸也不多话,当即朝前扑去,身后哂笑的士卒,有的轮了轮手上的大刀,有的转了转长枪,眼见臧霸前冲,一众士卒也都随着臧霸冲了上去。

    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阵型非常的散乱,基本没有什么阵势,但随着汉军和杂胡接触的瞬间,高下却立刻分了出来。

    臧霸身后的士卒每一个都很轻松的斩杀了正面的杂胡,那种轻松写意,就像是历经了百战而未死的老兵,只凭着感觉就能躲开对方的攻击,造成最大的战果。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