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死尚且不惧

    淡绿色的辉光缓缓地落入张辽本部的士卒身上,这些辉光便是张辽的军团天赋,一种让士卒轻伤无视,重伤保命,持久作战能力直线上升的军团天赋,也即是说张辽本部的士卒靠着这个军团天赋,可以很容易经历数十战存活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张辽士卒多是悍不畏死,而且愿意死命追随张辽,且战斗经验丰富的重要原因,因为张辽的军团天赋可以保证他们毫无顾忌的奋死杀敌。

    就在张飞的的突骑兵逐渐被匈奴骑咬住的时候,并州狼骑分三路直接朝着北匈奴发动了攻击。

    不同于白马那种不能近战,攻击力低的轻骑兵,也不同于西凉铁骑那种强攻破阵的突骑兵,并州狼骑最擅长对胡人作战,他们能打,能抗,能远攻,能近战,还能下马砍人……

    最重要的是这些能力要是对比白马和铁骑都有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对上这两种骑兵的话,那一种他们都很难讨到好处,但是对比胡人骑兵的话,并州狼骑,每一个属性都刚好比对方强一点……

    虽说仅仅是每一样都比外胡的骑兵强上那么一点点,但是所有属性都强了那一点点,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狼骑打外胡根本没有短板,不管你外胡玩的是什么战术,最终结果都不会有变化。

    因而狼骑冲向匈奴军阵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畏惧,不管是箭雨对飙,还是近战厮杀,狼骑在和匈奴率领的外胡撞上之后就像是热刀子分奶油一样,外胡很自然的分了开来。

    与此同时赵云也抓住机会,趁着狼骑分割匈奴率领的外胡,顺势穿插而过,率领着白马,一口气削掉了一大块胡人,果然骑兵这种兵种,配合作战是非常重要的。

    成廉,郝萌两个人率领本部的狼骑直接在匈奴的军阵上撕开了一道口子,然后两人一个交错,直接反包围了这块外胡,而这个时候张辽也切入了匈奴率领的外胡之中。

    不过不同于成廉,郝萌,宋宪他们那种小刀切肉,张辽提着那柄枪刃极长,自带血槽,头重脚轻的长枪,破开了北匈奴外部防御的杂胡,像张飞一样,直插北匈奴本部后军而去。

    原本受制于匈奴兵力的张飞,在张辽杀入北匈奴阵中之后,原本被压制的就剩下十几处反击点的本部,趁着援军到来瞬间爆发出了强横的战斗力,趁乱打出一波反击,将北匈奴给压了下去,顺带着又扑杀了十几个北匈奴禁卫骑。

    就算是足以抗拒死亡的军魂,在面对张飞最精锐本部的燕云十八骑的斩首攻击,也没有办法存活。

    单比双方的战斗力,在张飞军团天赋下突破极限不仅仅没有被军团天赋废掉,反倒适应了这种力量,更是如鱼得水一般驾驭这种力量的燕云十八骑,比军魂队伍更强大。

    只可惜这坑爹的数量,注定了他们最多能勉强顶住少量的军魂军队,多了也只能保证自身无恙。

    “哈哈哈哈,我军援军至矣!”张飞大笑着逼退须卜成,张辽,陈宫那些人做敌人的时候很让人忌惮,但是做友军的时候绝对让人非常的放心。

    “这就是你们最后的底牌?”须卜成被张飞逼退之后,回望了一眼张辽冲杀过来的方向,突然大笑道。

    须卜成勒马阵中,直视着张飞,对方的实力胜过他不少,要杀张飞,单凭须卜成自己绝无可能,但这是战争,战争可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说起来我很佩服蓟城之中设计的那个人,但是他太小看我们昆仑神的后裔了。”须卜成驻马看着张飞,完全无视了战场的嘈杂。

    “你的军团天赋可以让我的士卒因为畏惧驻足不前,但是你知道我的军团天赋是什么吗?”须卜成冷笑着看着张飞,“让你见识一下吧!”

    话说间须卜成一声大吼,一道血色的辉光直接展开,这一次和当初须卜成率领鲜卑的时候不同,北匈奴本部对于须卜成的军团天赋达到了最大的响应程度。

    甚至于须卜成自己的双眼随着这一声怒吼都变成了血色,无数北匈奴的士卒眼底都多了一抹血光。

    “给我宰了对方!”须卜成怒吼着朝张飞冲去,北匈奴本部这一刻就像是疯狂了一般,朝着正面发动了狂猛的攻击,一波无惧死亡的攻击,直接打退了张飞麾下士卒的冲锋,顿时士气大振。

    “叮!”张飞的蛇矛架住须卜成的长枪,一股巨力直接袭来。

    “我的军团天赋,可以让士卒无视死亡,进行狂热的奋战,连死亡尚且不畏惧,你的恐惧根本不值一提!”须卜成一边发动攻击,一边狂热的嘲讽着张飞,“我们昆仑神的后裔是不会失败的,给我死吧!”

    长枪带着血色骤然穿过张飞防御,好在张飞身手敏捷,成功躲开了须卜成的致命一击,不过那神色明显的黑了一层,好在暮色沉沉,张飞脸色又黑,倒也没人能看到。

    须卜成全力全开自己的军团天赋,麾下三千多本部精锐士卒悍不畏死的朝着张飞麾下的士卒发动了决死攻击,几乎几个呼吸就将张飞士卒的反击给压了下去,而且气势也随着反击越发的宏大。

    另一边原本冲入阵中势如破竹的张辽,随着须卜成全开自己的军团天赋,冲杀的速度也直线下降。

    “悍不畏死?”张辽那柄头重脚轻的大枪,带着强大的惯性向下斜扫,非常轻松的就将正面数名北匈奴斩杀,不过这个时候正处于狂热奋战的北匈奴,完全没有被张辽的强悍实力镇住,反倒毫无惧色的朝着张辽涌去。

    “全军强攻!”张辽的眼中也泛起了血色,比拼命,谁怕谁,张辽本部的狼骑,随着张辽一声令下,不再找破绽穿插,直接和北匈奴正面拼杀了起来,就地展开刀刀见血的死战。

    不过不同的是北匈奴悍不畏死,但是几刀下去也就砍死了,而张辽的麾下,虽说因为闪避有时候无法攻击到对方的要害,但是对方对于他的攻击,却非常难打出致命攻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