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可怕的制度

    典韦给曹操复命之后,曹操面上浮现一抹笑意,典韦虽说没有脑子不能谋划,也没有军团天赋,甚至连统兵都因为智力的缘故无法做到,但典韦的实力一贯的强硬

    当初在吕布如日中天的时候,典韦就敢单挑吕布,而之后吕布飞升破碎虚空之前,最后一个单挑者便是典韦,可以说在吕布飞升之后,典韦已经能摸到那武者最高的神位了。

    “恶来,过几****北上,你随我一起去。”曹操看着身旁壮实的典韦非常有安全感的说道,原本曹操打算将曹昂和典韦一起留在长安,而现在心念一动,还是打算带着典韦一起去。

    “匈奴?”典韦的丑脸上泛起一抹凶恶,“我听别人说,斩杀一个匈奴,会赐一等民爵?”

    “谁说的?”曹操好奇的问道,汉朝杀匈奴赐民爵这事是有的,而且也一直是承认这事的,算是一直默认的事实。

    “陈尚书说的,他告诉我,这次好好杀敌,不用留手,我儿子以后就会有爵位。”典韦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想来陈群告诉典韦,也不怕传到曹操这里。

    “原来如此,长文已经完成了爵位的录入了吗?”曹操摸着下巴丑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恶来,你让去告诉长文,趁着匈奴南下将爵位核定好重新下发。”

    典韦咧着嘴直笑,打仗他不怎么会,但是杀人他会,这种用人头换功勋的事情,典韦很乐意做的。

    很快陈群就收到了典韦派人传过来的曹操的命令,面上浮现了一抹喜意,干了这么久,终于到了铺开的时候了,不过现在确实是一个好时机,北匈奴南下,推广这个制度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长文,我记得你不是还弄了一个别的制度吗?”荀彧探过身子看着陈群手上早已勘定好各个等级赏赐的新民爵爵位。

    “那个是给未来勘定的,我有一种感觉啊,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些比较奇葩的情况的。”陈群苦笑着说道,“我曾经亲自去见过我那位族弟,他从任何角度看都不像是会走寻常路的人。”

    “哦,那你连他未来走什么方向都不知道,那你基于什么勘定出了制度?”荀彧这次真的好奇了,连未来的走向都不知道啊,你这是怎么勘定的?

    “这个……”陈群有些尴尬,未来都不知道,他居然还在勘定制度,确实有些荒谬,但是他确实如此做了。

    “倒是我鲁莽了。”眼见陈群面有难色,荀彧温和的说道。

    陈群苦笑了两下,“我那个族弟,虽说和我分家了,但是对于书卷并不避我,虽说由于距离泰山藏书阁太远,我每年要借阅非常困难,但总归也能拿到数本,而我主要看的就是关于这些的。”

    陈群可能是天生对于制度很有敏感性,因而随着他了解到的典籍越来越多,陈群对于制度理解的愈加深刻。

    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一点是,蔡琰扮演的逆岁老叟确实将陈曦的中心思想靠着古文典籍引经据典,包装的几乎天衣无缝,以至于陈群虽说看到某些荒诞不经的内容,但由于是在合情合理的推论之下,陈群表示自己也确实没办法反驳。

    智者就算是当前没办法反驳,也会去深思熟虑,陈群在曹操这边公务并不算繁忙,所以有很多时间去充实自己,结果经过长久的充实学习思考,最后陈群脑洞出了一个稳定阶级。

    一个上下尖尖,中层庞大的阶级设定,因为经过陈群长时间的论断和他对于阶级制度的敏感性,最后发现当前下面大,上面小的阶级制度其实并不稳定,某些人一旦引导下层,就可能摧毁这个阶级制度。

    上下尖尖,中层庞大的社会结构设定,上半部分不用多说,和之前的结构没什么区别,重要的是下面尖尖,也即是说,原本数量庞大的底层上升成为中层。

    虽说作为中层最大庞大的团体,他们被上层剥削,但由于下层还有被他们剥削者,虽说下层那些被剥削者基本没有什么利益可以剥削,但尊严和高人一等的感觉足够让中间这些被剥削者承受住原本可能引发揭竿而起的剥削。

    至于更下层的那些被剥削者自然是无法承受这种程度的剥削,揭竿而起绝对正常,不过更下层不管是数量,还是力量都不会是陈群构想之中中层的对手,被镇压那是理所当然。

    这个时候最上层和最底层没有任何的直接剥削关系,最上层只需要剥削中层,然后怜悯底层,甚至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就足够坐山观虎斗,享受一代又一代的安稳了。

    按照陈群的计算,阶层人口比例差不多应该是1:5:50:35:9,差不多就是这种程度,最有可能推翻上次的阶层其实是第三阶层,而一二这两个如同当前世家一般掌握着九成权力和七层财富的阶层只需要给第四阶层输血,第三阶层本身就是不稳的。

    陈群将这个玩意搞出来之后,突然发现其实阶层永固什么的并不是没可能,不过这个时候陈群对这种东西其实已经没啥兴趣了,所以也就修修补补,没有想过在国内推行这种制度。

    在陈群看来这个制度最适合在强大的实力征服一个国家之后,用少数人进行统治,这种方式更利于统治外族,但是对内的话,就算是陈群也不敢使用。

    毕竟以现在陈群的眼界,很清楚这种制度一旦使用,对于整个种族都会形成一种压制,上层不思进取,中下层限于内斗,没有什么比这种情况更糟糕。

    如果说秦汉的爵位制度,导致上层一旦不思进取,封闭了下层的晋升道路,下层就有可能动荡冲击上层,所以上层基本上还有些居安思危的想法。

    一旦换成陈群那种新制度,对于上层来说,他们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只要看中下层的笑话,中下层倒是有想法,但自身问题无法解决,根本做不了多余的事情。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