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章 陈曦的先手

    “宗正意思是将他们拉到我们这边来?”陈曦询问道。

    “发生了这种事情,很明显到了站队的时候了,当初我在幽州的时候不少胡人深羡中原文化,但是说实话,其中真正的我放心的就只有苏仆延和扶余王简位居。”刘虞也不是傻子,虽说以怀柔手段对待胡人,但本族是哪一族还是能分清的。

    “而我亲来幽州,就是为了给苏仆延和简位居信心。”刘虞叹了口气说道,“怎么说他们两个加起来也有四十多万人,一旦追随北匈奴,此消彼长对于我们不妙。”

    “确实如此。”陈曦点了点头,夹杂在汉匈之间的胡人,就现在形势而言,倒向匈奴的话,对于汉室确实是一个麻烦。

    “陈侯可曾有过谋算?”刘虞对于陈曦还是挺客气的,也没有倚老卖老的行为。

    “辽东以北的最新地图,我比匈奴更清楚,原本我的打算是一面借助世家力量勘探东北平原,一面调用世家精英,提前获取北方的准确地图,为了之后从辽东以北西进,扫讨胡人王庭做准备。”陈曦倒也没在刘虞面前多做掩饰。

    当然陈曦并没有说,自己当初让袁术带领大堆世家精英北上勘探东北平原,花费数月时间画出那一地方精确的地图的是为了收拾袁家和北匈奴做的准备。

    原本在陈曦的印象之中北匈奴是从并州南下的,所以最初陈曦的想法是自己挑明这个事实,引动中原集体攻伐匈奴,而后靠着提前到手的地图,走东北,绕到北匈奴后方,行当年冠军候之事。

    按照陈曦当时的估计,打北匈奴空虚的后方可以很快出现战果,而且也会让原本前方焦灼的战事快速结束,之后两面夹击基本可以保证彻底结束汉匈之间的长达三百年的战争。

    不过天不遂人愿的事情最近有些多,不过还好不算太糟糕,东北平原最精准的地图现在就在陈曦手上,在地利上陈曦并不怵。

    而且以陈曦的估计北匈奴不蠢的话,北匈奴的部族成员有很大可能就在东北平原上流窜,因为那个地方水草肥美,动植物繁茂,且便于防御,北匈奴脑子不笨的话,夏天选择那里几乎是理所当然。

    如此一来,先行获得了地图的中原人,和数百年未曾回归,今年终于回归的北匈奴比起来,在地形上还是占点便宜的。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说是形势不算太糟糕的原因,毕竟好歹只要踏上了东北平原,他们还是有点优势的,问题是要能踏上,北匈奴和汉室交锋的地方已经有些封锁南北的意思在里面。

    至于海上,周瑜光是一个登陆就要耗费大量心力,北匈奴吃了无数次亏之后,彻底学回了严防死守。

    因而陈曦从一开始就没把重心放在周瑜那边,想要轻松胜过北匈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行卫霍之法,简单来说就是正面扛住匈奴主力,然后派一路人在匈奴后方可劲的杀。

    杀到匈奴主力不得不分心,然后被正面抓住机会直接爆掉。

    问题是这一次北匈奴的防备非常给力,很难绕开正面的北匈奴主力,唯一一个有可能的绕过去的方向就是当初马超走漠北攻击鲜卑王庭那条路。

    问题是那条路在到鲜卑王庭那段还有羌人能指路,过了那个地方进入幽州以北的草原,别说羌人和马超,陈曦手上都没有地图。

    加之陈曦所料不差的话,北匈奴必然是清空了东鲜卑的领地,马超等人就算有地图,估计一路过去除非有能力吃土保持战斗力,否则只有饿死一条路可走。

    北匈奴在大草原上玩整合和坚壁清野,就算是霍去病这种天才战术大师,也只有饿死一条路可走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总之陈曦在获得了大致的北匈奴形势之后,就对于这一次北匈奴的南下慎重了很多,北匈奴这一次的表现出来的能力除了一贯的勇武,其实更多是头脑。

    在陈曦看来,北匈奴基本在布局层面是封堵了所有可能引发失败的原因,只留下一条路那就是战术碰撞,或者直接硬碰硬。

    刘虞也不是笨蛋,听到陈曦这话,就知道陈曦打的是什么注意,这个谋划只能算是一般,树上开花之策而已,只不过厉害的在于陈曦已经提前拿到了地图。

    “再老套的计谋只要有效就是好计谋。”刘虞倒是非常诚挚。

    “原本还在思考要不在濡水附近和北匈奴做过一场,将对方的关注点吸引过,现在倒是简单了,不过按照现在的形势,北匈奴的防备非常到位,恐怕我就是动手了战果也达不到我想的程度。”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说实话当战争人数上升到数十万的时候,谋士的存在价值更多是创造战机,决定性的因素已经变成了组织力度,兵员素质,统帅调度以及后勤。

    陈曦原本的想法就是创造一个决胜的战机,但从现在了解的情况看来,北匈奴的防范程度有些出乎预料,不过想想也对,当初陈曦也没料到北匈奴打幽州之战。

    准确的说陈曦当初顺势添上的全都是北匈奴打并州之战的决胜手段,可惜战场转移之后,这些手段都有些废了。

    不过总归是有所准备,否则要真是北匈奴突然南下,陈曦现在情况恐怕比现在得贾诩还要糟糕一些。

    现在的陈曦至少还能把握住当前战局的脉络,还能如下棋人一样预估个几步,而现在正面对上北匈奴的贾诩等人短时间内在战略层面基本没有太多展望的机会。

    包括陈宫在内,都必须要调整一番,才能从全局层面统筹局势,毕竟连北匈奴情况都没弄清楚,谈何争一世之雌雄,恐怕这个时候天下九成文武都抱的是先争一时之长短。

    毕竟在大局未显的情况下,所有的争胜,都是对于之后战局大势的铺垫。

    汉匈挑明旗号的第一战,不管是谁输谁赢,都会极大的影响之后局势,双方不谈战略层次,单以此战的战术的水准,就会极大影响之后汉匈双方的形势。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