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孤月凌空

    既然已经有了这种人,也就是说这个时代的儒家已经发现了问题,也愿意去修正这一问题,只不过受限于当初将孔子捧得太高,现在有些地方不好改了,只能小范围修修补补。

    倒不是大儒们接受不了这种变更,说个实话,大儒这种生物,对于圣人之言都有自己的见解,只不过有些话不能说啊。

    正因为这样陈曦才会替儒家做出决断,大儒们你们还是赶紧拿出自己切合这个时代的儒家思想,反正这一代儒生已经被百家摧毁掉了,你们可以放手施为了。

    横竖变更儒家思想,都会对于中下层儒生造成极大的冲击,而且中下层儒生也手握着圣人之言的大杀器,大儒要是不管不顾的变更儒家思想切合这个时代,恐怕只有被人踹下位置这一条路可以走。

    这种程度的儒家内部战争,就算将孔子本人转世过来都只有输一条路可走,不先行摧毁掉儒家中下层,变更儒家思想切合这个时代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

    这种情况基本算是一个死循环,大儒们发现了问题,想要修正却无法做到,而要无阻碍的修正儒家的思想,只能是圣人的思想被动摇了,中下层儒生已经无力阻止大儒的行为。

    然而圣人的思想被动摇了,那儒家最重要的事情就不是变革思想了,而是巩固地位了,那种情况,明摆着儒家要被推下神坛了,还有变更思想的意义?保住儒家正统才是那时最重要的事情。

    而现在陈曦的做法就是打破了这个死循环,圣人的思想在中下层儒生那里基本被百家击溃了,儒生对于圣人的信仰基本拜拜了,但儒家正统地位并没有被动摇,大儒们还握着另一样足以在百年内维持住儒家正统地位的神器。

    “我儒家梳理了上古的传承,我儒家传承了文明!”在泰山深处整合了一切资料的大儒们已经有资格说这一句话了,而这句话足以支持儒家百年的正统。

    如此这般儒家才能好整以暇的去处理自身思想问题,而且说实话强行变更圣人思想这种事情,做一次,后人做起来就没有太大的压力了,万事开头难,第一个干了的,后面的就是顺风溜。

    至于变更失败,说实话,陈曦都将该给的一切都给儒家了,要是这样都没搞定,那陈曦就只能自己亲自赤膊上阵了。

    毕竟儒家的思想确实该变了变了,至于百家,说实在陈曦对于现在被镇压了几百年的百家并不怎么看好,虽说还有点力量,但分摊到各个流派身上真就弱的可怜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儒家这个已经当了多年的龙头老大变更了自己的思想,其他学派能顶住儒家的吊打,才有机会被迫变更调整自身学派的思想以适应这个时代,儒家毕竟是一杆大旗。

    陈曦对于现在的百家怀揣的希望并不大,毕竟被压制的太久了,给他们机会让他们重修历法也是陈曦清楚,儒家已经占据了大势,百家要生长那么只有选择根植在基数庞大的百姓之中。

    没有什么比数量的堆积更能快速积累元气的,要玩百家争鸣,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某一学派不能太过强大!

    当前的现实情况不用赘述,儒家吊打百家,要不趁着儒家变更思想的几十年给百家补点血,回头已经换血完毕,推陈出新,从上到下已经切合了这个时代的儒家,废不了多少功夫就能将百家吊打。

    只有现在先将百家养起来,等回头儒家变革完毕,随着时代潮流发展,再次开始推动历史车轮碾压百家的时候,恢复了相当元气的百家才能在抵住历史车轮的同时变革自己的思想,契合这个时代。

    至于那些还没来得及变革就已经被碾成了历史尘埃的倒霉学派,陈曦只能说他们不适合这个时代。

    和春秋战国不同,陈曦才不会去做那种国家去契合学派的事情,国家就是国家,只有学派去契合国家,去契合时代才会有益于这个时代的百姓,至于其他方式,都是邪道。

    陈曦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鲁肃解释了一遍之后,鲁肃就有些沉默的看着陈曦。

    “你很早就做好了这么干的准备?”鲁肃面无表情的询问道。

    “这倒不是。”陈曦摇了摇头,鲁肃面色好了一些,不过随后陈曦开口说道,“细节上你也知道了,我的处理方式都很随意,大框架上确实一早就这么确定好了。”

    “还真像是你的风格啊。”鲁肃沉默了良久之后说道,“未雨绸缪的你啊,总是能看的非常遥远啊。”

    “这到没什么,这事就这么着吧,那些大儒没一个是笨蛋,现在这个情况对于儒家是一个转折点,就看他们如何选择,是顺应历史潮流还是不管不顾的找我们麻烦?”陈曦笑着说道,“就让宪和去处理这件事吧,前因后果说清楚就行了。”

    “也好,那些人也都是人精,不过这次之后儒家这杆大旗恐怕要四分五裂了,六经注我啊,那些大儒可不是一体同心的啊。”鲁肃长叹一口气。

    “那没办法,儒家毕竟太强了,百家现在得情况是先天不足,就算有我准备好的材料在身后输血,也最多是补全以前的思想,想要变革,他们的底蕴不够了。”陈曦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再说,我也重来没想过让任何一个学派一家独大,那样不好,可以占据优势地位,但是一家独大我可不会允许的,只有棋逢对手才能压榨出双方的潜力,学派也是如此。”陈曦毫不掩饰的说道。

    “你确定大儒们不会找你的麻烦吗?”鲁肃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还是有些担心陈曦,虽说有一些别的心思,但两人毕竟是从最艰难时期一起过来的战友,友情从未掺假。

    “有几个不会的。”陈曦对于大儒的事早有测度,回答起来也没有什么迟疑。

    “那其他的呢?”鲁肃无奈的看着陈曦,这根本无法让人放心好吧。

    “我现在如孤月凌空,只要我不出现问题,没人有问题的。”陈曦笑了笑说道,这才是事实!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