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抉择

    随着郭淮的加入,臧霸这边的兵力终于过万了,但同样也就导致行军速度和方向变得更难隐藏,最终在三天之后,臧霸在草原上再次遭遇到了成规模的胡人。

    和之前的胡人不同,这一次胡人在遭遇臧霸之后一沾即走,导致臧霸根本没有机会重创对方。

    “看来我们已经到极限了。”臧霸坐在主位上看着麾下的将校说道,虽说一早就知道这一战不好对付,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郭淮,王晨等人都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臧霸,完全不明白臧霸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是诱饵。”臧霸漆黑的双眸看着郭淮和王晨,温宏说道,瞬间三人打了一个激灵,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臧霸。

    “六千人的精锐汉军做饵料,要钓什么想来你们也都明白,所以有什么别的想法的话,还是早点行动。”臧霸看着几人一脸嘲讽的笑容,他已经从三人的面色上看到了恐惧。

    “目的是北匈奴的本部吗?”一直显得有些怯懦,不怎么说话,而且还有些不合群的温宏突然强笑着说道。

    “我们面对的将会是十五万左右的胡人!”臧霸黝黑的双眸扫过三人,强大的压迫力让三人不由的直面自己的内心。

    “咕嘟。”王晨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将军不怕吗?”能问出此话,此时内心什么想法自然是不言而喻。

    “我的选择,我的归宿,怕死的话,没人能命令我做这件事。”臧霸淡笑着说道。

    郭淮微微有些颤抖,说实话,上一次一比五的战斗,他已经感受到了死亡和他的距离,而这一次,一比十五吗,那种下了战场之后,几乎站不稳的感觉啊。

    “我选择战!”温宏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说出口之后,反倒逐渐平静了下来,“我并非温家的嫡子,也并非是温家最优秀的庶子,我选择了这一条路,那么如果怯战不前的话,为什么要北上,在家的话,我可以作为一个纨绔,既然选择了,那就面对吧!”

    “请将军用我为将,若我战死北方,请通知我的兄长,就说是,来生我一定要超过他!”温宏前跨一步,直接跪在臧霸面前说道。

    臧霸点头,没想到看似最怯懦的温宏,在这种时候居然有直面死亡的胆量。

    郭淮看着这一幕,心头像是落下了一块巨石,缓缓的迈步上前道,“淮请战!”铿锵有力,没有多余的话。

    王晨看着郭淮和温宏,双腿无比沉重,想要站起来也随郭淮和温宏那般,但是却无法抬腿,只能默默的低头,其意味已经不言而喻,不过这时却未有一人开口斥责。

    “哲云,你带着王家的私兵往西走吧。”臧霸抬手挥了挥说道,原本看好王晨,结果王晨不是一路,原本最不看好的温宏,没想到温宏居然最适合的。

    王晨对着臧霸叩首,然后缓缓离开,但是那步伐却显得无比沉重,在走到帐门,王晨伸手拉开帐门的时候,甚至出现了明显的停顿,那一刻王晨无比的想要调头,但是却还是推门而出了。

    偌大的太原王家只剩下两个男儿了,他可是兄长,他不能死在这里啊,北上是为了王家的声望,王家已经承受不起任何嫡系的损耗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迈步而出的那一刻,那么想回头。

    王晨率领着一千出头的兵力,自此和臧霸分道扬镳,而臧霸在和王晨分道扬镳之后,便进行了誓师,然后毫无惧色的排开阵势朝着东方行进。

    “单于,杂胡已经击溃了十数支汉家的杂兵了,不过除了最后两支是被歼灭的,其他的都只是被击溃,不过出现的汉庭杂兵越来越庞大了,我们不出手吗?”丘林碑开口说道。

    “不。”呼延储冷笑着说道,随着一支支的杂兵跪倒在杂胡的手上,杂胡的士气和实力都在上扬,甚至于最后两支杂兵都被杂胡全歼,这和他所预料的近乎一样。

    “接下来的战斗,交给他们,通知杂胡之中的那几个勇士,告诉他们,之后的战斗全权由他们指挥。”呼延储对着稠浑命令道,鲜卑,乌丸也是有点内气离体的,只不过没有引以为傲的军团天赋。

    对于统帅来说,将领的绝对实力并没有他所对应的军团天赋重要,可以说军团天赋这种力量被称为帝国的荣耀并没有什么错误,这确实是一个帝国的荣耀。

    稠浑并不能理解,但他还是执行了呼延储的命令,亲自去通知了杂胡之中那几个勇士,虽说他一直觉得胡人的战斗力很渣。

    “出现了吗?”随着侦骑的回归,臧霸的面色凝重了数分,贾诩果然没开玩笑啊,大略估计约有十三万的杂胡,步骑皆有。

    “我们不寻找有利的地形吗?”徐庶皱眉说道。

    “没时间,没地图,而且我们无法确定什么时候和北匈奴遭遇,我们能有所准备就够了,完美的状态的遭遇敌人,那真是的是想多了。”臧霸平静的说道,“元直,下来就靠你了!”

    “我绝对不会走神的。”徐庶无比郑重的说道,“就算胡人不讲究阵法,我也能找出一条最薄弱的地方杀出去!”

    “我信!”臧霸朗笑着说道,“元直,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的军团天赋是什么吗?这次你会看到的。”

    “魏延左翼的骑兵交给你了。”臧霸开口对着魏延说道,“你是我手上最锋锐的箭头,本应该将你摆在中军,但是这一次我军是饵,你若在中军不可能杀出去的。”

    魏延沉默,“我会为将军杀出一条通路的。”

    “关平,右翼的骑兵交给你了,你前方的敌人会非常多,斩开一条路吧,莫要辜负了你父亲的期望。”臧霸对关平说道。

    说起来刘备麾下当前二代之中最可惜的就是关平了,从初来的时候,不足十六岁炼气成罡巅峰,所有人都认为会是第二个关羽,结果到现在虚岁快二十了,依旧卡在这个层次。

    当然并不是二十岁之后突破内气离体不好,只不过关平有些像是辜负了所有人希望一般。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