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全力全开

    张辽全开军团天赋,在阵中杀得是天昏地暗,血肉横飞,但这并不能改变正面面对须卜成的张飞部已经被压着打的事实,毕竟北匈奴的兵力着实多于这几路援军,而且战斗力也确实很强。

    “看来你们真的也只有这样的实力了。”须卜成狂笑着,用语言撩拨着张飞,以期能动摇张飞,而张飞则是沉默以对,直到张飞麾下突骑兵甚至已经开始被对方限制住速度的时候。

    “给我死开!”张飞大吼一声直接弹开须卜成,然后骤然爆发出所有的内气,而后一道漆黑到足以吞噬一切光芒的黑纱彻底笼罩了张飞麾下所有的本部。

    这一刻手握蛇矛的张飞身上不断的冒出黑烟一样细碎如粉末一般的内气,就仿若内气自然而然的凝聚出了形态。

    这令人恐怖的气势,不仅仅是之前双眼血红的匈奴感觉到了恐怖,甚至于靠近张飞的战马四蹄都发软了。

    “军团天赋?你家三爷从来没完全开启过,因为我的军团天赋会毁了一个精锐士卒今后上战场的机会,上,给我宰了所有阻挡我们的人!”这一刻的张飞就像是鬼神一般,全力催发的军团天赋,正面压制了须卜成的军团天赋。

    那一抹眼底的血红褪去,留下的只有惊悸,而张飞的本部,在张飞一声大吼之中,疯狂的朝着北匈奴发动了攻击,那种恐惧,那种惊悸,那种负面冲击,疯狂的刺激着每一个士卒。

    一刀砍杀正面的北匈奴,一个普通的张飞部士卒,气势骤然暴涨三分,随后反身挥刀,更是虎虎生风,疯狂的厮杀,让张飞部的士卒,几乎在以可见的速度强大了起来。

    “杀!”燕云十八骑,各自带领着百余本部正面撞上了单于禁卫,和之前只有那十八骑能强杀单于禁卫不同,这一次亲率本部撞上单于禁卫的燕云十八骑已经能勉强顶住对方的冲击。

    每杀一人,气势强盛三分,很快十八骑正面和单于禁卫厮杀的本部就拥有了和单于禁卫拼杀的实力,虽说实力还是不及对方,但是差距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不可理喻了。

    简单来说,双方的战斗力差距已经被拉近到丹阳精兵和西凉铁骑这个程度,虽说战斗力还是有差距,但毕竟也算是同一个水准的了,虽说依旧会被压着打,但是能顶住军魂军团,已经很可怕。

    毕竟张飞有五千人,匈奴禁卫现在就剩八百多,三千多顶住军魂军团,剩下的强杀北匈奴本部。

    张飞全开军团天赋,在很短时间里就将北匈奴本部逆推了回去,但是须卜成表现出来的极强的韧性,很快就又顶着张飞推了回去。

    到了现在张飞和须卜成都已经竭尽全力,张辽被北匈奴悍不畏死的攻击拖住,很难再进一步,张飞全开的军团天赋大半被单于禁卫顶住,小半本部则是被近万匈奴本部顶住。

    至于赵云的白马和成廉等人的狼骑,急切之下也不可能拿下数万由北匈奴率领的杂胡,毕竟这一战从夕阳打到月上中天,双方都已经相当疲累了,到了现在真心比的就是各自的韧性。

    “看起来,你是承受不住了。”须卜成强忍着腰间的疼痛冷笑着对张飞说道,“能令普通精锐顶住军魂军团的军团天赋,确实非常可怕,但是想来你也承受不了太久。”

    张飞冷冷的看着须卜成,他现在确实有一种力量不断褪去的感觉,从来没有全开过军团天赋的张飞,完全没想过自己的军团天赋在如此大副作用之下,居然还有这如此大的限制。

    “就算如此,我们我已经宰了至少两百军魂军团的精锐士卒,和不下三千的北匈奴本部,我倒要看看你们北匈奴有多少成年男子让我们汉室宰!”张飞冷笑着说道。

    张飞的军团天赋确实副作用很大,但是其效果也确实强悍,短短半个时辰,将单于禁卫硬生生的杀到只剩下六百出头,剩下的两千多腾开手的士卒,更是杀了近乎两倍于自己的北匈奴本部。

    要知道军魂军团打普通的精锐士卒,就这种正面硬碰硬,一场下来,军魂军团就算是打数倍的精锐,可能伤亡都不会破百,结果这次硬是被张飞的本部干掉了这么多。

    要知道两百军魂军团的士卒,在云气之下,正面硬碰硬绝对能弄死张飞这种顶级的好手,结果却这么躺在了战场上了。

    此话一出,须卜成面色漆黑,之前打的热闹,还抱着全灭了汉室援军,但是不想被张飞一提,须卜成才发现,从夕阳落山打到月以偏西,他们北匈奴的本部恐怕已经损失了六千人。

    其中有四千的损失都是正面的张飞造成的,剩下来的两千,有一千都是张辽造成的,至于被其他人击杀的北匈奴本部非常少。

    “老子干掉你再说!”须卜成大怒道,到了这种程度,不破了张飞这部残兵,北匈奴本部绝无杀出去的可能。

    “你大可试试!”张飞冷笑着吼道,再次朝着对方发动了攻击,他麾下的本部在这场惨烈的厮杀之中,光阵亡的恐怕都接近三千,其中多数都是那支该死的军魂军团造成的。

    另一边,一直在高处观看,等待时机的陈宫也注意到了当前的形势,张飞部的兵马强行顶住军魂军团,和一万出头的北匈奴本部,厮杀到这个程度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可惜了,诸葛孔明恐怕对我们非常有信心,既然如此,我们出手吧。”陈宫无可奈何的说道。

    陈宫一直在等诸葛亮那路援军抵达,到了现在这种几乎动态平衡的状态,任何一路兵马加入,都有可能致使平衡崩溃,随后导致对方溃败,当然这也是一种可能,战场瞬息万变,说不定反着来了。

    可惜陈宫没等到诸葛亮,而到了现在,北匈奴靠着兵力和韧性已经有战而胜之的可能,那么陈宫就不得不出手,断了北匈奴的胜机,就算陈宫自觉,自己的狼骑更适合进行最后一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