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匈奴撤退

    高顺冷漠的调转马头,然后冷漠的殴打小学生,之后冷漠的像是砍瓜切菜一般,在被匈奴大部根本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大半的北匈奴禁卫骑砍死了。

    不过就这短短几个冲锋,高顺的军魂之力就掉了小半,但战果斐然,匈奴禁卫骑让高顺杀得直接崩溃了,而后腾出手的高顺直接朝着正面匈奴本部杀去。

    这一次也不需要太多的阵型,就跟当初一堆黄巾渠帅杀袁军的士卒一样,三十来个人一队,分成十几队,直接将北匈奴大军犁了一遍,将北匈奴本部都崩了一个零散。

    虽说这样强行攻伐免不了折损士卒,但是这个时候高顺也知道不能浪费时间,张飞的军团天赋已经若隐若现,双方已经打的都快月落西山,金乌将升了。

    打到现在,如果没有一锤定音的力量加入,恐怕最后的结局就是在日出之后双方无奈罢战,打到现在双方的士卒已经相当疲乏了,北匈奴倒还罢了,狼骑,张飞,赵云的士卒都是一路奔袭而来。

    长途奔袭,加连战一夜,所有的士卒到现在都是相当的疲累,而现在一旦张飞的军团天赋关闭,那原本已经脆弱到这种程度的平衡必然就此崩盘。

    说实在的高顺其实相当佩服张飞的,月刚过中天的时候张飞就因为全开军团天赋有些消耗过大了,但是现在月亮都下山了,张飞居然还能开着军团天赋。

    这还是一边和一个内气离体战斗,一边尽力激发自己的军团天赋,不过话说回来对面的须卜成也是如此,双方现在基本都是咬紧牙关在死撑,按道理讲,就双方这种超强力军团天赋,谁都撑不了这么久。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一个将领开启着军团天赋率领非精锐军团和一个精锐军团见个高下了,这完全是个人的力量挑战了团体的力量,双方的意志简直可怕。

    不过终归是人力有时竭,张飞和须卜成现在内气到还是有,但精神的消耗却已经大到了影响战斗力发挥的程度了。

    到了现在两人的战斗,已经从一开始刚猛有力,到现在蛮汉打架,攻击都不成招式,只靠着一腔血气强撑着不要倒下。

    这也是为什么高顺将北匈奴本部犁了一遍,须卜成才反应过来的重要原因。

    在一次交锋之后,须卜成扭头之间才注意到匈奴本部一片大乱,而他寄希望的北匈奴禁卫这时已经阵亡了大半,只是靠着仅剩的两百多人在阻挡张飞的燕云十八骑。

    至于腾出来手来的陷阵,在不惜消耗军魂的情况下,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已经将匈奴本部东西方向砍成了几段,更是带领着成廉,宋宪,郝萌等人在其中穿针引线,将北匈奴后半段给彻底斩了下来,一如当初吕布在时那般。

    这一回头须卜成顿时亡魂大冒,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匈奴本部阵型已乱,率领的杂胡在高顺接连穿插之后,被并州狼骑彻底分割成块状,甚至不少北匈奴士卒都被困入其中。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在陷阵兵合一处朝着他杀来的时候,那种势不可挡的气势,让须卜成亡魂大冒,当即再无丝毫的犹豫,直接朝着北方突去。

    张飞,赵云,张辽等人的兵力本身不多,能趁现在包围住半数的匈奴,以及大多数的杂胡已经竭尽了全力,须卜成从北方突出的时候,张飞在高顺的暗示下也没下死手阻拦。

    毕竟他们的兵力极大的限制了他们的发挥,以弱势兵力包围数倍于己方的兵力,而且还是对方作为主力的强军,不管是战斗力还是兵力都不下于他们的情况下,一旦突围失败,拼死反扑之下搞不好就是鱼死网破的局面。

    当然如果高顺不惜军魂之力,以他的陷阵为剑锋倒也能打溃对面,但一方面是没有这个必要,另一面,携大胜之势追袭,将敌人追崩溃的事情,历史上发生的实在是太多了。

    当然陈宫让高顺下场的时候,给高顺的暗示也说明了很多问题,诸葛亮的步兵和弓弩手到现在都没到,恐怕在北匈奴撤退时的必经之路上等着。

    在追袭的情况下遭遇到伏击,本身身心俱疲,遭遇到以逸待劳的诸葛亮,如此以来足够将损失拉低到相当的程度。

    须卜成被高顺和张飞联手逼的只能率兵突围之后,张辽,赵云,张飞等人再无丝毫顾忌全力围攻被分割包围的残留士卒。

    一番血战之后,除了北匈奴本部那些不可能臣服汉人的家伙被全数歼灭之后,其他的杂胡多数被俘虏,等做完这些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了良久。

    张飞和一身银甲尽皆被染血的赵云碰面之后,面色都有些泛苦,昨晚打的那一场委实是太凶残了点,到现在为至,中原战场,还没遇到过这种主将撤退后,被包围的士卒依旧死战不休的情况。

    “匈奴人的战斗意志,还有素质都非常可怕。”张飞沉闷的说道,这一点他的感受非常的深刻。

    在毫无突围希望之后,所有的北匈奴士卒都发狂了一般朝着汉军发动了攻击,就像是赵云当初所说的,就算是没有将领率领,没有阵型保护,但是悍不畏死的士卒狂猛的攻击依旧足够撼动精锐。

    “确实如此。”张辽这个时候也是一身浴血,神色阴郁的接过话茬说道,“敌我双方本部的战损比基本上是是持平的。”

    “我的白马还好点。”赵云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战白马的损失非常小,不过话说回来,只要白马的统帅不自己作死,一般白马的损失都不可能太大的。

    “看来你们也都发觉这一问题了,北匈奴在骑兵上比我们更有优势一些,就算是你们各自率领的精锐骑兵,和北匈奴的骑兵比起来也只能说是不相伯仲。”陈宫这个时候驾马过来,看了看来往正在收尸的士卒,然后对三人说道。

    “不介意的话,让我将我昨晚看到的情况给你们叙述一遍,之后需要共事的时间不会太短的。”陈宫淡笑着说道,高顺前去追击他是非常放心的。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