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六经注我

    “唔,华将军都有付不起钱吃饭的时候,那么大概更多人也是如此吧,嗯,管家,通知甄家在各地的酒肆,酒楼,客栈,对于所有北上讨伐匈奴的义士,但凡在甄家吃饭的都给加送一道肉菜,住店的第一天都免了。”甄俨大手一挥,下达了这一命令。

    “这样的话,要是有诈称自己北上讨伐匈奴呢?”管家低头询问道。

    “那有什么?那种人总归是少数,让人背后戳脊梁骨这种事做的人不会太多,再说又能花费多少?”甄俨无所谓的说道,甄家何曾见过缺钱,就算有个万八千人做了这种事,又能花费多少?

    将管家打发去处理这件事,很快甄家各地的酒楼都挂出了这个牌子,虽说这种不算是广告,但如此行为却让甄家在各地刷够了人望,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子敬,我回来了!”陈曦进入政务厅之后,看都没看就招手道,但等真正跨入门中之后,才发觉到处都是卷宗。

    “你回来了,太好了,帮我将宪和这份东西处理一下。”鲁肃头都没抬,顺手摸了一个卷宗撇了过去。

    “什么东西?”陈曦根本没经过脑子,伸手就接住卷宗,而这个时候夹着一叠书册的蒋琬从后厅走了进来。

    “呃,公琰也调到这里了?”陈曦伸手朝着蒋琬招呼了一下。

    “公务太忙,处理不完,我将曼基和伯然也调了过来,不过人还是不够。”鲁肃一边奋笔疾飞,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

    “呃,不至于吧。”陈曦想了想说道,“文儒一个顶五个没什么问题吧。”

    听到这话,鲁肃抬头脸色漆黑的看着陈曦,“你还一个顶十个呢,有什么用,你除了当初没人的时候干过十个人的活,之后干过几次两个人的活?”

    陈曦干笑,“咳咳咳,那我帮你将这个处理完,再说其他的。”话说间陈曦就打开文书看了看内容,不由得挠了挠头。

    “这意思是郑康公,水镜,王公那些人都修书完毕统合了各自的思路,已经逆推回了更早的字源?”陈曦打开文书快速阅览了一遍,心下已经清楚出什么事了。

    “对,宪和已经摆不平了,这些儒家顶梁柱已经回来了,而百家现在的情况虽说已经全面反扑,正面车飞了没有大儒领导的儒家弟子,但总体而言……”鲁肃没有再说而是看着陈曦。

    “正常,儒家确定了字源,对于整个文明,对于文化传承有着极大的臂助,之后只要重刻字源,修订好字典,以后不管是哪家哪门开智都绕不开。”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你还知道啊,这样的话,儒家虽说伤了这一代人,但是却有了重铸的机会,你没发现春秋的圣人之言已经有些不适合这个时代了,毁了数量最大的下层,郑康公等人就能以我言重述圣人之言!”鲁肃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无奈,这件事算是好事吧……

    “哈哈哈,六经注我,我注六经,多好的。”陈曦笑着说道,“时代在变化,孔子所言未必适合于现在啊,郑康公等人重述圣人之言对这个时代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可这样的话,不就开了先河了吗?”鲁肃苦笑着说道,“而且底层的儒生被百家反扑毁灭,上层的大儒借此机会重述圣人之言的话,百家反倒帮儒家清除掉了自身学说内部的问题。”

    “你想说这不符合我重铸百家争鸣的想法是吧?”陈曦见鲁肃已经停止批阅政务于是笑着问道。

    “嗯,儒家本身就处于绝对优势的地位,虽说这次借着这个机会,让百家击溃了儒家的中下层,但是却给了已经承接了上古文化的儒家调整内部的机会。”鲁肃叹了口气说道。

    儒家没了中下层确实是问题,但是儒家的思想并没灭,反倒趁此机会能破而后立,更适合这个时代。

    证实了文明最初的源流之后,儒家在道义上已经胜过了百家,而没有了那中下层大规模的儒生的拖累,大儒们也就能着手让儒家更适合这个时代,直接破而后立。

    “嗯嗯,确实会是如此,不过这个我早就预见到了,所以百家已经被我打发去搞历法去了,儒家走文明传承,百家不会去搞衣食住行啊,而且儒家占据大势已经太久了,要说错也没错多少。”陈曦神色平静的说道。

    “反倒是百家被儒家单手镇压这么多年,已经有些思想固化了,没有足够多的优秀子弟,没有足够的资源,这都是问题。”陈曦面上带着一抹得意,阴谋他确实不行,但是阳谋他很行。

    “不管百家的宗主同意不同意,都需要认可儒家现在确实是老大,就算是被百家联手摧毁了中下层的儒生,但是手握文明传承和百家归元这个大杀器的大儒们,依旧端坐在所有流派的最顶峰!”陈曦看着鲁肃神色傲然,而鲁肃也面露一抹思虑的神色。

    “我有些明白你的想法了。”鲁肃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说道,“百家虽说传承的思想极多,但是毕竟被儒家打压,多年以来又无法补充到足够优秀的弟子,本身的思想已经有些不适合这个时代了。”

    “不,应该说来自春秋战国那个时代的思想都不会适合这个时代,时代在发展推进,每一种思想都有本身的现实性和局限性,道随时移不外乎如此。”陈曦嘴角上划,时代的局限性啊。

    “儒家因为孔子的地位太高,大儒们就算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不敢也不能修订圣人之言,老实说,郑康公其实已经在玩六经注我了,但六经注我毕竟有着局限性,有些东西那个时代不涉及啊!”陈曦一脸嘲讽的说道,古代和现代总归有些是没办法用古人云代替。

    这也是陈曦指使许劭如此行径,暗许百家下狠手摧毁儒家中下层儒生思想的重要原因。

    这个时代已经有人在玩六经注我这种事情了,用圣人之言来阐述自己的思想,让儒家更契合这个时代,而郑玄就是其中佼佼者!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