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谈不拢

    高顺不再多说什么,诸葛亮不是在赌命就可以了,战场最好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诸葛亮不解的看着高顺,他还以为对方会问他之前消失是怎么回事,不想对方居然只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还真让诸葛亮有些不太习惯,连原本准备好的说辞都没说出去。

    诸葛亮哪里知道,在高顺这些人眼中,有些东西属于独门绝技,看到了都要当作没看到,自然不会去询问诸葛亮。

    再说真想知道的话,将看到的情况拿去问陈宫,陈宫如果觉得可以说的话会告诉高顺的,何必讨人嫌。

    至于陈宫也不知道,那就更属于绝技了,自然更是不能乱问了,关于这一方面高顺的操守还是有的。

    “报,诸葛军师,经过清点,我军击杀北匈奴四千六百余人,无一俘虏,我军折损一千三百余人。”军需官给诸葛亮汇报道,这一次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轻视。

    果然战场上最快树立威信的方式就是打一场胜仗,而且这种胜仗越大,威信就会越强,就像现在,张飞分配给诸葛亮的将士没有一个敢小视诸葛亮了。

    “将阵亡士卒记录姓名,收敛尸身,将北匈奴士卒就地取火焚烧掉。”诸葛亮虽说在最后时刻劝说金赫丹等人投降,但是在对方死后,诸葛亮可没有多少尊重的意思,双方可是实打实的死敌。

    将匈奴人的尸身焚烧之后,诸葛亮便随着高顺赶往了蓟城,而这个时候,法正已经进入了蓟城,贾诩,荀谌等人因为要一路收降,加之又不都是骑兵,现在还在路上。

    至于黄忠率领的后军现在还在官道上缓缓行军,完全不知道对北匈奴的第一战已经在初生的朝阳下结束了。

    “袁将军。”法正看着缠了一身绷带的袁谭一脸感叹的说道,“经过之前数日之事,将军有何感想。”

    “没什么可说的,国仇!”袁谭半阖着眼说道,身上居然隐隐流露出一丝压迫感,这一刻的袁谭已经当初定鼎时期袁绍几分气势。

    【不愧是四世三公的。老袁家,能代代不衰确实有几分能耐,袁本初可谓是天下雄豪,袁公路偏执不改本心,而这袁显思居然也有如此气魄。】法正啧啧称奇。

    “那不知,当今天下形势,袁将军如何看待?”法正问询道。

    “袁家束手,天下群雄碌碌!”袁谭锐利的双眼扫过法正,经历了一番生与死的抉择,袁谭的信念的透彻,让他再无丝毫的畏惧。

    死亡什么的,对于袁谭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就算他死了袁家也会传承下去,他已经在袁家的精神之中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情况,那不知袁将军,可愿意选择另一条道路?”法正询问道。

    袁谭饶有兴趣的看着法正,他现在虽说端坐主位,但是他其实很清楚,在刘备军进入蓟城开始他便已经算是阶下囚了,当然,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所以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什么道路?”袁谭问道,虽说他已经无所死不死,之前蓟城一战他已经将他想要留给袁家的一切都留给袁家了,没有什么传承比精神上的传承更重要了。

    “袁将军不好奇,为什么后将军(袁术)会认同我主的信念吗?”法正反问道,之前的情况他也了解到了,袁谭居然吼出了那种话,难道袁家又出了一个二货吗?

    袁谭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请讲!”这一次袁谭已经坐直了身子,没有丝毫的散漫。

    “因为我主想走上古先贤的道路,而后将军,也想走那条路,只不过我们双方的方式不同,不过最后我们的折服了后将军。”法正神色郑重的说道。

    袁谭一惊,神色颇有不信,但是一方面这种话没办法骗人,另一方面,袁术那种性格就不是听人话的类型,明确的说,袁术那种人纯粹属于做自己的事情其他人看着吧!

    这种死偏执狂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世界被他们所征服,他们就是后世历史之中引领人类的圣人,另一种就是他们被世界所毁灭,自然在后世的历史中,他们就成了唾弃的对象。

    “原来如此,怪不得叔父会说出这种话。”袁谭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说道,“上古圣贤的道路,这真的是最适合我们这些世家子的道路了,可惜……”

    法正沉默,他知道袁谭要说什么了,而袁谭也没有隐藏,直接开口说道,“我放不下我父亲的死!”

    “在对外的时候我可以放下我父亲的仇恨,因为和国与国之间亡国灭种的血仇相比,我父亲的仇可以先行放在一边,但是……”袁谭看着法正双眼无比的锐利,“我父死于暗箭之下!”

    法正无奈,按了按太阳穴说道,“但你现在本人都在我们手上,你谈这些没什么意义,完全是在找死啊。”

    袁谭无所谓的看着法正,反倒让法正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实在的,如果袁谭不抵抗,甚至纵北匈奴过蓟城,那么法正现在弄死袁谭没有半点压力。

    然而现在得情况是袁谭和审配赌上袁家上下所有人的命将北匈奴诱入蓟城,乱了北匈奴和杂胡的军势,给接下来的击败北匈奴创造了基础的条件。

    现在弄死袁谭,不说别的,法正自己都过不去,就算这个时候有人要处死袁谭,法正也会尽力保住他的,就如袁谭所说的,国仇!

    “我觉得我没办法跟你谈啊,审正南听说在战事结束前就昏迷了,现在好点了吗?”法正无奈的转移话题,袁谭这个态度确实不好说,虽说法正清楚袁谭动心了,但是袁谭上面还有一个父仇。

    “不行,正南除了自身的伤势,更多的是这里。”袁谭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经过这一场,袁谭对于审配更加的敬服,不管是能力,还是忠心,可谓是他爹留给他最大的底牌。

    “没死就没问题,我会汇报主公,请华医师或者张医师过来救治。”审配的情况他也听说了,看袁谭的神色就知道审配八成又是一个蔬菜人,嗯,蔬菜人这种叫法,是陈曦提出来称呼周泰的。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