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中军大战

    在魏延和关平遭遇到自己的对手的时候,臧霸的中军也遭遇到到了狂猛的攻击,战争的形势和臧霸以及徐庶估计的有些不同。

    在那满布视野的杂胡冲入五十步的时候,臧霸埋伏下的那一支五百人的连弩射手骤然现身,五千根弩矢爆射而出,这基本是北上军团所有的存货。

    连弩这种东西刘备这边一直在研究,但填充量和射程的问题一直限制着连弩的发展,想要达到当初贾诩等人使用的小型化,大威力,填充量多,随时可以停止那个程度,最后确定基本是幻想。

    那种东西基本都是找一个大匠,手工做一个,想要一批次一批次的产,就算是流水线,每一个步骤的工匠水准都需要相当层次,有那么高水平,陈曦脑子有病才会让他们去流水线上工作。

    可以说最后一千多成品出来后被叫停,就是陈曦觉得不划算,而这次北上贾诩带走了一半,全部给臧霸的亲卫了。

    虽说这东西确实烧钱,烧工时,烧的非常厉害,但是必须承认这东西的杀伤力非常厉害,这玩意是贾诩交给臧霸用以弥补兵力不足导致的弓箭手不足,进而引发的攻坚和突围能力不够的。

    一波狂猛的箭雨让不少的胡骑坠马,不过这一刻的胡骑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依旧狂猛的朝着正面奔驰,然后在臧霸震惊的眼神之中,跃马朝着密集的枪阵撞去。

    这和臧霸估计的剧情完全不同,不过这个时候不是估计这些事情的时候,抽出佩刀,单手握住长枪,大吼一声,一道暗灰色的光泽直接笼罩了自己麾下的大半士卒。

    下一刻狂猛撞散枪阵的胡骑,疯狂的撞上了臧霸中军的刀盾手,然而胡人希冀的一幕并没有出现,那微微倾斜的大盾只是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而刀盾手竟浑然无事的挥刀朝着胡骑斩去。

    “军团天赋!”丘林碑死死的盯着汉军中军之中持枪而立的臧霸,毫无疑问,这一路兵马绝对是汉军精锐,而且统帅,道一句良将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恐怕是某种防御性的军团天赋!”渠扶神色凝重的说道,“就算是刀盾手的大盾质量再好,盾能撑住,人也撑不住骑兵战马的一击践踏,而对方居然还能浑然无事的发动反击。”

    “应该是依靠军团天赋加持大盾,将骑兵的冲击力分摊,不至于让骑兵将步兵撞飞。”须卜成有些弱气的说道,谁让他之前败得那么惨,最近都有些不敢说话了。

    “应该就是如此了。”呼延储看了一眼须卜成,点了点头。

    臧霸面无表情的一挥枪,所有的士卒大跨步的朝着前方迈了一步,正面冲击汉军的胡骑直接被大刀斩杀无数,而后那一排排的刀盾手又像是被巨浪拍打的礁石,海浪冲去,粉身碎骨,之后再一次冲上去,循环往复,却无法撼动礁石。

    这便是臧霸的不动如山,如果没有这个能力他也实在不敢揽这个诱饵工作,准确的说,若非还有另一张底牌,他绝对不敢揽这个活,这满布视野的胡人啊,几乎要将他们淹没。

    不过随着胡人疯狂的冲击,那一道坚实的防护也逐渐出现了损坏,军团天赋虽说厉害,但总归无法和无敌挂钩,随着第一个刀盾手的大盾崩碎,臧霸的防线逐渐出现了一个个的漏洞。

    好在臧霸也早有估计,他足足布置了三层防线,胡骑在将第一层防线崩碎的瞬间,臧霸的第二道防线已经顶了上来,不过这个时候臧霸也注意到魏延和关平冲杀出去之后,对方居然阵势不改的将整个大军从前到后团团的围在中心。

    【倒是忽略了兵力变化之后导致的阵型问题,看来胡人确实学会了动脑子。】臧霸微微有些凝重,他基本已经猜到胡人的目的,同样也估计到了魏延和关平遭遇到的情况。

    【看来要早做准备了,切莫出现意外。】臧霸神色凝重的想到,大略的估计了一下自己的军团天赋,又看了看正面应对的情况,当即关闭了自己的军团天赋,既然胡虏的步兵上来了,何必再继续浪费自己的精力。

    硬顶住胡人骑兵扛到后面步兵的出现,臧霸的中军已经像鸡蛋黄一样被裹在最中心,正面是数量庞大的步兵,左右两侧,以及后侧皆是骑兵,不过看起来胡人的步兵也有左右分摊裹住中军的想法。

    一刀斩杀一名胡人的头领,甩手一枪刺死一个朝他偷袭的杂胡,臧霸神色凝重的看着整个战场,局势已经略显混乱,胡人正在依赖着本身庞大的兵力将他麾下的士卒分割包围。

    好在臧霸的士卒也都经验丰富,同进同退,到现在也没有多少人被胡人的步兵拆分出去,不过在对方这种四面八方的攻击之下,原本中军的圆阵已经有些被压扁了,长条状的阵型,让中军两侧的压力变得非常大。

    就在这时,臧霸军中的战鼓鼓点猛然一变,这是臧霸和徐庶商定好的暗号,虽说臧霸没办法看到整个战场的全貌,但是他也能大致感受到正面传来的压力,他们的攻势在逐渐衰退。

    沉闷的鼓点传出数里,臧霸麾下的士卒皆是听着鼓点的调度,朝着南边略微偏西的地方冲去。

    那个地方是胡人骑兵和步兵的交汇处,本身调度就略显凌乱,被臧霸率兵冲击之后,原本的局势更是大乱,甚至出现了骑兵踩踏步兵的现象,当即臧霸不再犹豫强攻此处!

    “咦,挺有本事的啊,不过岂能让你这么搅局。”渠扶冷笑着搭弓射箭,他已经看到了徐庶,虽说距离超远,而且中间有无数云气阻隔,但是作为北匈奴第一射手,他自信一箭足够解决问题!

    徐庶面色阴沉的站在战车上,身后的鼓手按照他的要求敲击着战鼓,杂胡的兵力着实太多,所有的破绽随着他们的移动不断的变化,他的双眼虽说能看出虚实,但杂胡军势之中较虚的地方,在超巨量士卒的堆积下,绝对实力也不会太差!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